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凉柒重生之卿本倾城-慕容媚,慕容卿小说无广告弹窗章节试读

重生之卿本倾城

重生之卿本倾城

作者:暮凉柒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10-24 20:24:51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火爆新书《重生之卿本倾城》由暮凉柒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慕容卿君墨言,内容主要讲述:前世,她温柔善良,却落得死无葬身之地的结局!今生,她步步为营,斗白莲花妹妹,坑绿茶姨娘,设计狠心渣男,忙得不亦乐乎!喂喂,那个谁,我们联手怎么样?好啊!代价是,你的心!...
节选

慕容媚惊讶的睁大了眼睛,慕容卿的话听起来是承认,可话里的意思分明就是否认,慕容媚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姐姐,你怎么能这样说?妹妹哪里得罪姐姐了?”慕容媚身子止不住的晃了晃,她颤抖着唇思索了半天,依旧不知该说什么。

“那妹妹希望姐姐怎么做?”慕容卿反问慕容媚,清丽眸光之中,带着的满是不解。

“姐姐的吩咐,妹妹怎敢违抗,怎么现在姐姐还不承认了呢?”慕容媚悲切的望着慕容卿,似乎不敢相信,她的姐姐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这样的话来。

“这话不对,方才你还说着首诗是你自己写的呢,现在怎么又说是你姐姐写的了,慕容媚,你说的话到底哪句是真哪句是假?”边上有人质疑道。

“哦,我知道了,这人定然是发现事情败露了,便想将责任推到慕容卿身上去,慕容卿,你就让她这样构陷你吗?”有人为慕容卿大打抱不平。

慕容媚那矫揉造作的样子,他们早就看厌了,倒是慕容卿,高贵脱俗,亭亭玉立,一看就不像是会做拿等子肮脏事的人。

“我!”慕容媚张了张嘴,说不出任何辩解的话来,现在的她做何种解释都是无用的。

穆秋婉站在慕容媚的身边,只觉得脸上烧的厉害,她不敢去看慕容卿,毕竟方才,她那般指责她。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孟若卿伸手掸了掸身上不存在的灰尘,幽深的目光自慕容媚的身上扫过,而后举步离开。

慕容媚望着慕容卿优雅离开的身影,恨的咬牙切齿,尤其是在看到君墨言目不转睛望着慕容卿的时候,她心内嫉妒的怒火被点燃,她向慕容卿靠过去,本意是想激昂慕容卿推落水,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脚下偏离,身子越过栏杆落进水里。

寒凉的湖水不断灌进胸腔,胸膛的空气越来越少,慕容媚被一种深深的恐惧笼罩,沉沉浮浮中她望着船上的人,终于嘶吼出声:“救命啊!救命!”

“快来人啊,有人落水了!快来人啊!”船舱后面忽然传来一阵喧闹,原本有序的人群慌乱成一片。

君墨言出手了,众人只见一抹白色闪过,水中的人被迅速提上了岸,慕容媚浑身发抖的躺在甲板上,恨意无限蔓延,都怪慕容卿,都是她害得她如此丢脸!

“多谢四皇子救了媚儿。”这件事本该由慕容卿这个长姐来做,可是穆秋婉却抢先对君墨言行礼谢恩。

既如此,慕容卿也就没这个兴趣在凑热闹,她让木棉给慕容媚送去了保暖的风衣,就进了船舱。

关上舱门,所有的视线都被阻隔,慕容卿莫名松了口气,她望向窗外,柳枝茂盛处,人影闪动,刚才,是他帮了自己?

“小姐,二小姐那般对你,你为何还要对她好?”木棉有点不甘心,今日带出来那件披风,可是小姐最喜欢的。

“你哪里看出我对她好了,不过一件披风而已。”慕容卿忍不住笑,这人的脑回路,一直都这么奇特吗?

“可那是小姐最喜欢的披风啊!”木棉还是有些不高兴,她撅着嘴,向慕容卿表达自己的不满。

慕容卿笑了笑,道:“有些时候,有些东西,是需要舍弃的。”

木棉挠了挠头,有些听不懂,可未来的日子却是贯彻落实了慕容卿的话,但这都是后话。

因着有人落水,这场游湖也草草画上了句号,慕容媚由穆秋婉亲自送回了将军府,慕容卿落得清闲,便带着木棉四处逛了逛。

马车还没进繁华街道,就被人拦下了,慕容卿下意识的皱了皱眉:“怎么了?”

车夫在外边,迟疑的问道:“小姐,有人晕倒在我们马车前了,我们要不要帮帮他?”

慕容卿下意识皱眉,这样送上门的习惯可不好,透过车帘,慕容卿看清了那人的面孔,是他!

“将他带回府去吧。”良久,慕容卿终于做了决定,外边的车夫见慕容卿点头,立刻将人扶上了马车,然后一行人回了将军府。

“带他去换身衣服,然后让他在花园见我。”慕容卿从马车上下来,目光别有深意的扫过正伏在门童背上的男人,她倒是要看看,他到底在玩什么花样!

“是。”门童应了一声,将人背走了。

没多久,慕容卿就见到了那人,带着假面具的男人少了几分真人的英气,多了几分柔弱,她很不喜欢:“说说吧,你乔装打扮要入我将军府是什么目的。”

轩辕嵘来前准备好的所有说辞在此刻宣告破产,他盯着眼前正在喂鱼的小女子看了很久,终是没有想明白,她是如何看破他的伪装的。

“他跟我说你能一眼看破我的伪装,我还不信,没想到事实胜于雄辩啊!”轩辕嵘忍不住感慨。

“他?”慕容卿敏锐的捕捉到轩辕嵘话中的字眼,不知为何,她莫名觉得自己应该认识轩辕嵘嘴里说的那个他。

“我什么都没说。”意识到自己说漏嘴,轩辕嵘赶忙捂上了自己的嘴巴,暗自懊恼,他怎么一不留神就把人出卖了?

见他那副样子,慕容卿也知道自己追问不出什么来,当下便道:“你若是不说点什么,我怎么留你在将军府。”

他没恶意,慕容卿感觉得到,甚至她觉得此人是友非敌,既是如此,她没必要将人拒之门外,更何况冯姨娘在府中的根基深厚,她很需要有一个外人为自己收集情报。

“我不能说,但我想将来你一定能明白。”说起正事,轩辕嵘不再是衣服吊儿郎当的样子。

慕容卿不满的皱眉,什么话都没有,便想让自己信任,这可能吗?

知道自己这样无法得到慕容卿的信任,轩辕嵘忍不住叹气:“我想,你看了这个便会明白了。”说着轩辕嵘,将一块玉佩交到慕容卿的手中。

慕容卿接过玉佩,当下明了,原是顾若弦派过来的人:“我明白了。”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