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南妃沈萱宁跟了封瑾修十年-沈萱宁,封瑾修小说无广告弹窗章节试读

沈萱宁跟了封瑾修十年

沈萱宁跟了封瑾修十年

作者:雁南妃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11-19 08:02:10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犯贱也要有个限度行不 第2章 我们,有在一起过? 第3章 宴会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小说《沈萱宁跟了封瑾修十年》正在火热,这是一部短篇虐恋小说,由作者雁南妃创作而成的,主角是沈萱宁封瑾修。小说主要讲述了:礼盒被沈萱宁扔在桌子上,她起身去吧台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猩红的液体在透明的杯壁攀爬,丝丝缠绕,将沈萱宁专注的眼眸染红,映荡着其中弥散不开的苦楚。
节选

小说《沈萱宁跟了封瑾修十年》正在火热,这是一部短篇虐恋小说,由作者雁南妃创作而成的,主角是沈萱宁封瑾修。小说主要讲述了:礼盒被沈萱宁扔在桌子上,她起身去吧台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猩红的液体在透明的杯壁攀爬,丝丝缠绕,将沈萱宁专注的眼眸染红,映荡着其中弥散不开的苦楚。

沈萱宁抿着唇不说话,拿出钥匙绕过去想要开门,却被封瑾修狠狠地抓住手腕,往怀里一带拖到身前,被迫抬头仰视,望进那幽暗深邃的眼眸里。

两人力量悬殊,沈萱宁没挣脱开,索性放弃了挣扎,问道:“有事?”

封瑾修盯着那两片嫣红的唇,凑过去舔了一下,目光里染上暧昧:“你说呢?”

沈萱宁身子一僵,脸色煞白无比:“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

话刚落音,只觉得天旋地转,男人强势地横抱起她,拿钥匙开门,将她重重地摔在床上,压了下来。

身上的人好似出笼猛兽,毫不留情地蹂躏着她的唇,唇齿间纠缠出丝丝缕缕腥甜血味。

喘息间她哀求道:“放开我。”

封瑾修惩罚性地顶了顶,含着她白玉般的耳垂,嗓音低沉醇厚:“沈萱宁,你装什么纯?”

沈萱宁强压着胸腔里不停翻滚的情绪,咬着唇:“你有林蔓青了。”

封瑾修眯着狭长的眸子:“那又怎样?”

沈萱宁笑得嘲讽:“你有她了,却跑来找我?”

封瑾修伸手用力捏住她的下巴:“你不愿意?”

沈萱宁神情认真:“我不愿意。”

封瑾修眼里酝酿着风暴,笑得薄凉无比:“你大概忘了,当初是你死皮赖脸地缠着我,是你把自己送给了我,是你……”

沈萱宁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颤抖着唇瓣不说话,只是看着他怔怔地落泪。

失了分寸的封瑾修没理会她的情绪,伤人的话一句一句地往外吐。

“我养小情儿的时候,你的骨气呢,你不照样和我睡?”

“你是个什么货色我会不知道?在我面前装清高?”

“你他妈都贱了十年了,当了十年的消遣玩意,你现在告诉我你要从良?”

“沈萱宁,你自己说你可不可笑?!”

封瑾修说的话就像带着的刺的荆棘,把她划了个遍体鳞伤,眼泪止不住的流。

见她哭得一抽一抽的,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封瑾修的心狠狠地被蛰了一下,疼痛又酸涩。

他俯首在她额头上亲了亲,又顺着眉眼往下亲,不含欲望的亲吻是他难得的温柔,说出来的话却似淬了毒的刀子:“你要留在我身边就得认清自己的位置,别动不该动的心思,别想着和蔓青争,你没那个资格,明白吗?”

“封瑾修,我没和你闹,我是真的不想再这样下去了。”

“我不能一辈子犯贱,不能一辈子不要脸。”

“我是人,活生生的人,有血有肉的人,会受伤会难过,渴望被人喜被人爱,免我惊免我苦免我四下流离无枝可栖……”

封瑾修回到别墅的时候已是深夜,站在阳台上抽烟,不知不觉抽掉了一包烟,浑身带着凉夜的森寒和浓重的烟味。

洗了个澡,坐在客厅里,倒了杯酒慢慢喝着。

脑海里不受控制地想着沈萱宁。

敢和自己拿乔,她还真以为自己非她不可?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