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尽梨花不见君赵班主,李老拐小说阅读

落尽梨花不见君

落尽梨花不见君

作者:狼胭肆起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11-15 07:52:23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主角是尹月董落颜的小说是《落尽梨花不见君》,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狼胭肆起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那年我们站在梨树下,我问:“你喜欢吗?”你说:“喜欢。”“等梨花落尽了,我给你做梨花糖。”“好。”……我那时早就想到你也许不会来,可我想我还是会在这等你。到头来,却是我失约了。原来,你早就来赴了与我的约定。...
节选

尹月泡了一壶茶,应裘换好衣服坐在客厅里,听着逐渐靠近的脚步声,只见赵班主笑眯眯的提着一堆赠礼进来。

“洛老板好!”

“赵班主别来无恙啊!请坐。”应裘坐着没有起身。

“一点小意思,请您笑纳!”赵班主举起手中的赠礼,应裘示意尹月接过,赵班主不禁从头到脚打量了他一眼。

“呦!这不是百花园里的小哑巴吗?怎么到哪里都是个下人!”赵班主不怀好意的说着,尹月没有理会,把接过的东西放在一旁。

“赵班主最近的火气可不小啊!给赵班主倒茶,降降火。”

“好。”尹月轻声应答,倒了杯茶。“赵班主,您请!”

赵班主心里一震,杯子差点没接稳。“你竟敢……”

“赵班主,您家的哑巴到我这学会说话了,是不是得感谢我啊!”

“洛老板这……”

“行了,赵班主。我这人没什么本事,只有演戏是最在行的,您就少费点心思吧!”应裘轻笑着说。

“洛老板这是何意?我是真心实意的想求您帮忙,绝对没有半点假意啊!”

“赵班主。”应裘脸色一沉,气氛变得凝重起来。

“是您的理解有误,还是我讲得不够清楚?那好,咱们就来好好谈谈!”

应裘换了个姿势,抬眼看了尹月一眼。“五年前,您的百花园应该是在北平起的班。那时候的董落颜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龙套,到了上海后渐渐的混出了名声。我说得对吗?”

赵班主谨慎的应答着:“对!对!对!算这小子有福气。”

“他的确有福气,能在来上海之前遇到了贵人。如果没有这位贵人,就算他到了上海也只是龙套一个。”

“贵……贵人?洛老板真是多想了。”赵班主尴尬的一笑来掩饰心里的不安。

“赵班主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啊!这位贵人跟着你们百花园来到上海,你们把他藏在园子里,知道他的人只有四个,包括他自己。他的扮相和董落颜很相似,但功夫却好上千百倍。你们利用他以董落颜的身份唱戏,这一唱可把董落颜的名声打响了。董落颜成角之后,某些见利忘义的小人就把他当垃圾一样扔在垃圾堆里,偶尔做些废物利用,利用完了又再次扔掉。不过,你们永远也想不到,这件事竟然还有第五个人知道。”

赵班主已是震惊得说不话来,应裘端起杯子,悠然的喝着花茶,余光扫到尹月身上。

尹月茫然的看着他,脸色越来越难看,仿佛看到了一个啃食人心的魔鬼。

“对了,这位贵人叫什么呢?嗯……好像是叫……哑巴!”

那些已被刻意埋葬的过去,直到才有人祭奠,为何还要将那腐烂在黄土里的残骸一点一点的拖拽出来?实在是太残忍了。

五年前,尹月早就死过一次。

那年他十五岁,正是志学之年的年纪,却浸染于歪风邪气之地。

自从父亲去世后,尹月只能在各个戏院里跑龙套混口饭吃。直至那日,尹月发着高烧,正好有场戏让他演个丫鬟能赚点钱。一个丫鬟没有多少戏份,在台上撑一会就完了。下台后,妆还没卸,戏院老板就将他带到了别处。

“老板,还有什么事吗?”

“你这小子,今天可走运了!”

尹月迷迷糊糊的跟着老板走到一处房间前,推开房门,一位留着辫子的老爷坐在交椅上,身上穿着前朝旧服,腿上坐着一个伶人,身边还搭着几个伶人伺候他喝酒。

国家早已换了主人,这些旧贵族依然留着那条代表他们“身份”的尾巴,维护着那可笑的“尊严”,幻想着有朝一日能够重回大清王朝。只有京戏才能把他们带回那个腐烂的世界,整日沉迷在戏里,把玩着这世上最低贱的伶人,仿佛自己依然是最高贵的贵族。

“贝勒爷,人带来了。”

自称是贝勒的老爷起初不耐烦的打量着尹月,再看看身边的伶人,顿时又生起了喜悦。

尹月感到一阵阵闷热翻涌而上,眼前有些模糊。屋里的伶人被打发出来,有人故意撞了尹月一下,尹月扶着门沿勉强撑着,无意间一抬头,对上了一双色眯眯的眼睛。

尹月顿时清醒了,转身便往外跑,老板一把抓住他推进屋里,抬手就要把门关上。

“不要!不要!”尹月拼死抵住,苦苦哀求着。

“你这小子可别身在福中不知福,让贝勒爷看上的可都是将来的红角,到时候我还得叫你一声老板呢!现在你得把贝勒爷给我伺候好了!”

