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刀子世兰情深-苏培盛小说无广告弹窗章节试读

世兰情深

世兰情深

作者:烧刀子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1-03-06 16:17:10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当下热门小说《世兰情深》正在火热连载,该小说的男女主是华妃皇帝,更多精彩内容快来阅读吧。世兰情深该小说讲述了:太医院早已经没有我的人了,只要不是甄嬛的心腹温实初,请谁其实都无所谓。我对太医撒了谎,说这香是准备赠与皇后的,请他们看看可有什么不妥。
节选

「华贵人常年不出宫门,康常在、贞嫔不认识也是有的。」皇后面带笑意的解释道,康常在与我行过礼后,我便听到她与贞嫔小声嘀咕我到底是不是当年宠冠六宫的华妃娘娘。自从晋位贵人后,皇帝就常来我这翊坤宫。皇后那边儿自然是没少打压我,但一直抓不到我什么错处,也只是不痛不痒的说两句。我自知势单力薄,也便装的乖觉温柔些。其实,自从不在乎皇帝宿在哪个嫔妃哪儿后,装温柔似乎容易了许多。皇帝来时,我还是会为他奉上一盏茶,但却不是提前就晾好的。之前那些情意绵绵的话,我还是会说给他听,但具体有几分真心,我自己也说不上来。这日,皇帝命苏培盛亲自送来了一盒香料,「皇上知道小主爱香,特地让奴才送来。」我跪地谢恩后,打开了香料盒子轻轻嗅了嗅,「这似乎不是欢宜香的味道?」苏培盛笑了笑,「这香料是西域进贡,皇上还亲自选了几位安神的香与龙涎香一并加了进去。皇上说,从前种种委屈了小主,欢宜香并未欢宜,不用也罢。」我再次谢了恩,让人送苏培盛出了门后才让颂芝去太医院请了位太医来。太医院早已经没有我的人了,只要不是甄嬛的心腹温实初,请谁其实都无所谓。我对太医撒了谎,说这香是准备赠与皇后的,请他们看看可有什么不妥。太医验了验,说并无麝香一类的伤及身体的反而有不少安神助眠的香料。我也懒得追究这话真假。当初无数太医为我诊过脉,不也没人说欢宜香中含有大量麝香吗?皇帝来翊坤宫的次数逐渐多了,皇后那边儿显然有些沉不住气。祺嫔屡次挑衅,我一一忍让了。我知道,这个时候有许多双眼睛盯着我,我稍有差池,眼前的一切极有可能幻灭。好在,哥哥没让我白白忍让。哥哥来信说,准葛尔部换了新的首领,新首领对我朝边境蠢蠢欲动,若皇帝有举兵之意,望我的千万替他进言。我思索了良久,依然犹豫不决。甄家扳倒了年氏不久后,甄家便又被瓜尔佳氏扳倒了。若他日年氏一族有幸崛起,是否会重蹈今日覆辙呢?「小主,皇上马上就到宫门口了,您快准备接驾吧」,颂芝道。我让颂芝将哥哥的书信好生收了起来,「去把欢宜香点上吧。」「这欢宜香还是三年前的,不如奴婢去把皇上新赐的香料点上」,颂芝给我行了一礼。我轻笑了声,「不用,去点上欢宜香。」颂芝刚点上香不久,皇帝便进了翊坤宫的门。我向他行了一礼,皇帝将我扶了起来,从苏培盛手里拿过了一个描金的盒子递给了我。「打开看看可还喜欢」,皇帝道。我打开了盒子,里面是一支金簪,我识得这只簪子——在王府时,我就看上了这只簪子,也问皇帝要过,但我彼时不知,这只簪子的另一支,皇帝赠给了纯元皇后。「臣妾惶恐,愧不敢受」,我跪地道。皇帝再次将我扶了起来,亲手为我戴上了那支簪子,「这簪子,当年你曾向朕求过,朕没答应。现如今……」皇帝顿了顿,「现如今,朕想明白了,让苏培盛又找了出来。」这话听得我心里发涩。「你点的是……欢宜香?」

「华贵人常年不出宫门,康常在、贞嫔不认识也是有的。」皇后面带笑意的解释道,康常在与我行过礼后,我便听到她与贞嫔小声嘀咕我到底是不是当年宠冠六宫的华妃娘娘。

自从晋位贵人后,皇帝就常来我这翊坤宫。皇后那边儿自然是没少打压我,但一直抓不到我什么错处,也只是不痛不痒的说两句。

我自知势单力薄,也便装的乖觉温柔些。

其实,自从不在乎皇帝宿在哪个嫔妃哪儿后,装温柔似乎容易了许多。

皇帝来时,我还是会为他奉上一盏茶,但却不是提前就晾好的。之前那些情意绵绵的话,我还是会说给他听,但具体有几分真心,我自己也说不上来。

这日,皇帝命苏培盛亲自送来了一盒香料,「皇上知道小主爱香,特地让奴才送来。」

我跪地谢恩后,打开了香料盒子轻轻嗅了嗅,「这似乎不是欢宜香的味道?」

苏培盛笑了笑,「这香料是西域进贡,皇上还亲自选了几位安神的香与龙涎香一并加了进去。皇上说,从前种种委屈了小主,欢宜香并未欢宜,不用也罢。」

我再次谢了恩,让人送苏培盛出了门后才让颂芝去太医院请了位太医来。

太医院早已经没有我的人了,只要不是甄嬛的心腹温实初,请谁其实都无所谓。我对太医撒了谎,说这香是准备赠与皇后的,请他们看看可有什么不妥。

太医验了验,说并无麝香一类的伤及身体的反而有不少安神助眠的香料。

我也懒得追究这话真假。当初无数太医为我诊过脉,不也没人说欢宜香中含有大量麝香吗?

皇帝来翊坤宫的次数逐渐多了,皇后那边儿显然有些沉不住气。祺嫔屡次挑衅,我一一忍让了。

我知道,这个时候有许多双眼睛盯着我,我稍有差池,眼前的一切极有可能幻灭。

好在,哥哥没让我白白忍让。

哥哥来信说,准葛尔部换了新的首领,新首领对我朝边境蠢蠢欲动,若皇帝有举兵之意,望我的千万替他进言。

我思索了良久,依然犹豫不决。

甄家扳倒了年氏不久后,甄家便又被瓜尔佳氏扳倒了。若他日年氏一族有幸崛起,是否会重蹈今日覆辙呢?

「小主,皇上马上就到宫门口了,您快准备接驾吧」,颂芝道。

我让颂芝将哥哥的书信好生收了起来,「去把欢宜香点上吧。」

「这欢宜香还是三年前的,不如奴婢去把皇上新赐的香料点上」,颂芝给我行了一礼。

我轻笑了声,「不用,去点上欢宜香。」

颂芝刚点上香不久,皇帝便进了翊坤宫的门。

我向他行了一礼,皇帝将我扶了起来,从苏培盛手里拿过了一个描金的盒子递给了我。

「打开看看可还喜欢」,皇帝道。

我打开了盒子,里面是一支金簪,我识得这只簪子——在王府时,我就看上了这只簪子,也问皇帝要过,但我彼时不知,这只簪子的另一支,皇帝赠给了纯元皇后。

「臣妾惶恐,愧不敢受」,我跪地道。

皇帝再次将我扶了起来,亲手为我戴上了那支簪子,「这簪子,当年你曾向朕求过,朕没答应。现如今……」皇帝顿了顿,「现如今,朕想明白了,让苏培盛又找了出来。」

这话听得我心里发涩。

「你点的是……欢宜香?」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