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莹与两个姐姐的故事小说-唐莹小说叫什么名字

与两个姐姐的故事

与两个姐姐的故事

作者:须足
类型:都市小说
时间:2020-11-15 07:51:38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主人公叫周浪潘灵灵的书名叫《与两个姐姐的故事》,本小说的作者是须足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一次邂逅,两个姐姐,怦然心动之中,陷入缱绻悱恻的情感漩涡。选择,成为我青涩少年时最痛苦的课题……...
节选

晚上八点的时候,我终于还是回到了她们的住处。因为除了这里,我实际上也没有别的地方可去。用自己身上的钥匙开了门,屋里一片昏暗,她们都还没有回来。我也懒得去开灯,将行李扔在一个角落里,一头倒在自己那张小床上。

我在想,以前在学校跟我打架那个家伙现在在干嘛呢?还在学校吗,还是已经消失了?如果他真的离开了那个学校,我倒是可以考虑再重新回去。我的生活被打乱了节奏,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那个该死的家伙啊!

这时门突然被打开,我刚想坐起来,听到灵灵姐尖叫了一声往后退去。这突如其来的一叫把我也吓得够呛。

我在黑暗中喊道:“灵灵姐是我。”

她听出了我的声音,用手捂住胸口,还在大口喘气:“周浪?你怎么回来了也不开灯啊?吓我一大跳。”

我情绪有些低沉,只是闷闷地嗯了一声。

她听出我有些不对劲,也没顾着去开灯,借着窗外一点昏暗的灯光走向我,然后关心地问:“怎么啦,有人欺负你了吗?”

我无声地摇头。

她凑近我,用手摸了摸我的额头:“还是哪里不舒服?”

她的手很柔软,触碰到我额头的时候感觉到一股温暖的气息。我略显慌乱地避开她的手掌,问道:“唐莹呢,还没回来?”

“她今晚加班可能有点晚,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叹了一口气。“我从那个厂里又出来了,觉得自己真是没出息。”

她起身去开了灯,对我笑道:“就为这个事情郁闷啊?在外面跳槽很正常嘛,做得不开心就换地方呗,有什么好难过的?”

“可前几天我还说要自己去锻炼呢。”

“锻炼也得有个过程,别着急慢慢来。你吃饭了吗?”

我摇摇头。

“等着,姐姐给你做饭。”

我说我吃包泡面就可以了。

“那哪成啊,我看你这段时间都瘦了,肯定是在那边没吃好。你等一下,很快的。”

看着她在厨房忙碌的身影,心里真是有说不出的感动。看来我天生就有姐姐缘,遇到的这些比我大的女孩子都挺善良而且会关心体贴人。我甚至都想过去抱她一下,喊一声姐姐。当然,这只是一个构思罢了。

做好饭,她给我端在桌上,然后坐在一边看着我吃,她说她已经在厂里吃过了。

我说灵灵姐你真好,真像是我的姐姐一样。

她用手托着下巴,莞尔笑到:“我早就说过啦,你要把我当姐姐的。你看这里有你表姐,还有我,所以不用那么消沉知道吗?有什么就跟我们说出来。”

“我是不是很没出息啊?”我往嘴里扒了一口饭,然后问她。

她摇摇头:“听我说啊周浪,我家里也有一个弟弟,年龄跟你差不多大,他今年要考高中了。你现在虽然离开了学校,但我觉得你是一个有上进心的人,这样也很不错了呀!”

“你弟弟成绩怎么样啊?”

“还行,我经常都鼓励他要认真读书。因为我在工厂里边看到好多像他这个年龄的男孩,我都会想到我的弟弟。我真的不希望他也这么早就来体验生活的艰辛。”

不知怎么的,我听了她这话觉得鼻子有点酸酸的。不知道是羡慕还是失落。

她看了我一眼:“又想起什么了?”

