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双神婿张狂夏思萱-无双神婿小说在线阅读

无双神婿

无双神婿

作者:一筒
类型:都市小说
时间:2020-03-06 10:34:22
状态:未完结
评语:要不是他有一个厉害的师承,他早就被人打死了
章节目录
小说无双神婿 无双神婿张狂夏思萱by一筒 无双神婿小说章节 无双神婿全文阅读 无双神婿张狂夏思萱小说 张狂夏思萱小说全文阅读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无双神婿,主角:张狂夏思萱,作者:一筒,无双神婿简介:张狂明面上是世人唾弃的上门女婿,无能,胆小,懦弱,还自命清高,实际上,当人们发现他的正面目的时候,人们是惊讶的,因为他真的是一个无能,胆小,懦弱,还自命清高的废物,要不是他有一个厉害的师承,他早就被人打死了。
节选

一个个医生护士都是兴奋的祝贺。

“病人现在需要良好的休息环境,都出去。”

夏思萱喝退了其他的医护人员,看着病人身上那还扎着的银针,黛眉微皱。

“瞎猫碰死耗子,还真让他给撞上了。”

夏思萱冷冷的自嘲一笑,然后也是转身走出了病房。

回到办公室,夏思萱往桌上一趴就直接睡着了。

她太累了。

病人脱离危险,她也终于能够放松下来。

——话说张狂一觉睡到大天亮。

伸了懒腰,一口浊气吐出,分外的舒坦。

下楼,张狂就看到沙发上正坐着一个中年妇女,身材雍容,脖子上挂着一串珍珠项链,板着一张青砖脸,像是谁欠了她千八百万一样,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只有四个字,她很不爽。

妇人名叫厉芬,是夏思萱的母亲,也就是张狂那尖酸刻薄的丈母娘。

“妈,早啊,您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也没提前通知一声,我也好准备准备啊。”

虽然张狂知道,主动招惹这个丈母娘准没好事,但是都撞在脸上了,招呼还是要打一个的。

“早?”

“你这个窝囊废,也不看看现在都几点钟了,还早?”

“怕是我提前打招呼,早就见不到你的影子了。”

厉芬盯着张狂,阴阳怪气的讥讽道。

“哪能呢,妈,您饿了吧,我现在就出去给您买点吃的。”

张狂开口说道,面对这个看他就像看刺猬一样的丈母娘,张狂唯一能做的就是使用金蝉脱壳了。

要不然,耳朵上面准是要起一层厚厚的茧子。

“你给我站住。”

厉芬一声咆哮,张狂只能老实的停下。

“妈,有什么吩咐吗?”张狂问道。

“别叫我妈,听着都觉得瘆人,恶心!”厉芬厌恶的扫了张狂一眼,继续道:“过一段时间夏家有个家庭聚会,到时候夏家的亲戚都会到场,我提前通知你一声早做准备,免得到时候你丢了我们家的脸。”

“夏家这么多女婿当中,就你是最废的一个,你看看人家大伯家的女婿薛洋,人家随便面试的一个盛宏地产就当上了部门经理,前途无量。”

“三叔家的女婿钱英才,比你小三岁,可人家现在是什么,鑫瑞珠宝临江连锁店的店长,有钱有面。”

“四姑家的女婿孙磊,现在是济世堂的名医贾半仙的首徒,号称济世堂未来的小华佗。”

“你再看看你,一天到晚都在干些什么,好吃懒做,不务正业,丢人现眼,招你入门,我女儿真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厉芬指着张狂的鼻子,怨天怨地。

听着厉芬的数落,张狂甚至真感觉自己好像不是一个东西一样。

“那啥,妈,我要给思萱送饭了,你在家里随意。”

最终,张狂扔下这么一句话扬长而去。

上门女婿不好当啊。

张狂感觉如果再听下去,他直接能变成聋子,要不就精神抑郁。

——“老婆赚钱给老公花,老婆你辛苦啦,你要累了就解解乏,泡个脚洗个桑拿......”

离开家,张狂一路哼着小调,提着一份盒饭大摇大摆的走向了江城第一中医医院。

因为夏思萱吃不惯医院的饭菜,所以每天的午饭都是张狂给她送到医院的。

江城第一中医医院附近,一条枫树林荫道上,有着一辆辆豪车整齐的停放在路边,一字排开宛若长龙,格外的壮观。

俨然一场豪车展览会,什么样的限量版都有。

上面挂着的车牌也是来至于全国各地。

而在这豪车的边上,则是恭敬的站着一群神色庄重的老人。

这些人站在这里,宛若泰山一般,气场强大,让人望而生畏。

看到张狂走近,原本神色庄严的老人们却都是满脸的惊喜。

“师祖!”

一声惊喜的呼声,接着就听到整齐的扑通声。

这些老头齐齐的跪在了张狂的面前。

张狂差点连手上的盒饭都扔了。

“师祖啊,徒孙们找您找的好辛苦,可算是把您寻到了。”

“师祖,徒孙们不孝,让您沦落到这么一个小地方。”

“师祖,您惩罚我们吧,怎么惩罚我们都接受,也让我们心中好受些。”

“......”

一个个白发苍苍,老态龙钟,穿着考究的老头,给提着盒饭的张狂下跪,这无疑成了医院附近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张狂虐待老人呢。

“一个个的,都断腿了?跪在地上想讹我钱?你们师祖的训诫第一条是什么,都忘记了吗?”张狂看着这群高调的老头,满脸的不爽。

“不敢忘,师祖训诫第一条,做人要低调。”其中一个老头马上开口道。

“知道就好,违背训诫回去自领三十棍,行了,你们一个个的可以消失了。”张狂翻了翻白眼。

事实上,对于眼前这些跪在他面前的老头,张狂别说是叫出名字了,甚至这些人中他一个都没有认识的。

这些人,谁知道是他张狂什么时候留下的徒子徒孙。

主要是这么多年了,张狂的徒子徒孙太多了,他也懒得记。

“师祖,我等甘愿受罚,只是我们找了这么多年,现在好不容易才找到您,您这一次可千万别再玩消失了,好歹给我们一点敬孝的机会啊。”一个老头委屈道。

“我说你们这不是都闲得慌吗,不好好的在自己的地盘上老实的赚钱待着,找我干什么?”张狂没好气的骂道。

“师祖,我们这不是想您,离不开您嘛。”

“得,我对老头没兴趣,况且你们师祖我已经结婚了。”张狂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师祖,您还是这么幽默啊,传闻您到了江城,我们现在也发展了一些微末的小产业过来了。”

“江城盛宏地产是徒孙旗下的。”

“鑫瑞珠宝是徒孙我旗下的。”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