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了十年的情书-迟了十年的情书小说阅读

迟了十年的情书

迟了十年的情书

作者:商锦维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1-02-23 09:21:56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迟了十年的情书》是一本剧情节奏感很强的小说,情节与文笔俱佳,迟了十年的情书主要讲述了:有一次我拿着那笔在眼前摆弄那只流氓兔,她却突然怪声怪气地说:“你这是在照镜子。”我正陷入无法辨别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的迷惑中
节选

果然,过了几天她突然神采奕奕地拉住我的手,很认真地告诉我说她从现在要开始好好学习了,因为她要成为她妈妈的骄傲。我听了发自心底地高兴,便和她约定一起努力,将来上同一所大学。我虽然嘴上这么说着,可是心里还是难免有点伤怀,因为将来的事情我都知道,我们最终没有上同一所大学,好在同在上海这座城市,感情还是很深。将来的事情早已注定了,我还谈什么将来,期待什么将来啊?不管怎样,小雪变得刻苦学习了,也带动了我努力学习的热情。想着物理奥赛也临近了,不管怎样我还是要再学学的,可是心底又难免存在一丝隐忧,我真的可以改变历史通过保送上大学吗?我正胡思乱想着,人已经走到了三楼教师办公室的门口了。我来找程枫借那本超厚的奥赛辅导书,可是到了门口心里突然有点慌,只得定了定神做个深呼吸,这才抬手敲门,得到里边的回应后我才走进去。程枫的办公桌在这间巨大的办公室靠窗的位置,怪不得那天我坐在假山上发呆会被他发现,从这儿的窗子看过去,假山一览无余啊。我站在他的办公桌前,桌子上有许多辅导书和堆得跟山一样高的卷子,还有一只浅绿色的茶杯,上面印着很可爱的卡通兔子,我在心里偷笑,看不出程老师还童心未泯啊!不过那只杯子已经很旧了,杯口那里好几道划痕,嗯,还真够朴素的。我傻站着等了快五分钟也没等到程枫老师回来,感觉到周围进进出出的各位老师若有若无的眼神向我飘来,实在不怎么舒服,心想干脆先拿书再跟他讲好了。于是看周围没人注意,我便开始擅自翻起那堆书来。我记得奥赛辅导书应该是灰色的很厚的那本吧,唉,被压在最底下了。我伸手去抽,摩擦力真是大得不可忽视,我一点点地往外拽着,眼看就要抽出来的时候,哗啦——那堆书倒了。我瞬间发觉自己成了这个偌大的办公室的焦点,马上蹲下去焦头烂额地一本一本地捡起掉在地上的书,何其狼狈。我的视线忽然停在一本书上——《物理学基础》,程老师居然有这本书。这可是当年大学专业基础的必修课,我初到国外的时候还特意跑去书店花了一百多元美金买了一本英文原版的。我捧着这本书,怀念的心情油然而生。我忍不住蹲在地上翻看起来,一个信封却陡然映入眼帘,白色的最简单的款式,出于好奇,我便翻过信封正面,忽然觉得整个人就像被闪电击中一样,“未央亲启”,四个苍劲有力的钢笔字,那么熟悉。我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于是用力地揉了揉双眼,又拿起那个信封仔细地看了又看。没有错,这就是他临终前要笑笑交给我的那个信封。他真的写了,写了那封信给十年后的我,而且他真的藏了十年!我完全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好了,几次拿起信封想要拆开,却又放下。正在无比纠结的时候,我忽然听到了程枫的笑声,吓得我马上合起那本书,惊恐地回过头。他刚走进办公室,正和其他老师打招呼,看到蹲在地上的我,有点诧异地走过来。我赶忙把那本书藏到其他书下面,有点尴尬地冲他笑笑,说:“糟了,干坏事被发现了!”他听我这么一说,笑起来:“哎呀,那我错了,早知道应该等你干完坏事再出现的!”我心里想着“就是啊就是啊”,你这出现得实在太不巧了,可嘴上还是说:“没事,没事,下次注意就好了,嘿嘿!”他完全被我搞得无奈了,于是只得摆出一副老师的威严来,故作严厉地问:“说,来干什么坏事了?”“哎呀,也没什么,就是来借那本奥赛参考书,结果一不小心把您的书堆弄倒了,这不正在捡书将功补过嘛。”我一边说,一边麻利地将地上的书都捡了起来,却故意将那本《物理学基础》压在最下面。他似乎没有发觉异常,依旧笑着说:“来借书就提前说一声嘛,挑我不在的时候真被人当成干坏事了。”“呵呵,是啊,是啊,下次一定注意。”我一边笑着拿起辅导书,一边迅速走出了办公室,不理会他好像还有话要说的表情。快步走上楼,我又长长地呼了一口气。我这是怎么了啊,为什么这么怕他知道我看到信呢?我为什么不索性就当着他的面把信要来?这样的慌张,这样的掩饰,我到底是怎么了啊?如果我管他要,他会给我吗?不会,他肯定会要我好好学习,等十年后再给我的,因为他不知道十年后的我根本没机会看。这样看来,我只有自己偷着去拿了信看完,然后再放回去假装什么都没发生了。可是要怎么才能不被人发现啊,像刚刚那样实在太冒险了。不行,我要等夜深人静了再去“偷”,可是晚上办公室门就锁了。钥匙,我要拿到三楼办公室的钥匙!我费尽心机地思索着到底该怎么在夜里潜入办公室,一节课很快就过去了。身边的小雪捏了我一下:“一节课都在神游,你想把龙哥气死啊!”“啊?”我看到小雪,忽然看到了希望。“小雪,帮我个忙!”我激动地看着她。“啊?你瞎盘算什么呢?要我帮什么忙?”小雪早已发现我的不对劲了。“我想要借用一下三楼教师办公室的钥匙,你妈妈有吧?能不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让我用一下就还回去?”我说完这话马上就后悔了,因为我看到小雪已经兴奋起来了,这事还能神不知鬼不觉吗?“啊?钥匙啊,这个不难,我妈的钥匙串里就有,不过你得告诉我你打的什么主意!”果然,小雪是不能糊弄的主。可是我要怎么告诉她呢?告诉她我是从十年后回来的,我想看程枫写给十年后的我的那封信?肯定不行,她必然会哈哈大笑之后告诉我,她是从先秦穿越来的阿房女。算了,还是只说信的事情吧。

