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含着泪想要反驳小说-名字是唐诗,肖云深

唐诗含着泪想要反驳

唐诗含着泪想要反驳

作者:佚名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1-04-22 10:34:18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男女主角是唐诗薄夜薄艳琴小说名称是《唐诗含着泪想要反驳》,这是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值得推荐观看。唐诗薄夜薄艳琴该小说讲述了:唐诗的瞳孔越来越涣散,恍惚中,他似乎看到了薄夜从光中走来,如同他们在校园相遇的那一天。
节选

肖云深笑完后,没有理会薄夜诧异的目光,他就这么静静地瞥向别墅,两人动静并不小,但却没有人出现,心思缜密的他,当场猜到了什么。他深吸口气,耸了耸肩:“你记住,唐诗别的不行,在固执和放手这一块她永远都是最利落洒脱的,五年,够她看清一个人了。”说完,就转身上了车,径直离去。肖云深拨打安甜甜的电话,声音里带着不可察觉的颤抖:“赶紧去查查唐诗这一周内是否有出境记录,我好像回国那天和她碰上了!快——!!”别墅门外,薄夜依旧不愿意相信肖云深的话,他觉得自己必须找唐诗求证,也顺便问问她,外面这么闹腾,是怎么做到装聋作哑的。打开别墅,客厅几乎空了一半,心下一紧,他迅速奔向二楼她的房间,里面,所有属于她的东西全都没了。快步走到她的床头柜前,拉开柜子,里面空空如也,他不自知的松了口气。里面没有离婚协议,所以这个女人到底又要玩什么把戏!不自觉走向书房,唐诗最爱呆的地方,一推开,薄夜的目光就被书桌上面的一枚戒指和文件袋吸引。他呼吸急促走了过去,拆开文件袋是一份离婚协议……薄夜当场将戒指砸向地面,而后勾唇冷笑:“因为肖云深是吧,好,很好!”敢跟自己叫板耍心机,唐诗,你真是第一个!薄夜回到车上,拨打了薄艳琴的电话:“把柳青的电话给我,我要和她相亲。”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完全不理会莫艳琴诧异的惊呼。道路上,只剩下跑车尾气还留有痕迹。瑞士雪山。消失了几天的唐诗,此刻正坐在一个很深的雪洞里,仰头望着外面的蔚蓝天空。这一刻,她忽然觉得,其实生活有太多的美好。身体越来越冷,她已经跌入这个洞里两天,腿摔断后就保持着这个姿势到现在,装着食物的背包被落了上面。她垂眸,干涸的嘴唇动了动,好似在说:“对不起,妈妈。”对不起将她养育到这么大的父母,还没颐养天年就要送别自己这个不孝女。也对不起太多因为她执念而受到伤害的人。瑞士的天真的很蓝,纯洁是她对这座城市最初的看法,所以她不配玷污这里,可结局……却偏偏注定了她这一生的落脚点。唐诗的瞳孔越来越涣散,恍惚中,他似乎看到了薄夜从光中走来,如同他们在校园相遇的那一天。她费力地张了张嘴,很想告诉他:“我不恨你,也不怪你,错误因我而起,所以才把本该美好的你变成了如今这样,大家都没错,是我……毁了所有!”薄夜,姑姑说得对,柳青回来了,我该松手了。这五年,很感恩你虽恨我,却从没有背叛过我们的婚姻。如果有来生,我还会爱你,但不会再想拥有你……忽然,天空下起了大雨,雨滴从洞口落下,砸在她的眼里,那一抹光,也没了……弥留之际,唐诗用尽所有力气抬起手臂,接纳着洁白的雨水,她想,她太脏了,需要洗清自己这一生的罪恶。砰!

肖云深笑完后,没有理会薄夜诧异的目光,他就这么静静地瞥向别墅,两人动静并不小,但却没有人出现,心思缜密的他,当场猜到了什么。

他深吸口气,耸了耸肩:“你记住,唐诗别的不行,在固执和放手这一块她永远都是最利落洒脱的,五年,够她看清一个人了。”

说完,就转身上了车,径直离去。

肖云深拨打安甜甜的电话,声音里带着不可察觉的颤抖:“赶紧去查查唐诗这一周内是否有出境记录,我好像回国那天和她碰上了!快——!!”

别墅门外,薄夜依旧不愿意相信肖云深的话,他觉得自己必须找唐诗求证,也顺便问问她,外面这么闹腾,是怎么做到装聋作哑的。

打开别墅,客厅几乎空了一半,心下一紧,他迅速奔向二楼她的房间,里面,所有属于她的东西全都没了。

快步走到她的床头柜前,拉开柜子,里面空空如也,他不自知的松了口气。

里面没有离婚协议,所以这个女人到底又要玩什么把戏!

不自觉走向书房,唐诗最爱呆的地方,一推开,薄夜的目光就被书桌上面的一枚戒指和文件袋吸引。

他呼吸急促走了过去,拆开文件袋是一份离婚协议……

薄夜当场将戒指砸向地面,而后勾唇冷笑:“因为肖云深是吧,好,很好!”

敢跟自己叫板耍心机,唐诗,你真是第一个!

薄夜回到车上,拨打了薄艳琴的电话:“把柳青的电话给我,我要和她相亲。”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完全不理会莫艳琴诧异的惊呼。

道路上,只剩下跑车尾气还留有痕迹。

瑞士雪山。

消失了几天的唐诗,此刻正坐在一个很深的雪洞里,仰头望着外面的蔚蓝天空。

这一刻,她忽然觉得,其实生活有太多的美好。

身体越来越冷,她已经跌入这个洞里两天,腿摔断后就保持着这个姿势到现在,装着食物的背包被落了上面。

她垂眸,干涸的嘴唇动了动,好似在说:“对不起,妈妈。”

对不起将她养育到这么大的父母,还没颐养天年就要送别自己这个不孝女。

也对不起太多因为她执念而受到伤害的人。

瑞士的天真的很蓝,纯洁是她对这座城市最初的看法,所以她不配玷污这里,可结局……却偏偏注定了她这一生的落脚点。

唐诗的瞳孔越来越涣散,恍惚中,他似乎看到了薄夜从光中走来,如同他们在校园相遇的那一天。

她费力地张了张嘴,很想告诉他:“我不恨你,也不怪你,错误因我而起,所以才把本该美好的你变成了如今这样,大家都没错,是我……毁了所有!”

薄夜,姑姑说得对,柳青回来了,我该松手了。

这五年,很感恩你虽恨我,却从没有背叛过我们的婚姻。

如果有来生,我还会爱你,但不会再想拥有你……

忽然,天空下起了大雨,雨滴从洞口落下,砸在她的眼里,那一抹光,也没了……

弥留之际,唐诗用尽所有力气抬起手臂,接纳着洁白的雨水,她想,她太脏了,需要洗清自己这一生的罪恶。

砰!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