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派-(顾骁-阅读-是我没错了(红豆派)

是我没错了

是我没错了

作者:红豆派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1-01-26 08:49:00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她回来了 第2章 同学会 第3章 遇见 第4章 拒绝 第5章 英雄救美 第6章 不领情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作品《是我没错了》的主角是栀妗顾骁,红豆派,是我没错了小说主要讲述了:虽然林姜家离酒店并不远,但是怕堵车,她们还是提早出门了,到酒店的时候还不到五点。
节选

“不用了,你好好玩吧,不过记得别喝太多,早点回家知道吗?”看着林姜眼底的兴奋,栀妗笑了笑。“那好吧,到家了记得跟我说一下昂。”挥别林姜之后,栀妗一个人慢吞吞地走到门口,虽然晚上她并没有喝多少,但是因着那太久没见的热情,她还是不可避免地被灌多了一些,酒量本身就不太好,这会儿脑袋都有些昏昏沉沉的。只是这样的昏沉在见到门口那个倚着车门的修长身影的时候,一下子就清醒了。不知道这是凑巧呢,还是他故意在这里等着,不过……这都与她无关不是吗?彼时,顾骁正微微垂着头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机,然后一抬头,正好跟栀妗的眼神对上。默了默,顾骁往前一步,语调温柔。“我送你回去吧?”栀妗眨了眨眼,眼底还有迷茫,她从来没有听过顾骁会用这么温柔的声音同她说话,从来没有。只是不管从前有多么的期待,现在的内心却是毫无波澜的。视线在顾骁的脸上停留了一秒钟,栀妗礼貌地弯了弯唇角,“不用了,谢谢。”但是眼底却有着淡淡的讥讽。拒绝完,栀妗并不想再多说话,只是径直往路边走去,只是没想到的是,顾骁却紧紧地跟了过来。“这么晚了,你一个女孩子不安全,还是我送你回去吧。”对于这样不冷不热的态度,顾骁自然是早就预料到了,只是心中却难免还是有几分苦涩。栀妗并不想理会,一步一步地往前走,只是侧脸的弧度却绷得很紧。“栀妗……”顾骁无声地叹了口气,刚想伸手去握住她的手腕,前面的人却已经回过头来了。“顾骁……”熟悉的名字,却已经完全陌生的语气。顾骁微怔,心底涩得像是生啃了一块儿柿子皮。那些年,他听过无数次,栀妗怀着不同的情绪喊自己的名字,甜蜜的,娇嗔的,欢喜的,恼怒的,甚至是失望伤心的,但是唯独没有现在这种,凉凉的,仿佛只是在叫一个陌生人的名字一般,不,不同的是,他甚至在这两个字里面听出了隐隐的厌恶,只是……原来她已经这么讨厌他了吗?“顾骁,”栀妗重复了一遍,“我想你应该清楚,我们的关系并不……太好,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话音刚落,正好有一辆出租车经过,栀妗顺手拦下,然后上车,关门,车子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地扬长而去,全程,她都没有再看顾骁一眼。出租车汇入车流,这样普通,很快就找不到身影了,顾骁却还是站在原地,像是被定住一般,良久,才收回了视线,只是路灯下,侧脸如此的落寞。没关系,不急,慢慢来,他告诉自己。只是当栀妗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一回家,还没来得及跟许久未见的父母撒娇呢,就被他们无情地下达了一个通知。“相亲?”只一瞬间,至今就觉得自己的头皮都快要炸了,好吧,虽然她现在都已经25岁了,确实不算小,但是她明明才刚回国啊不是吗?用得着这么着急吗?屁股都要还没坐热她就已经想站起来走人了,她觉得自己可能已经不再是父母心里的宝宝了,哭唧唧。“其实也不算是相亲,就当作是去交个朋友嘛。”对此,栀父栀母相视一笑,都从彼此的眼神里面看到了心虚。他们这次出去旅游是报的一个旅行团,谁曾想到,居然在团里面碰到了多年不见的老同学,这一来二往的,就定下了双方子女见面的事情。栀妗撇了撇嘴,心里想着早知道就晚点再回来了,但是尽管如此,她还是答应了这场所谓“交朋友”的相亲宴。

