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元安,祖母祸国知乎-古代小说阅读

祸国知乎

祸国知乎

作者:姜塔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1-02-22 18:53:53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祸国知乎》是一部当下热门小说,为您提供赵元安瑶月小说祸国知乎阅读。祸国知乎该小说讲述了:可马上我就觉得是自己高兴得太早了。饭桌上,所有人都围着摄政王和他夫人转,一会夹菜一会敬酒,好不热闹。只剩我和赵元安两个人孤零零坐在上桌,对影成四人。
节选

我和阿姊是同日成的亲,她嫁给的是当朝手握重兵权倾朝野的摄政王,而我嫁的是身患隐疾空有虚壳的皇帝。说起来,今天也是她归宁的日子。路上我掀开凤辇的帘子悄悄问阿修:「等会见了阿姊和摄政王,我是叫他们姐姐姐夫呢,还是喊他们舅舅舅妈?」阿修抓了抓脑袋,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我本打算等下轿的时候问问赵元安,可惜他走得太快没让我有机会问。我觉得他比我更像是个回家归宁的新妇。赵元安虽然没有实权,但好歹也是个皇帝,该有的礼数还是要有的。我们到的时候阿姊和摄政王已经到了,他们同祖母一齐站在门外迎接,我头一次见平时颐指气使的阿姊对我卑躬屈膝的样子,顿时觉得这亲成得也挺值。可马上我就觉得是自己高兴得太早了。饭桌上,所有人都围着摄政王和他夫人转,一会夹菜一会敬酒,好不热闹。只剩我和赵元安两个人孤零零坐在上桌,对影成四人。我问他:「此情此景,你不会觉得心里有点不平衡吗?」他居然反问我:「为什么会觉得心里不平衡?」「人人都巴结摄政王,搞得他好像才是这个国家的王,而你只是个穿龙袍的傀儡。」「难道不是这样吗?」他一句话怼得我不知道怎么往下接,让我突然觉得自己是那个破坏他们舅甥感情的妖妇。我问他:「你知不知道我祖母为何要把我嫁给你,而把我阿姊嫁给摄政王?」他似乎兴致缺缺,并不太想回答我的问题,我只好自个儿往下说:「我出身的时候,算命的给我卜过一卦,说我是个祸国的命。」赵元安听完居然扑哧一声笑了。这一声讥笑瞬间燃起了我的胜负欲,我说:「不信你跟我出去看了便知。」我站起身,没等他做出反应便拉着他偷偷从家宴的后门溜了出来。后门阿修早已为我备好了马,见赵元安也跟着出来了,惊讶得一时间不知道是该先问我为何计划有变还是该先向皇上行礼。我牵过马绳,利索地上了马,对着还站在原地的赵元安说:「我刚刚说的都是真的,因为这一卦我出生就被送到了后山,我也不知道他们现在又为何找我回来将我送进宫,不过我看你是个好人,就不祸害你的江山了。」「你要走?」赵元安如我想象中一样淡定。「山高水长,不必再会。」我调转马头,自认为这是自己活了十六年来最潇洒的一次,可阿修却很会煞风景,回头哆哆嗦嗦地对赵元安说:「皇上您可千万别说出去啊。」预谋今天的出逃,我用了整整三个月的时间,也就是在三个月前,师父告诉我祖母病危,让我回府上看看。纵然我编了几百个借口想拒绝,可师父却说天底下哪有比尽孝道还重要的事。可我早应该知道的,祖母生了四个儿子,儿子又生儿子,现在个个都是京城显贵,哪轮得到我这个侧室生的女儿来尽孝。于是我就这样被骗进了府,莫名其妙成了皇后。一开始我也想不通祖母在那么多孙女中为何偏偏选了我,不过进宫的这几天大约也想明白了,毕竟是个正常女人都不会想嫁给一个有隐疾的男人,何况还是个随时会被外戚上位,搞不好还有杀身之祸的空壳皇帝。祖母想借摄政王的地位巩固姜氏一族,而我不过是阿姊嫁人时买一赠一顺道送进宫的炮灰。然而俗话说「智者千虑终有一失」,我和阿修都不知道,因为皇后归宁,今日东西南三座城门天刚黑就落了锁,苍蝇也飞不出去一只。于是我们就这样在西城门口被禁卫军抓了个正着。宋非池骑着马站在众军之首,那样子仿佛我要是再敢动一下他就能立马让我横着离开。阿修嘟嘟囔囔,不情不愿地下了马:「皇帝也太小心眼了吧,不是说好不跟别人说的吗……」宋非池也下了马,走到我面前向我伸出了手,一字一句说道:「皇后娘娘,该回宫了。」我翻了个白眼:「皇上都还没找我呢,犯得着你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我和阿姊是同日成的亲,她嫁给的是当朝手握重兵权倾朝野的摄政王,而我嫁的是身患隐疾空有虚壳的皇帝。

