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服管教的宿主快穿花花,薛止小说阅读

不服管教的宿主快穿

不服管教的宿主快穿

作者:萋萋鹦鹉洲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1-01-26 13:40:10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霸道总裁的小娇妻(1) 第2章 霸道总裁的小娇妻(2) 第3章 霸道总裁的小娇妻(3) 第4章 霸道总裁的小娇妻(4) 第5章 霸道总裁的小娇妻(5) 第6章 霸道总裁的小娇妻(6)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作品女主角薛止的小说书名是《不服管教的宿主快穿》,该小说的男主是江墨江策,作者是萋萋鹦鹉洲,不服管教的宿主快穿该小说讲述了:是的。车夫看着薛止平静的脸,点点头,然后伸手推了推方向盘,开往锦园。锦花园是薛止没有嫁给江墨之前自己在外面买的一间小屋,不是什么豪宅,只是当时她为了靠近江墨公司而随手买的。
节选

[叮——目前进度0.]在系统里滚来滚去的花花不由瞪大了眼睛,无聊的小机器人一边看着神色都不太对的男主一边在心中感叹,宿主可真是个人才……江墨拿了一个巨大的垃圾袋跑上楼,报复性地把薛止桌上放着的东西都一件一件地扔进了垃圾袋,但是忽地,他动作一滞。薛止的床头放着一只精致的粉色钻戒。那是他们的结婚戒指。钻戒的后面还摆放着他们的结婚照,照片中的女人画着淡妆,她双手紧紧地挽着面无表情甚至脸色有些难看的他,脸上的笑意比指尖的钻石还要耀眼。她从前……好像很宝贝这些东西。“嗡嗡嗡——嗡嗡嗡——”口袋里的手机震了许久,江墨才扔下手中的垃圾袋,盯着床头桌上的戒指和相册接了电话。“墨~你在哪里,怎么还不回家啊。”耳边传来女人软糯的声音,她尾音微微勾起,带着撒娇的意味。江墨死死盯着床头桌上的东西,握着电话,没有说话。“墨?怎么了?你怎么不说话?”听不到回应,女人似乎有些着急,又软着声问道。听到那边的催促声,江墨才合了合眼,问,“阮阮,薛止今天找你,到底都说了些什么。”那边在一瞬间静了静,片刻后,是女人带着哭腔的声音,“还能说什么,无非就是那些你是有妇之夫,她才是江太太之类的。”“墨,你别和薛小姐吵架,她……”薛止今天是有些反常的,但叶阮只当她那句“我退出,祝你们百年好合”只是随口说说的,她比谁都清楚薛止有多喜欢江墨,所以根本没把她那几句话放在心上。“阮阮,薛止她……签了离婚协议。”江墨听着电话那头女人委屈的声音,心凉了凉,打断她说。[叮——目前进度5.]花花:[……行吧。]“什么?”叶阮猛地坐起身子,开口惊呼道。“薛止说,她退出,祝我们百年好合。”江墨垂眼看着那颗在灯光下闪闪发亮的粉钻,声音听不出喜怒,“她说这话她今天也和你说过。”“墨,你什么意思?”叶阮几乎在一瞬间就敏感地感受到了江墨情绪的变化,不可置信地说,“你不相信我?那些话她真的说过,你不会是觉得是我故意在你面前说她坏话吧?她以前找过我多少次,说过多少次那样的话,又是怎么刁难我的,你都是知道的啊!”江墨听着电话那头委屈的声音,想到她委屈地噙着眼泪的样子,又想到以前薛止当着自己的面为难叶阮的样子,心头不由软了下来。自己怎么能被薛止那女人蛊惑了呢,她确实一直都在欺负阮阮啊,今天这一出,也一定是她故意搞出来陷害阮阮的。[叮——目前进度-5.]花花躺在空间里抠脚,听到这声提示翻了个身冷笑了一声,它已经习惯了男主反复无常的样子了。想到这里,江墨终于将一直放在床头桌上的目光挪开了,他收了收神,声音也软了下来,柔声哄着电话另一头委屈的叶阮,“胡说什么,我怎么可能会不相信你。只是她突然答应离婚,我一时反应过激了而已。”电话那头依旧是女人抽泣的声音。江墨听着叶阮隐忍的声音,心疼坏了,只觉得自己太不是人了,他怎么能因为薛止跟她那样说话。[叮——目前进度-10.]花花默默翻了个白眼,翻过身继续闭目养神了。

[叮——目前进度0.]

