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寒星,钟少阳阅读-阮寒星霍沉短篇小说

阮寒星霍沉短篇

阮寒星霍沉短篇

作者:佚名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1-01-26 11:42:39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要求 第2章 拒绝 第3章 要多少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作品阮寒星霍沉和胖姑娘钟少阳的小说叫做《阮寒星霍沉短篇》,小说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阮寒星霍沉胖姑娘钟少阳该小说讲述了:仆人一抖,忙上前拉开,不自觉地弯下腰来恭敬地说:“夫人请您。汪助望着新夫人那挺直玲珑的背影,眼底闪过一丝笑意,跟着她走。
节选

“钟少阳。”挣开他,阮寒星平静地看着他:“你既然听见了,就该知道我已经答应了。很抱歉,我并不喜欢你。”上辈子她利用了他,他也辜负了她。她赔了一条命给他,并不欠他。“寒星……”钟少阳不敢置信的看着她:“可是……你知不知道霍家那个瘸子,现在像个疯子一样……你不能嫁给他!”“这是我的事。”阮寒星冷淡地道:“我还有很多事,没时间跟你玩,就不送了。”少年的钟少阳心高气傲,被拒绝又这样冷淡的对待哪里受得了,转身直接跑了。“寒星啊,你朋友怎么了?怎么像是哭了?”伴随着门被推开,一个熟悉苍老的声音响了起来。“外婆!”阮寒星的眼眶一红,控制不住地冲过去,一把抱住她。她终于又见到外婆了!上辈子,为了在钟家站稳脚跟,她忙于吸收各种知识,忽略了外婆。外婆怕给她丢人,不敢过去找她,孤零零一个人住着,病发的时候都没人发现。她已经十几年没有见过外婆了……“哎,我这身上脏……”外婆抬头看她哭了,顿时急了:“怎么回事儿?谁欺负我家囡囡了?是刚才那个小子吗?外婆找他去!”“没有,是我想外婆了。”感受到熟悉的关爱,阮寒星露出笑容:“我这么厉害,没人能欺负我。”“这孩子,这么大了还撒娇。”“外婆,我不是不让你出去吗?”阮寒星皱眉:“你身体才刚好!”在阮寒星高三那年,外婆心脏病发被送进了医院,她去阮家要钱却连阮泽明的面儿都没见到,只叫佣人打发叫花子似的给了两万块钱。阮寒星四处求爷爷告奶奶才借到钱把外婆从鬼门关拉回来,医生不许外婆再劳累,阮寒星就辍了学,一个人打好几份工一笔一笔地还钱。前世,钟家没少因为她高中的文凭看不起她。“外婆注意着呢……多攒点钱,咱们囡囡还要去上学呢……”“外婆……”阮寒星心里又酸又软,故作神秘地小声道:“咱们有钱了,阮泽明答应给一套房,再给一笔钱。咱们不缺钱了。”“胡闹!你是不是答应他什么了?”老人家格外的敏锐,怒道:“糊涂,那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白眼狼!他的钱是那么好拿的?”阮寒星知道,结婚这样的大事瞒不过去,一五一十地说了,才又道:“外婆,我觉得挺好的。那人瘸了,我就好好照顾他和他的家里人,总比随随便便嫁个要强。”“你傻啊!”外婆恨铁不成钢,眼眶里泛泪:“你这么年轻……外婆指着你找个合心意的……”“我妈倒是找了个合心意的,想跟他同甘共苦。吃了那么多年苦,结果呢?”阮寒星侧过头,不叫外婆看到自己嘲讽的表情:“霍家有钱,我过去就是享福,好歹不怕碰到个白眼狼。外婆,我觉得挺好的。”外婆一时语塞,眼眶更红了,好半天才沉沉地道:“你主意大了,外婆管不了了……”“外婆,我会好好的。”阮寒星眼眶也湿了,用力抱着已经佝偻的老人:“外婆也要好好的,陪着囡囡。好不好?”“好……”大约是怕夜长梦多,第二天一早,阮家就派人送来了钱和房子。阮寒星带外婆搬到了新家,又请了个懂点医护知识的看护,嘱咐老太太有空去找老朋友玩玩,才终于放了心。

