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琰,林箫春庭雪在线看

春庭雪

春庭雪

作者:暮沉楚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1-04-22 18:05:43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春庭雪》是一部当下热门小说,为您提供丹心林箫李琰小说春庭雪阅读。春庭雪该小说讲述了:如画笑道:“何须太子妃费心,李琰已经着人送过贺礼去了,老爷也让人捎了话来,让太子妃娘娘好生休养身体,早日为皇家开枝散叶才是。”
节选

林箫眉头皱得更紧,她记得如画说过,当今陛下就姓李,膝下有十数个子女,单中宫皇后就生育了二子三女,似乎皇后身边的小儿子燕王就叫李琰。“你是燕王?”她迟疑着问。来人点点头:“原来小姐识得本王。”林箫噤声,她并不识得他,亦是从如画口中得知,父亲与太子和燕王来往甚密,从前太子就带着燕王来过林府,只可惜后来太子病重,他和燕王兄弟两个就不常出门了。这回燕王过来,莫不是找她父亲有事?那可不凑巧,听闻父亲政务繁忙,今儿一年怕是都不得闲过来山庄看她,他来这里算是来错了地方。“殿下要找我父亲,可以去林府。”她好意提醒着。李琰淡笑着点点头,忽而又摇摇头:“本王这回来也不单是要找林大人,有些话,同小姐你说了也是一样。”“哦?”林箫扬起了头来,她只是闺阁弱质女流,他堂堂一个燕王,找她能有什么话说?李琰笑意越发明显:“宫里头就要采选秀女了,到时候定会为本王指一门婚事,本王钦慕小姐已久,待到选秀那日,本王会向父皇说明,将你指给本王做王妃,小姐觉得可好?”嗳?他钦慕她已久了?这是从何说起呢,她此前又不曾同他见过面,哪里来的钦慕之情?“耳闻之时便已钦慕。”似是知道她心中所想,李琰冷不丁开了口,直把林箫书说得面上一红,不禁垂目低斥:“纵然你是燕王,也该自重才是。”哪有不经主人通报,就擅自闯入家门胡说一通的道理!李琰被她嗔斥得一愣,片刻掩口低声一笑:“是,本王鲁莽了,冲撞小姐之处,还请小姐莫怪。”林箫又哼了一哼,她倒是想怪,可他是燕王,是皇上的少子,是太子的胞弟,她有几个胆子敢去责怪他呢,若是当真怪罪他,保不齐她们林府就要遭殃了。这些王公贵族就是让人讨厌。待得如画来时,李琰早已走开了,林箫禁不住向如画抱怨,又把他的话一一同如画说了,道:“我看他那说起话来不知羞的样子,定是和好多女儿家都说过一样的话,若不然怎会如此?”如画听罢失笑:“我的小姐,那位可是燕王殿下,一诺千金,怎会把娶妃的事情挂在嘴边上,见一个说一个呢?奴婢想,或者燕王殿下当真喜欢小姐你呢。”“怎么会?”林箫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下意识就要找镜子去,她可要好好看看自己,到底生的有多美,能让那位高贵不可攀的燕王殿下一见倾心。如画瞧她要拿镜子,忙拦住了道:“快别找了,尝尝我沏的茶,再不喝就要凉了。至于燕王殿下说的话是真是假,等到往后选了秀女不就知道了?”只是往后还没几日,圣旨当真下来了,如同李琰所说,陛下还真就把她许给燕王做王妃了。或许是太子病重的缘故,燕王娶妃一事办得甚是急促,林箫都没来及回到林府,在庄子里头就嫁了。出嫁那日,听闻父亲和母亲都赶了过来,只是她业已盖上了红盖头,坐上了喜轿出了门。入目是大片大片的红,喜庆又刺眼,林箫坐在轿子中,被盖头上的红色一晃,脑海里依稀闪过几段破碎的画面。她好像也曾穿过这般艳红的嫁衣,也曾见过这般艳红的颜色。甚至,她还看见了李琰,他穿得……穿得不大像是喜服,倒像是龙袍。这想法可真是大逆不道,谁都知道太子如今在东宫里头休养着呢,李琰又不是太子,怎会穿龙袍呢。“罪过,罪过。”林箫呸呸两声,赶紧摇摇头,晃去那些不可思议的画面。因她是李琰特意求娶来的,故而燕王府中除却她这么一位正妃,就再无旁的妃妾。

