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情寄流年-深情寄流年小说阅读

深情寄流年

深情寄流年

作者:晴空蓝兮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1-01-27 11:33:22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Chapter_1 第2章 Chapter_2 第3章 Chapter_3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作品提供《深情寄流年》小说的在线阅读,该小说讲述了萧川和南谨的曲折故事,情节流畅,值得细品,深情寄流年该小说讲述了:萧川把报纸翻了一面,看着新闻说:“你今天开什么车来这儿?”余思承放下茶杯答道:路虎萧川点点头:“等一下和我一起去机场。”
节选

“我?”南谨有些惊诧,旋即微微一笑,“我像他那么大的时候,毕了业也没有来当律师啊。”姜涛拍拍额头:“哦,对!我怎么给忘了,你是半路出家。如果我记得没错,你应该是四年前才正式进入咱们这一行的吧?那时候你多大?……二十五岁?”南谨点头表示赞许:“姜大律师的记性可真好。该不会是把我的履历都默背下来了吧?”她开了个小玩笑,没想到姜涛居然没有否认,反倒像是要验证她的话,他说:“是你的履历太精彩了,想让人不记住都难。作为当年咱们律师界横空出世的美女律师,在大家还没搞清来路的时候,你就接手了一件极为棘手难办的案子。那可是当时所有人都认为必输的案子啊,所以根本没人愿意接,而对手又是‘辩王’刘安之。那时候我就想,真是初生牛犊不知畏惧为何物!结果呢?”“结果我赢了。”南谨微微眯起眼,眼底泛起一丝难得的俏皮笑意,她眨了眨眼睛说,“那样的结果,大概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吧。”“可不是吗!你居然赢了刘安之。要知道,在那之前,他打类似的刑事案件从来就没有输过。”“总有第一次的。”南谨淡淡地回应。姜涛愣了一瞬,倒似乎被逗乐了:“嘿!瞧瞧你说这话的神态和语气,这要被刘安之听见,估计得气得吐血吧。”在这个行业里,什么都比不上抓住机会更重要。越是看似成功概率小的,一旦成功,越是会在一夜之间声名鹊起。所以,南谨在业内几乎可以算是一个神话。四年前的一战成名,让她立刻收获了许多人半辈子求而不得的荣耀。说起来,倒要感谢当年的对手刘安之。实在是因为对手太强大,才将她当年的出道衬托得如此惊艳。从那之后,南谨的事业一路顺风顺水,直至去年开始做了合伙人,如今也算是业内排得上名号的律师了。由于已经过了饭点,阿雅买了三明治和沙拉送到办公室。南谨随便吃了两口,便去抽屉里找出止痛药,就着温水吞下去。她昨晚没睡好,今天头痛的毛病就接蹱而至。吃了药,她索性拉上百叶窗帘,锁了门,躺在沙发上打算补个午觉。可是她仍旧睡不着,明明身心已经极度疲倦,脑海中却还是一片清明。南谨重新睁开眼睛,望着白花花的天花板。她这两年已经不再吃安眠药了,曾经最严重的时候,她几乎每晚都要靠药物才能入睡。后来听从医生的建议渐渐戒了药瘾,工作又一天忙过一天,常常晚上回到家时容不得她想别的,就已经累得倒头睡去。于是就这样,失眠的毛病竟然被治好了,仿佛在不知不觉间,她终于又能恢复一个正常人的生活了。可是昨晚,她却再度睡不着觉。沂市这么大,一千多万的人口,每天有无数的陌生人与自己擦肩而过。在这样繁华而又忙碌的城市里,她曾经以为,只要稍稍注意一些,只要稍稍小心一点,这辈子就都不会有机会与某人再见面了。而事实上,她也确实这样平稳地度过了四五年。直到昨天晚上。她没有再遇见那个人,却见到了余思承。余思承的变化不大,她甚至仅凭声音就立刻认出是他。他还是一副风流倜傥的样子,对待漂亮女人殷勤体贴。她还记得以前他就一直很有女人缘,女人们都爱他,一口一个“余少”叫得不知有多甜。而他的嘴也甜,真的是舌灿莲花,三两句话便能哄得一个女人心花怒放。他竟然在车上与她搭讪。她想想就觉得可笑,可是再一想,其实并没什么奇怪的。他认不出她来。如今的她,早已如脱胎换骨一般,又有哪个旧识会认出她呢?对余思承来说,现在她只是个陌生人。虽是这样,到底还是有些心神不宁。晚上回家后,南谨往老家打了通电话。先是受了母亲一通责怪,怪她这么久了竟对儿子不闻不问,紧接着便听见安安在一旁大叫:“妈妈!妈妈!”这么大的孩子,接电话已经非常熟练,他从外婆手上抢过听筒,兴高采烈地说:“妈妈,我好想你呀!”这样奶声奶气的腔调,真的像是一块大白兔奶糖,软软地香甜,一直融化到心里去。

“我?”南谨有些惊诧,旋即微微一笑,“我像他那么大的时候,毕了业也没有来当律师啊。”

姜涛拍拍额头:“哦,对!我怎么给忘了,你是半路出家。如果我记得没错,你应该是四年前才正式进入咱们这一行的吧?那时候你多大?……二十五岁?”

