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theLivings ​真实人间的陌路狂花:她们用身体赌明天-魏靓,杜桂香在小说无广告弹窗章节试读

真实人间的陌路狂花:她们用身体赌明天

真实人间的陌路狂花:她们用身体赌明天

作者:人间theLivings ​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1-04-22 12:32:12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真实人间的陌路狂花她们用身体赌明天》小说为人间theLivings​的倾情力作,讲述了魏靓杜桂香之间一波三折的故事,为您精心推荐。真实人间的陌路狂花她们用身体赌明天该小说讲述了:摩托车熄火了,黎明中的街道却没法安静下来,杜桂香鬼哭狼嚎,嗓门不亚于刚才的引擎声。魏靓撞了人,慌得没命,先给她哥打电话,可她哥跑滴滴夜里1点多才沾床。
节选

「你管不着。」魏靓还了句嘴,她哥瞪了她一眼,不出声了,一脚油门。话刚说出口,魏靓就后悔了。她几乎是她哥带大的。老爹早年中风,老娘跑的那年,她哥14,她12。她哥早早休了学,老的小的一把抓,酷暑天去30公里外的工厂当卸包工,肩头肉裂了又裂。好在那几年工价涨得猛,一天的酬劳从80涨到200,她哥做了4年苦力,家里才熬过了最难的当口。可好事不长久,有天她哥卸货吃力了,被上百斤的货包压断了脖颈处的一根筋,手术花了6万,再也不能干苦力了。当时,她哥才跟这天的魏靓一样,刚满18岁。工厂出于「人道主义考虑」,送了2万救济金,好在她哥有个同学的姐姐是律师,后来尽心尽力帮着打官司,厂里最终赔了15万。后来被劝退的魏靓,也趁着她哥这场工伤选择了退学,先是去服装厂钉背带裤,计件工资,赶工没日没夜。她哥心疼她,拿到赔偿款后,让她换桩轻松点的工作。魏靓看到网咖招聘收银员,说喜欢,她哥同意了,只让她「别被不三不四的人勾搭上」——可这条彩凤大花臂就是明证——她不乖了,不听哥的话了。从网咖到家只要9分钟,她哥在村里的稻场刹住了车,怒气冲冲的抢先一步下车,拉开副驾的车门,将她猛拽下车,命令她不准出门鬼混。然后又指着她的露脐吊带背心骂:「你穿得像只鸡,你这样出去鬼混,你指望被人强奸哦!」这话一字一句的,像砖头砸在魏靓身上,让她觉得一口气堵得胸口发闷。可她不敢还嘴,只能扭头就跑,跑了好远,才在镇卫生院门口拦住一辆出租车,对司机说了那个KTV的名字。KTV门口的那对金色门柱朝着热闹的街道,霓虹灯亮起,热裤女孩们一字排列迎宾,齐刷刷朝客人鞠躬。服务员领魏靓往那个猫主题的「中包」走,还没到门口,3个男人就急吼吼地纷纷探出头迎接她。包厢里,酒水都点好了,桌上摆着蛋糕,插着「18」数字形状的蜡烛。3个男人唱了生日歌,魏靓许了「发财发大财」的心愿后,几个人追逐着互相往脸上糊蛋糕。狂躁的嗨曲响起来了,灯光调成舞台模式,他们举着啤酒瓶挤在一处,乱蹦乱跳乱甩头。酒都是一瓶瓶「吹」下去的,魏靓开心极了,脚心抹了猪油似的,飘呀摇呀。好几只手在她的胸、腰际、屁股上摩挲,她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再往后,浑身就一截截软了下去,像是烧垮的白蜡一样子,要融化了……嗨曲震个不休,旋转的五色灯光照亮她的脸,再暗下去,她只记得,沙发是黄色的。