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爱能听得见小说-名字是傅念琛,顾盛夏

如果爱能听得见

如果爱能听得见

作者:小蜜蜂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10-25 12:25:52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如果爱能听得见》由小蜜蜂最新写的一本短篇小说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顾盛夏傅念琛,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顾盛夏爱了傅念琛很多年,为了跟他在一起,她甘愿背负着小三的骂名。她以为,终有一天,这个男人,会看见她的真心。可到底,是她大错特错。这个男人,到她死时,都在恨她……...
节选

终于,在良久的等待后,手术室的灯,慢慢熄灭。白若溪的手术,已经做完了。躺在病床上的白若溪,被医生从手术室推出来,远远看过去,她的脸色惨白,面如枯槁,看在傅念琛的眼睛里,满满都是心疼。“若溪,你有没有怎么样?”傅念琛不断喊叫着白若溪的名字,希望白若溪可以回应他。“傅总,刚刚动完手术,白小姐没有这么快醒过来的,你先不要着急,早点回去休息吧。”“不用了。”傅念琛伸出手,紧紧把白若溪的手掌,攥在手心里,“我就在这里,陪着若溪,哪里都不去。”病床被推回到了VIP病房,傅念琛坐在床边,看着面前的白若溪,心里满满的都是愧疚。如果不是因为他在婚礼上,把白若溪一个人丢下,现在的白若溪,或许还是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样子。想到这里,自责如同潮水一般,向傅念琛涌来。今天,他实在是经历了太多,而这一切,都是拜顾盛夏所赐,所以,傅念琛在心里,默默下定决心,明天,他一定要亲自去警局,把顾盛夏碎尸万段!“叮叮叮——”此刻,傅念琛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谁?”“傅总,不好了!”电话那头的声音,传来的,是傅念琛私人保镖的声音。“怎么了?”听到他焦灼的口气,傅念琛不由的眉头一紧。“刚刚得到的消息,就在五个小时之前,顾盛夏被陆慕衍从警察局里保释出来了!”“什么!”听到这个消息的傅念琛,仿佛是被五雷轰顶了一般,激动的从凳子上站起来,原本有些混乱的脑子,也在此刻变得清醒。“不可能!她是杀人犯,怎么可能被释放出来!”“警局那边的解释是,陆慕衍交了高额的保释金,再加上……顾盛夏只有不到三个月的生命了……能证明她是故意杀人的罪名也不足成立……所以过了十二个小时的监视期之后……她就被陆慕衍给保释出来了!”“该死!”听到这里,傅念琛伸出拳头,狠狠砸在了面前的床边案几上。“继续去给我查!人既然是被陆慕衍带走的,那就带人给我去陆慕衍家要人!就算把陆慕衍整个房子拆掉,也要给我把顾盛夏带回来!”“这个……恐怕不可能了……”说到这里,电话那头,满满都是颤抖的声线。“到底怎么回事,说清楚?”“据可靠消息,陆慕衍全家从警察局里被释放出来之后,已经把所有国内的财产,全部转移到国外去了,现在,陆家是人去楼空,整个陆家的人究竟去了哪里,现在根本没有人知道。”“该死!那顾盛夏呢!”“也是一样,暂时还没有任何消息。”电话那头的声音,可以听的出来,渐渐躁动不安起来,对于傅念琛的脾气,保镖清楚的很。“你给我听好了,我现在马上回来,就算是给我把整个地球都翻遍了,也要把顾盛夏给我找回来!我要她付出血的代价!”说完,傅念琛狠狠把手机砸在了地上,手机因为撞击,屏幕被摔的四分五裂。拿起外套,傅念琛径直朝病房的大门口走去。然而,就在傅念琛的脚步声,渐渐消失在病房的时候,床上原本安静躺着的白若溪,立刻从床上坐起来。视线,落在了地上,那个七零八落的手机上。狠狠咬了咬嘴唇,白若溪取过枕边电话,拨出了一个熟悉的号码。“是我。”白若溪脸上的表情,阴狠无比。“我让你监视顾盛夏的行踪,你调查的怎么样了?”“白小姐,你放心,就在两个小时之前,顾盛夏已经和陆慕衍一家人,乘坐飞机,出国了,顾盛夏还有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了,这一次,恐怕是华佗,也难再回天了。”闻言,白若溪的嘴角,恐怖地咧开一个弧度。“想不到,这个陆慕衍,还真是对顾盛夏有情有义,即使那个女人都快要死了,还要千方百计把她从监牢里给救出来,走了也好,走了就不要回来了!”说到这里,白若溪的表情,渐渐开始狰狞,整个人说话的时候,都是咬着牙,狠狠开口说道。“我不想让傅念琛知道关于顾盛夏行踪的任何消息,你应该知道怎么做。”“白小姐放心,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我都明白。”挂断电话,白若溪的嘴角上,一丝笑容,稍纵即逝。接下里的一段时间,傅念琛总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要么,就是和出入的保镖,在屋子里窃窃私语着什么,要么,就是一个人埋头,不知道在找些什么。白若溪几次想和他说有关补办婚礼的事情,都被傅念琛以工作面的缘由,再三推诿,终于,在忍耐了许久之后,白若溪终于忍受不住的爆发了。这一天,她特地亲自下厨,给傅念琛做了几道他非常喜欢的小菜,然后亲自端到了他的书房里。“念琛,吃点东西吧,你都忙了一个上午了。”傅念琛听到声音,抬起头,看到是白若溪,眼神里,不知为何,竟然闪过了一丝烦躁。“我知道了,东西你放下,我待会会吃的。”只象征性的看了一眼,傅念琛再次低下头,做着手里的工作。“忙什么呢?”“工作。”傅念琛的回答,简洁明了,但是,在白若溪看来,她并不满足。慢慢走到傅念琛的身后,只是,却看到傅念琛的桌子上,摊开放着的是一张有关于顾盛夏的出入境登记表。“念琛,你居然还在想那个贱女人!”白若溪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去,在傅念琛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一把从桌子上抓过那份文件,扔到了地上。“白若溪,你在做什么!”傅念琛下意识的,从大班椅上站了起来,黑着脸,朝身边的白若溪大声吼叫道。“你凶我?傅念琛,你竟然为了顾盛夏那个贱女人凶我?”白若溪红着眼眶,难以置信地看着面前的傅念琛。这还是之前,她那个温柔相待的傅念琛么?

