重生豪门:贺总的猫性娇妻-重生豪门:贺总的猫性娇妻小说阅读

重生豪门:贺总的猫性娇妻

重生豪门:贺总的猫性娇妻

作者:逐月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1-04-22 19:10:18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不可告人的秘密 第2章 你再也别想控制我 第3章 捡到一个男人 第4章 她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第5章 神秘男人赖上门 第6章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作品抖音热文《重生豪门贺总的猫性娇妻》的男女主是李西麦西俞,在这里提供重生豪门贺总的猫性娇妻阅读,内容高潮迭起,值得一看。重生豪门贺总的猫性娇妻该小说讲述了:胡健辉获得了李西麦的所有固定资产,加上陈楚给他的所有的钱,足够胡健辉三代吃喝不愁,可胡健辉仍然不知足,把她的葬礼变成一场筹款活动,更将她的遗体卖给了陈楚!
节选

“好。”西俞接过李西麦递过来的水,看着李西麦的背影隐没在人群里。因为刚才陈楚的出现,引得现场一片骚动,排队的人一下子也乱了起来,李西麦趁乱进了会场里,奇怪的是,她并没有去卫生间,而是站在人群里看着不远处的陈楚。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陈楚的身上。陈楚盯着水晶棺里的人,目光炙热。这个目光李西麦最为熟悉,充满着无限的占有欲,让她厌恶,让她憎恨,也让她恐惧。陈楚将手里的一束雏菊花放在水晶棺旁边,再没有任何举动。身边的记者既感到意外,又觉得惊喜,恨不得把炮筒一样的摄像机怼到陈楚面前。他们奋力冲向人墙,问陈楚:“陈先生,请问您今天是带着什么样的心情来参加李小姐的葬礼的?”“陈先生,你过来这里不怕有激进粉丝袭击吗?”“网络上有网民指出李小姐的病例造假,请问李小姐的死亡是您亲手策划的吗……”“陈先生,请回答我们的问题……陈先生……”谭嘉旻挡在了记者的面前强硬说:“不好意思,陈总情绪低落,没有时间回答问题,谢谢。”谭嘉旻的容貌肉眼可见的憔悴了,在前世李西麦身边只有谭嘉旻是真正关心她,见到谭嘉旻这副模样,李西麦不禁眼眶酸胀,心里发闷。这时候,胡健辉从旁边走了过来,谭嘉旻睥睨了胡健辉一眼,随后凑在陈楚的身边低声说了一句话,陈楚终于收回了目光,和胡健辉一起走进了会场后面的会议室。记者拿着摄像机不停拍,也想跟进去,被保镖拦了下来,那扇门被保镖堵得死死的,不过现场人有多又杂,除了记者之外还有好多粉丝,给李西麦创造出了优势。李西麦冷淡的看着眼前推搡的记者,用力在他们背后一推。记者们措不及防,身体不受控制猛地朝着保镖的方向摔了过去,保镖的防卫一下子就乱了,李西麦趁着所有人没注意的情况下,一错身,进了门里。陈楚他们并没有走多远,离门口很近,她一进来就听到胡健辉和陈楚的谈话,李西麦悄无声息打开手机录音,将那些话都录了进去。记者们措不及防,身体不受控制猛地朝着保镖的方向摔了过去,保镖的防卫一下子就乱了,李西麦趁着所有人没注意的情况下,一错身,进了门里。陈楚他们并没有走多远,离门口很近,她一进来就听到胡健辉和陈楚的谈话,李西麦悄无声息打开手机录音,将那些话都录了进去。“……陈总,遗体可以给您,不过……西麦毕竟是我的外甥女,按照我们那里的规矩,西麦死了是要埋在我们老家的,不然不吉利……”胡健辉小心翼翼的说。话音还没落下,就被陈楚打断了,他将一张银行卡递了出去,眼神冷淡说:“这里面有三百万,买她的遗体够不够?”“这……”胡健辉为难起来:“陈总,西麦好歹是我外甥女……”言下之意就是,得加钱。人性贪婪,陈楚微微挑眉,朝着胡健辉露出一个笑,声音带着令人胆寒的威胁之意:“胡健辉,做人呢,要懂得分寸。这三百万是我想给,我要是不想给,你一分也拿不到!”胡健辉纵然是个老油条,也怕了陈楚这样丧心病狂的,听闻这句话,不禁打了个寒战,点头哈腰将这三百万接了下来。“谢谢陈总,那……她的遗体就交给您了。”胡健辉说。“出去吧。”陈楚说。胡健辉拿了钱,笑容都要遮不住,他毕恭毕敬从会议室里退出来,李西麦情绪悲愤忘了躲避,差点被胡健辉发现了,在她千钧一发之际,闪身躲到了走道。李西麦的心脏几乎跳出胸膛,因为太过紧张,连手机也忘了拿。幸好胡健辉没有看,他情绪激动在银行卡上亲了一口,随后哼着小曲儿走了出去。胡健辉走了之后,李西麦小心翼翼走到了门前,将手机从地上捡了起来。