等魏靓醒来时,「肚子又胀又痛」,3个男人已不见踪影,她的头很晕,「像埋了铁钉子在脑壳里」。爬起身,她忽然发现自己的牛仔热裤是反着穿的。她立刻慌了,努力回想自己什么时候脱过裤子,恍惚了几秒,眼泪先出来了——她被侵犯了。魏靓惊慌失措地往店外跑,凌晨4点,KTV冷清了,服务员在大厅打瞌睡。大街上静悄悄的,「鬼火」就停在一颗梧桐后面。魏靓又跑回包间找车钥匙,趴在地上找了一圈,发现钥匙掉在桌底,但桌腿很矮,底缝太窄了,「手能进去,胳膊不行」。桌子很重,她咬着腮帮子挪动了一点儿,一个避孕套盒子先露了出来。她捡起来看,里面只剩3个没开封的了。魏靓崩溃了,哭着蹲下去,泪水和鼻涕在瓷砖上连成丝。她知道自己肯定被下药了,不然不可能毫无知觉。服务员循着哭声,站到包厢门口了,她终于摸到车钥匙,疯了似的跑出了店门。「鬼火」最快时速能拉过100公里,引擎声刺耳可怖。49岁的杜桂香在几百米开外就听见了响声,慌忙站进一个分类垃圾棚里,准备朝着开过来的摩托狠狠地吐口吐沫。杜桂香每天黎明时候出门翻垃圾桶,捡拾塑料瓶、易拉罐,天亮了忙这种事难为情。她有个改不掉的恶习,遇到激动的事,就喜欢吐唾沫。有回在垃圾桶旁找到一堆旧衣物,带回家后从一条男士西装裤里翻出72块钱,激动了一天,「那天做什么事都忍不住吐口唾沫,拿着钱去连锁中餐馆,加汤时昏头了,朝保温桶里吐了一口」。生气时,她更是改不了这恶习,跟人吵架拌嘴,话没出来,唾沫先吐到人家脸上了。杜桂香预备了一口老痰,她不知道是哪个冒失鬼将摩托车开到这种震天响的地步,她有中耳炎,「早上起来耳朵就流脓了」,这噪音让她很生气,这口痰不吐到这个冒失鬼身上是不痛快的。引擎声越来越近了,杜桂香站出去时,被近到咫尺的引擎声吓得一抖,本应嘴巴稍稍朝前的预备姿势,下意识变成右脚超前跨了半步——杜桂香这半步来不及收回,魏靓也来不及刹车,「鬼火」的前轮碾过杜桂香的右脚,将她的小腿压成一道吓人的弧度,一声惨叫后,杜桂香的大腿贴紧地面,脚心却翘到了天上。摩托车熄火了,黎明中的街道却没法安静下来,杜桂香鬼哭狼嚎,嗓门不亚于刚才的引擎声。魏靓撞了人,慌得没命,先给她哥打电话,可她哥跑滴滴夜里1点多才沾床,4点多钟就算打雷地震,也没叫醒他的可能。杜桂香在惨叫的间隙朝魏靓吐口唾沫:「报警!叫救护车!」魏靓她哥是在5点多赶来的,交警扣了魏靓一会儿,说「大妈已送医」,让兄妹俩去医院交2万块钱,「要动手术」。她哥开车往医院赶,魏靓缩在副驾驶座位上,两眼放空,两行热泪挂到了胸口。她不敢说出在KTV的遭遇,眼下闯的祸够大了,够给她哥添麻烦了,自己那点咎由自取的苦头,又怎好意思申诉呢?兄妹俩还没踏进医院大厅,就听见急诊通道里,杜桂香在拉狠着腔调骂人:「吊死鬼,撞完我就跑了?你们公家肯定放跑了她,把我撞成这样,你们公家就这样子不管啦?」她的身旁站着两个交警,其中一个讲:「老大妈,别蛮不讲理的,我们能陪你过来就不错了,这该是你家属的事。」另一个又上去安抚杜桂香的情绪:「知道你吃了苦头,缓下情绪配合治疗……你的家属呢,我来联系他们过来?」「老娘一个人活到快50了,要什么家属啊?什么狗屁家属啊!」兄妹俩小心翼翼地贴上去,魏靓她哥问交警:「住院费带来了,怎么个缴纳的手续?」杜桂香发现了魏靓,忽然发力,整个人在急救床上挣扎几下,床腿轮子竟朝魏靓撞了过来:「小婊子,你把我撞成这幅惨相,你讲讲,怎么个收场?!」魏靓被抓住了手腕,泪巴巴地求杜桂香:「松手呀,我晓得闯祸了,我给你治,该认该赔的呀……」

