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辰梦源空人心-凉辰梦源空人心小说阅读

凉辰梦源空人心

凉辰梦源空人心

作者:孤月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11-15 08:45:35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主人公叫宋墨然笑笑的小说叫《凉辰梦源空人心》,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孤月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姐姐新婚之夜,姐夫却跑进我的房间说喜欢的是我,从此我步入了一个尴尬的境地,青丝缠绵,爱却成牢!...
节选

他进入我身体的那一刻,我仿佛瞬间从天堂被打入了地狱,身体犹如被野兽硬生生撕成了两半,钻心的疼。

“嗯啊……”

我猛地一呜咽,身体一僵,全身肌肉都收紧。

我的第一次竟会葬送在自己姐夫手上!

他忽然贴在我耳边轻笑了一声,带着几分挑逗的韵味,“真敏感。”

一股悲愤涌上来,将我淹没,我反手就挣扎,但动作越大,下面越痛,我被宋墨然紧箍在怀里,清晰地感觉到他在我体内的变化。

“别这样……姐夫……你放开我!”

“反正这一步都做了,就算在这个时候停下,也没改变不了我们有染的事实。”

这话一出,我竟无言反驳。

他低头咬住我的嘴唇,我被他吻到将近窒息,身体不断地戳着我,我无比清晰地听到自己喉咙里有不堪入耳的声音传出,我死死捂住嘴巴,内心五味杂陈。

下一秒,他抚上了我上半身最敏感的部位,不断地戏弄,蹂躏,我的身体居然敏感的有了反应。

彼时,我已经从浴室里被他带出了大厅,用各种姿势强迫我,最后,我摸到了走廊上的花瓶,牙一咬,横手就拿起花瓶砸在他的肩膀上。

我拼劲所有力气冲他喝喊,“我姐姐就要回来了!要是被他撞见我们,我以后怎么在她面前立足?”

宋墨然将我手腕一抓,手上的花瓶立马碎了一地。

宋墨然眸光冰凉,唇齿轻启,再次提醒我,“我们已经有了实质的关系了,而且,我喜欢的一直都是你。”

“只要你好好听话,我想要你的时候好好配合,毕业以后,我会报送你去理想的学校读书,过上更加愉悦的生活。”

我的理智被他用三言两语激的理智全无,一想到我往我姐头上扣了一顶绿帽子,内心立马就掀起巨澜。

我将手强行抽出来,往地上碎屑了一口,怒目切齿,“再跟你发生关系?!我还不如去当只野鸡!”

我使出吃奶得劲儿一手推开了他,撒腿就往自己的房间里跑,顶着背后那后凌人的目光,我满心酸涩,视线模糊。

我被宋墨然强迫了,我以后要怎么面对我姐?

回到房里,我三下五除二地换上了一身衣服,站在镜子前,我看着脖颈上不知何时出来的深色草莓泪流满面。

我的世界在这一天被黑暗与绝望笼罩,我一想到我姐就满心愧疚,天知道我有多鄙夷自己,用尽了多少极致污秽的词喷自己。

我无法再面对我姐,从衣柜上抽了行李箱就胡乱往里面塞换洗衣服,将所有证件都放进自己的包里,手忙脚乱,忐忑不安。

我迅速收了行李,拖着行李就要离开,但刚到玄关处就刚好撞上了我姐。

她推门而入,正往手心里哈气就撞上了我,她今天穿着墨绿色的风衣,上面落满了雪,挑眉将我从头打量到脚,“你这是干什么?!”

我喉咙一紧,挦了挦围巾,嘴巴一张,半天才涩涩地挤出一句话,“我要搬出去住。”

“为什么?”

一句话脱口而出之后,她的身体猛地一怔,瞳孔渐渐缩去,仿佛想到了什么,顿时面色剧变。

她两个箭步上来,伸出手就将往我脑袋上摁,眉头一拧,哭腔立马出来。

“我大老远带着你来市里读书到底是为了啥?你知不知道我为了供你,养你,从逃学兼职再到陪酒勾引男人,所有不要脸的事都干尽了,你这养不熟的白眼狼,说翻脸就翻脸,我他妈……”

她的泪顺着眼角往下滑,言语犹如万千利刃刺在我心上,痛不堪言。

是啊!我姐为了我做了那么多,我到头来还跟她老公染了关系……

想到这里,我再也没有跟她对视的勇气,鼻子一酸,半句反驳的话都没有。

她一把扯住我的头皮就狠狠往鞋柜上砸,对我拳打脚踢。

“老爸老妈还在世时教导我们自尊自爱,你现在说搬就搬,我看你是在外面找了男人吧?!怎么?尝过男人的滋味之后,变得饥渴难耐了?”

我姐歇斯底里,字字句句皆诛心,提起男人这个话题时,我的心脏猛漏了一拍,甚至有种我姐知道我跟姐夫发生了关系的错觉。

她操着一双高跟鞋在我身上不断狠踢,猛踩,甚至碾压。

历经半个小时之后,我身上细细碎碎地疼起来,没忍住发出痛苦的声音,最后我姐是被保姆阻拦下的。

保姆满面焦慌地用自己的身体护住我,厉声喝了一声“夫人。”

“再打下去陈小姐就要惨死在你手下了!先生也很快就从书房出来了。”

保姆说了这话,我姐癫狂的情绪才有所缓解。

她打完之后,我弃了行李就往外跑,外面已经下了鹅毛大雪,寒风顺刮在我脸上,像极了利刃一下一下地划过。

跑的猛了,脚下突然一滑,不小心摔了个狗吃屎,我站在附近的公交站台上,拦了一辆计程车,刚一屁股坐上车,那阵扑面而来的暖气将我的崩溃全部戳破。

我捂住自己脸哽咽了起来,坐在前排的青年司机突然道,“没事,放声哭出来就好。”

闻言,我嘴巴一憋,哇的一声就哭出了声,所有委屈都在这个陌生面前撒泄了出来,丝毫形象都顾不上。

我痛哭了约莫十分钟,我的情绪才渐渐稳下来,司机看着车内后视镜看着我笑,声音犹如旭阳般温暖,“小丫头,亲人是即便各奔天涯也紧密相连的存在,哭完了就回家吧。”

我心里一堵。

如果犯下了不可原谅的大错呢?

我没吱声,他突然下车,将我这边的车门一开,眉开眼笑,“雪越来越大了,今天我家里还有老妈要照料,我送你回去。”

我没有拒绝,由他跟在身后,只是刚到了门口,就撞见了宋墨然。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