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一祺,韩孟语喜欢你十年番茄-言情小说阅读

喜欢你十年番茄

喜欢你十年番茄

作者:陆萌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1-01-27 17:27:40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序 第2章 我们的感情,始于亲情 第3章 有种试探,叫背道而驰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作品男女主角是曾雨韩孟语小说名称是《喜欢你十年番茄》,这是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值得推荐观看。曾雨韩孟语该小说讲述了:但是刚才在黑暗中韩孟语的行为,又让她感觉事情已不简单了,现下他直截了当地提起,让她后悔不已,她宁可他继续云淡风轻,她宁可自己欺骗自己。
节选

开船后,甲板上有很大的风,让人觉得一点也不热,所以坐在凉棚下,还是挺舒服的。曾雨的心境渐渐好了起来,本以为大热天游河会是一件痛苦的事,没想到出乎她意料的舒服。人一舒服,反而变得慵懒,两岸的秀山奇峰,在她眼里只是一晃而过的景致,唤不起她的大兴致来,只是这一切搭合起来,让她觉得十分惬意。王一祺在低声跟韩孟语说些什么,起初,曾雨会想听听他们说些什么,怎么需要那样低声耳语,但在他们一直保持那样的姿势后,她连偷听的兴致也没了,只是觉得有些郁闷。感觉她像一个多余的电灯泡,她相信自己不来,他们也可以相处得很愉快,何苦要拉着她来凑上一脚呢?难道以后他们每次约会,都要拉一个电灯泡照着?照就照吧,他们拉她来照着,却又把她撇在一边,不断私语,电灯泡也很有情绪啊!导游说完行程及三餐安排,就开始讲解山峰奇迹,指着某座山峰的凹陷处说那是水帘洞,因为旁边有一块石头非常像猴子。曾雨扯着脖子一个劲儿地看,那石头确实有些像猴子,但是说那儿水帘洞,未免太扯了。行至一处峭壁旁,导游说这个景点叫沉香救母。曾雨马上又扯着脖子看,沉香在哪儿?三圣母在哪儿?导游小姐指着峭壁中间的一条缝隙,道:“这道缝,就是沉香劈开的。”曾雨一听,就囧了,沉香呢?三圣母呢?然后曾雨就领会到了,该情境应当就是: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啊!因为导游的讲解,原本私语的两人终于引颈四顾。曾雨提议替两人在这河光山色中拍几张照,一祺含笑未语,韩孟语却拒绝了,拿过曾雨的手机,主动替两个女孩子拍照。曾雨觉得韩孟语真是笨,一祺明显十分期待与他合影啊,他竟像榆木般不懂得好好合作。船上很多人都在抢拍景色,为了找一个好的拍照角度,大家都争先恐后。曾雨像小八婆一样见缝插针,抢到好的位置后再招呼斯文淑女一祺上位,两人合照数张。曾雨想办法拉韩孟语入镜,最终她的成就只是让其他游客替他们三人拍了一张合影。曾雨浏览着手机里的照片,一个劲地感叹,抬头看看韩孟语,又看看照片,摇头,又摇头。韩孟语睨着她,终于发问:你感叹什么?曾雨终于逮到了一个跟韩孟语耳语的机会,开始责难,道:“你怎么那么拘泥呢?看看人家谈恋爱,当众接吻都自然得很,让你跟人家合影,你怎么就这么不爽快呢?”她凑他在耳边嘀咕,让韩孟语呼吸一窒,莫名红了耳根。韩孟语偏了偏头,离她远了些,表情不悦地道:“姑娘家成天想着这些,说话也不注意些。”曾雨不满地嘟起唇,她这不是在教他怎么追求女孩子吗,他竟不开化,还这样说她,让她十分不满。她一旦不满,会习惯性地嘟嘴唇,但是两人的距离颇近,她这一嘟唇,就让离她咫尺的韩孟语恍了神。仅一瞬间,曾雨觉得韩孟语看她的眼光怪异且灼热,就像她脑袋不清醒时的某个印象。那些细微的感觉突然恍过心头,她自觉与他过于亲近了,忙离开了些,但是心头那一阵惶然,让她一时回不了神。最终,她被导游小姐的吆喝声打断,才转移了注意力。曾雨觉得奇怪,导游小姐怎么会发出那种奇怪的吆喝来,探身观望,发现有船只驳身而过,那船上的人也回应着导游小姐的吆喝,唱起了不知道是哪个民族的山歌。两只船最接近的时候,竟然都停在了河面上,导游小姐煽动着船上的游客,说:那只船挑衅我们,我们要对歌,唱赢他们。群众是最受不得激的,一听导游小姐这样说,见对面那只船上的人又唱又鼓掌,于是个个摩拳擦掌,一个接一个亮了嗓子,毫不拘泥。曾雨瞥了韩孟语一眼,心想:出来玩,就应当像他们这样放得开,拘泥了就不好玩了。韩孟语收到曾雨挑衅的目光,淡定地抿抿唇,嘴角不由自主地噙了一抹笑,让人瞧不出心思,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曾雨揉揉鼻头,在一个外地大肚兄唱完一曲后,她也没顾忌,冲着对面的船唱了起来:“嘿,什么水面打跟斗,嘿了了啰,什么水面起高楼,嘿了了啰,什么水面撑阳伞,什么水面共白头?”她一唱完,旁边的人就笑了起来,曾雨左右相顾,不明白众人笑什么。她觉得虽然没有创意,但对歌就应当对刘三姐的歌啊,电视里都这么演的。前面那些人唱的歌,五花八门,没有针对性,她就想把对歌这活动引到正规模式上,有什么可笑的?导游小姐十分给面子,鼓掌说唱得好,掌音未落,对面船上竟有人回唱,那人扯着跑调的音,用破铜锣嗓子唱道:“鸭子水面打跟斗,嘿了了啰,大船水面起高楼,嘿了了啰,荷叶水面撑阳伞,鸳鸯水面共白头。”然后对面的船与这条船上的游客同时发出爆笑声来,曾雨隐约知道他们在笑什么了,脸一热,捧着一张像猴屁股般的脸蛋躲回韩孟语他们身边。难得啊,她看到韩孟语一直低笑着,王一祺也在笑,王一祺笑得斯文,韩孟语笑得隐忍。曾雨威胁地瞪他们俩,他们一瞧她的模样,又笑了。