「你管不着。」魏靓还了句嘴,她哥瞪了她一眼,不出声了,一脚油门。

话刚说出口,魏靓就后悔了。

她几乎是她哥带大的。老爹早年中风,老娘跑的那年,她哥14,她12。她哥早早休了学,老的小的一把抓,酷暑天去30公里外的工厂当卸包工,肩头肉裂了又裂。好在那几年工价涨得猛,一天的酬劳从80涨到200,她哥做了4年苦力,家里才熬过了最难的当口。

可好事不长久,有天她哥卸货吃力了,被上百斤的货包压断了脖颈处的一根筋,手术花了6万,再也不能干苦力了。当时,她哥才跟这天的魏靓一样,刚满18岁。工厂出于「人道主义考虑」,送了2万救济金,好在她哥有个同学的姐姐是律师,后来尽心尽力帮着打官司,厂里最终赔了15万。

后来被劝退的魏靓,也趁着她哥这场工伤选择了退学,先是去服装厂钉背带裤,计件工资,赶工没日没夜。她哥心疼她,拿到赔偿款后,让她换桩轻松点的工作。魏靓看到网咖招聘收银员,说喜欢,她哥同意了,只让她「别被不三不四的人勾搭上」——可这条彩凤大花臂就是明证——她不乖了,不听哥的话了。

从网咖到家只要9分钟,她哥在村里的稻场刹住了车,怒气冲冲的抢先一步下车,拉开副驾的车门,将她猛拽下车,命令她不准出门鬼混。然后又指着她的露脐吊带背心骂:「你穿得像只鸡,你这样出去鬼混,你指望被人强奸哦!」

这话一字一句的,像砖头砸在魏靓身上,让她觉得一口气堵得胸口发闷。可她不敢还嘴,只能扭头就跑,跑了好远,才在镇卫生院门口拦住一辆出租车,对司机说了那个KTV的名字。

KTV门口的那对金色门柱朝着热闹的街道,霓虹灯亮起,热裤女孩们一字排列迎宾,齐刷刷朝客人鞠躬。服务员领魏靓往那个猫主题的「中包」走,还没到门口,3个男人就急吼吼地纷纷探出头迎接她。

包厢里,酒水都点好了,桌上摆着蛋糕,插着「18」数字形状的蜡烛。3个男人唱了生日歌,魏靓许了「发财发大财」的心愿后,几个人追逐着互相往脸上糊蛋糕。

狂躁的嗨曲响起来了,灯光调成舞台模式,他们举着啤酒瓶挤在一处,乱蹦乱跳乱甩头。酒都是一瓶瓶「吹」下去的,魏靓开心极了,脚心抹了猪油似的,飘呀摇呀。好几只手在她的胸、腰际、屁股上摩挲,她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再往后,浑身就一截截软了下去,像是烧垮的白蜡一样子,要融化了……嗨曲震个不休,旋转的五色灯光照亮她的脸,再暗下去,她只记得,沙发是黄色的。

等魏靓醒来时,「肚子又胀又痛」,3个男人已不见踪影,她的头很晕,「像埋了铁钉子在脑壳里」。爬起身,她忽然发现自己的牛仔热裤是反着穿的。

她立刻慌了,努力回想自己什么时候脱过裤子,恍惚了几秒,眼泪先出来了——她被侵犯了。

魏靓惊慌失措地往店外跑,凌晨4点,KTV冷清了,服务员在大厅打瞌睡。大街上静悄悄的,「鬼火」就停在一颗梧桐后面。魏靓又跑回包间找车钥匙,趴在地上找了一圈,发现钥匙掉在桌底,但桌腿很矮,底缝太窄了,「手能进去,胳膊不行」。

