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昊,秦振泽烈情如酒:名门枕上婚-言情小说阅读

烈情如酒:名门枕上婚

烈情如酒:名门枕上婚

作者:糖暮烟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11-15 09:08:05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主角叫梁子衿秦昊的小说叫《烈情如酒:名门枕上婚》,本小说的作者是糖暮烟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梁子衿从不以为自己和秦昊能有好的结局陪酒小姐和名门总裁从来是露水姻缘,何况自己只是替身!可当那个男人拥她入怀,她乱了心,忘记一切爱上他。再转眼,却被他亲手送进地狱!“秦昊,你害我至此,凭什么说爱我!”绝望中她放声嘶吼。他紧紧拥着她:“子衿,这世上,只有我爱你……”谜底解开,谁比谁更高贵……...
节选

梁子衿有些为难,这酒一看就是最烈的酒,她酒量不行,说不定喝完这杯酒就醉了。

“怎么?皇庭一号的首席居然不会喝酒?”秦昊挑衅的看着梁子衿。

“秦先生,我……?”秦昊叫自己来难道就是为了喝酒吗?梁子衿迟疑着不肯接酒杯。

秦昊看着梁子衿,然后喝了一大口,一把抓住梁子衿的头,强行灌进了梁子衿的口中。

梁子衿被秦昊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酒精特有的气味直冲脑门,让她剧烈的咳嗽起来。

秦昊玩味的看着她,冷笑一声:“好了,前戏做完了,我们直入主题吧。”

这个女人故作矜持,请她来她不来,现在却自己送上门来,女人都是一个德行,为了钱什么都做。

梁子衿一听,心头一颤,上次噩梦般的记忆再次涌了出来。

“秦……秦先生,我有些话……想说!”梁子衿鼓足勇气说。

秦昊奇怪的看着梁子衿。

“我……我需要钱……”梁子衿眼睛一闭,说。这句话说出来,她感受到的是前所未有的屈辱,难道她真的可以为了钱出卖自己的一切。

“你要多少?”秦昊好笑的看着梁子衿。

“一百万……”梁子衿选择直视秦昊。

只见秦昊如同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一样,好笑的看着梁子衿:“你是不是太高估自己了,你觉得你值一百万吗?还是你觉得我钱多到阿猫阿狗来要我都要施舍的地步?”

梁子衿听到秦昊这么说,更是无地自容,她早就应该料到是这副景象。

“那……那打扰了。”梁子衿只觉得没有必要在这里自取其辱了。

“站住!是不是这个世道变了,有求于人还这么高姿态?”秦昊悠闲的看着梁子衿。

梁子衿单薄的肩膀微微一颤。她哪有什么高姿态?她几乎低到尘埃了。

“这里是一百万,跳下去,就是你的。”秦昊忽然开口说。

梁子衿回过头,不可思议的看着秦昊。他的手里夹着一张支票,正微笑着看着她。

那笑容竟然是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因为他的眼神是冰冷的。

“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从这里走出去,那么你将得不到一分钱。二:跳下去,你将得到一百万。”秦昊的笑容几乎是残酷的。

梁子衿犹豫着,因为她不会游泳。这个时候一条短信来了,是医院的系统发来的:梁小姐,很抱歉的通知您,您的账户余额已不足一千元,为了不影响病人的治疗,请在明天早上八点之前前往前台缴费,谢谢!”

梁子衿默默的把手机放入包中,然后把包放在游泳池旁,一个纵身,跳了进去。游泳池的深水区足有两米多,梁子衿跳下去之后,水流猛地灌进口鼻,惊恐到不能呼吸。她虽然用力挣扎,却无法阻止自己的身体下沉,连续喝了好几口水之后,意识逐渐模糊,在那一刻她是既害怕又后悔,如果自己死了,妈妈怎么办?

这个时候,一个强有力的臂膀捞起了自己。

“死了吗?”捞她的自然不是秦昊,因为他正抱着膀子在一旁看热闹。

是齐裕璟把她捞上来的。

“昊,玩笑开的有些大了。”梁子衿迷糊之间就听到齐裕璟说。

“哼哼……这算什么?这个女人为了区区一百万都可以这么做,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不用担心,死不了就行。”秦昊的声音冷冷的。

“现在怎么办?”齐裕璟问,难道就这样把她扔出去吗?

秦昊皱了皱眉头,这么扔出去,如果真的死了,到时候免不了给自己惹麻烦。

“先把她安置在客房里,醒了就让她走吧。”一个女人为了钱什么做不出来,一个把钱看得比命还重要的女人,碰她都觉得脏。

齐裕璟点点头:“我知道了,你先去休息吧,我来善后。”

秦昊点点头,什么事交给齐裕璟,他都会处理的很好。

齐裕璟看着依旧昏迷不醒的梁子衿,逃都逃了,为什么还要自投罗网呢?真的以为秦家的钱这么好赚吗?