在系统里滚来滚去的花花不由瞪大了眼睛,无聊的小机器人一边看着神色都不太对的男主一边在心中感叹,宿主可真是个人才……

江墨拿了一个巨大的垃圾袋跑上楼,报复性地把薛止桌上放着的东西都一件一件地扔进了垃圾袋,但是忽地,他动作一滞。

薛止的床头放着一只精致的粉色钻戒。

那是他们的结婚戒指。

钻戒的后面还摆放着他们的结婚照,照片中的女人画着淡妆,她双手紧紧地挽着面无表情甚至脸色有些难看的他,脸上的笑意比指尖的钻石还要耀眼。

她从前……好像很宝贝这些东西。

“嗡嗡嗡——嗡嗡嗡——”口袋里的手机震了许久,江墨才扔下手中的垃圾袋,盯着床头桌上的戒指和相册接了电话。

“墨~你在哪里,怎么还不回家啊。”耳边传来女人软糯的声音,她尾音微微勾起,带着撒娇的意味。

江墨死死盯着床头桌上的东西,握着电话,没有说话。

“墨?怎么了?你怎么不说话?”听不到回应,女人似乎有些着急,又软着声问道。

听到那边的催促声,江墨才合了合眼,问,“阮阮,薛止今天找你,到底都说了些什么。”

那边在一瞬间静了静,片刻后,是女人带着哭腔的声音,“还能说什么,无非就是那些你是有妇之夫,她才是江太太之类的。”

“墨,你别和薛小姐吵架,她……”

薛止今天是有些反常的,但叶阮只当她那句“我退出,祝你们百年好合”只是随口说说的,她比谁都清楚薛止有多喜欢江墨,所以根本没把她那几句话放在心上。

“阮阮,薛止她……签了离婚协议。”江墨听着电话那头女人委屈的声音,心凉了凉,打断她说。

[叮——目前进度5.]

花花:[……行吧。]

“什么?”叶阮猛地坐起身子,开口惊呼道。

“薛止说,她退出,祝我们百年好合。”江墨垂眼看着那颗在灯光下闪闪发亮的粉钻,声音听不出喜怒,“她说这话她今天也和你说过。”

“墨,你什么意思?”叶阮几乎在一瞬间就敏感地感受到了江墨情绪的变化,不可置信地说,“你不相信我?那些话她真的说过,你不会是觉得是我故意在你面前说她坏话吧?她以前找过我多少次,说过多少次那样的话,又是怎么刁难我的,你都是知道的啊!”

江墨听着电话那头委屈的声音,想到她委屈地噙着眼泪的样子,又想到以前薛止当着自己的面为难叶阮的样子,心头不由软了下来。

自己怎么能被薛止那女人蛊惑了呢,她确实一直都在欺负阮阮啊,今天这一出,也一定是她故意搞出来陷害阮阮的。

[叮——目前进度-5.]

花花躺在空间里抠脚,听到这声提示翻了个身冷笑了一声,它已经习惯了男主反复无常的样子了。

想到这里,江墨终于将一直放在床头桌上的目光挪开了,他收了收神,声音也软了下来,柔声哄着电话另一头委屈的叶阮,“胡说什么,我怎么可能会不相信你。只是她突然答应离婚,我一时反应过激了而已。”

电话那头依旧是女人抽泣的声音。

江墨听着叶阮隐忍的声音,心疼坏了,只觉得自己太不是人了,他怎么能因为薛止跟她那样说话。

[叮——目前进度-10.]

花花默默翻了个白眼,翻过身继续闭目养神了。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