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温暖,慕向北一念向北,不负流年小说-薛温暖,慕向北小说叫什么名字

一念向北,不负流年

一念向北,不负流年

作者:大舅舅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11-15 07:57:25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主角叫慕向北许一念的小说是《一念向北,不负流年》,是作者大舅舅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同慕向北之间隔着太多的人命。他欺我成瘾,我怕他成性。他说,我和他之间有着八十万的交易,我要为他代孕一个孩子来还清。可是,六个月大的孩子,却被他硬生生从我肚子里扯了出来。我心灰意冷,踏上了天台,对他说出了隐瞒了很久的爱意,纵身一跃的瞬间,听见……有谁求我,不要死来着!...
节选

做我们这行的,怀孕了,有时候连自己都不知道孩子到底是谁的,虽然我清楚这个孩子是谁的,我却不能说,刚想反驳一句。

薛温暖继续道,那样温柔的语气,“向北,其实我都知道,你来北城做生意的这几个月,有很多天,晚上都没有回来,你其实是去找一念了,你们当年……”

“没有,温暖,你别多想……”

薛温暖打断了我的话,“向北,没事的,刚才检查结果你也知道了,我……不能生育,现在许一念既然怀了你的孩子,就是慕家的孩子,就当为了我,让她生下来吧,到时候我也能视如己出。”

薛温暖的话说的温柔动听,却让我不寒而栗,她的意思是,让我以代孕的方式,生下这个孩子,以后会叫她“妈”的孩子。

绝对不行,薛温暖是怎么样的人,我太清楚了,这个孩子若是到了她手上,只会生不如死,不如现在就扼杀掉。

然而我反对的话语还来不及说。

慕向北已经说了一声,“好,”上前揽住了薛温暖的腰,“温暖,你实在太温柔了,这件事,是我对不住你,谢谢。”

我还是想要解释一下,“慕……”刚开口,慕向北冷冷的目光扫了过来。

“跟我做的那些天,你跟别人做了吗?”

我清楚他的目的,他在计算我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不是他的,这种感觉就像被扒光了问我会不会**一样,让人无地自容。

可我不能拒绝回答,我在有和没有之间,哪种更糟糕之间,权衡了一下。

最后说了一句,“没有。”

话说的异常辛苦,泪也忍的异常辛苦。

他依旧是冷冷的口气,“那就为了温暖,生下来吧。”从未问过一句,我是否愿意。

……

金色港湾的工作,慕向北帮我辞掉了,违约金,他也帮我赔了。

在薛温暖的建议下,我住进了他们在北城的别墅中,别墅坐落在圣安路,距离圣安医院很近,趁着肚子还看不到的时候,能够时不时偷偷去看看还在疗养的晓星,日子也还过得不错,只是腹中默默成长的孩子,还是让我忧心。

在别墅的时候,我一直思虑着,如何以意外的形式,让这个孩子消失掉,就在我终于下定决心,打算从别墅的楼梯摔下去的时候,电话响了,晓星在电话那头唱着,“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个宝……”

我安静听他唱完,接受他在母亲节送给我的节日祝福,挂断电话后,我蹲在台阶上,摸着自己还没有隆起的腹部,泪如雨下。

因为这一通电话,我失去了杀死这个孩子的勇气

……

怀孕6个月内,一切看似都很平和,我真的就像是一个代孕的妈妈,骗妈和晓星自己在国外做项目,就那么安静地待在慕向北的别墅中,等待着属于他的孩子落地。

我想过,这样也挺好的,至少这孩子将来病了,还有家庭医生,再说这孩子也的确留着慕向北的血,薛温暖多少还是会顾虑一些,就像这6个月内,在慕向北面前,她待我也挺好的。

至于慕向北,大概是被薛温暖的大体和温柔感动,也有些想要放过我了,他说:“许一念,孩子生下来,我们就两情了。”那样如释重负的语气。

我想到还有四个月,事情就会向着好的一面发展,虽然很舍不得肚子里的这个孩子,但是我告诉自己,人要知足,特别是像我这样的。

而我一向把一切想的太好,忘记了还有温水煮青蛙的道理。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