说起来,今天也是她归宁的日子。

路上我掀开凤辇的帘子悄悄问阿修:「等会见了阿姊和摄政王,我是叫他们姐姐姐夫呢,还是喊他们舅舅舅妈?」

阿修抓了抓脑袋,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我本打算等下轿的时候问问赵元安,可惜他走得太快没让我有机会问。我觉得他比我更像是个回家归宁的新妇。

赵元安虽然没有实权,但好歹也是个皇帝,该有的礼数还是要有的。我们到的时候阿姊和摄政王已经到了,他们同祖母一齐站在门外迎接,我头一次见平时颐指气使的阿姊对我卑躬屈膝的样子,顿时觉得这亲成得也挺值。

可马上我就觉得是自己高兴得太早了。

饭桌上,所有人都围着摄政王和他夫人转,一会夹菜一会敬酒,好不热闹。只剩我和赵元安两个人孤零零坐在上桌,对影成四人。

我问他:「此情此景,你不会觉得心里有点不平衡吗?」

他居然反问我:「为什么会觉得心里不平衡?」

「人人都巴结摄政王,搞得他好像才是这个国家的王,而你只是个穿龙袍的傀儡。」

「难道不是这样吗?」

他一句话怼得我不知道怎么往下接,让我突然觉得自己是那个破坏他们舅甥感情的妖妇。

我问他:「你知不知道我祖母为何要把我嫁给你,而把我阿姊嫁给摄政王?」

他似乎兴致缺缺,并不太想回答我的问题,我只好自个儿往下说:「我出身的时候,算命的给我卜过一卦,说我是个祸国的命。」

赵元安听完居然扑哧一声笑了。这一声讥笑瞬间燃起了我的胜负欲,我说:「不信你跟我出去看了便知。」

我站起身,没等他做出反应便拉着他偷偷从家宴的后门溜了出来。

后门阿修早已为我备好了马,见赵元安也跟着出来了,惊讶得一时间不知道是该先问我为何计划有变还是该先向皇上行礼。

我牵过马绳,利索地上了马,对着还站在原地的赵元安说:「我刚刚说的都是真的,因为这一卦我出生就被送到了后山,我也不知道他们现在又为何找我回来将我送进宫,不过我看你是个好人,就不祸害你的江山了。」

「你要走?」赵元安如我想象中一样淡定。

「山高水长,不必再会。」

我调转马头,自认为这是自己活了十六年来最潇洒的一次,可阿修却很会煞风景,回头哆哆嗦嗦地对赵元安说:「皇上您可千万别说出去啊。」

预谋今天的出逃,我用了整整三个月的时间,也就是在三个月前,师父告诉我祖母病危,让我回府上看看。纵然我编了几百个借口想拒绝,可师父却说天底下哪有比尽孝道还重要的事。

可我早应该知道的,祖母生了四个儿子,儿子又生儿子,现在个个都是京城显贵,哪轮得到我这个侧室生的女儿来尽孝。

于是我就这样被骗进了府,莫名其妙成了皇后。一开始我也想不通祖母在那么多孙女中为何偏偏选了我,不过进宫的这几天大约也想明白了,毕竟是个正常女人都不会想嫁给一个有隐疾的男人,何况还是个随时会被外戚上位,搞不好还有杀身之祸的空壳皇帝。祖母想借摄政王的地位巩固姜氏一族,而我不过是阿姊嫁人时买一赠一顺道送进宫的炮灰。然而俗话说「智者千虑终有一失」,我和阿修都不知道,因为皇后归宁,今日东西南三座城门天刚黑就落了锁,苍蝇也飞不出去一只。

于是我们就这样在西城门口被禁卫军抓了个正着。

宋非池骑着马站在众军之首,那样子仿佛我要是再敢动一下他就能立马让我横着离开。

阿修嘟嘟囔囔,不情不愿地下了马:「皇帝也太小心眼了吧,不是说好不跟别人说的吗……」

宋非池也下了马,走到我面前向我伸出了手,一字一句说道:「皇后娘娘,该回宫了。」

我翻了个白眼:「皇上都还没找我呢,犯得着你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