林箫眉头皱得更紧,她记得如画说过,当今陛下就姓李,膝下有十数个子女,单中宫皇后就生育了二子三女,似乎皇后身边的小儿子燕王就叫李琰。

“你是燕王?”她迟疑着问。

来人点点头:“原来小姐识得本王。”

林箫噤声,她并不识得他,亦是从如画口中得知,父亲与太子和燕王来往甚密,从前太子就带着燕王来过林府,只可惜后来太子病重,他和燕王兄弟两个就不常出门了。

这回燕王过来,莫不是找她父亲有事?那可不凑巧,听闻父亲政务繁忙,今儿一年怕是都不得闲过来山庄看她,他来这里算是来错了地方。

“殿下要找我父亲,可以去林府。”她好意提醒着。

李琰淡笑着点点头,忽而又摇摇头:“本王这回来也不单是要找林大人,有些话,同小姐你说了也是一样。”

“哦?”林箫扬起了头来,她只是闺阁弱质女流,他堂堂一个燕王,找她能有什么话说?

李琰笑意越发明显:“宫里头就要采选秀女了,到时候定会为本王指一门婚事,本王钦慕小姐已久,待到选秀那日,本王会向父皇说明,将你指给本王做王妃,小姐觉得可好?”

嗳?他钦慕她已久了?

这是从何说起呢,她此前又不曾同他见过面,哪里来的钦慕之情?

“耳闻之时便已钦慕。”

似是知道她心中所想,李琰冷不丁开了口,直把林箫书说得面上一红,不禁垂目低斥:“纵然你是燕王,也该自重才是。”

哪有不经主人通报,就擅自闯入家门胡说一通的道理!

李琰被她嗔斥得一愣,片刻掩口低声一笑:“是,本王鲁莽了,冲撞小姐之处,还请小姐莫怪。”

林箫又哼了一哼,她倒是想怪,可他是燕王,是皇上的少子,是太子的胞弟,她有几个胆子敢去责怪他呢,若是当真怪罪他,保不齐她们林府就要遭殃了。

这些王公贵族就是让人讨厌。

待得如画来时,李琰早已走开了,林箫禁不住向如画抱怨,又把他的话一一同如画说了,道:“我看他那说起话来不知羞的样子,定是和好多女儿家都说过一样的话,若不然怎会如此?”

如画听罢失笑:“我的小姐,那位可是燕王殿下,一诺千金,怎会把娶妃的事情挂在嘴边上,见一个说一个呢?奴婢想,或者燕王殿下当真喜欢小姐你呢。”

“怎么会?”林箫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下意识就要找镜子去,她可要好好看看自己,到底生的有多美,能让那位高贵不可攀的燕王殿下一见倾心。

如画瞧她要拿镜子,忙拦住了道:“快别找了,尝尝我沏的茶,再不喝就要凉了。至于燕王殿下说的话是真是假,等到往后选了秀女不就知道了?”

只是往后还没几日,圣旨当真下来了,如同李琰所说,陛下还真就把她许给燕王做王妃了。

或许是太子病重的缘故,燕王娶妃一事办得甚是急促,林箫都没来及回到林府,在庄子里头就嫁了。

出嫁那日,听闻父亲和母亲都赶了过来,只是她业已盖上了红盖头,坐上了喜轿出了门。

入目是大片大片的红,喜庆又刺眼,林箫坐在轿子中,被盖头上的红色一晃,脑海里依稀闪过几段破碎的画面。

她好像也曾穿过这般艳红的嫁衣,也曾见过这般艳红的颜色。

甚至,她还看见了李琰,他穿得……穿得不大像是喜服,倒像是龙袍。

这想法可真是大逆不道,谁都知道太子如今在东宫里头休养着呢,李琰又不是太子,怎会穿龙袍呢。

“罪过,罪过。”林箫呸呸两声,赶紧摇摇头,晃去那些不可思议的画面。

因她是李琰特意求娶来的,故而燕王府中除却她这么一位正妃,就再无旁的妃妾。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