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不穿的宫墙知乎by玖玖-玖玖的小说望不穿的宫墙知乎

望不穿的宫墙知乎

望不穿的宫墙知乎

作者:玖玖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1-04-07 15:56:09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最近上新的现代好文《望不穿的宫墙知乎》正在火爆热推中,讲述了秦安北和萧承彦太子的感情故事,是作者玖玖创作的著作。主要讲了:爸爸把我留在上京,一半也是为了安慰妈妈。当日月成长,安慰没有安慰我心里没有底气时,母亲的忧愁却增加了许多。很简单,长到13岁。边境这个年头很安定。
节选

最近上新的现代好文《望不穿的宫墙知乎》正在火爆热推中,讲述了秦安北和萧承彦太子的感情故事,是作者玖玖创作的著作。主要讲了:爸爸把我留在上京,一半也是为了安慰妈妈。当日月成长,安慰没有安慰我心里没有底气时,母亲的忧愁却增加了许多。很简单,长到13岁。边境这个年头很安定。

我向来不喜这种场面,散步的心情也没了,找了个由头,便走了。

回了宫里,传了膳,怜薇替我布菜,我便发觉这小丫头,刚夸了沉稳,就被打回原形。

我也不急,慢慢吃着等她开口。

果不其然,她还是没忍住,“主儿,太子殿下大婚刚一月有余,怎的就进了这么多新人?”

我自顾自吃自己的,“他是太子,有多少人伺候也不足为怪。若是把心放在这上面,后面便有的受了。”

话是这么说的,终归心里,还是有些难受。

怜薇闷闷不乐地应了一声,又嘟囔道:“可我瞧着,那许昭训的一双眉眼,有七八分像主儿。那慕容奉仪,唇形像极了主儿......”

我笑起来,打断了她,“我自个儿瞧着可不像,怕是你见了人人都要说像我。若果真像我,太子殿下自来寻我便是,又何故这一月间,连只言片语也未曾有?”

自我解了禁足,又过了半月有余。每日里去向太子妃请安,云里雾里与那些人绕一堆话,回了宫自个儿找些事儿做打发打发时间,便也就这些了。

她们整日里聒噪得很,我不想多掺和,是以多半守着自己宫门,不常走动。至于她们背后议论我那些,便也睁只眼闭只眼过去了,还吩咐了下面的人不得生事。

太子妃捎给我的东西里,开始有了书信,虽是只言片语,言辞也是谨慎得不能再谨慎,偷偷藏在了赠我的小物件儿的暗格里,想来是万无一失的。信里交代了我府上的近况,那日得他一诺,未成想竟上心至此。

信里还说,他替我二哥做了安排,虽说是委屈他隐姓埋名去到北疆重头再来,可依我二哥之才,假以时日,必能出人头地。

末了,只克制地问了句我近来可好。最后一笔的墨洇了,像是笔尖在此处顿了许久,话未说尽,又深知说什么都是不妥的,只好草草收笔。

我得知一切都在向好,心下也多宽慰。于是提了笔回信,真心实意地写了一句一切都好,却不知他肯不肯信,毕竟外间传闻怎么说的都是有的。又道了谢,旁的话倒是也不敢多写。

这日心情便大好起来,午膳多用了些,小憩了片刻,一反常态地出门遛了个弯儿。正到了牡丹的花期,花匠照料的用心,一簇簇的牡丹看着就喜人。我忍不住探手去摸了摸那花瓣,正是满心欢喜。

“请良媛安。”

我抬头看了一眼,来人一身桃红色杜鹃绣花夹裙,脸上盈盈笑意,愈发衬得千娇百媚。是昭训许氏。

我不咸不淡的打了个招呼,便想先走一步。谁料这人不依不饶,快走几步跟了上来。

“姐姐这解了禁足也半月有余了,怎的这么久也没见太子殿下来看看姐姐呢?”

我瞟了她一眼,以往觉得这人虽张扬,倒也活泼,说话做事也还算得体,可如今看来,分明是当日没摸清楚状况,怕得罪了不能得罪的,有所收敛。这不,现下眼巴巴就赶着来了。

我好脾气地活动了活动手腕,“哪儿比得上妹妹。”

她听了这话,十分受用,得意地伸手把我方才碰过的那株牡丹摘了下来。十指纤纤,牡丹在她手里,映的指如削葱根。“姐姐应是知晓的,牡丹乃正宫所用。”

我看着那可怜兮兮的牡丹,暗叹了一声可惜。

她接着道:“妹妹倒是忘了,姐姐原是差一点就成了正宫的。若不是定远侯父子,不对,看妹妹这记性,哪儿来的定远侯呢。”

我手上顿了顿,深吸了口气,笑着看她:“小妹妹,话是不能乱讲的。”

她眼底挑衅之色愈重,“妹妹说的可是实话。你父兄,吃的可是官粮,却犯下这等罪来,平白拉了五万英魂陪葬。姐姐还以为自己是谁呢?不过罪臣之女罢了!”

我深深望了她一眼,径直出手,扣在她手腕上,微一用力,她手上的牡丹摔落下来。我直视着她双眼,“妹妹既然口不吐人言,姐姐教你。”

她表情惊愕,还未等她反应过来,我手上使力一折,咔嚓一声脆响。我收了手,退了两步,满意地看了看她不自然垂下的手。

她反应着实慢了些,这时才爆发出一阵尖叫。“你,你...”

我打断了她,“妹妹先想好了再说话,你还有一只左手腕。胳膊也能卸下来,再不济,腿也是行的。”此番倒是感觉神清气爽,把这些天窝在心口的气出了个干净。我将地上那牡丹捡了起来,插回土里。“下次折花的时候,记得问问这花愿不愿意。”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