“不用了,你好好玩吧,不过记得别喝太多,早点回家知道吗?”看着林姜眼底的兴奋,栀妗笑了笑。

“那好吧,到家了记得跟我说一下昂。”

挥别林姜之后,栀妗一个人慢吞吞地走到门口,虽然晚上她并没有喝多少,但是因着那太久没见的热情,她还是不可避免地被灌多了一些,酒量本身就不太好,这会儿脑袋都有些昏昏沉沉的。

只是这样的昏沉在见到门口那个倚着车门的修长身影的时候,一下子就清醒了。

不知道这是凑巧呢,还是他故意在这里等着,不过……这都与她无关不是吗?

彼时,顾骁正微微垂着头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机,然后一抬头,正好跟栀妗的眼神对上。

默了默,顾骁往前一步,语调温柔。

“我送你回去吧?”

栀妗眨了眨眼,眼底还有迷茫,她从来没有听过顾骁会用这么温柔的声音同她说话,从来没有。

只是不管从前有多么的期待,现在的内心却是毫无波澜的。

视线在顾骁的脸上停留了一秒钟,栀妗礼貌地弯了弯唇角,“不用了,谢谢。”

但是眼底却有着淡淡的讥讽。

拒绝完,栀妗并不想再多说话,只是径直往路边走去,只是没想到的是,顾骁却紧紧地跟了过来。

“这么晚了,你一个女孩子不安全,还是我送你回去吧。”对于这样不冷不热的态度,顾骁自然是早就预料到了,只是心中却难免还是有几分苦涩。

栀妗并不想理会,一步一步地往前走,只是侧脸的弧度却绷得很紧。

“栀妗……”顾骁无声地叹了口气,刚想伸手去握住她的手腕,前面的人却已经回过头来了。

“顾骁……”熟悉的名字,却已经完全陌生的语气。

顾骁微怔,心底涩得像是生啃了一块儿柿子皮。

那些年,他听过无数次,栀妗怀着不同的情绪喊自己的名字,甜蜜的,娇嗔的,欢喜的,恼怒的,甚至是失望伤心的,但是唯独没有现在这种,凉凉的,仿佛只是在叫一个陌生人的名字一般,不,不同的是,他甚至在这两个字里面听出了隐隐的厌恶,只是……

原来她已经这么讨厌他了吗?

“顾骁,”栀妗重复了一遍,“我想你应该清楚,我们的关系并不……太好,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

话音刚落,正好有一辆出租车经过,栀妗顺手拦下,然后上车,关门,车子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地扬长而去,全程,她都没有再看顾骁一眼。

出租车汇入车流,这样普通,很快就找不到身影了,顾骁却还是站在原地,像是被定住一般,良久,才收回了视线,只是路灯下,侧脸如此的落寞。

没关系,不急,慢慢来,他告诉自己。

只是当栀妗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一回家,还没来得及跟许久未见的父母撒娇呢,就被他们无情地下达了一个通知。

“相亲?”只一瞬间,至今就觉得自己的头皮都快要炸了,好吧,虽然她现在都已经25岁了,确实不算小,但是她明明才刚回国啊不是吗?用得着这么着急吗?

屁股都要还没坐热她就已经想站起来走人了,她觉得自己可能已经不再是父母心里的宝宝了,哭唧唧。

“其实也不算是相亲,就当作是去交个朋友嘛。”对此,栀父栀母相视一笑,都从彼此的眼神里面看到了心虚。

他们这次出去旅游是报的一个旅行团,谁曾想到,居然在团里面碰到了多年不见的老同学,这一来二往的,就定下了双方子女见面的事情。

栀妗撇了撇嘴,心里想着早知道就晚点再回来了,但是尽管如此,她还是答应了这场所谓“交朋友”的相亲宴。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