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要怜朕是娇花-陈贵人,姜沅道莫要怜朕是娇花章节试读

莫要怜朕是娇花

莫要怜朕是娇花

作者:纨绔三公子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10-25 13:17:03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主角叫姜沅容九的小说是《莫要怜朕是娇花》,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纨绔三公子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当了十几年的傀儡皇帝,实权全在四位顾命大臣手里。朕要使个美人计把实权夺回来,眯眼一看,就你了,太傅大人。新文存稿中,敬请先收藏追书。连载文《公主在上》希望支持……另外诸多完结文大家也可以先过目。...
节选

姜沅,宋也,苏衍从先生那里出来,宋也见姜沅无精打采,在回答先生的问题时,也不像先前那么才思敏捷,于是问道,"皇上可是有什么烦心事?见皇上没什么精神?莫不是昨日熬夜将那《东厢记》看完了?"姜沅一听到《东厢记》的名字,便立刻道,"别提了,那话本子昨日直接被那个大魔,被容大人给烧了。""烧了?这是为何?"宋也吃惊不已。姜沅道,"他说这种情情爱爱的书不适合朕看。朕才看了一小半,这后面到底那贤惠的原配娘子如何了,朕还不知道呢?宋宋,你再给朕弄一本来吧?"宋也刚要说什么,却被苏衍止住,他问道,"皇上,容大人既然让你不要看,就不要再看了。这要是让容大人再发现,事情便不大好了。""朕连看个话本子的自由都没了,这皇上当的真是窝囊。你们谁想当,谁来好了。"苏衍立刻道,"皇上莫要再说这种负气的话。皇上若是心情不好,尽管来找我和宋宋便是。我们一定会陪着皇上的。"姜沅看了看苏衍,问道,"你们真的会一直陪着朕?"苏衍眼神坚定的点点头。宋也也笑着说道,"我们三,明上是君臣,可却是最要好的朋友。我与苏苏无论何种情况都会陪在你身边的,皇上不用担心。"此时的言笑晏晏,却不曾想日后的朝堂之争,都无所避免的将他们卷了进去。如今的这份纯真,再也寻不回来。"奴婢给皇上请安。"三人走出去几步,便看到锦绣前来。"锦绣姑姑?是母后找朕吗?"锦绣点点头,"太后在御花园内等着皇上,请皇上移驾御花园。""好。宋宋,苏苏,你们也随朕一同去吧。反正母后待你们也是极好的,你们不必拘谨。"宋也看了看苏衍有些为难道,"我们还是不去了吧?太后那里,我们总要守些规矩。"姜沅道,"方才还说要一直陪着朕,现在又反悔了不成?"苏衍无奈一笑,道,"宋宋,有时候在嘴上功夫,咱们也不得不佩服皇上。既然咱们有言在先,不如去一去吧。只要我们遵守这宫规,太后自然也不会为难咱们。"宋也听罢,只好点头。三人便直接去了御花园。三人刚到御花园,便听到女子的娇笑声。这声音十分熟悉,姜沅已经知道是谁来了。便是她那妹妹,楚节之女,楚嫣。楚节是顾命大臣之一,也是太后楚成璧的堂哥。楚嫣年芳十五,生的貌美如花,知书达礼,十分受楚成璧喜欢。"原来是嫣妹妹来了。"姜沅对这个妹妹也有些亲近。"皇帝哥哥,你来啦。"楚嫣一阵激动,随即意识到自己没有行礼,便立刻跪了下来道,"见过皇上。""都是自家人,嫣妹妹不必客气。"姜沅上前将楚嫣扶了起来。楚嫣见姜沅这般亲昵,瞬间脸红,带着娇羞对着姜沅道,"多谢皇上。""臣见过太后。""臣见过太后。"宋也和苏衍都行了礼。"起来吧。哀家有些日子没有见到嫣儿了,特意叫她来宫中陪陪哀家。嫣儿也说想皇上了,哀家便让锦绣将你叫了来。没有耽误你读书吧?"楚成璧坐在那里说道。姜沅回道,"锦绣姑姑去的正是时候,朕刚刚从先生那里出来。这不,朕将宋宋和苏苏也一起叫了来。正好嫣妹妹在这里,我们可以一块玩耍。""都是年轻人,一起玩耍也没什么不好。