“好。”西俞接过李西麦递过来的水,看着李西麦的背影隐没在人群里。

因为刚才陈楚的出现,引得现场一片骚动,排队的人一下子也乱了起来,李西麦趁乱进了会场里,奇怪的是,她并没有去卫生间,而是站在人群里看着不远处的陈楚。

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陈楚的身上。

陈楚盯着水晶棺里的人,目光炙热。这个目光李西麦最为熟悉,充满着无限的占有欲,让她厌恶,让她憎恨,也让她恐惧。

陈楚将手里的一束雏菊花放在水晶棺旁边,再没有任何举动。

身边的记者既感到意外,又觉得惊喜,恨不得把炮筒一样的摄像机怼到陈楚面前。

他们奋力冲向人墙,问陈楚:“陈先生,请问您今天是带着什么样的心情来参加李小姐的葬礼的?”

“陈先生,你过来这里不怕有激进粉丝袭击吗?”

“网络上有网民指出李小姐的病例造假,请问李小姐的死亡是您亲手策划的吗……”

“陈先生,请回答我们的问题……陈先生……”

谭嘉旻挡在了记者的面前强硬说:“不好意思,陈总情绪低落,没有时间回答问题,谢谢。”

谭嘉旻的容貌肉眼可见的憔悴了,在前世李西麦身边只有谭嘉旻是真正关心她,见到谭嘉旻这副模样,李西麦不禁眼眶酸胀,心里发闷。

这时候,胡健辉从旁边走了过来,谭嘉旻睥睨了胡健辉一眼,随后凑在陈楚的身边低声说了一句话,陈楚终于收回了目光,和胡健辉一起走进了会场后面的会议室。

记者拿着摄像机不停拍,也想跟进去,被保镖拦了下来,那扇门被保镖堵得死死的,不过现场人有多又杂,除了记者之外还有好多粉丝,给李西麦创造出了优势。

李西麦冷淡的看着眼前推搡的记者,用力在他们背后一推。

记者们措不及防,身体不受控制猛地朝着保镖的方向摔了过去,保镖的防卫一下子就乱了,李西麦趁着所有人没注意的情况下,一错身,进了门里。

陈楚他们并没有走多远,离门口很近,她一进来就听到胡健辉和陈楚的谈话,李西麦悄无声息打开手机录音,将那些话都录了进去。

记者们措不及防,身体不受控制猛地朝着保镖的方向摔了过去,保镖的防卫一下子就乱了,李西麦趁着所有人没注意的情况下,一错身,进了门里。

陈楚他们并没有走多远,离门口很近,她一进来就听到胡健辉和陈楚的谈话,李西麦悄无声息打开手机录音,将那些话都录了进去。

“……陈总,遗体可以给您,不过……西麦毕竟是我的外甥女,按照我们那里的规矩,西麦死了是要埋在我们老家的,不然不吉利……”胡健辉小心翼翼的说。

话音还没落下,就被陈楚打断了,他将一张银行卡递了出去,眼神冷淡说:“这里面有三百万,买她的遗体够不够?”

“这……”胡健辉为难起来:“陈总,西麦好歹是我外甥女……”

言下之意就是,得加钱。

人性贪婪,陈楚微微挑眉,朝着胡健辉露出一个笑,声音带着令人胆寒的威胁之意:“胡健辉,做人呢,要懂得分寸。这三百万是我想给,我要是不想给,你一分也拿不到!”

胡健辉纵然是个老油条,也怕了陈楚这样丧心病狂的,听闻这句话,不禁打了个寒战,点头哈腰将这三百万接了下来。

“谢谢陈总,那……她的遗体就交给您了。”胡健辉说。

“出去吧。”陈楚说。

胡健辉拿了钱,笑容都要遮不住,他毕恭毕敬从会议室里退出来,李西麦情绪悲愤忘了躲避,差点被胡健辉发现了,在她千钧一发之际,闪身躲到了走道。

李西麦的心脏几乎跳出胸膛,因为太过紧张,连手机也忘了拿。幸好胡健辉没有看,他情绪激动在银行卡上亲了一口,随后哼着小曲儿走了出去。

胡健辉走了之后,李西麦小心翼翼走到了门前,将手机从地上捡了起来。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