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谨玉阅读-锁宫阙宫墙深几许幸得有情人谨衣玉食小说

锁宫阙宫墙深几许幸得有情人谨衣玉食

锁宫阙宫墙深几许幸得有情人谨衣玉食

作者:vic菠萝蜂蜜柚子茶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1-03-22 11:22:05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锁宫阙宫墙深几许幸得有情人谨衣玉食》作者是vic菠萝蜂蜜柚子茶,这里为您提供锁宫阙宫墙深几许幸得有情人谨衣玉食湛湛严谨玉小说阅读,锁宫阙宫墙深几许幸得有情人谨衣玉食该小说讲述了:“谁……谁知道是不是你信口胡诌的,放……放开!本公主要就寝了。”严谨玉站的位置背对窗口,为我挡下窗外来风,我其实并不冷。可此刻被他炽热的手掌攥着,
节选

“微臣忠于职守,何来造反?”我当着他的面扯下凤冠,扒了凤服,狠狠掷在地上,“严谨玉,我要纳妾,男!妾!这婚,我不结了!”我从来没在一个男人面前这样衣衫不整,可他把我气糊涂了,我说完拂袖便走。一张炽热大手忽的箍住我的手腕,轻轻一带,我被他拽了回去。我挣扎无果,惊诧严谨玉一个“文弱书生”竟能牢牢将我扣在这儿。他捏着我,仿佛捏一根瘦弱稻草。他眼中墨色沉沉,站起身向我一步步走来。“严家家训,子孙后代不得纳妾。”“我不是严家人!”“你是。”“我不是!”严谨玉薄唇缓缓抬起一个微妙的弧度,“圣上赐婚,微臣与公主拜了堂成了亲。火坑是您亲自跳下来的,莫怪臣不放您出去。”我以为自己看花了眼,严谨玉向来冷着一张脸,沉闷无趣,刚才却……笑了?他一笑竟让我无所适从,心中有东西乱跳,被我强压下去。“谁……谁知道是不是你信口胡诌的,放……放开!本公主要就寝了。”严谨玉站的位置背对窗口,为我挡下窗外来风,我其实并不冷。可此刻被他炽热的手掌攥着,指尖的薄茧压在我细嫩的手腕内侧,出了一身鸡皮疙瘩。“公主,做事当有始有终。”他举起交杯酒,一板一眼地递给我。我不耐烦,一把夺过来,仰头饮下。严谨玉不恼,举止从容地喝了酒,躬身道,“公主宿在房中罢,微臣出去。”我满意于他的退让,满心欢喜地走向床榻。刚迈出一步,我闷哼一声,大腿根窜起一种奇怪的麻痒来,直接窜进心里,像小巧鹅毛,一下下在心里搔抓。严谨玉脚步一顿,忽然回头看我。我也回头看他。我看到镜子里的自己脸颊潮涌般,瞬间红艳艳似血,眉眼含春,心脏不受控制的砰砰直跳。我忽然不想让他走,习惯了发号施令,我脱口而出,“喂,你给我过来。”严谨玉眼里窜出细细火苗来,像柴火堆里尚未燃起的金红亮光,他问道,“公主确定?”我急得跺脚,虽不明白怎么回事,可我恨不得现在就将他抓过来,然后……然后怎么做呢?我不知道,因为严谨玉替我回答了这个问题。他揽住我的腰,横抱起来,扔在床榻上,略显粗鲁。他身上的肌肉硬的像石头,两肩宽阔,一双手强劲有力,硌得我生疼,完全不想我私下揣摩的那般弱不经风。我哎哟一声,疼的溢出泪来。白皙的手腕留下一圈红痕。我是娇气的,从小金尊玉贵被人捧在手心里长大,穿的是柔软丝绸,铺地是上等蚕丝,皮肤轻轻一碰,就能留下明眼可见的痕迹。此刻各种感觉更是放大了无数倍,疼,痒,酥,麻,连严谨玉满是薄茧的手指不小心划过我光洁无痕的脊背,都能引发无尽战栗。我再蠢也明白怎么回事了,酥软无力地咬牙切齿,声音绵软毫无震慑之力,“好你个奸臣……你敢对本公主下药……”

“微臣忠于职守,何来造反?”

我当着他的面扯下凤冠,扒了凤服,狠狠掷在地上,“严谨玉,我要纳妾,男!妾!这婚,我不结了!”

我从来没在一个男人面前这样衣衫不整,可他把我气糊涂了,我说完拂袖便走。

一张炽热大手忽的箍住我的手腕,轻轻一带,我被他拽了回去。我挣扎无果,惊诧严谨玉一个“文弱书生”竟能牢牢将我扣在这儿。他捏着我,仿佛捏一根瘦弱稻草。

他眼中墨色沉沉,站起身向我一步步走来。

“严家家训,子孙后代不得纳妾。”

“我不是严家人!”

“你是。”

“我不是!”

严谨玉薄唇缓缓抬起一个微妙的弧度,“圣上赐婚,微臣与公主拜了堂成了亲。火坑是您亲自跳下来的,莫怪臣不放您出去。”

我以为自己看花了眼,严谨玉向来冷着一张脸,沉闷无趣,刚才却……笑了?他一笑竟让我无所适从,心中有东西乱跳,被我强压下去。

“谁……谁知道是不是你信口胡诌的,放……放开!本公主要就寝了。”严谨玉站的位置背对窗口,为我挡下窗外来风,我其实并不冷。可此刻被他炽热的手掌攥着,指尖的薄茧压在我细嫩的手腕内侧,出了一身鸡皮疙瘩。

“公主,做事当有始有终。”他举起交杯酒,一板一眼地递给我。

我不耐烦,一把夺过来,仰头饮下。

严谨玉不恼,举止从容地喝了酒,躬身道,“公主宿在房中罢,微臣出去。”

我满意于他的退让,满心欢喜地走向床榻。

刚迈出一步,我闷哼一声,大腿根窜起一种奇怪的麻痒来,直接窜进心里,像小巧鹅毛,一下下在心里搔抓。

严谨玉脚步一顿,忽然回头看我。

我也回头看他。

我看到镜子里的自己脸颊潮涌般,瞬间红艳艳似血,眉眼含春,心脏不受控制的砰砰直跳。

我忽然不想让他走,习惯了发号施令,我脱口而出,“喂,你给我过来。”

严谨玉眼里窜出细细火苗来,像柴火堆里尚未燃起的金红亮光,他问道,“公主确定?”

我急得跺脚,虽不明白怎么回事,可我恨不得现在就将他抓过来,然后……然后怎么做呢?

我不知道,因为严谨玉替我回答了这个问题。他揽住我的腰,横抱起来,扔在床榻上,略显粗鲁。

他身上的肌肉硬的像石头,两肩宽阔,一双手强劲有力,硌得我生疼,完全不想我私下揣摩的那般弱不经风。

我哎哟一声,疼的溢出泪来。

白皙的手腕留下一圈红痕。

我是娇气的,从小金尊玉贵被人捧在手心里长大,穿的是柔软丝绸,铺地是上等蚕丝,皮肤轻轻一碰,就能留下明眼可见的痕迹。

此刻各种感觉更是放大了无数倍,疼,痒,酥,麻,连严谨玉满是薄茧的手指不小心划过我光洁无痕的脊背,都能引发无尽战栗。

我再蠢也明白怎么回事了,酥软无力地咬牙切齿,声音绵软毫无震慑之力,“好你个奸臣……你敢对本公主下药……”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