“嗙!”房门被狠狠的关上,所有的绝望扑面而来。尹月呆呆的趴在门上,许久,缓缓的转过身,面对着一头腐烂的禽兽。这头禽兽像是在欣赏猎物一样,心里正盘算着怎么吃了它才最美味。

“我不想当什么红角,你放了我吧。”尹月无力的靠在门上。

“口是心非,这世上哪有不想成角的戏子?”贝勒爷喝了口酒,手里晃着酒壶朝尹月靠近。

禽兽终于忍不住诱惑,缓缓张开了獠牙,就像这个吃人的社会,一点一点的啃噬着人性,连骨头都不剩下。

“啊!”

房间里传出刺耳的惨叫声,贝勒爷痛苦的捂着眼睛,血液从他那空洞的眼中溢出。尹月手中还握着一只带血的杯子,转身推开窗户,毫不犹豫的向着窗外纵身一跃。

“啪!”轻薄的躯体滑落而下,砸向楼下的摊子。

“我的摊子啊!”

尹月艰难的翻起身,撇开气急败坏的摊主和的人群,狼狈的灵魂拖着丑陋的躯体拼命的逃跑,身后传来嘈杂的声音。

“把那小贱人给我抓回来!”

有一种痛苦的回忆,记住的不是身体上的痛觉,而是在心上留下千刀万剐的摧残。

尹月以为自己死了,死在北平的小巷,死在丑陋的妆容下,却没想到自己还能活着醒来。若不是身上的酸痛感,他还以为自己在做梦。

尹月躺在床上,睁开了眼睛。一张桌子,一壶茶水,几张凳子,一张小床。简朴的客房里,只有他一个人。身上的戏服没了,换成一身干净的衣服。脸上的妆卸了,嘴角还留着红肿。手上的木镯子竟变成了一只红色血沁玉。

“你可醒了!”

大清早的,客栈刚开门,店里的伙计就见尹月从房间里出来。

“请问……我怎么会在这?”

“你都忘了?五天前,你病得挺重,有人把你带进来的。”

“五天?”尹月很是吃惊。

“是啊!你都昏睡五天了,每天都有人来照顾你。”

“照顾?是谁带我来的?”

“你都不知道了,我怎么可能知道。”

“你有没有看清楚那人的长相?”

“不记得了,好像和你差不多大,每次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来的,我也没看过几眼。”

“你可知道他去哪里?”

“不知道,你也别想太多了,都躺了五天了,吃点东西吧!”

“可是……我没钱。”

“那位客人付了足够的钱,你就放心的吃吧!”伙计走向厨房,自言自语着。“这年头居然还有这么好心的人?”

尹月在客栈等了两天,那个人却再也没有出现。

在这北平城里,如果没有父亲,他早就不知道死在哪条街上了。不过现在,也快了。

“喂!喂!喂!快起来!要睡到别的地方睡去,别在这挡路!”

尹月离开了客栈却不知道该去哪里,他就像个迷路的孩子到处流浪,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怎么了?吵吵闹闹的,还干不干活!”一个老头拄着拐杖从一堆货物后探出头来。

“李老拐,这有个要饭的!看着真是碍眼!”

李老拐拄着拐杖过来瞥了尹月一眼,却也没说什么,走了几步又转了回来。

“你……站起来。”李老拐拿着拐杖敲了敲他,尹月散漫的起身,莫名其妙的看着这个怪老头。李老拐仔细打量了他的身段,不禁点了点头。

“你看,像不像?”

屋子里只有四个人,赵班主、李老拐、尹月、董落颜。李老拐让尹月扮上相,穿上了戏服。那是尹月第一次见到董落颜,那时的董洛颜与现在的董洛颜像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

那时的他只是个刚会唱戏的孩子,脸上还带着稚嫩。两个十几岁的孩子面面相觑,董洛颜看着尹月,就像是在看着台上的那个自己。

“像!太像了!”赵班主都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叫什么名字?”赵班主问他。

“尹月。”

“尹月?尹月……不!从今天起,你叫哑巴。”

赵班主又问了一遍,“你叫什么名字?”

尹月沉默了,是谁都无所谓了,做一个哑巴也挺好的,不用再去搭理别人,不会再有人知道尹月的存在。

尹月,终于死了。

本欲起身离红尘,奈何影子落人间。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