梁子衿缓缓醒来,周围是陌生的环境,看上去是一个套房,环顾四周,她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有秦昊的影子。

床头柜上放着那张一百万的支票,最起码秦昊还是说话算话的。

梁子衿整理好床单,准备离开。

“梁小姐,您醒了。秦少爷吩咐过,希望您能在这里等他回来。”齐裕璟站在门外,看着梁子衿出来平静的说。

“秦先生他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梁子衿有些意外的问。

齐裕璟摇摇头:“我不太清楚。”

梁子衿点点头,别人给了她一百万,再怎么样,也要表示一下感谢再走,虽然她为了这一百万差点丢了性命。

秦昊是被秦振泽叫去了公司。因为上次缺席董事会的原因。

秦振泽拿起桌子上的烟灰缸,但是掂量了一下还是放下了,随后拿起旁边的文件夹朝秦昊扔去。秦昊一个不防,被砸个正着。

“你能不能让我省点心?秦昊,我是不是跟你说过,这次股东大会极其重要,你务必要出席。是关于你的人事任命,你都不在,去任命谁?”秦振泽恨铁不成钢,秦昊什么都好,就是凡是都要跟自己对着干。

“我的缺席阻碍你们的任命了吗?”秦昊丝毫不在意被砸到的部位已经淤青,淡淡的问。

秦振泽冷哼一声:“你会是未来神话集团的董事长,我之所以对你要求严格,是因为对你期望极大。秦昊,我希望你能明白,作为神话集团的未来的领导人,我有必要提醒你,请你注意你的言行举止,否则,我有权利拿回你的一切,包括你的身份和地位。你最好考虑清楚,如果没有我,你是谁?”

秦昊面色铁青的看着秦振泽,这是一个父亲该跟儿子说的话吗?

“阿昊,我希望我们能停止战争,为了你妈妈。”秦振泽坐回去,疲惫的看着依旧站着的秦昊。

“为了我妈?我凭什么为了她?”秦昊好笑的说。每个人都跟他说,你要为了谁而做什么事?作为神话集团未来的BOSS,他应该谨言慎行,不能犯错,真是好笑。

秦振泽顿时哑然。

“我来不是来跟你讨论我是谁的附属品,而是想告诉你,不要再干涉我的生活。”秦昊面色清冷。

“你什么意思?”秦振泽不明白的看着秦昊,没头没脑的在说什么?

“只是这么告诉你,没有其他意思,还有……谢谢你到现在还没有把我赶出公司,我一定会好好做!”秦昊把“做”这个字说的很重。

秦振泽震怒的看着秦昊,却不知道这怒气该向谁发泄。

秦昊走后,秦振泽拨通了一个电话:“你过来一趟,我有事问你。”

秦昊突然来警告他,一定是发生了他不知道的事情,可是却没有人跟他汇报。

不一会儿,齐裕璟匆匆赶来。

秦振泽怒气冲冲的看着齐裕璟,原本没有发泄出来的怒气全部发泄在了齐裕璟的身上。

“我让你去看着秦昊,有什么事要第一时间向我汇报,你是不是好日子过的多了就不记得了?难道还想会贫民窟生活吗?如果你觉得你还可以回去,我现在就可以送你回去。”秦振泽满脸通红,抄起桌子上的烟灰缸扔了过去,齐裕璟没有闪躲,烟灰缸硬生生的砸在了齐裕璟的肩膀上。齐裕璟的肩膀虽然钻心的疼,却不能表露半分。

“裕璟,我不是怪你,只是阿昊那个孩子太不让人省心,所以我才会让你在他身边,你是我最信任的孩子。”秦振泽看到摔落在地上的烟灰缸,他知道自己的下手似乎重了些,态度就软了下来。

齐裕璟点点头:“我知道了,爸爸。”

秦振泽是齐裕璟的爸爸,这是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的事情。当年的一夜风流,留下了齐裕璟。秦振泽觉得自己还算有良心,最起码把年少时就成为孤儿的齐裕璟带回了自己的身边,虽然他的身份并没有人知道。

“裕璟,是不是疼了,你怎么就不知道躲呢?”秦振泽叹了口气。不管是虚情还是假意,最起码秦振泽表示了自己对齐裕璟的关心。齐裕璟自小失去了妈妈,一直都在福利院里长大,直到有一天,秦振泽出现,把他带回了秦家,虽然只是秦昊的小跟班,可是他已经对秦振泽感恩戴德。

“我没事。”虽然肩膀疼痛难忍,可是齐裕璟依旧没有表露半分,他不想让任何人看出他的脆弱。

秦振泽看着齐裕璟,自己是什么命啊,两个儿子,一个太过嚣张,一个却如此隐忍。要是能互补一下该有多好。

梁子衿等来等去,齐裕璟被一个电话召唤走了,她认为自己已经没有待在这里的必要了,就收拾了一下准备离开,只是没想到却在大门口跟秦昊撞了个正着。

“这位小姐,当你得到那么一大笔恩惠的时候,你是不是应该表示一下感谢?”秦昊忽然拉住梁子衿,阴阳怪气的说。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