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天不承孕沉鱼不落雁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奉天不承孕

奉天不承孕

作者:沉鱼不落雁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10-24 20:23:15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燕长风十七的小说叫做《奉天不承孕》,它的作者是沉鱼不落雁最新写的一本穿越幻想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她的母后因产下妖孽的她,被陛下赐死,全族被诛。她被人救走,在边关苟活了一十三年后,无情的父皇竟派人接她回去!皇城风物,让她破碎的记忆渐渐复苏……她想起来了,她的前生,在这里倾尽荣华……她的前生,竟然是……!!!她,皇朝唯一幸存的皇女,陛下为延续血脉,钦点给了她最俊俏的面首、最威武的将军、最有才华的状元……一时间皇城动荡,十七公主妖孽美名传扬四海。他,皇朝年轻又铁血的丞相,却毒舌、洁癖甚至还有个举国皆知的秘密。当妖孽公主遇上变态丞相,皇上也只能甘拜下风,摆出一副笑脸:“丞相,既然十七是你接回来的,不如……就请你勉为其难的收下吧!”某人一挑凤眸,长袖翻飞:“皇上,臣有疾……不喜女色,专爱龙阳!”简介苍白,进书畅游……...
节选

“啊,师父,我眼睛要瞎了,我眼睛烂掉了!”十七一阵鸡飞狗跳的从地上爬起来,迎面捂着脸就冲了出去。褚沛然转身怒吼道:“**。”脸上的肌肉纠结的跳了几下,男子终于在自己即将崩溃的表情面前,当着早已目瞪口呆的燕鸣将裤子提了起来。“我**?也不知道是谁扯下本官的裤子,现在倒是说起我的不是。”“你,你在十七面前为何衣衫不整?你这明摆着就是要对她欲行不轨。”褚沛然一口老血喷了出来。眼皮跳了几下,男子还未出声,燕鸣已经开口道:“我家丞相怎会对那颗豆芽……别,别,壮士,我,我就是信口开河,你,你这刀剑无眼的……”本来房中已经乱成了一团,可偏巧这时房门外又传来一声:“丞相,奴才听闻十七公主已经安然回来,先皇上命奴才……”咚的一声,没等那人说完,迎面冲来不知什么东西,一下子将他撞得在原地像颗球一般的滴流乱转了几圈,手上的旨意已经飞出了天外。看着那道旨意在夜色下显得格外的金灿灿,众人眨着眼,下一刻却发现两条身影几乎同时出现……“十七公主,这可是圣旨,你拿来玩,不好吧?”男子漠然的盯着对面那个清瘦的小丫头。十七表情一样冷然的扯着圣旨的另一端,冷笑道:“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东西,想要开开眼,你不会这么小气吧?”“放手,这不是你能玩的。”“我若不呢!”十七的眼神中流转着一股冷骇的气息,看在男子眼中,一阵激荡。“丞相,丞相,十七公主……这,公主,你快放开我家丞相的圣旨啊!”听到燕鸣的话,十七眼神射出杀机,抬头顶着男子说道:“他是现在的丞相?”……“本官青龙丞相燕长风,不知十七公主可否松手?”“燕?燕?呵呵呵,你以为改个姓氏就能将一切都抹掉吗?”“你……”燕长风看着十七的表情,不觉握紧了拳头,就在一旁的太监鲍安对他们投来怀疑的眼神之际,他竟然就这么松开了手。猝不及防,十七的身子因用力过猛向后倒退了几步,脚下无意间绊到一样东西,整个人就这么倒栽葱的倒了下去。噗通,众人愕然自己,褚沛然已经冲了井边,大声朝着下面喊道:“十七,你没事吧?”伸手抹了一把脸上冰冷刺骨的井水,十七抬头大声喊道:“死不了!”好不容易将十七拉了上来,可面前的男子却并没有继续刚刚的话题,背对着她的声音,不卑不亢的说道:“给十七公主更衣,进宫。”鲍安松了口气,看着那落汤鸡一样的十七公主,嘬嘬牙花子,看来这位爷的确是不懂得怜香惜玉这个词儿。府上的婢女在管家的命令下哪里敢怠慢,十七头皮一阵发麻,盯着朦胧的铜镜之中那张稚嫩的脸颊,双眼又开始迷离而不自知。谁能想到,当年的那场大火的确烧死了青龙那被称之为妖孽的墨皇后,但却也让她意外的重生到了自己女儿的身上。一想起墨家的血海深仇,一想到十七的惨死,她周身散发出浓烈的暴戾气息,吓得周遭几个小丫鬟瑟瑟发抖。终在门外几番催促之下,房门被人拉开,十七公主有此隆重出场。此刻的燕长风早已换了一身雪白的衣衫,却在看到十七那一瞬间,整个人浑身僵硬到几乎无法呼吸。褚沛然看着她,也莫名的喉咙一阵鼓瑟:像,太像了,眼前这个女子除却脸上的青涩与常年营养不良造成的干瘦,她与那个人简直就是如出一辙。鲍安轻轻咳嗽了几声,总算是把几位的魂儿又招了回来,舔着脸看着十七,鲍安溜须道:“公主真是倾国倾城,那不出两年必定是艳冠九州,美名传遍四海。”只是轻蔑的瞟了一眼鲍安,十七开口说道:“不是说他等得不耐烦了吗?带我去见他。”眼皮跳了几下,自然知道十七口中的那个他指的是谁,鲍安咽咽口水说道:“公主,您该叫父皇。”“哧……”十七轻蔑的一笑,便径直从几人身前走了过去。丞相府去往皇宫的路不算长,但却足以让十七百转千回,一想到马上就要看到她最大的仇人,不觉心潮澎湃,她今夜能否为墨家报仇?想到这里,她又暗自握紧了拳头。似乎早已等得不耐烦的天启帝慕容凡在江阳宫中不停的来回踱着步:他的小女儿,玲珑为他留下的骨血,她竟然真的还活着,她现在回来了……“十七公主到!”随着鲍安一声招呼,慕容凡飞快的擦拭了眼角,挺直了脊背背对着大门。心跳加速,诚然这并不是因为要见到父皇的激动;只有十七明白,这是无边的恨意;拳头紧握:慕容凡,咱们终于又要相见了。当脚步迈进大门那一瞬间,看到那明显苍老的背影,十七先是一愣,继而眼神暗淡下来,藏在袖口中的拳头咯吱作响。许是并没有听到问候,慕容凡有些纳闷的转身过去……下一刻,眼前那个瑰丽的身影让他还没来得及看清长相,就已经朝着他的心窝冲来。十七攥足了所有的力气,却突然在半途之中被一道冷风挡住,耳边响起云淡风轻的嗓音:“十七公主,小心脚下。”腰际被人抱着一阵旋转,似是轻易的将她的力道化解开来,却在十七恼火之间,又好像又一股无形的力道牵引着她的拳头飞了出去……咚,啊……两声之后,鲍安脸上的笑容僵在那里,看着那头顶皇冠有些摇晃的男子此时正捂着眼睛,他慌忙叫道:“皇上!”慕容凡眼前一阵犯花,视线有些模糊不清,终在放开手的那一瞬间,明显看到眼前那张小脸呈现一种诡异的要笑却又要恼的表情。而燕长风却是慢慢的松开了十七的腰际,俯身说道:“皇上,十七公主太过紧张,以至于脚下被门槛绊倒了,是臣之错。”