终于,在良久的等待后,手术室的灯,慢慢熄灭。

白若溪的手术,已经做完了。

躺在病床上的白若溪,被医生从手术室推出来,远远看过去,她的脸色惨白,面如枯槁,看在傅念琛的眼睛里,满满都是心疼。

“若溪,你有没有怎么样?”

傅念琛不断喊叫着白若溪的名字,希望白若溪可以回应他。

“傅总,刚刚动完手术,白小姐没有这么快醒过来的,你先不要着急,早点回去休息吧。”

“不用了。”傅念琛伸出手,紧紧把白若溪的手掌,攥在手心里,“我就在这里,陪着若溪,哪里都不去。”

病床被推回到了VIP病房,傅念琛坐在床边,看着面前的白若溪,心里满满的都是愧疚。

如果不是因为他在婚礼上,把白若溪一个人丢下,现在的白若溪,或许还是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样子。

想到这里,自责如同潮水一般,向傅念琛涌来。

今天,他实在是经历了太多,而这一切,都是拜顾盛夏所赐,所以,傅念琛在心里,默默下定决心,明天,他一定要亲自去警局,把顾盛夏碎尸万段!

“叮叮叮——”

此刻,傅念琛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谁?”

“傅总,不好了!”

电话那头的声音,传来的,是傅念琛私人保镖的声音。

“怎么了?”

听到他焦灼的口气,傅念琛不由的眉头一紧。

“刚刚得到的消息,就在五个小时之前,顾盛夏被陆慕衍从警察局里保释出来了!”

“什么!”

听到这个消息的傅念琛,仿佛是被五雷轰顶了一般,激动的从凳子上站起来,原本有些混乱的脑子,也在此刻变得清醒。

“不可能!她是杀人犯,怎么可能被释放出来!”

