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案原著小说-名字是顾远,白时梦

拆案原著

拆案原著

作者:封与
类型:都市小说
时间:2021-01-27 14:30:51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2章 一 第3章 二 第4章 三 第5章 四 第6章 五 第7章 六 第1章 第一案 余之罪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为您提供小说《拆案原著》全章节阅读,该小说讲的是顾远车素薇之间的故事,文章内容扣人心弦,拆案原著小说讲述了:你回来了,一臣。”有些巡捕将目光投向捕鱼房门口,看见戴着警帽,身着黑巡捕制服的康一臣和顾远进来了。
节选

为您提供小说《拆案原著》全章节阅读,该小说讲的是顾远车素薇之间的故事,文章内容扣人心弦,拆案原著小说讲述了:你回来了,一臣。”有些巡捕将目光投向捕鱼房门口,看见戴着警帽,身着黑巡捕制服的康一臣和顾远进来了。

“若说这份恨意一直被他埋在心底,那真正推动他杀人的原因,是莲子的死去。朝夕相处中,莲子发现白时梦男儿身的身份,并爱上了真正的大少爷。常年被压抑的白时梦,在莲子面前,才能重现男儿身。不知不觉中,他也爱上了莲子,之后发生了关系,导致莲子怀孕。为保护心爱之人,白时梦把她怀孕的事情告诉白老爷,希望白老爷能保护她。出于愧疚之情,白老爷答应了他的要求,并承诺,孩子出生,一定会分他白家产业。可莲子怀孕的事情还是被二太太知道了。在莲子不肯打掉孩子的情况下,二太太让人把她投入井中杀死,还把井埋了。

“这就是一向不踏出后院的白时梦会出来的原因,因为自己心爱的女人的尸体被挖了出来,他想最后再看一眼。那时,我感慨他们主仆情深,却不想这情,是爱情。

“白老爷回家,得知莲子死亡,便与二太太争吵。虽不知道吵了什么,但我猜,是想让大小姐恢复男儿身吧。恐惧让二太太失手伤了白老爷,导致他昏迷不醒。

“谎言,一旦说出口,就会越滚越大。这一切,都是为了你白时英。二太太知道你尊敬、喜欢‘姐姐’白时梦,一旦自己的罪孽和谎言被揭穿,你就会恨她。被自己的儿子所恨,这让二太太痛苦,所以她选择一错再错地隐瞒到底。

“莲子死后,白时梦心智彻底崩坏,他开始利用人皮傀儡杀人。我说得对吗?时梦大少爷?”

白时英被顾远口中的真相惊得流泪,他抖着嘴唇说:“不会的……不会的……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坐在椅子上的白时梦动了,他把毫无生气的莲子人偶放在椅子上,然后忍着脚下的剧痛慢慢走到白时英面前,他解开上衣。白时英脸上惊惧,他口中的话破碎不已:“不要……不要……”泪水不停流下。

上身红衣落下,露出如同少年一般的身体,他指着缠在腰间的白布条说:“这条布,缠了我十七年,为的就是让我长得更像女人一般。”纤细的腰身,扭曲的三寸金莲,还有无法恢复的嗓音,早已彻底把他摧毁。

白时英看着眼前美得不真实的大哥,泪水滑落,痛苦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没想到造成这所有一切的仇恨,仅仅是因为他的出生。

白时梦忽然笑了,他捡起衣服披回身上,说:“白时英,我一直盼着你死。”

白时英痛苦地闭上眼睛:“你要恨,就恨我一人。其他人是无辜的,你放过他们吧。”

二小姐白时香恨恨地瞪着白时梦。

白时梦走回座位抱起莲子傀儡:“以前,我希望得到自由,夺回属于我的白家。后来,有了莲子,那一刻,我才觉得自己活得像个人。她愿意留在我的身边,为我生下孩子。可是呢,我唯一的一切,全部被你们毁了。现在的白家,算什么?如今,我不过是为我的妻儿复仇罢了。”莲子的死,也让他彻底地死了。

车素薇内心揪紧:“不是的,莲子姑娘不想让你复仇杀人。”

抱着傀儡,白时梦无悲无喜:“车小姐,我很喜欢你。如果没有这些事情,相信,我们能够成为最好的朋友。”

车素薇心中腾升一股难以言喻的悲伤:“时梦少爷,莲子姑娘希望你以自己的身份,重新活一次。请你收手吧,不然莲子姑娘也会流泪的。”

白时梦低头看莲子傀儡,他温柔地抚摸着它的脸:“此生,只有莲子把我当成真正的男人。如今,她死去,我已一无所有,再活下去有什么意思呢?”

“对不对……对不起……”白时英浑身颤抖,心如刀割,丝线,镶入了他的肉中。

“白时英,所有的一切,对你我来说,都太迟了。你放心吧,白家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我会带着你们一起下地狱为莲子陪葬。”绝望悲伤的气息缠绕在白时梦身上,他如黑暗中盛开的花朵,最终会被吞噬消失。

“时梦少爷,我想最后再问一句。”顾远问。

“你问吧。”白家的事情,已经没什么好隐瞒的了。

“白老爷为什么不阻止二太太的所作所为?”

“二娘撒谎成性。她欺骗爹说,我身体不好,若想活下去,就必须喝药穿上女儿装。”

“原来如此。”顾远以枪对准了他,“时梦少爷,放了他们吧。”

“对啊,对啊!我是无辜的!”康一臣苦着脸。

白时梦拿起怀表,看了看,然后开口:“时间到了。”他话一落,屋子上头的那座大钟传来“当当当——”声,而缠着白时英身后的那些傀儡动起来,丝线开始收紧。

车素薇他们大惊失色,若不阻止,康一臣他们就死定了。

“车素薇!把钟停掉!”顾远大声道,随即人一跳,落到傀儡背后抓住动起来的傀儡。缠在康一臣脖子上的线,开始切下去,他吓得大叫:“远哥救我!脑袋要掉了!”

“不要说话!”顾远抓住傀儡收紧的手。巡捕们纷纷上前抓住动起来的傀儡,免得白时英他们被分尸。其他傀儡也动了起来向巡捕攻击,一时间,地下大乱。

坐在椅子上,白时梦抱着莲子傀儡温柔地说着话:“我曾想过,若爹放我自由,便随你回乡下生活,然后和我们的孩子平平安安过一生……”说着说着,泪水滑落滴在人偶的眼睛上。他这辈子最大的奢望在这里,可是没了,全部都没了。继续形如傀儡地活下去,有何意义?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