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材小姐复仇记by草包公子-草包公子的小说废材小姐复仇记

废材小姐复仇记

废材小姐复仇记

作者:草包公子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11-15 08:55:54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夏凤九慕容云轩的小说叫《废材小姐复仇记》,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草包公子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重生之后,一无是处什么也不会,什么三从四德,什么琴棋书画,一窍不通,统统不会。他出身低微却敢于天皇作对。...
节选

“父皇息怒。”朱梦竲匆忙跪倒请罪。

“朕亲自下的旨意,你竟敢违抗?”朱鸿云气得脸色发白,“夏凤九身为将军之女有什么配不上你?”

朱梦竲抬头,分辩道:“父皇,夏凤九除了是将军之女以外,还有什么配得上儿臣?”

“女子无才便是德。儿臣不求夏凤九才华横溢,至少要品德无瑕。”朱梦竲悲愤道,“父皇难道想看到当朝的太子妃是个整日出入青楼,在街上胡作非为的痞子不成?”

“你听谁说的?”朱鸿云皱眉,“女子清誉岂能随便诋毁?”

“父皇,这还用听谁说吗?”朱梦竲苦笑,“如今国都全都传遍了。今天宴会上,那些人也在议论这件事情。”

“一些嚼舌的长舌妇。”朱鸿云低叱,“难道你会跟那些女眷一样,计较这些闲言碎语?”

“父皇,无风不起浪啊。”朱梦竲说道,“请父皇收回成命。”

“胡闹。”朱鸿云斥责道,“朕的旨意岂能随便更改?你回去好好的准备,选择吉日完婚。”

“父皇!”

“退下!”

朱鸿云坚决的态度让朱梦竲无奈的咬牙,重重的行礼之后退出。

回到自己的宫中,朱梦竲砸了一书房的东西。

他不要夏凤九那个草包!

他不想成为全天下的笑柄。

一干太监守在门外,不敢上前,却又怕朱梦竲伤了自己,在门口急得团团转。

一个小太监匆匆的过来,手里捧着一封书信在门递交给大太监。

大太监一见,眼睛一亮,冒着朱梦竲的怒火,进了房间。

“滚,谁让你进来的?”一个花瓶擦着大太监的耳朵飞了过去,撞到墙上,摔得四分五裂。

“太子殿下,夏小姐的书信。”

朱梦竲眼睛一亮,上前两步一把夺过大太监手中的书信。大太监识相的退了下去,这个时候,也就只有夏小姐的书信可以安抚住气愤的太子了。

展开书信,看着那隽秀的小字,朱梦竲脸上的怒意渐渐消散,一字一字的读着信中的内容,眼中有了感动,更多的是心痛。

一封书信,朱梦竲整整读了三遍,这才放下。

颓然的坐到椅子上,感叹一声:“雯颖,你何苦如此为难自己?”

一封书信,字里行间全都是对他的温柔体谅。

只字不提她的苦衷,这样的退让隐忍反倒更让朱梦竲心疼。

同时更是坚定了解除与夏凤九的婚约。

他早就有倾心之人,这人是才德兼备的夏雯颖并非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草包夏凤九。

将军府内,百里古溪问道:“书信送过去了?”

“自然。”夏雯颖笑道,“这场宴会,夏凤九可是众人谈论的焦点。太子想不知道她的‘丰功伟绩’都不可能。如今我给他送去这份书信,正是时候。”

通篇都在为夏凤九开头,同时殷切希望太子与姐姐幸福,不要被谣言所扰。

如此识大体,委曲求全的她,太子又怎么能不心生怜爱?

“娘,我要是成了太子妃,夏凤九跟南宫飞雪的地位就没有这么牢固了吧?”夏雯颖眼中闪过恶毒恨意。

“那是当然。”百里古溪点头说道,“太子对你的心意,你一定要把握好。”

“放心吧,娘。我一定会让您扬眉吐气,不会受一辈子欺负的。”夏雯颖坚定的说道。

“小姐。”夏雯颖的贴身丫鬟进来,交给她一封书信,退了出去。

夏雯颖展开一看,笑了起来:“娘,您看。”

百里古溪接过去一看,正是朱梦竲的回信。

信里坚定的表示了对夏凤九的厌恶,以及对夏雯颖的惋惜。同时表示他一定会想办法,解除与夏凤九的婚约,迎娶她进门。

“皇命不可违,恐怕太子要解除婚约没有那么容易。”百里古溪沉思道,“咱们母女要翻身,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娘,就算是不解除婚约,我想太子再纳个侧妃也是可以的。”夏雯颖笑道。

“傻女儿,侧妃怎么能跟太子正室相比?”百里古溪苦笑道,“你看娘这么多年在将军府处处被夏雯颖压制,你还看不出来吗?”

“要不是我生下了你,恐怕将军府早就没有我的立足之地了。”提到十几年的将军府时光,百里古溪是一肚子的恨意。

她早就想狠狠的将夏雯颖踩在脚下,出出这么多年被压制的恶气。

“娘,放心吧。我一定会让您出这口恶气的。”夏雯颖愤慨的说道。

母女两人如此气愤,完全没有想到,将军府不是求着百里古溪进门的。而是当年,百里古溪用了卑鄙的方法爬上了夏云关的床,挺着一个肚子闹到将军府的。

当年,南宫飞雪说要给她一座宅子,丫鬟下人,每月月钱,让她在外安置。

是她苦苦哀求说为奴为婢,硬留在将军府里。

“夏凤九呢?”百里古溪问道,“好像没跟你们一起回来。”

这也是让她气愤的地方,身为妾室,永远没有机会出现在外人面前。自己的亲生女儿只能跟着南宫飞雪出去,那样的风光永远都不属于她。

她费尽心机的进了将军府,可不是为了困死在这里面的。

“她?”夏雯颖一提到夏凤九,忍不住笑了起来,“她真是不知死活,又跑到万花楼去了。”

“夏雯颖也真是可笑,为了跟老爷赌气,就这么骄纵着夏凤九。岂不知道是害了他们母女?”百里古溪欣慰的看着夏雯颖,“还是我女儿争气。”

夏雯颖真是笨,一个女人这么刚强做什么?

跟自己的男人赌气,只会把自己毁了。

对付男人,就要以柔克刚,顺着男人,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

晚上的万花楼,最是热闹,丝竹歌舞、美酒佳肴全都令人沉醉。

后院厢房内,一桌的美酒佳肴边,空无一人。

内室里,夏凤九斜坐在椅子上,手里正拿着两封书信,霍然正是今天晚上朱梦竲与夏雯颖的书信。

“这两人真是情意绵绵,我要是不成全他们,岂不是天下第一大恶人?”夏凤九好笑的说道。

“他们如此对待小姐,早就该杀!”冷戾声音竟然出自万花楼那艳压群芳的老板梦蝶之口。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