我连忙端起碗,使劲往嘴里刨饭,支吾说道:“没有,没有。”

吃完饭,我无论如何要帮她洗碗,她说不用了,厨房那么小。我说那我就站在一边看着你洗,如果要拿什么东西就说一声。她笑了笑说我的性格真的好像她那个弟弟。

我靠在门框上,跟她挨得很近,几乎能闻到从她头发上散发出来的香气。我无话找话:“唐莹今晚加班到什么时候啊?”

她想了想,“说不准,她们那条线今天返工,很可能要加通宵。”

听了这话我心里突突狂跳了几下。虽说以我的秉性应该不会对她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再说跟她们共处一室也有这么长一段时间,多少已经适应了。但话又说回来,对于一个情窦初开的男孩子来说,单独跟这样一个漂亮女孩呆在一起,内心荡起那么一丝涟漪也是在所难免的吧。但我立马就告诫自己,这个女孩十分善良而且值得敬重,你小子如果敢对她有半分邪念,老子绝不饶你!

她歪着头看我:“怎么啦?”

我跟她稍稍拉开了点距离,说:“我觉得你们车间也真够辛苦的,经常加班又没个准点。”

“是啊。”她叹道,“在工厂里面一切都只能听从老板安排。我和你表姐都商量过了,以后尽量把你介绍到仓库去发料,要轻松得多。而且上下班都是固定时间,不用加班。流水线上太累了,怕你吃不消。”

“无所谓啦,你们都坚持得下来,我堂堂一个……”

想到今天的狼狈相,我赶紧咽回了后半句,免得被她笑话。

她无声地笑笑,但不是嘲讽,只是一种善意的理解。

洗好碗,我们一起坐在床上看电视。我极力让自己的脑子快速运转,想一些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因为我害怕我的脑子里突然会蹦出一些荒唐的念头。尽管只是幻想也不行,那也是对这个女孩的亵渎。她在我的心目中,就是一个圣洁的女神。

“你,明天几点上班啊?”我问她。

“还是一样啊,八点半。”

“哦。”

“你这两天就不用到处去找工作了吧,好好休息几天,厂里可能快要招人了。”

“嗯,那你,早点睡吧?”

“你呢,还要看电视吗?”

我快速摇头。“我也睡了。”

我跑去厨房,接了一杯凉水灌下,然后问她:“灯要不要关啊?”

她愣了一下。“还是关了吧,刺眼得很。”

关了灯,我跑到小床跟前,一不小心却踢到了床脚架,险些摔一跤。

她问我:“干嘛,踢着东西啦?”

“没有没有,踩着拖鞋了。”

我躺在床上,使劲闭着眼睛,脑子里数着山羊,希望快点进入梦乡。

可是这山羊数来数去都数不出个头绪,而且越数越乱,到最后它们索性在我脑子里跳起舞来了。我的老天!

听了听那边大床上,没有什么动静,这么快就睡着了?也好,我至少可以大胆的翻翻身什么的,不至于被她察觉。

连续翻了几次身,还是无法入睡,我甚至都想到了要出去在大街上跑几圈这个法子了。

那边床上传来了声音:“睡不着吗?要不咱们聊聊天?”

“灵灵姐也还没睡吗?”

过了一会儿,那边说道:“你为什么这么小就不读书了呢?是自己想放弃学业,还是家里的原因?”

“我自己不想读了,读不进去。”

“总有什么原因吧,该不会是,谈恋爱了?”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我慌忙辩解。“我在学校里,很少跟女孩子说话的。”嘿,我都不知道为什么回答这个问题会这么紧张。

那边轻轻地笑出了声。

沉默了一阵。

“我就是担心我弟弟在学校里早恋啊,会影响学习。”

“我们班上倒是也有这样的。但我却没有……”

“那是什么原因呢,在学校跟人打架了?”

“嗯,不过这也只是一方面。主要是我讨厌现在学校里那种风气,太浮躁了。实际上像我这样的情况现在也很普遍的,我们班好些个同学都离开学校了。大家觉得与其在教室里浑浑噩噩耗费青春,还不如早点出来见见世面呢。”

“那么你现在也出来一段时间了,感觉如何,跟你想象中的世界一样吗?”