果然,过了几天她突然神采奕奕地拉住我的手,很认真地告诉我说她从现在要开始好好学习了,因为她要成为她妈妈的骄傲。我听了发自心底地高兴,便和她约定一起努力,将来上同一所大学。我虽然嘴上这么说着,可是心里还是难免有点伤怀,因为将来的事情我都知道,我们最终没有上同一所大学,好在同在上海这座城市,感情还是很深。

将来的事情早已注定了,我还谈什么将来,期待什么将来啊?

不管怎样,小雪变得刻苦学习了,也带动了我努力学习的热情。想着物理奥赛也临近了,不管怎样我还是要再学学的,可是心底又难免存在一丝隐忧,我真的可以改变历史通过保送上大学吗?

我正胡思乱想着,人已经走到了三楼教师办公室的门口了。我来找程枫借那本超厚的奥赛辅导书,可是到了门口心里突然有点慌,只得定了定神做个深呼吸,这才抬手敲门,得到里边的回应后我才走进去。

程枫的办公桌在这间巨大的办公室靠窗的位置,怪不得那天我坐在假山上发呆会被他发现,从这儿的窗子看过去,假山一览无余啊。

我站在他的办公桌前,桌子上有许多辅导书和堆得跟山一样高的卷子,还有一只浅绿色的茶杯,上面印着很可爱的卡通兔子,我在心里偷笑,看不出程老师还童心未泯啊!不过那只杯子已经很旧了,杯口那里好几道划痕,嗯,还真够朴素的。

我傻站着等了快五分钟也没等到程枫老师回来,感觉到周围进进出出的各位老师若有若无的眼神向我飘来,实在不怎么舒服,心想干脆先拿书再跟他讲好了。

于是看周围没人注意,我便开始擅自翻起那堆书来。我记得奥赛辅导书应该是灰色的很厚的那本吧,唉,被压在最底下了。我伸手去抽,摩擦力真是大得不可忽视,我一点点地往外拽着,眼看就要抽出来的时候,哗啦——那堆书倒了。

