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靡不争春小丫鬟-王府的主,秦王府荼靡不争春小丫鬟在线阅读

荼靡不争春小丫鬟

荼靡不争春小丫鬟

作者:七月荔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1-02-23 10:15:15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小说《荼靡不争春小丫鬟》的作者是七月荔,该书主要人物是荼蘼荼靡高偃,荼靡不争春小丫鬟小说讲述了:陈嬷嬷瞥了一眼我头上的简陋簪子,眼里露出几分轻视,转头继续对蔡嬷嬷说:「要我说,你也别为那丫头难过了,是她自己不知死活,咱们呀……可劝不住。」
节选

洗完所有衣服时,外面天色都有些暗了,我捶了捶酸胀的脊背,才站起身来。快了,来秦王府已经五年多了,再过四年这个身体就二十岁了。按律例满二十的奴才就可以用钱把卖身契赎回来了,到时候我要带着积攒的小金库,离这里远远的。屋外又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雪,我抱着木盆,一步一个脚印走向平时熏香衣物的院子。遥遥地看到一片梅花林,我脚步一顿,环顾四下并无人。这天气,估计也不会有人外出,我脚下一顿,抬步往那边走去。走到了一处空地前,那里只有一片白雪,没有丝毫痕迹。今儿早上夏蝉就是……冻死在这里。在这片梅花林前面,那个像夏天一样的女孩,却再也见不到明年的骄阳蝉鸣了。虽然夏蝉平日确实处处给我添堵,但我一般也没心思和她计较,都是任她闹。没想到她这平时只是口头上说说要当主子的人,竟然真的去邀宠。她以为凭借姣好的容颜,会是个特殊的存在,所以模仿画本子上的故事,大冬天穿着攒钱买来的轻纱衣,在梅林里折了一枝梅花顾影自怜。虽然被五爷撞见了,却没能实现飞上枝头的梦想。五爷就是这秦王府的主人,也是当朝的五皇子——高偃,府里的奴才都尊称他为五爷。六年前高偃得了恩典离宫立府,我就是趁着那时候秦王府新建招人,才被牙婆塞了进来。说起这事,我还能想起当时买卖我的那个牙婆子咬牙切齿的脸,她的一世英明差点折在我手上。我本是她在路上捡的,当时11岁的我由于小时候过穷日子,又黑又瘦,送哪都没人要,即便被送到青楼,也被那里的妈妈嫌弃退货。为了不影响自己「零退货」的生意名声,又恰逢王府招人,牙婆就倒贴银子把我送了进来。一回忆,思绪就不由自主地飞远了,我摇了摇头,强制让自己不去想。看到那处空地,我叹了口气,放下手里装满衣物的木盆,走到梅林边缘处,从地上捡了一支落还带着花骨朵的枯枝,缓缓放到那处空地上。她因一枝梅花丧命,希望这一枝梅,能给走在黄泉路上的她,送去一路花香,来世投个好人家。事毕,我抱起木盆,本打算继续走,突然看到正前方迎面走来二人,一人撑伞在后,一人大步向前。前面那人那张冷漠入骨的脸,被这漫天雪地衬得像是个活了千百年的鬼魅,眉梢眼角满是阴郁,却并没有影响这张脸的好颜色,而我的脸在这一刻「刷」地变白了。来人正是王府的主人,秦王高偃。我虽整日待在浣衣园子里不喜外出,可对王府的主人,还是有些印象的。我深吸一口气,垂手跪在路旁,头抵雪地,等他经过。一步又一步,踩在雪上的声音离我越来越近,我用余光看到一双白底黑面的靴子停在了自己面前,紧张得心仿佛也要停止跳动。「花……是你折的?」头顶飘下另一个声音,比这地上的雪还凉。秦王高偃,平日性情阴郁寡言,喜怒无常。

洗完所有衣服时,外面天色都有些暗了,我捶了捶酸胀的脊背,才站起身来。

快了,来秦王府已经五年多了,再过四年这个身体就二十岁了。

按律例满二十的奴才就可以用钱把卖身契赎回来了,到时候我要带着积攒的小金库,离这里远远的。

屋外又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雪,我抱着木盆,一步一个脚印走向平时熏香衣物的院子。

遥遥地看到一片梅花林,我脚步一顿,环顾四下并无人。

这天气,估计也不会有人外出,我脚下一顿,抬步往那边走去。

走到了一处空地前,那里只有一片白雪,没有丝毫痕迹。

今儿早上夏蝉就是……冻死在这里。

在这片梅花林前面,那个像夏天一样的女孩,却再也见不到明年的骄阳蝉鸣了。

虽然夏蝉平日确实处处给我添堵,但我一般也没心思和她计较,都是任她闹。

没想到她这平时只是口头上说说要当主子的人,竟然真的去邀宠。

她以为凭借姣好的容颜,会是个特殊的存在,所以模仿画本子上的故事,大冬天穿着攒钱买来的轻纱衣,在梅林里折了一枝梅花顾影自怜。

虽然被五爷撞见了,却没能实现飞上枝头的梦想。

五爷就是这秦王府的主人,也是当朝的五皇子——高偃,府里的奴才都尊称他为五爷。

六年前高偃得了恩典离宫立府,我就是趁着那时候秦王府新建招人,才被牙婆塞了进来。

说起这事,我还能想起当时买卖我的那个牙婆子咬牙切齿的脸,她的一世英明差点折在我手上。

我本是她在路上捡的,当时11岁的我由于小时候过穷日子,又黑又瘦,送哪都没人要,即便被送到青楼,也被那里的妈妈嫌弃退货。

为了不影响自己「零退货」的生意名声,又恰逢王府招人,牙婆就倒贴银子把我送了进来。

一回忆,思绪就不由自主地飞远了,我摇了摇头,强制让自己不去想。

看到那处空地,我叹了口气,放下手里装满衣物的木盆,走到梅林边缘处,从地上捡了一支落还带着花骨朵的枯枝,缓缓放到那处空地上。

她因一枝梅花丧命,希望这一枝梅,能给走在黄泉路上的她,送去一路花香,来世投个好人家。

事毕,我抱起木盆,本打算继续走,突然看到正前方迎面走来二人,一人撑伞在后,一人大步向前。

前面那人那张冷漠入骨的脸,被这漫天雪地衬得像是个活了千百年的鬼魅,眉梢眼角满是阴郁,却并没有影响这张脸的好颜色,而我的脸在这一刻「刷」地变白了。

来人正是王府的主人,秦王高偃。

我虽整日待在浣衣园子里不喜外出,可对王府的主人,还是有些印象的。

我深吸一口气,垂手跪在路旁,头抵雪地,等他经过。

一步又一步,踩在雪上的声音离我越来越近,我用余光看到一双白底黑面的靴子停在了自己面前,紧张得心仿佛也要停止跳动。

「花……是你折的?」

头顶飘下另一个声音,比这地上的雪还凉。

秦王高偃,平日性情阴郁寡言,喜怒无常。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