“差不多吧,我也知道在外面打拼并不容易,当时也是做好了思想准备的。”

好半天,她才叹息一声:“我觉得你还是应该多读些书,多学些知识。过早的踏入社会始终是不好的,你说呢?”

“可我现在已经踏入社会啦?”

“我在厂里也遇到过像你这样的,出来打工或许只是感受一下新鲜,呆一段时间后他们有的也会自己回学校去的。”

我知道她说这些话是有道理的,就像我在纸箱厂遇到的那个贵州小伙子一样。虽然人在天涯,但心里却始终都还装着学校。想着有一天还能回去,圆自己的大学梦。可我还能回去吗?我真的不知道。

“其实我当时来这边,也是因为有唐莹在这里。我想着她都可以在这边呆下去,所以也想来试试。”

“你怎么老是喜欢叫她名字啊?从小都这样吗?”

“从小就这样,习惯了。”

“要不,你给我说说你们小时候的趣事吧,肯定好玩得很。”

我适当在脑子里梳理了一下,然后大略的跟她讲述了一些我跟唐莹之间的事情。“实际上唐莹也并不是我真正的表姐,她是我外婆娘家那边一个亲戚家的女儿。小时候她父母常年在外,就将她寄养在外婆家。所以我小时候就经常跟她玩在一起。她那个时候很懂事,外婆一家都挺喜欢她的。原本她父母是打算把她过继给我舅舅做女儿的,所以我才一直把她当作表姐。不知道是不是后来因为她年龄大了知道了其中的原委,大人们也就没再提了。后来她念完初中就来了广东这边,这么多年一直没回去过。所以我也好些年没跟她见面了。”

灵灵姐听了之后好半天没有开口,我以为她快睡着了。我也不知道她跟唐莹之间平时有没有聊过这些,但既然是好姐妹,知道点她的身世也没什么吧?

“你睡了吗灵灵姐?”

“没有呢。我跟唐莹在一起这么久,她都没跟我谈起过这些。她之所以不想回去,可能还是过不去心里那道坎。所以周浪,你以后要对你表姐好点知道吗,她真的是挺不容易的。”

“知道啦,你不要跟她说我和你聊过这些哦,我怕她会生气。”

“怎么会,看样子你还是怕她的嘛,小时候是不是挨过揍啊你?”

我有些不好意思,挪了挪身子。“她其实也挺疼我的……当然啦,有时候实在把她惹毛了还是会揍我。”

她笑出了声。“你小时候是不是很顽皮呢?”

“男孩子嘛,肯定是很淘气的。但有时候我纯粹就是故意喜欢去逗她,看着她生气的样子我就觉得好好玩。”

“嗯,跟我弟弟差不多。不过因为我弟弟的年龄比我小太多了,所以倒是没打过架。谁会跟那么一个孩子较真。”

犹豫了好半天,我问她:“灵灵姐,在你眼里,我也还是个小孩子吗?”

“当然啦,你难道认为你不是个孩子吗?”

听了这话我心里多少有点沮丧。

灵灵看我这边没动静,说道:“那,快点睡吧?”

“睡不着。”

“那你就看电视嘛,把声音关小一点。”

“不想看。”

“那就都不说话了,咱们比比看谁先睡着。”

不知道是不是在赌气,我突然鬼使神差地冒出一句:“我想来你那边睡。”

她没有说话。

我又鼓起勇气问了一句:“可不可以嘛?”

“不准乱想!”她说。

“我没有乱想。”我说。“我只是想过来跟你躺在一起聊天。你不是说我还是个孩子吗,我们一个睡一头,我保证……”

“不行,快点睡。要不我就去跟你表姐说啦。”

我不敢再吭声,只想狠狠地掐自己两下,把自己掐晕,甚至掐疯!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