南谨点头表示赞许:“姜大律师的记性可真好。该不会是把我的履历都默背下来了吧?”

她开了个小玩笑,没想到姜涛居然没有否认,反倒像是要验证她的话,他说:“是你的履历太精彩了,想让人不记住都难。作为当年咱们律师界横空出世的美女律师,在大家还没搞清来路的时候,你就接手了一件极为棘手难办的案子。那可是当时所有人都认为必输的案子啊,所以根本没人愿意接,而对手又是‘辩王’刘安之。那时候我就想,真是初生牛犊不知畏惧为何物!结果呢?”

“结果我赢了。”南谨微微眯起眼,眼底泛起一丝难得的俏皮笑意,她眨了眨眼睛说,“那样的结果,大概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吧。”

“可不是吗!你居然赢了刘安之。要知道,在那之前,他打类似的刑事案件从来就没有输过。”

“总有第一次的。”南谨淡淡地回应。

姜涛愣了一瞬,倒似乎被逗乐了:“嘿!瞧瞧你说这话的神态和语气,这要被刘安之听见,估计得气得吐血吧。”

在这个行业里,什么都比不上抓住机会更重要。越是看似成功概率小的,一旦成功,越是会在一夜之间声名鹊起。

所以,南谨在业内几乎可以算是一个神话。

四年前的一战成名,让她立刻收获了许多人半辈子求而不得的荣耀。说起来,倒要感谢当年的对手刘安之。实在是因为对手太强大,才将她当年的出道衬托得如此惊艳。

从那之后,南谨的事业一路顺风顺水,直至去年开始做了合伙人,如今也算是业内排得上名号的律师了。

由于已经过了饭点,阿雅买了三明治和沙拉送到办公室。南谨随便吃了两口,便去抽屉里找出止痛药,就着温水吞下去。

她昨晚没睡好,今天头痛的毛病就接蹱而至。吃了药,她索性拉上百叶窗帘,锁了门,躺在沙发上打算补个午觉。

可是她仍旧睡不着,明明身心已经极度疲倦,脑海中却还是一片清明。

南谨重新睁开眼睛,望着白花花的天花板。

她这两年已经不再吃安眠药了,曾经最严重的时候,她几乎每晚都要靠药物才能入睡。后来听从医生的建议渐渐戒了药瘾,工作又一天忙过一天,常常晚上回到家时容不得她想别的,就已经累得倒头睡去。于是就这样,失眠的毛病竟然被治好了,仿佛在不知不觉间,她终于又能恢复一个正常人的生活了。

可是昨晚,她却再度睡不着觉。

沂市这么大,一千多万的人口,每天有无数的陌生人与自己擦肩而过。在这样繁华而又忙碌的城市里,她曾经以为,只要稍稍注意一些,只要稍稍小心一点,这辈子就都不会有机会与某人再见面了。

而事实上,她也确实这样平稳地度过了四五年。

直到昨天晚上。

她没有再遇见那个人,却见到了余思承。

余思承的变化不大,她甚至仅凭声音就立刻认出是他。他还是一副风流倜傥的样子,对待漂亮女人殷勤体贴。她还记得以前他就一直很有女人缘,女人们都爱他,一口一个“余少”叫得不知有多甜。而他的嘴也甜,真的是舌灿莲花,三两句话便能哄得一个女人心花怒放。

他竟然在车上与她搭讪。她想想就觉得可笑,可是再一想,其实并没什么奇怪的。

他认不出她来。如今的她,早已如脱胎换骨一般,又有哪个旧识会认出她呢?

对余思承来说,现在她只是个陌生人。

虽是这样,到底还是有些心神不宁。晚上回家后,南谨往老家打了通电话。

先是受了母亲一通责怪,怪她这么久了竟对儿子不闻不问,紧接着便听见安安在一旁大叫:“妈妈!妈妈!”

这么大的孩子,接电话已经非常熟练,他从外婆手上抢过听筒,兴高采烈地说:“妈妈,我好想你呀!”

这样奶声奶气的腔调,真的像是一块大白兔奶糖,软软地香甜,一直融化到心里去。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