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师尊-夏桑落,师尊嫁师尊章节试读

嫁师尊

嫁师尊

作者:夙缘别君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0-11-19 08:34:04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清冷的美人师尊 第2章 终于有自己的佩剑了 第3章 试练塔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书名是《嫁师尊》的小说是讲述夏桑落和沧渊之间的故事,为你提供嫁师尊小说全集阅读。“落儿,再过几日各世家的弟子将来到城中修习,你自小在城中少有同龄朋友,此番修炼时可与他们一同探讨学习。”不知何时沧渊已经停下,毫无波澜的双眸凝视着夏桑落。
节选

书名是《嫁师尊》的小说是讲述夏桑落和沧渊之间的故事,为你提供嫁师尊小说全集阅读。“落儿,再过几日各世家的弟子将来到城中修习,你自小在城中少有同龄朋友,此番修炼时可与他们一同探讨学习。”不知何时沧渊已经停下,毫无波澜的双眸凝视着夏桑落。

“落儿,再过几日各世家的弟子将来到城中修习,你自小在城中少有同龄朋友,此番修炼时可与他们一同探讨学习。”不知何时沧渊已经停下,毫无波澜的双眸凝视着夏桑落。

“好的师尊,弟子遵命。”夏桑落看着自己的师尊眨眨眼,微笑着答应。

自百年前的那场大战,魔族封印四大世家平和相处至今。恰逢十二年一次各世家弟子汇聚城中修炼切磋,也到了该去解开剑的封印了。

沧渊看着眼前巧笑嫣然的小丫头,薄唇不经意勾起一抹浅笑,“以往修习剑法皆用木剑,如今也要有属于自己的佩剑了。”

夏桑落听见自己可以有属于自己的佩剑,灿如星辰的眼眸一亮,眼巴巴的看着沧渊:“真的吗,师尊?我可以有自己的佩剑了?”

沧渊点点头,神色并没有多大变化。在旁人看来像是十分冷漠,但夏桑落知道自己师尊一直都是这副模样,也早习以为常。

沧渊抬起右手,骨节分明的手掌轻微转动。柔和的光芒出现在掌心,光芒散去一枚小小的白色玉牌,躺在白皙的掌心。

伸手接过小巧的玉牌,玉牌是一整个儿的白玉雕成。四周雕刻着简单的花纹,中间像是一朵花的模样底部垂着浅短的流苏。触手温润,一看便知是上好的白玉。夏桑落把玩着手里的玉牌,好奇的抬头看向师尊。

“带着它去试练塔,通过试炼。塔中有数柄利剑,能否取得需看你的机缘。”沧渊淡淡的开口。

“是!弟子遵命!”站起身,夏桑落笑眯眯的行了礼,迫不及待的朝着试练塔走去。

终于要有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佩剑了。

看着离去的夏桑落,沧渊的目光一直在背后盯着她,直到那抹身影消失。清冷淡漠的脸上有着夏桑落不曾见过的深情,冷漠的双眸一直追随着身影,不起波澜的眸中有着日复一日压抑着的情愫。

看着空无一人的门前,沧渊的眼中有一丝落寞转瞬即逝,青色的衣袖扫过两扇房门轻轻的合上。

“这么多年了,终于等到这一天了?”一道清澈响亮的声音响起,沧渊面色如常,淡漠的看着突然冒出来的男子。

“嗯。”冰冷的吐出一个字,算是对男子的回应。

一座古朴的楼阁坐落在偌大的玄夏城中,在城中只要抬头基本都能看见它的方位。不过片刻便来到试练塔下,取出玉牌交给塔下守护的两名师兄,夏桑落顺利的进入塔中。

一进塔中便觉一阵阴寒之气扑面而来,皱了皱眉,夏桑落握紧了手中的长剑。

试练塔顾名思义自然是为门下弟子试炼修为所建造的,其中有无数的危险,每次进入其中所见所遇皆不相同。

由于塔中常年关闭,空气中夹杂着一股杂尘潮湿的气味。不太流通的空气配上昏暗的光线,单单站着就很不舒服了。揉了揉鼻子,夏桑落一边向前走去一边观察着塔中的情况。

“吼——”

这是,野兽的叫声?

刚走没几步周围便传来了一声低吼,夏桑落“唰”的一下拔剑出鞘,剑锋闪着点点寒光。然而目光所及这四周却并没有发现什么野兽,她提高警惕继续向前走去。

约一盏茶的时间后,除了最开始听见的那一次叫声之外,再没有其他声音。一时没发现什么东西,昏暗的光线也没法看清塔的整体情况,夏桑落只好走近塔的中央仔细查看着周围。

青石搭建的墙壁上许多溅/射/在上面的印记,不知多少年早已看不出是什么,就着塔中不太清楚的光线看去,疑似干涸的血迹。其中还有一大片都已经被褐色的痕迹沾染了,看着有些诡异。

塔中四周皆由多根石柱撑起,脚下是粗糙斑驳的石头铺满了地面,抬头发现塔的顶部隐藏在一片黑暗中。就像是蒙着一层黑雾,怎么也看不清楚。

这试练塔在夏桑落看来不光是试炼修为,就单单这么昏暗诡异的气氛,还有刚才那奇怪的声音就足以让人毛骨悚然了。站在中央的她胡乱抬手扇了扇面前的空气,她发现从进门走到中央后,空气中阴暗潮湿的味道也越来越重。而最开始那声诡异的低吼又没了下文,她不由的拧眉思索起来。

站在中间恰好可以看见周围环境,怎么一直没发现声音的来源,总不会在我头顶吧?心里嘀咕着夏桑落作势抬起头去看头顶。

然而下一瞬夏桑落就瞳孔一缩,只见黑暗中一只约莫两人高大的黑色猛虎,张牙舞爪猛的扑向自己。

这运气算好还是不好?!

下意识的一个错身,堪堪躲开猛虎尖锐的利爪。夏桑落向后退了好几步拉开了距离,眼中盯着不远处狡猾凶悍的妖兽,突如其来的攻击让她后背起了一层冷汗。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