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倾城殇:颠沛流离的民国爱情-倾城殇:颠沛流离的民国爱情在哪里看

倾城殇:颠沛流离的民国爱情

倾城殇:颠沛流离的民国爱情

作者:闪闪发亮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1-02-23 18:38:26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倾城殇颠沛流离的民国爱情》是一本不可多得优质小说,该书主要讲述了江玫付郁之间的故事,已经为你整理好了,倾城殇颠沛流离的民国爱情该小说讲述了:“大少爷,真的不管小姐的事,是我,都是我!”冬儿说着,突然站起来,迎着付郁的剑冲了上来,剑直接穿透了她的身体,冬儿软软地倒下了。
节选

“我这段时间,肚子一直隐隐作疼,今日大夫把脉,说我轻微中毒,刚刚我的丫头香儿去厨房,看到冬儿正在给我熬的鸭汤下药!陈医生,你和大少说一下,这是什么药!”跟在旁边的陈医生立即过来,拿了一包药给付郁看,“这是催产剂,孕妇服用,就会流产。”“冬儿和我无冤无仇,不会无缘无故对我做这些!阿郁,我怕是,我怕.......”付郁抱了抱陈雨薇,他走到江玫身边,捏着江玫的下巴沉声问道:“是你吗?”付郁声音低沉冰冷,眸底阴沉,脸上宛若万年不化的冰霜。江玫想象不出,今天下午,他还和她一起策马扬鞭。“不是我,冬儿也不会做。”江玫蹲在冬儿面前,“冬儿,到底怎么回事?”冬儿抬头看着江玫,两眼蓄泪,她抓住江玫的手,“小姐,对不起!大少,小姐什么也不知道,是我自己做的,上次少奶奶骂我,还打了我,我怀恨在心.......”“够了!”付郁一脚踢倒冬儿,用剑指着江玫:“你指使的?你如此歹毒,我的孩子也敢算计!”“大少爷,真的不管小姐的事,是我,都是我!”冬儿说着,突然站起来,迎着付郁的剑冲了上来,剑直接穿透了她的身体,冬儿软软地倒下了。“冬儿!”江玫惊叫一声。江玫手里握着一颗淡粉的珍珠,是刚才冬儿塞到她手里的。付郁皱眉,拔出剑擦了血迹,回身问大夫:“孩子怎么样?”“好在中毒较轻,并无大碍。”大夫说。冬儿死了。江玫知道冬儿死的冤枉。她抱着冬儿无声地流泪。付郁冷冷看着江玫:“江玫,你的孩子没了是你咎由自取!没想到你竟蛇蝎心肠算计我的孩子!”“我没有,冬儿也是冤枉的!付郁,我的孩子难道不是你的孩子?”江玫抬头盯着付郁,满面泪水。“冬儿都承认了你还嘴硬!”付郁走上前盯着她:“江玫,雨薇是我的底线,你应该知道!我要想想如何处置你!是喂狗还是打断一条腿!”付郁的话让江玫心如刀割。五年的爱恋,他竟然要将我喂狗!我在他眼里,到底是什么?“大少爷,小姐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冬儿已经偿命了,你饶了小姐吧。”周妈跪下磕头。陈雨薇在哀哀地哭泣。“付郁,既然我如此碍你们的眼,杀了我吧!”江玫心如死灰。“想死?也好,不过杀死你太便宜了!来人,先将她关到密室!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准给她饭吃!”密室其实是紫郡别墅的牢房,在地下室。江玫被关进了密室。密室里冰冷潮湿,老鼠跑来跑去,墙上有大片暗红色的血迹。江玫坐在地上,看着手心的这颗淡粉色的珍珠。这颗珍珠她认识,是小红的。冬儿偷偷塞到她手里的时候她就认出来了。江玫给了小红和冬儿一人一串珍珠项链,冬儿的是白色的珍珠,小红的是淡粉色的。她今天晚饭后就没看到小红,刚才冬儿死了,江玫看到小红的脸色立刻舒缓下来。江玫正在想着,密室的门开了,周妈走了进来。“你怎么来了?”江玫问。“我求了门卫半天,本想给你送床被子,他没让,只让我进来看看你,小姐,你什么时候遭过这种罪!”周妈哭了起来。“周妈,你别哭,你看这个,冬儿刚才给我的,冬儿的死和小红有关系!你出去后,偷偷跟着小红,记住,千万不要被发现。我本无心害人,却有人想要我的命!你要小心,没什么事别再过来了!”匆匆送走了周妈,江玫坐在冰冷的地上沉思。她和付郁的两年婚姻生活,虽然无爱,却能平安生活,可自从陈雨薇进了门,一切都变了样,自己被陷害与男人私奔,又被陷害谋害付郁孩子的性命,冬儿还搭上了命!江玫的眼神凌厉起来,她从小娇生惯养,却并不笨。

“我这段时间,肚子一直隐隐作疼,今日大夫把脉,说我轻微中毒,刚刚我的丫头香儿去厨房,看到冬儿正在给我熬的鸭汤下药!陈医生,你和大少说一下,这是什么药!”

