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朗偏执狂的宠爱知乎-言情小说阅读

偏执狂的宠爱知乎

偏执狂的宠爱知乎

作者:心上人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1-04-22 13:51:50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偏执狂的宠爱知乎》是一本剧情节奏感很强的小说,情节与文笔俱佳,偏执狂的宠爱知乎主要讲述了:「先去小吃街溜了一圈,然后去看了电影,看完去吃饭,唱歌,唱完之后又吃了一顿火锅。颜颜真是个吃货。」似乎注意到我震惊的神情,顾朗神色愈发温柔。
节选

所谓上流社会,有多上流就有多下流,铃铛这种东西是给宠物系的,而不是给人。他揽着我的腰在人群中穿梭,举着香槟,彬彬有礼。或聊天或谈笑,伯父阿姨叫得得体。他告诉他们:「这是我的女伴,李颜。」而不是,这是我女朋友,李颜。在酒局过半的时候,顾朗接了个电话,公司临时有事,他要离开一会儿。「玩得开心点。」他亲吻我的额头,而后匆匆离去。人群好像变得冷漠了很多,我端着酒杯去找平日里要好的小团体搭讪时她们神色淡淡,不着痕迹地表示我们聊的东西不方便告诉你。我当时的样子一定很落寞,以至于会有男孩子问我要不要出去玩一玩。我盯着他的眼睛:「我是顾朗的女伴。」那人就笑,轻佻而充满讥讽。「什么女伴啊,换女人玩啊,很正常的。顾总最近总和新招的秘书出去,你还不知道吗?」我不知道,但我一定面色铁青,以至于差点把红酒泼在对面人的脸上。「请你离开!」紧接着我便快步离开,坐在花园的木架秋千上。那群女人在我身后的喷泉池边叽叽喳喳,我倒要看看她们会说什么。「有时候真不知道顾叔叔的儿子有什么毛病,喜欢那个农村来的,就算找情妇也不至于那么跌价啊。你瞅瞅那样,真以为自己是凤凰了,笑得跟菊花精似的。要不是给顾朗面子,我才不想搭理她!」「就是,你看看她今天上赶着来找我们的样儿,真恶心。一个情妇,还真当自己是阔太太了,到时候,顾老爷子肯定不同意。而且不是听说顾朗和新招的秘书走得很近吗?好像是剑桥毕业的高才生,也不算掉面子。跟人家一比,咱们这a大的可就算不上事咯~」「你可拉倒吧,羡慕的话自己去考啊,我觉得a大挺好。让我天天泡书里我能疯!」「也是,咱就是个混吃等死的二代。诶,对了,我妈最近去云南淘了一批和田玉回来,回头咱们一人做个手镯子!」「谁淘和田玉去云南啊,那地方不应该淘翡翠吗?阿姨是不是被骗了……」剩下的我也没心思听,挤出几滴眼泪出了酒会就往家赶。顾朗看到的我一定是楚楚可怜,挂着泪珠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我抽抽搭搭哭倒在顾朗怀里,把他的西装揉得皱皱巴巴。「我只是你的情妇吗?」顾朗失笑,被呛到一样别过头,捧着我的脑袋,轻声道:「你在想什么呀,你可是我的女朋友。」我自顾自地说着:「也难怪,你长得好看,又有钱有势。我就一农村来的丫头,配你可不是高攀了嘛,也难怪人家都说我是野鸡想要攀凤凰,不自量力!」这一次顾朗认真了神色,他正视我的眼睛,满是柔情。「谁说的,你告诉我,我去教训他!」「他们都说了!」「那就让他们都得到教训!」他的神色过分认真,那份温柔又让人所有的怀疑都土崩瓦解,只想赖在怀里撒娇,把委屈好好倾诉,叫他心疼。

所谓上流社会,有多上流就有多下流,铃铛这种东西是给宠物系的,而不是给人。

他揽着我的腰在人群中穿梭,举着香槟,彬彬有礼。或聊天或谈笑,伯父阿姨叫得得体。

他告诉他们:「这是我的女伴,李颜。」

而不是,这是我女朋友,李颜。

在酒局过半的时候,顾朗接了个电话,公司临时有事,他要离开一会儿。

「玩得开心点。」

他亲吻我的额头,而后匆匆离去。

人群好像变得冷漠了很多,我端着酒杯去找平日里要好的小团体搭讪时她们神色淡淡,不着痕迹地表示我们聊的东西不方便告诉你。

我当时的样子一定很落寞,以至于会有男孩子问我要不要出去玩一玩。

我盯着他的眼睛:「我是顾朗的女伴。」

那人就笑,轻佻而充满讥讽。

「什么女伴啊,换女人玩啊,很正常的。顾总最近总和新招的秘书出去,你还不知道吗?」

我不知道,但我一定面色铁青,以至于差点把红酒泼在对面人的脸上。

「请你离开!」

紧接着我便快步离开,坐在花园的木架秋千上。那群女人在我身后的喷泉池边叽叽喳喳,我倒要看看她们会说什么。

「有时候真不知道顾叔叔的儿子有什么毛病,喜欢那个农村来的,就算找情妇也不至于那么跌价啊。你瞅瞅那样,真以为自己是凤凰了,笑得跟菊花精似的。要不是给顾朗面子,我才不想搭理她!」

「就是,你看看她今天上赶着来找我们的样儿,真恶心。一个情妇,还真当自己是阔太太了,到时候,顾老爷子肯定不同意。而且不是听说顾朗和新招的秘书走得很近吗?好像是剑桥毕业的高才生,也不算掉面子。跟人家一比,咱们这a大的可就算不上事咯~」

「你可拉倒吧,羡慕的话自己去考啊,我觉得a大挺好。让我天天泡书里我能疯!」

「也是,咱就是个混吃等死的二代。诶,对了,我妈最近去云南淘了一批和田玉回来,回头咱们一人做个手镯子!」

「谁淘和田玉去云南啊,那地方不应该淘翡翠吗?阿姨是不是被骗了……」

剩下的我也没心思听,挤出几滴眼泪出了酒会就往家赶。顾朗看到的我一定是楚楚可怜,挂着泪珠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

我抽抽搭搭哭倒在顾朗怀里,把他的西装揉得皱皱巴巴。

「我只是你的情妇吗?」

顾朗失笑,被呛到一样别过头,捧着我的脑袋,轻声道:「你在想什么呀,你可是我的女朋友。」

我自顾自地说着:「也难怪,你长得好看,又有钱有势。我就一农村来的丫头,配你可不是高攀了嘛,也难怪人家都说我是野鸡想要攀凤凰,不自量力!」

这一次顾朗认真了神色,他正视我的眼睛,满是柔情。

「谁说的,你告诉我,我去教训他!」

「他们都说了!」

「那就让他们都得到教训!」

他的神色过分认真,那份温柔又让人所有的怀疑都土崩瓦解,只想赖在怀里撒娇,把委屈好好倾诉,叫他心疼。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