桌子很重,她咬着腮帮子挪动了一点儿,一个避孕套盒子先露了出来。她捡起来看,里面只剩3个没开封的了。

魏靓崩溃了,哭着蹲下去,泪水和鼻涕在瓷砖上连成丝。她知道自己肯定被下药了,不然不可能毫无知觉。服务员循着哭声,站到包厢门口了,她终于摸到车钥匙,疯了似的跑出了店门。

「鬼火」最快时速能拉过100公里,引擎声刺耳可怖。49岁的杜桂香在几百米开外就听见了响声,慌忙站进一个分类垃圾棚里,准备朝着开过来的摩托狠狠地吐口吐沫。

杜桂香每天黎明时候出门翻垃圾桶,捡拾塑料瓶、易拉罐,天亮了忙这种事难为情。她有个改不掉的恶习,遇到激动的事,就喜欢吐唾沫。有回在垃圾桶旁找到一堆旧衣物,带回家后从一条男士西装裤里翻出72块钱,激动了一天,「那天做什么事都忍不住吐口唾沫,拿着钱去连锁中餐馆,加汤时昏头了,朝保温桶里吐了一口」。生气时,她更是改不了这恶习,跟人吵架拌嘴,话没出来,唾沫先吐到人家脸上了。

杜桂香预备了一口老痰,她不知道是哪个冒失鬼将摩托车开到这种震天响的地步,她有中耳炎,「早上起来耳朵就流脓了」,这噪音让她很生气,这口痰不吐到这个冒失鬼身上是不痛快的。

引擎声越来越近了,杜桂香站出去时,被近到咫尺的引擎声吓得一抖,本应嘴巴稍稍朝前的预备姿势,下意识变成右脚超前跨了半步——杜桂香这半步来不及收回,魏靓也来不及刹车,「鬼火」的前轮碾过杜桂香的右脚,将她的小腿压成一道吓人的弧度,一声惨叫后,杜桂香的大腿贴紧地面,脚心却翘到了天上。

摩托车熄火了,黎明中的街道却没法安静下来,杜桂香鬼哭狼嚎,嗓门不亚于刚才的引擎声。魏靓撞了人,慌得没命,先给她哥打电话,可她哥跑滴滴夜里1点多才沾床,4点多钟就算打雷地震,也没叫醒他的可能。

杜桂香在惨叫的间隙朝魏靓吐口唾沫:「报警!叫救护车!」

魏靓她哥是在5点多赶来的,交警扣了魏靓一会儿,说「大妈已送医」,让兄妹俩去医院交2万块钱,「要动手术」。

她哥开车往医院赶,魏靓缩在副驾驶座位上,两眼放空,两行热泪挂到了胸口。她不敢说出在KTV的遭遇,眼下闯的祸够大了,够给她哥添麻烦了,自己那点咎由自取的苦头,又怎好意思申诉呢?

兄妹俩还没踏进医院大厅,就听见急诊通道里,杜桂香在拉狠着腔调骂人:「吊死鬼,撞完我就跑了?你们公家肯定放跑了她,把我撞成这样,你们公家就这样子不管啦?」

她的身旁站着两个交警,其中一个讲:「老大妈,别蛮不讲理的,我们能陪你过来就不错了,这该是你家属的事。」

另一个又上去安抚杜桂香的情绪:「知道你吃了苦头,缓下情绪配合治疗……你的家属呢,我来联系他们过来?」

「老娘一个人活到快50了,要什么家属啊?什么狗屁家属啊!」

兄妹俩小心翼翼地贴上去,魏靓她哥问交警:「住院费带来了,怎么个缴纳的手续?」

杜桂香发现了魏靓,忽然发力,整个人在急救床上挣扎几下,床腿轮子竟朝魏靓撞了过来:「小婊子,你把我撞成这幅惨相,你讲讲,怎么个收场?!」

魏靓被抓住了手腕,泪巴巴地求杜桂香:「松手呀,我晓得闯祸了,我给你治,该认该赔的呀……」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