“啊,师父,我眼睛要瞎了,我眼睛烂掉了!”十七一阵鸡飞狗跳的从地上爬起来,迎面捂着脸就冲了出去。

褚沛然转身怒吼道:“**。”

脸上的肌肉纠结的跳了几下,男子终于在自己即将崩溃的表情面前,当着早已目瞪口呆的燕鸣将裤子提了起来。

“我**?也不知道是谁扯下本官的裤子,现在倒是说起我的不是。”

“你,你在十七面前为何衣衫不整?你这明摆着就是要对她欲行不轨。”

褚沛然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眼皮跳了几下,男子还未出声,燕鸣已经开口道:“我家丞相怎会对那颗豆芽……别,别,壮士,我,我就是信口开河,你,你这刀剑无眼的……”

本来房中已经乱成了一团,可偏巧这时房门外又传来一声:“丞相,奴才听闻十七公主已经安然回来,先皇上命奴才……”

咚的一声,没等那人说完,迎面冲来不知什么东西,一下子将他撞得在原地像颗球一般的滴流乱转了几圈,手上的旨意已经飞出了天外。

看着那道旨意在夜色下显得格外的金灿灿,众人眨着眼,下一刻却发现两条身影几乎同时出现……

“十七公主,这可是圣旨,你拿来玩,不好吧?”男子漠然的盯着对面那个清瘦的小丫头。

十七表情一样冷然的扯着圣旨的另一端,冷笑道:“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东西,想要开开眼,你不会这么小气吧?”

“放手,这不是你能玩的。”

“我若不呢!”十七的眼神中流转着一股冷骇的气息,看在男子眼中,一阵激荡。

“丞相,丞相,十七公主……这,公主,你快放开我家丞相的圣旨啊!”