“警局那边的解释是,陆慕衍交了高额的保释金,再加上……顾盛夏只有不到三个月的生命了……能证明她是故意杀人的罪名也不足成立……所以过了十二个小时的监视期之后……她就被陆慕衍给保释出来了!”

“该死!”

听到这里,傅念琛伸出拳头,狠狠砸在了面前的床边案几上。

“继续去给我查!人既然是被陆慕衍带走的,那就带人给我去陆慕衍家要人!就算把陆慕衍整个房子拆掉,也要给我把顾盛夏带回来!”

“这个……恐怕不可能了……”说到这里,电话那头,满满都是颤抖的声线。

“到底怎么回事,说清楚?”

“据可靠消息,陆慕衍全家从警察局里被释放出来之后,已经把所有国内的财产,全部转移到国外去了,现在,陆家是人去楼空,整个陆家的人究竟去了哪里,现在根本没有人知道。”

“该死!那顾盛夏呢!”

“也是一样,暂时还没有任何消息。”

电话那头的声音,可以听的出来,渐渐躁动不安起来,对于傅念琛的脾气,保镖清楚的很。

“你给我听好了,我现在马上回来,就算是给我把整个地球都翻遍了,也要把顾盛夏给我找回来!我要她付出血的代价!”

说完,傅念琛狠狠把手机砸在了地上,手机因为撞击,屏幕被摔的四分五裂。

拿起外套,傅念琛径直朝病房的大门口走去。

然而,就在傅念琛的脚步声,渐渐消失在病房的时候,床上原本安静躺着的白若溪,立刻从床上坐起来。

视线,落在了地上,那个七零八落的手机上。

狠狠咬了咬嘴唇,白若溪取过枕边电话,拨出了一个熟悉的号码。

“是我。”

白若溪脸上的表情,阴狠无比。

“我让你监视顾盛夏的行踪,你调查的怎么样了?”

“白小姐,你放心,就在两个小时之前,顾盛夏已经和陆慕衍一家人,乘坐飞机,出国了,顾盛夏还有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了,这一次,恐怕是华佗,也难再回天了。”

闻言,白若溪的嘴角,恐怖地咧开一个弧度。

“想不到,这个陆慕衍,还真是对顾盛夏有情有义,即使那个女人都快要死了,还要千方百计把她从监牢里给救出来,走了也好,走了就不要回来了!”

说到这里,白若溪的表情,渐渐开始狰狞,整个人说话的时候,都是咬着牙,狠狠开口说道。

“我不想让傅念琛知道关于顾盛夏行踪的任何消息,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白小姐放心,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我都明白。”

挂断电话,白若溪的嘴角上,一丝笑容,稍纵即逝。

接下里的一段时间,傅念琛总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要么,就是和出入的保镖,在屋子里窃窃私语着什么,要么,就是一个人埋头,不知道在找些什么。

白若溪几次想和他说有关补办婚礼的事情,都被傅念琛以工作面的缘由,再三推诿,终于,在忍耐了许久之后,白若溪终于忍受不住的爆发了。

这一天,她特地亲自下厨,给傅念琛做了几道他非常喜欢的小菜,然后亲自端到了他的书房里。

“念琛,吃点东西吧,你都忙了一个上午了。”

傅念琛听到声音,抬起头,看到是白若溪,眼神里,不知为何,竟然闪过了一丝烦躁。

“我知道了,东西你放下,我待会会吃的。”

只象征性的看了一眼,傅念琛再次低下头,做着手里的工作。

“忙什么呢?”

“工作。”

傅念琛的回答,简洁明了,但是,在白若溪看来,她并不满足。

慢慢走到傅念琛的身后,只是,却看到傅念琛的桌子上,摊开放着的是一张有关于顾盛夏的出入境登记表。

“念琛,你居然还在想那个贱女人!”

白若溪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去,在傅念琛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一把从桌子上抓过那份文件,扔到了地上。

“白若溪,你在做什么!”

傅念琛下意识的,从大班椅上站了起来,黑着脸,朝身边的白若溪大声吼叫道。

“你凶我?傅念琛,你竟然为了顾盛夏那个贱女人凶我?”

白若溪红着眼眶,难以置信地看着面前的傅念琛。

这还是之前,她那个温柔相待的傅念琛么?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