开船后,甲板上有很大的风,让人觉得一点也不热,所以坐在凉棚下,还是挺舒服的。曾雨的心境渐渐好了起来,本以为大热天游河会是一件痛苦的事,没想到出乎她意料的舒服。人一舒服,反而变得慵懒,两岸的秀山奇峰,在她眼里只是一晃而过的景致,唤不起她的大兴致来,只是这一切搭合起来,让她觉得十分惬意。

王一祺在低声跟韩孟语说些什么,起初,曾雨会想听听他们说些什么,怎么需要那样低声耳语,但在他们一直保持那样的姿势后,她连偷听的兴致也没了,只是觉得有些郁闷。

感觉她像一个多余的电灯泡,她相信自己不来,他们也可以相处得很愉快,何苦要拉着她来凑上一脚呢?难道以后他们每次约会,都要拉一个电灯泡照着?照就照吧,他们拉她来照着,却又把她撇在一边,不断私语,电灯泡也很有情绪啊!

导游说完行程及三餐安排,就开始讲解山峰奇迹,指着某座山峰的凹陷处说那是水帘洞,因为旁边有一块石头非常像猴子。

曾雨扯着脖子一个劲儿地看,那石头确实有些像猴子,但是说那儿水帘洞,未免太扯了。

行至一处峭壁旁,导游说这个景点叫沉香救母。

曾雨马上又扯着脖子看,沉香在哪儿?三圣母在哪儿?

导游小姐指着峭壁中间的一条缝隙,道:“这道缝,就是沉香劈开的。”

曾雨一听,就囧了,沉香呢?三圣母呢?

然后曾雨就领会到了,该情境应当就是: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啊!

