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数潇湘佳人泪一羽霓裳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曾数潇湘佳人泪

曾数潇湘佳人泪

作者:一羽霓裳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11-15 07:53:09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精品小说《曾数潇湘佳人泪》由一羽霓裳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顾安爵温半夏,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次意外,她遇到纨绔不羁风流花心的集团继承人,本以为误上贼船,结果...他护她如宝,将她宠上天,她渐渐被这个不羁的男人吸引,然而就在她要倾心相对时,突然发现,自己原来只是对方赎罪的工具.....""...
节选

温半夏沉默了一会儿,心中虽然负气,但是他都帮自己这么多了,再犟着有点讨人嫌啊。

想罢,她这才开口,语气也柔和了好几分:“你的意思是,我爸爸没什么大问题?”

“嗯,在这里住几天,再观察一些时日,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不过依旧不能受**。”顾安爵见她跟自己说话,口气也变得愉悦了起来,整个人轻松了不少。

“谢谢你了,你先走吧,免得你未婚妻又来找我麻烦。”温半夏语气尽量平和,表现自己没有生气。

只是才说完,她便扭头看向了别处。

“我走了,你父亲的医药费怎么样?刚才有医生通知交钱,你有钱吗?”顾安爵其实早就知道了,她发呆又惆怅,肯定是因为没有钱。

温半夏被说得难堪,她穷,被他这么直白的说出来,也觉得丢人。

就如同钱程浩说的那样,她又丑又没有出息,难怪他会想要踢开自己。

“我是不是又丑又没用?这么大的人了,连父亲的医药费都交不起。”垂眸看着自己的双手,她语气满是自嘲。

“这世界没要求所有人必须变得有用,况且,你很漂亮啊,谁说你丑了?”顾安爵一本正经的道,眼神坦诚。

温半夏扯唇笑了笑:“别安慰我了,昨天钱程浩来我家,就是这么骂我的。”

“他说的都是狗屁,他想跟你分手,什么话说不出来?我现在有个办法可以解决你的困境,你要不要听听?”坐在一边的椅子上,顾安爵凝视着温半夏。

温半夏抬头看向他,眼底带着疑惑。

“跟我结婚。”顾安爵表情特别的严肃的说道,好像是真的在说一件非常有用的办法一样。

“滚!”温半夏想也不想立即怒骂。

都什么时候了,他居然还开玩笑!

“我是认真的,你跟我结婚,你父亲所有的医药费我承担。”顾安爵接着道,表情严肃得根本不像是开玩笑。

“你是在逼我知道吗?逼我把自己卖给你!”温半夏蓦地有些生气,语气也有点委屈。

“咱们协议结婚,我刚才就想过了,你当帮我一个忙,我帮你一个忙,我真的很需要你帮我这个忙。”顾安爵眼眸诚恳,表情也很凝重。

他这样子,让温半夏真的觉得,他是真的认真考虑了。

“那你未婚妻……”

“她目前不算我的未婚妻,外界的确传言我即将结婚,但是那消息也是她家人传出来的,我当时为了公司的利益,也没有反驳。但是后来,我发现了一些事情,不能跟她联姻。”顾安爵一口气说很多,可缘由,他还是不敢说出来。

他现在想跟温半夏结婚,一方面是因为避免跟谭莹莹结婚,一方面是因为,他已经彻底查清楚,温半夏就是他继母的女儿。

而温半夏的父亲,实际是对他有恩的。

他想帮她,但是总得要一个理由。

为今之计,两人结婚是双赢。

温半夏思索片刻,摇头道:“不行!我爸爸醒来会接受不了的。”

“我们暂时不说出来可以吗?我会让你爸爸接受我的,你相信我吗?”顾安爵来到她的身边,握着她的双肩,双眸深深的看着温半夏。

他现在不跟温半夏结婚,如果直接取消婚礼,会被业界的人说拿婚事炒作,那样对他们顾家非常的不利。

而谭家也会为了报复,对他们顾家泼脏水。

温半夏还在犹豫,顾安爵已经不管不顾,拉着她转身就走。

“钱程浩说,你还欠他的东西,如果不还,就要来这里闹,你父亲再被**,就真的要动手术了,如果我跟你结婚了,他来闹,就没作用了,你爸爸也不会受**。”拉着她往电梯走去,顾安爵继续说道,声音多了些着急。

温半夏咬着唇,纠结了好一会儿,她才问顾安爵:“我们去哪里?”

“去民政局。”顾安爵干脆利索的回答。

“可我还没答应你呢。”温半夏挣扎着道。

“温半夏,我想帮你,也希望你能帮我,好吗?”顾安爵扭头看向她,眼眸里情深意重让人不忍拒绝。。

温半夏瞧着他真情实意的眼神,还是不敢轻易答应。

“我会对你好,像现在这样,你相信我吗?”顾安爵继续问,紧紧盯着她双眸的凤眼里焦急慌乱。

温半夏哪里敢轻易相信,她才刚被另一个男人抛弃,而且顾安爵外界又传言纨绔风流,她哪里知道他是不是玩自己的。

可爸爸,也不能没有医药费啊。

咬了咬牙,她轻轻点了点头。

“这是你这辈子做得最对的一个决定!”顾安爵看她答应,眼眸所有的担忧褪去,眉梢也立即飞扬着笑意道。

温半夏没有回答,只是有点茫然。

两人来到民政局,早早叫人把两人户口本拿来的顾安爵牵着她的手进去。

领了表格,两人坐在一边准备填表。

温半夏本就是这里上班的,所以走流程也比较快,同事优先给了表格她。

写到一半,谭莹莹就浑身戾气的走了进来。

第一眼就看到了温半夏,她来到温半夏的身边,指着她的鼻子痛骂:“在医院里跟我未婚夫装朋友,转眼就跟我的未婚夫来民政局领证,你就这么不要脸吗?!”

她这一嗓子,吼得周围的人都看了过来。

甚至温半夏的同事们也伸出脑袋,一个个好奇的看着。

见人都看了过来,谭莹莹接着道:“看啊,这个小三!背地里勾搭我的未婚夫,还跑来跟他领证!”

要不是她让女佣留在那,今天他们证领了,她谭家还不知道!

她的话说完,周围人议论纷纷,一个个都一脸鄙视的看着温半夏。

平日里电视跟报纸报道小三太多,他们都很痛恨小三。

“谭莹莹,注意你得措辞。”顾安爵把温半夏护在怀中,皱眉看着谭莹莹语调瞬间冷酷到了零度。

谭莹莹张大嘴巴,没想到对方竟然会护着个莫名其妙的女人,不敢置信地尖声道:“顾安爵,我可是你未婚妻,你就这么向着这个狐狸精?!”

顾安爵闻言眉心拧得更紧,被男人半抱在怀里的温半夏甚至觉得他握住自己肩膀的手,温度都在瞬间降低了,随即听到头顶传来男人沉稳冷漠的嗓音斩钉截铁道:“我们没有订过婚,别在这胡搅蛮缠。”

谭家想要跟他顾家联姻的目的不简单,他早就知晓,所以对眼前的女人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又怎么会任由对方的话影响到怀中的小女人!

他揽着温半夏转身就要走,转身的瞬间撂下句话:“谭小姐若是继续造谣,准备好收律师函吧。”

冷酷无情,锋芒毕露,在朝着外人时毫不掩饰自己的狠戾手段。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