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乔-(长孙晏-阅读-杜雁归(小乔)

杜雁归

杜雁归

作者:小乔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1-02-22 12:12:52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杜雁归》的主角是杜燕归长孙晏,小乔,杜雁归小说主要讲述了:哦我想起来了,他整体冷着一张脸,从来自己一个人吃饭,没见过吃到好东西真正该有的表情。但凡谎言,终究要被拆穿。酉时,趁着他见陈大人,饿得前胸贴后背的我赶紧脚底抹油似的溜出去,
节选

相处久了,这冷面公子竟也是个脸冷心热的人。打从我亮出七根受伤的指头,他再不让我挖蟹粉。我说下面人不懂,挖不干净,浪费了最鲜美的那部分。长孙晏背着手沉着一张脸,思忖半天道:「那你教我,我来挖。」我惊了,这冻若坚冰的心,难不成就这样给我舔化了?「那不如我顺带教你煮菜,也尝尝你的手艺。」话一出,我才想起长孙晏今儿堆了两叠公文,昏时还约了陈尚书共商国事。我嘟着嘴:「哦,算了……」与此同时,他说:「也行。」听闻我说要算,长孙晏拉着我的手往伙房里拽,「就今天,我做你吃。」一个时辰后,轮到他殷切地看着我:「怎么样?」真不是人吃的东西。我囫囵吞下去,发出一声长叹:「啊……绝世珍馐。」「可惜政务繁忙,不能天天给你做。」他竟然真的露出遗憾的神色,「你慢吃吧,我还有事。」不可惜不可惜!不是吧,我难道演得这么像?哦我想起来了,他整体冷着一张脸,从来自己一个人吃饭,没见过吃到好东西真正该有的表情。但凡谎言,终究要被拆穿。酉时,趁着他见陈大人,饿得前胸贴后背的我赶紧脚底抹油似的溜出去,却在珍味馆与他撞个满怀。我正对着满桌狼藉,左手蹄筋右手羊肘啃个正香,结果被长孙晏一把拧起来:「你很饿?」我尴尬地吞了口肘子。他看明白了:「饿,午后就该跟我说。」世子府上,长孙晏的一张冷面难得一阵绿一阵红。「世子,你虽手艺不精,饿着为师,但都是为师没教好,非你之过呀,嗝。」我摸了摸肚子,长孙晏多打包了一碗佛跳脚,吃得我直打嗝。「以后会精的,不会饿着你。」我笑了:「你是不是喜欢我?你这人嘴上说不要,明明对我十分好。你该不会,这么快就爱上我了吧?」长孙晏将我上下打量一通,不遮不掩:「你像一个人。」「谁?」我重燃起希望。「梦里那个。」他如实相告,「你像她,容貌像,身子也像,性子……性子倒差得远了点。可但凡有些像她,就叫人讨厌不起来。哪怕我该离你远些的。」

相处久了,这冷面公子竟也是个脸冷心热的人。

打从我亮出七根受伤的指头,他再不让我挖蟹粉。

我说下面人不懂,挖不干净,浪费了最鲜美的那部分。

长孙晏背着手沉着一张脸,思忖半天道:「那你教我,我来挖。」

我惊了,这冻若坚冰的心,难不成就这样给我舔化了?

「那不如我顺带教你煮菜,也尝尝你的手艺。」

话一出,我才想起长孙晏今儿堆了两叠公文,昏时还约了陈尚书共商国事。

我嘟着嘴:「哦,算了……」

与此同时,他说:「也行。」听闻我说要算,长孙晏拉着我的手往伙房里拽,「就今天,我做你吃。」

一个时辰后,轮到他殷切地看着我:「怎么样?」

真不是人吃的东西。

我囫囵吞下去,发出一声长叹:「啊……绝世珍馐。」

「可惜政务繁忙,不能天天给你做。」他竟然真的露出遗憾的神色,「你慢吃吧,我还有事。」

不可惜不可惜!

不是吧,我难道演得这么像?

哦我想起来了,他整体冷着一张脸,从来自己一个人吃饭,没见过吃到好东西真正该有的表情。

但凡谎言,终究要被拆穿。

酉时,趁着他见陈大人,饿得前胸贴后背的我赶紧脚底抹油似的溜出去,却在珍味馆与他撞个满怀。

我正对着满桌狼藉,左手蹄筋右手羊肘啃个正香,结果被长孙晏一把拧起来:「你很饿?」

我尴尬地吞了口肘子。

他看明白了:「饿,午后就该跟我说。」

世子府上,长孙晏的一张冷面难得一阵绿一阵红。

「世子,你虽手艺不精,饿着为师,但都是为师没教好,非你之过呀,嗝。」

我摸了摸肚子,长孙晏多打包了一碗佛跳脚,吃得我直打嗝。

「以后会精的,不会饿着你。」

我笑了:「你是不是喜欢我?你这人嘴上说不要,明明对我十分好。你该不会,这么快就爱上我了吧?」

长孙晏将我上下打量一通,不遮不掩:「你像一个人。」

「谁?」我重燃起希望。

「梦里那个。」他如实相告,「你像她,容貌像,身子也像,性子……性子倒差得远了点。

可但凡有些像她,就叫人讨厌不起来。哪怕我该离你远些的。」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