跟在旁边的陈医生立即过来,拿了一包药给付郁看,“这是催产剂,孕妇服用,就会流产。”

“冬儿和我无冤无仇,不会无缘无故对我做这些!阿郁,我怕是,我怕.......”

付郁抱了抱陈雨薇,他走到江玫身边,捏着江玫的下巴沉声问道:“是你吗?”付郁声音低沉冰冷,眸底阴沉,脸上宛若万年不化的冰霜。

江玫想象不出,今天下午,他还和她一起策马扬鞭。

“不是我,冬儿也不会做。”江玫蹲在冬儿面前,“冬儿,到底怎么回事?”

冬儿抬头看着江玫,两眼蓄泪,她抓住江玫的手,“小姐,对不起!大少,小姐什么也不知道,是我自己做的,上次少奶奶骂我,还打了我,我怀恨在心.......”

“够了!”付郁一脚踢倒冬儿,用剑指着江玫:“你指使的?你如此歹毒,我的孩子也敢算计!”

“大少爷,真的不管小姐的事,是我,都是我!”

冬儿说着,突然站起来,迎着付郁的剑冲了上来,剑直接穿透了她的身体,冬儿软软地倒下了。

“冬儿!”江玫惊叫一声。江玫手里握着一颗淡粉的珍珠,是刚才冬儿塞到她手里的。

付郁皱眉,拔出剑擦了血迹,回身问大夫:“孩子怎么样?”

“好在中毒较轻,并无大碍。”大夫说。冬儿死了。江玫知道冬儿死的冤枉。她抱着冬儿无声地流泪。付郁冷冷看着江玫:“江玫,你的孩子没了是你咎由自取!没想到你竟蛇蝎心肠算计我的孩子!”“我没有,冬儿也是冤枉的!付郁,我的孩子难道不是你的孩子?”江玫抬头盯着付郁,满面泪水。

“冬儿都承认了你还嘴硬!”付郁走上前盯着她:“江玫,雨薇是我的底线,你应该知道!我要想想如何处置你!是喂狗还是打断一条腿!”

付郁的话让江玫心如刀割。五年的爱恋,他竟然要将我喂狗!我在他眼里,到底是什么?

“大少爷,小姐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冬儿已经偿命了,你饶了小姐吧。”周妈跪下磕头。

陈雨薇在哀哀地哭泣。

“付郁,既然我如此碍你们的眼,杀了我吧!”江玫心如死灰。

“想死?也好,不过杀死你太便宜了!来人,先将她关到密室!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准给她饭吃!”密室其实是紫郡别墅的牢房,在地下室。

江玫被关进了密室。

密室里冰冷潮湿,老鼠跑来跑去,墙上有大片暗红色的血迹。

江玫坐在地上,看着手心的这颗淡粉色的珍珠。这颗珍珠她认识,是小红的。冬儿偷偷塞到她手里的时候她就认出来了。

江玫给了小红和冬儿一人一串珍珠项链,冬儿的是白色的珍珠,小红的是淡粉色的。

她今天晚饭后就没看到小红,刚才冬儿死了,江玫看到小红的脸色立刻舒缓下来。江玫正在想着,密室的门开了,周妈走了进来。

“你怎么来了?”江玫问。

“我求了门卫半天,本想给你送床被子,他没让,只让我进来看看你,小姐,你什么时候遭过这种罪!”周妈哭了起来。

“周妈,你别哭,你看这个,冬儿刚才给我的,冬儿的死和小红有关系!你出去后,偷偷跟着小红,记住,千万不要被发现。我本无心害人,却有人想要我的命!你要小心,没什么事别再过来了!”

匆匆送走了周妈,江玫坐在冰冷的地上沉思。

她和付郁的两年婚姻生活,虽然无爱,却能平安生活,可自从陈雨薇进了门,一切都变了样,自己被陷害与男人私奔,又被陷害谋害付郁孩子的性命,冬儿还搭上了命!

江玫的眼神凌厉起来,她从小娇生惯养,却并不笨。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