我瞬间发觉自己成了这个偌大的办公室的焦点,马上蹲下去焦头烂额地一本一本地捡起掉在地上的书,何其狼狈。

我的视线忽然停在一本书上——《物理学基础》,程老师居然有这本书。这可是当年大学专业基础的必修课,我初到国外的时候还特意跑去书店花了一百多元美金买了一本英文原版的。我捧着这本书,怀念的心情油然而生。

我忍不住蹲在地上翻看起来,一个信封却陡然映入眼帘,白色的最简单的款式,出于好奇,我便翻过信封正面,忽然觉得整个人就像被闪电击中一样,“未央亲启”,四个苍劲有力的钢笔字,那么熟悉。

我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于是用力地揉了揉双眼,又拿起那个信封仔细地看了又看。没有错,这就是他临终前要笑笑交给我的那个信封。他真的写了,写了那封信给十年后的我,而且他真的藏了十年!

我完全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好了,几次拿起信封想要拆开,却又放下。正在无比纠结的时候,我忽然听到了程枫的笑声,吓得我马上合起那本书,惊恐地回过头。

他刚走进办公室,正和其他老师打招呼,看到蹲在地上的我,有点诧异地走过来。我赶忙把那本书藏到其他书下面,有点尴尬地冲他笑笑,说:“糟了,干坏事被发现了!”

他听我这么一说,笑起来:“哎呀,那我错了,早知道应该等你干完坏事再出现的!”

我心里想着“就是啊就是啊”,你这出现得实在太不巧了,可嘴上还是说:“没事,没事,下次注意就好了,嘿嘿!”

他完全被我搞得无奈了,于是只得摆出一副老师的威严来,故作严厉地问:“说,来干什么坏事了?”

“哎呀,也没什么,就是来借那本奥赛参考书,结果一不小心把您的书堆弄倒了,这不正在捡书将功补过嘛。”我一边说,一边麻利地将地上的书都捡了起来,却故意将那本《物理学基础》压在最下面。

他似乎没有发觉异常,依旧笑着说:“来借书就提前说一声嘛,挑我不在的时候真被人当成干坏事了。”

“呵呵,是啊,是啊,下次一定注意。”我一边笑着拿起辅导书,一边迅速走出了办公室,不理会他好像还有话要说的表情。

快步走上楼,我又长长地呼了一口气。我这是怎么了啊,为什么这么怕他知道我看到信呢?我为什么不索性就当着他的面把信要来?这样的慌张,这样的掩饰,我到底是怎么了啊?

如果我管他要,他会给我吗?不会,他肯定会要我好好学习,等十年后再给我的,因为他不知道十年后的我根本没机会看。

这样看来,我只有自己偷着去拿了信看完,然后再放回去假装什么都没发生了。可是要怎么才能不被人发现啊,像刚刚那样实在太冒险了。不行,我要等夜深人静了再去“偷”,可是晚上办公室门就锁了。钥匙,我要拿到三楼办公室的钥匙!

我费尽心机地思索着到底该怎么在夜里潜入办公室,一节课很快就过去了。身边的小雪捏了我一下:“一节课都在神游,你想把龙哥气死啊!”

“啊?”我看到小雪,忽然看到了希望。

“小雪,帮我个忙!”我激动地看着她。

“啊?你瞎盘算什么呢?要我帮什么忙?”小雪早已发现我的不对劲了。

“我想要借用一下三楼教师办公室的钥匙,你妈妈有吧?能不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让我用一下就还回去?”我说完这话马上就后悔了,因为我看到小雪已经兴奋起来了,这事还能神不知鬼不觉吗?

“啊?钥匙啊,这个不难,我妈的钥匙串里就有,不过你得告诉我你打的什么主意!”果然,小雪是不能糊弄的主。

可是我要怎么告诉她呢?告诉她我是从十年后回来的,我想看程枫写给十年后的我的那封信?肯定不行,她必然会哈哈大笑之后告诉我,她是从先秦穿越来的阿房女。算了,还是只说信的事情吧。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