苏衍满腹诗书,宋也机智敏捷,有他们在你身边,哀家也放心。""多谢太后夸奖。""多谢太后夸奖。""那朕就不陪母后了,嫣妹妹,走,我们一起去玩耍吧。""是,皇帝哥哥。我们要玩什么呢?"四人便一起离开了。楚成璧的笑意渐渐敛去,道,"皇上这般心性,虽说那四位大臣不会说什么,可这江山毕竟还是姜家的呀。也不知何时她能长大,独当一面。"锦绣在一旁道,"太后莫要着急,皇上毕竟年轻了些。而且几位顾命大臣的势力实在是盘根错节,皇上小小年纪也是无法抗衡的。""这个哀家自然知道。眼下他们这个皇后之争,想必楚大人和宋大人即使远在千里之外也已经有所耳闻了。这皇后立了谁,就表示谁会更尽心的辅佐皇上,一点也马虎不得。苏大人这么着急利用自己在朝中的势力一直在督促皇上,不就是想在他们回来之前,将此事定下来吗?哀家自然不能如了他的愿。好在容大人的意思并不明朗,此事还能拖一拖。"锦绣道,"这无论如何,楚大人是太后的堂哥,理应是站在太后这边的。"楚成璧嗤笑一声,"你以为哀家那堂哥会顾及什么亲情?不过是哀家现在是太后,还有他可以仰仗的地方罢了。若这一回不能将楚嫣拉上后位,他自然也免不了和哀家翻脸。""可皇上她明明……这……"锦绣听着也有些担忧。"这事你我之间知道,皇上知道,可楚大人和楚嫣却不知道。而且,你看不出来吗?嫣儿她心中有着皇上。""奴婢明白。"锦绣猜不透楚成璧要做什么。不该她问的,她绝不敢过问一句。正在此时,就听到前边有些争吵之声。楚成璧道,"锦绣你去瞧瞧,是哪个奴才不懂规矩在御花园里吵吵嚷嚷的?""是。"锦绣走了过去,却并没有完全靠近。她站在一棵树旁边,便看到前头是陈贵人在那里,然后一个宫女正在扇另一个太监的嘴巴。这陈贵人素来嚣张跋扈,不过是与苏伯陵有些沾亲带故的关系,她爹花了大把的银子,这才让她进了宫。锦绣只是看了一会儿,便准备回去告诉楚成璧。刚准备离开,却听到一声呵斥之声,原来是姜沅看到了此事,颇有些不平。"住手!"姜沅走了过去,身后宋也,苏衍和楚嫣都在。"皇上?臣妾见过皇上。"陈贵人慌忙行了礼,不知是因为这件事有些心虚,还是因为自己有身孕这件事。姜沅直接质问道,"你做什么要打他?"陈贵人便回道,"这个奴才做错了事,险些害的臣妾跌倒,所以臣妾命人教训了他。"姜沅道,"你是主子,他是奴才,他定然不敢故意得罪你,许是不小心为之。既然如此,小惩大诫便可,你瞧瞧,已经将人打的嘴巴都流血了,是不是太过分了些?""皇上说的是,臣妾知错了。"主子已经认了错,可身边的宫女却不知好歹,道,"皇上,这小太监居心叵测,定然是受了他人挑唆,想害主子的孩子呢?这后宫里头唯有娘娘怀了龙嗣,自然是招人记恨的。皇上,此事不能就这么算了,需要让他供出谋后主使者。""你给本宫闭嘴。"陈贵人呵斥道,便有些小心翼翼的抬眼看了看姜沅。姜沅看着那宫女道,"唯有她怀了龙嗣?你可知道这孩子她根本……""皇上……"在姜沅说出什么之前,却被陈贵人直接打断,"皇上,臣妾有些累了。苏大人上次给臣妾带了些进补的药,臣妾也该回去喝了。"姜沅听出来陈贵人话里的意思,她这是拿苏伯陵来压她呢。"皇上,娘娘既然已经知道错了,此事便作罢吧。"苏衍站出来说道。姜沅一气,"苏苏,你也帮着她说话?她真是你们自己人是不是?"姜沅说完,便直接走了。宋也用手指了指苏衍,道,"苏苏,你好端端的不帮皇上是怎么回事?不够义气啊,不够义气,我也不大想理你了。你呀你呀!"宋也说着也摇摇头走了。楚嫣便追着姜沅跑了,剩下苏衍还站在那里。陈贵人道,"苏公子,多谢你了,代本宫回去向你爹问好。"苏衍微微颔首,淡淡道,"此等事还是娘娘自己去吧。告辞。"苏衍转身离开,留下陈贵人顿时有些愣愣的。锦绣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回去都告诉了楚成璧。

姜沅,宋也,苏衍从先生那里出来,宋也见姜沅无精打采,在回答先生的问题时,也不像先前那么才思敏捷,于是问道,"皇上可是有什么烦心事?见皇上没什么精神?莫不是昨日熬夜将那《东厢记》看完了?"