因为导游的讲解,原本私语的两人终于引颈四顾。曾雨提议替两人在这河光山色中拍几张照,一祺含笑未语,韩孟语却拒绝了,拿过曾雨的手机,主动替两个女孩子拍照。

曾雨觉得韩孟语真是笨,一祺明显十分期待与他合影啊,他竟像榆木般不懂得好好合作。

船上很多人都在抢拍景色,为了找一个好的拍照角度,大家都争先恐后。曾雨像小八婆一样见缝插针,抢到好的位置后再招呼斯文淑女一祺上位,两人合照数张。曾雨想办法拉韩孟语入镜,最终她的成就只是让其他游客替他们三人拍了一张合影。

曾雨浏览着手机里的照片,一个劲地感叹,抬头看看韩孟语,又看看照片,摇头,又摇头。

韩孟语睨着她,终于发问:你感叹什么?

曾雨终于逮到了一个跟韩孟语耳语的机会,开始责难,道:“你怎么那么拘泥呢?看看人家谈恋爱,当众接吻都自然得很,让你跟人家合影,你怎么就这么不爽快呢?”

她凑他在耳边嘀咕,让韩孟语呼吸一窒,莫名红了耳根。韩孟语偏了偏头,离她远了些,表情不悦地道:“姑娘家成天想着这些,说话也不注意些。”

曾雨不满地嘟起唇,她这不是在教他怎么追求女孩子吗,他竟不开化,还这样说她,让她十分不满。她一旦不满,会习惯性地嘟嘴唇,但是两人的距离颇近,她这一嘟唇,就让离她咫尺的韩孟语恍了神。

仅一瞬间,曾雨觉得韩孟语看她的眼光怪异且灼热,就像她脑袋不清醒时的某个印象。那些细微的感觉突然恍过心头,她自觉与他过于亲近了,忙离开了些,但是心头那一阵惶然,让她一时回不了神。最终,她被导游小姐的吆喝声打断,才转移了注意力。

曾雨觉得奇怪,导游小姐怎么会发出那种奇怪的吆喝来,探身观望,发现有船只驳身而过,那船上的人也回应着导游小姐的吆喝,唱起了不知道是哪个民族的山歌。

两只船最接近的时候,竟然都停在了河面上,导游小姐煽动着船上的游客,说:那只船挑衅我们,我们要对歌,唱赢他们。

群众是最受不得激的,一听导游小姐这样说,见对面那只船上的人又唱又鼓掌,于是个个摩拳擦掌,一个接一个亮了嗓子,毫不拘泥。

曾雨瞥了韩孟语一眼,心想:出来玩,就应当像他们这样放得开,拘泥了就不好玩了。

韩孟语收到曾雨挑衅的目光,淡定地抿抿唇,嘴角不由自主地噙了一抹笑,让人瞧不出心思,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曾雨揉揉鼻头,在一个外地大肚兄唱完一曲后,她也没顾忌,冲着对面的船唱了起来:“嘿,什么水面打跟斗,嘿了了啰,什么水面起高楼,嘿了了啰,什么水面撑阳伞,什么水面共白头?”

她一唱完,旁边的人就笑了起来,曾雨左右相顾,不明白众人笑什么。她觉得虽然没有创意,但对歌就应当对刘三姐的歌啊,电视里都这么演的。前面那些人唱的歌,五花八门,没有针对性,她就想把对歌这活动引到正规模式上,有什么可笑的?

导游小姐十分给面子,鼓掌说唱得好,掌音未落,对面船上竟有人回唱,那人扯着跑调的音,用破铜锣嗓子唱道:“鸭子水面打跟斗,嘿了了啰,大船水面起高楼,嘿了了啰,荷叶水面撑阳伞,鸳鸯水面共白头。”

然后对面的船与这条船上的游客同时发出爆笑声来,曾雨隐约知道他们在笑什么了,脸一热,捧着一张像猴屁股般的脸蛋躲回韩孟语他们身边。

难得啊,她看到韩孟语一直低笑着,王一祺也在笑,王一祺笑得斯文,韩孟语笑得隐忍。曾雨威胁地瞪他们俩,他们一瞧她的模样,又笑了。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