“钟少阳。”挣开他,阮寒星平静地看着他:“你既然听见了,就该知道我已经答应了。很抱歉,我并不喜欢你。”

上辈子她利用了他,他也辜负了她。她赔了一条命给他,并不欠他。

“寒星……”钟少阳不敢置信的看着她:“可是……你知不知道霍家那个瘸子,现在像个疯子一样……你不能嫁给他!”

“这是我的事。”阮寒星冷淡地道:“我还有很多事,没时间跟你玩,就不送了。”

少年的钟少阳心高气傲,被拒绝又这样冷淡的对待哪里受得了,转身直接跑了。

“寒星啊,你朋友怎么了?怎么像是哭了?”

伴随着门被推开,一个熟悉苍老的声音响了起来。

“外婆!”阮寒星的眼眶一红,控制不住地冲过去,一把抱住她。

她终于又见到外婆了!

上辈子,为了在钟家站稳脚跟,她忙于吸收各种知识,忽略了外婆。

外婆怕给她丢人,不敢过去找她,孤零零一个人住着,病发的时候都没人发现。

她已经十几年没有见过外婆了……

“哎,我这身上脏……”外婆抬头看她哭了,顿时急了:“怎么回事儿?谁欺负我家囡囡了?是刚才那个小子吗?外婆找他去!”

“没有,是我想外婆了。”感受到熟悉的关爱,阮寒星露出笑容:“我这么厉害,没人能欺负我。”

“这孩子,这么大了还撒娇。”

“外婆,我不是不让你出去吗?”阮寒星皱眉:“你身体才刚好!”

在阮寒星高三那年,外婆心脏病发被送进了医院,她去阮家要钱却连阮泽明的面儿都没见到,只叫佣人打发叫花子似的给了两万块钱。

阮寒星四处求爷爷告奶奶才借到钱把外婆从鬼门关拉回来,医生不许外婆再劳累,阮寒星就辍了学,一个人打好几份工一笔一笔地还钱。

前世,钟家没少因为她高中的文凭看不起她。

“外婆注意着呢……多攒点钱,咱们囡囡还要去上学呢……”

“外婆……”阮寒星心里又酸又软,故作神秘地小声道:“咱们有钱了,阮泽明答应给一套房,再给一笔钱。咱们不缺钱了。”

“胡闹!你是不是答应他什么了?”老人家格外的敏锐,怒道:“糊涂,那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白眼狼!他的钱是那么好拿的?”

阮寒星知道,结婚这样的大事瞒不过去,一五一十地说了,才又道:“外婆,我觉得挺好的。那人瘸了,我就好好照顾他和他的家里人,总比随随便便嫁个要强。”

“你傻啊!”外婆恨铁不成钢,眼眶里泛泪:“你这么年轻……外婆指着你找个合心意的……”

“我妈倒是找了个合心意的,想跟他同甘共苦。吃了那么多年苦,结果呢?”阮寒星侧过头,不叫外婆看到自己嘲讽的表情:“霍家有钱,我过去就是享福,好歹不怕碰到个白眼狼。外婆,我觉得挺好的。”

外婆一时语塞,眼眶更红了,好半天才沉沉地道:“你主意大了,外婆管不了了……”

“外婆,我会好好的。”阮寒星眼眶也湿了,用力抱着已经佝偻的老人:“外婆也要好好的,陪着囡囡。好不好?”

“好……”

大约是怕夜长梦多,第二天一早,阮家就派人送来了钱和房子。

阮寒星带外婆搬到了新家,又请了个懂点医护知识的看护,嘱咐老太太有空去找老朋友玩玩,才终于放了心。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