姜沅一听到《东厢记》的名字,便立刻道,"别提了,那话本子昨日直接被那个大魔,被容大人给烧了。"

"烧了?这是为何?"宋也吃惊不已。

姜沅道,"他说这种情情爱爱的书不适合朕看。朕才看了一小半,这后面到底那贤惠的原配娘子如何了,朕还不知道呢?宋宋,你再给朕弄一本来吧?"

宋也刚要说什么,却被苏衍止住,他问道,"皇上,容大人既然让你不要看,就不要再看了。这要是让容大人再发现,事情便不大好了。"

"朕连看个话本子的自由都没了,这皇上当的真是窝囊。你们谁想当,谁来好了。"

苏衍立刻道,"皇上莫要再说这种负气的话。皇上若是心情不好,尽管来找我和宋宋便是。我们一定会陪着皇上的。"

姜沅看了看苏衍,问道,"你们真的会一直陪着朕?"

苏衍眼神坚定的点点头。宋也也笑着说道,"我们三,明上是君臣,可却是最要好的朋友。我与苏苏无论何种情况都会陪在你身边的,皇上不用担心。"

此时的言笑晏晏,却不曾想日后的朝堂之争,都无所避免的将他们卷了进去。如今的这份纯真,再也寻不回来。

"奴婢给皇上请安。"三人走出去几步,便看到锦绣前来。

"锦绣姑姑?是母后找朕吗?"

锦绣点点头,"太后在御花园内等着皇上,请皇上移驾御花园。"

"好。宋宋,苏苏,你们也随朕一同去吧。反正母后待你们也是极好的,你们不必拘谨。"

宋也看了看苏衍有些为难道,"我们还是不去了吧?太后那里,我们总要守些规矩。"

姜沅道,"方才还说要一直陪着朕,现在又反悔了不成?"

苏衍无奈一笑,道,"宋宋,有时候在嘴上功夫,咱们也不得不佩服皇上。既然咱们有言在先,不如去一去吧。只要我们遵守这宫规,太后自然也不会为难咱们。"

宋也听罢,只好点头。

三人便直接去了御花园。三人刚到御花园,便听到女子的娇笑声。这声音十分熟悉,姜沅已经知道是谁来了。便是她那妹妹,楚节之女,楚嫣。

楚节是顾命大臣之一,也是太后楚成璧的堂哥。

楚嫣年芳十五,生的貌美如花,知书达礼,十分受楚成璧喜欢。

"原来是嫣妹妹来了。"姜沅对这个妹妹也有些亲近。

"皇帝哥哥,你来啦。"楚嫣一阵激动,随即意识到自己没有行礼,便立刻跪了下来道,"见过皇上。"

"都是自家人,嫣妹妹不必客气。"姜沅上前将楚嫣扶了起来。

楚嫣见姜沅这般亲昵,瞬间脸红,带着娇羞对着姜沅道,"多谢皇上。"

"臣见过太后。"

"臣见过太后。"

宋也和苏衍都行了礼。

"起来吧。哀家有些日子没有见到嫣儿了,特意叫她来宫中陪陪哀家。嫣儿也说想皇上了,哀家便让锦绣将你叫了来。没有耽误你读书吧?"楚成璧坐在那里说道。

姜沅回道,"锦绣姑姑去的正是时候,朕刚刚从先生那里出来。这不,朕将宋宋和苏苏也一起叫了来。正好嫣妹妹在这里,我们可以一块玩耍。"

"都是年轻人,一起玩耍也没什么不好。苏衍满腹诗书,宋也机智敏捷,有他们在你身边,哀家也放心。"

"多谢太后夸奖。"

"多谢太后夸奖。"

"那朕就不陪母后了,嫣妹妹,走,我们一起去玩耍吧。"

"是,皇帝哥哥。我们要玩什么呢?"