听到燕鸣的话,十七眼神射出杀机,抬头顶着男子说道:“他是现在的丞相?”

……“本官青龙丞相燕长风,不知十七公主可否松手?”

“燕?燕?呵呵呵,你以为改个姓氏就能将一切都抹掉吗?”

“你……”燕长风看着十七的表情,不觉握紧了拳头,就在一旁的太监鲍安对他们投来怀疑的眼神之际,他竟然就这么松开了手。

猝不及防,十七的身子因用力过猛向后倒退了几步,脚下无意间绊到一样东西,整个人就这么倒栽葱的倒了下去。

噗通,众人愕然自己,褚沛然已经冲了井边,大声朝着下面喊道:“十七,你没事吧?”

伸手抹了一把脸上冰冷刺骨的井水,十七抬头大声喊道:“死不了!”

好不容易将十七拉了上来,可面前的男子却并没有继续刚刚的话题,背对着她的声音,不卑不亢的说道:“给十七公主更衣,进宫。”

鲍安松了口气,看着那落汤鸡一样的十七公主,嘬嘬牙花子,看来这位爷的确是不懂得怜香惜玉这个词儿。

府上的婢女在管家的命令下哪里敢怠慢,十七头皮一阵发麻,盯着朦胧的铜镜之中那张稚嫩的脸颊,双眼又开始迷离而不自知。

谁能想到,当年的那场大火的确烧死了青龙那被称之为妖孽的墨皇后,但却也让她意外的重生到了自己女儿的身上。

一想起墨家的血海深仇,一想到十七的惨死,她周身散发出浓烈的暴戾气息,吓得周遭几个小丫鬟瑟瑟发抖。

终在门外几番催促之下,房门被人拉开,十七公主有此隆重出场。

此刻的燕长风早已换了一身雪白的衣衫,却在看到十七那一瞬间,整个人浑身僵硬到几乎无法呼吸。

褚沛然看着她,也莫名的喉咙一阵鼓瑟:像,太像了,眼前这个女子除却脸上的青涩与常年营养不良造成的干瘦,她与那个人简直就是如出一辙。

鲍安轻轻咳嗽了几声,总算是把几位的魂儿又招了回来,舔着脸看着十七,鲍安溜须道:“公主真是倾国倾城,那不出两年必定是艳冠九州,美名传遍四海。”

只是轻蔑的瞟了一眼鲍安,十七开口说道:“不是说他等得不耐烦了吗?带我去见他。”

眼皮跳了几下,自然知道十七口中的那个他指的是谁,鲍安咽咽口水说道:“公主,您该叫父皇。”

“哧……”十七轻蔑的一笑,便径直从几人身前走了过去。

丞相府去往皇宫的路不算长,但却足以让十七百转千回,一想到马上就要看到她最大的仇人,不觉心潮澎湃,她今夜能否为墨家报仇?

想到这里,她又暗自握紧了拳头。

似乎早已等得不耐烦的天启帝慕容凡在江阳宫中不停的来回踱着步:他的小女儿,玲珑为他留下的骨血,她竟然真的还活着,她现在回来了……

“十七公主到!”随着鲍安一声招呼,慕容凡飞快的擦拭了眼角,挺直了脊背背对着大门。

心跳加速,诚然这并不是因为要见到父皇的激动;只有十七明白,这是无边的恨意;拳头紧握:慕容凡,咱们终于又要相见了。

当脚步迈进大门那一瞬间,看到那明显苍老的背影,十七先是一愣,继而眼神暗淡下来,藏在袖口中的拳头咯吱作响。

许是并没有听到问候,慕容凡有些纳闷的转身过去……

下一刻,眼前那个瑰丽的身影让他还没来得及看清长相,就已经朝着他的心窝冲来。

十七攥足了所有的力气,却突然在半途之中被一道冷风挡住,耳边响起云淡风轻的嗓音:“十七公主,小心脚下。”

腰际被人抱着一阵旋转,似是轻易的将她的力道化解开来,却在十七恼火之间,又好像又一股无形的力道牵引着她的拳头飞了出去……

咚,啊……两声之后,鲍安脸上的笑容僵在那里,看着那头顶皇冠有些摇晃的男子此时正捂着眼睛,他慌忙叫道:“皇上!”

慕容凡眼前一阵犯花,视线有些模糊不清,终在放开手的那一瞬间,明显看到眼前那张小脸呈现一种诡异的要笑却又要恼的表情。

而燕长风却是慢慢的松开了十七的腰际,俯身说道:“皇上,十七公主太过紧张,以至于脚下被门槛绊倒了,是臣之错。”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