四人便一起离开了。

楚成璧的笑意渐渐敛去,道,"皇上这般心性,虽说那四位大臣不会说什么,可这江山毕竟还是姜家的呀。也不知何时她能长大,独当一面。"

锦绣在一旁道,"太后莫要着急,皇上毕竟年轻了些。而且几位顾命大臣的势力实在是盘根错节,皇上小小年纪也是无法抗衡的。"

"这个哀家自然知道。眼下他们这个皇后之争,想必楚大人和宋大人即使远在千里之外也已经有所耳闻了。这皇后立了谁,就表示谁会更尽心的辅佐皇上,一点也马虎不得。苏大人这么着急利用自己在朝中的势力一直在督促皇上,不就是想在他们回来之前,将此事定下来吗?哀家自然不能如了他的愿。好在容大人的意思并不明朗,此事还能拖一拖。"

锦绣道,"这无论如何,楚大人是太后的堂哥,理应是站在太后这边的。"

楚成璧嗤笑一声,"你以为哀家那堂哥会顾及什么亲情?不过是哀家现在是太后,还有他可以仰仗的地方罢了。若这一回不能将楚嫣拉上后位,他自然也免不了和哀家翻脸。"

"可皇上她明明……这……"锦绣听着也有些担忧。

"这事你我之间知道,皇上知道,可楚大人和楚嫣却不知道。而且,你看不出来吗?嫣儿她心中有着皇上。"

"奴婢明白。"锦绣猜不透楚成璧要做什么。不该她问的,她绝不敢过问一句。

正在此时,就听到前边有些争吵之声。楚成璧道,"锦绣你去瞧瞧,是哪个奴才不懂规矩在御花园里吵吵嚷嚷的?"

"是。"

锦绣走了过去,却并没有完全靠近。她站在一棵树旁边,便看到前头是陈贵人在那里,然后一个宫女正在扇另一个太监的嘴巴。

这陈贵人素来嚣张跋扈,不过是与苏伯陵有些沾亲带故的关系,她爹花了大把的银子,这才让她进了宫。

锦绣只是看了一会儿,便准备回去告诉楚成璧。刚准备离开,却听到一声呵斥之声,原来是姜沅看到了此事,颇有些不平。

"住手!"姜沅走了过去,身后宋也,苏衍和楚嫣都在。

"皇上?臣妾见过皇上。"陈贵人慌忙行了礼,不知是因为这件事有些心虚,还是因为自己有身孕这件事。

姜沅直接质问道,"你做什么要打他?"

陈贵人便回道,"这个奴才做错了事,险些害的臣妾跌倒,所以臣妾命人教训了他。"

姜沅道,"你是主子,他是奴才,他定然不敢故意得罪你,许是不小心为之。既然如此,小惩大诫便可,你瞧瞧,已经将人打的嘴巴都流血了,是不是太过分了些?"

"皇上说的是,臣妾知错了。"

主子已经认了错,可身边的宫女却不知好歹,道,"皇上,这小太监居心叵测,定然是受了他人挑唆,想害主子的孩子呢?这后宫里头唯有娘娘怀了龙嗣,自然是招人记恨的。皇上,此事不能就这么算了,需要让他供出谋后主使者。"

"你给本宫闭嘴。"陈贵人呵斥道,便有些小心翼翼的抬眼看了看姜沅。

姜沅看着那宫女道,"唯有她怀了龙嗣?你可知道这孩子她根本……"

"皇上……"在姜沅说出什么之前,却被陈贵人直接打断,"皇上,臣妾有些累了。苏大人上次给臣妾带了些进补的药,臣妾也该回去喝了。"

姜沅听出来陈贵人话里的意思,她这是拿苏伯陵来压她呢。

"皇上,娘娘既然已经知道错了,此事便作罢吧。"苏衍站出来说道。

姜沅一气,"苏苏,你也帮着她说话?她真是你们自己人是不是?"

姜沅说完,便直接走了。

宋也用手指了指苏衍,道,"苏苏,你好端端的不帮皇上是怎么回事?不够义气啊,不够义气,我也不大想理你了。你呀你呀!"

宋也说着也摇摇头走了。

楚嫣便追着姜沅跑了,剩下苏衍还站在那里。

陈贵人道,"苏公子,多谢你了,代本宫回去向你爹问好。"

苏衍微微颔首,淡淡道,"此等事还是娘娘自己去吧。告辞。"

苏衍转身离开,留下陈贵人顿时有些愣愣的。

锦绣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回去都告诉了楚成璧。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