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娇妻别想逃语默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杀手娇妻别想逃

杀手娇妻别想逃

作者:语默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10-24 20:18:41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主人公叫洪瞳瞳陆亚伦的小说是《杀手娇妻别想逃》,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语默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洪瞳瞳爱上了一个男人,他的名字叫做亚伦,为了他,她可以舍弃生命,拼尽所有,然而,在一次机缘巧合下,她俩再次重逢,却不想那人在面对另一个女人的时候,说:“真正的他,早就死了。”...
节选

因为伤口比较难处理,在陆家已经无法做最好的治疗,陆亚伦听从医生的意见将洪瞳瞳紧急送往医院。

出发前林美涵想要看看洪瞳瞳是否能在这一次彻底断气,所以上前查看,却不料被陆亚伦一把挥开。

医生依旧很同情林美涵:“夫人,陆先生现在很紧张,除了医生不许任何人靠近洪小姐。”

就算是医生在这个节骨眼上也看出姓洪的在陆亚伦的心里占了多少分量,从称呼上就变得恭敬而尊重。

洪小姐……

林美涵冷笑了一下,看着陆亚伦高大的身体紧抱着裹上他衣服的女人离开陆家坐进加长宾利里。

这些,足以说明,陆亚伦的兴致不会一时半会儿就过了吧?

该死的洪瞳瞳!

她恨得咬牙切齿,却只能眼睁睁看着陆亚伦心情紧张而忐忑的将洪瞳瞳送往医院。

薇尔医院是当地比较著名的私立医院。

里面有来自美国的医学博士跟多位权威级别的医生。

陆亚伦继承四海集团的消息在外界人看来已经是不可更改的定局,他前往医院,院长更是毕恭毕敬的迎接,并且为其提供最好的医疗服务。

毕竟,当年投资这家医院还是仰仗陆家在H市的影响力,今后陆家的势力对于医院的长久发展也是必不可少。

医院为洪瞳瞳进行了治疗检查,之后将她转送到VIP病房,并且顺便给陆亚伦开了一个相当于套房的豪华病房请陆亚伦去休息。

美其名曰是将病患及时送到医院辛苦了。

陆亚伦对这样的客套话只是微微点头,却并不去休息,淡淡吩咐:“我希望这一层安静点。”

“陆先生放心,这一层就只有这位小姐一个病号,环境十分清净。”

陆亚伦这才满意的点点头,然后问:“她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医生看看病床上的女子,开口:“如果是浅表性的伤口可能痊愈的会比较快,醒来的也比较快,但是这位病人的伤口稍微有些深,我们为她做了缝合手术,打了麻药,应该会睡一段时间才醒过来。”

“伤口很深吗?”

“陆先生不需要太担心,能很快愈合的,吃东西只能吃流食了,让她尽量少说话。”

“我知道了。”

医生的话他都记在了脑子里,却还是忍不住为她那稍微深点的伤口感到不悦跟担心,甚至,有那么一点挫败的感觉。

医生走后,他轻轻伸手拂去她脸边的发丝,问她:“你这么恨我骗了你吗?恨到不是要我死就是自己死?我们不能在一起吗?”

明明之前做过那么认真的承诺,现在,却都忘了。

“洪瞳瞳,你是个笨蛋。”

一个不折不扣的笨蛋。

洪瞳瞳咬舌自尽的消息被传到陆翰林的耳朵里,裴雪为他端上一杯咖啡,他浅浅嗫饮着,优雅的翻看报纸。

“那女人真是叫人刮目相看。”他啧啧出声,喝了一口,递给裴雪,“对了,有没有通知AG去薇尔医院里抢人?”

裴雪恭敬的回答:“已经通知了,少爷。”

真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一位少爷啊!

“那我还真是想要看看陆亚伦有什么本事再叫那个女人留在他身边,这个骗子。”

知道了关于洪瞳瞳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他对陆亚伦多了几分幸灾乐祸的感觉。

虽然陆亚伦极有才能,也算是个不赖的男人,不过看起来,好像坠入到爱情漩涡里拔不出脚来了呢。

他微笑,裴雪向她一一禀报这几天完成的事情:“昨天的董事会上已经决定承认陆亚伦的合法继承权,为了庆祝陆亚伦回到陆家,董事会组织了派对,时间定在下个星期六晚上七点。”

陆翰林忍不住冷嗤:“这可真是一帮老狐狸,见风使舵好本事。”

不过也无妨,以后还是有机会的,只要他还没死。

“少爷吩咐我联系林家,林家拒绝见我们。”

“不见就不见吧,想必这个时候林家的女儿林美涵小姐也不太好过,我这个堂弟,可一点都不喜欢她。”

“他们是有婚约的,林美涵小姐注定会成为陆亚伦的妻子。”

“那可不一定,说不定陆亚伦会娶了那个叫做洪瞳瞳的女人。”

“那对他来说不会获得任何利益。”

“爱情本身就是利益,”陆翰林微微侧头,抬眼看着面无表情的裴雪,眼里饶有深意的继续说道,“纯粹利益联系的婚姻那不叫婚姻,而是叫交易,有些人会把婚姻当做是一场交易,有些人就不会。”

看出他眼里闪烁的些微异常神色,裴雪恭敬的提醒:“少爷您该休息了。”

陆翰林笑了一下,伸手拉住她,让她坐在自己的病床上,把她抱在怀里:“我还忘了一点,有些人可以把婚姻当做交易,但是交易之外,爱情却不会丢弃,喜欢的女人就像是毒品一样诱人,碰一次不够,还想要再碰一次,久而久之,就会上瘾,然后让她一直留在身边。”

他抱着她,打比方:“就像是洪瞳瞳是陆亚伦的毒品,你是我的毒品……”

“少爷!”

他吻上去,轻轻亲她的耳垂:“我好久没有尽兴了,该死的枪伤。”

“少爷,出卖您的杨秘书我已经派人处理了。”

“这时候不要说那些小喽啰的事情来分散我的注意力。”

“少爷……”

“不要让我扫兴。”

“……是。”

久居高位,总是喜欢命令别人。

她已经习惯了。

只是,毒品一样的女人又是否真的会让吸毒的男人欲所欲求?

洪瞳瞳清醒过来已经是一天一夜之后,身体的疲惫令她感到羞耻,想起昏迷之前的事情更是令她双手都握的紧紧的。

她不喜欢这样的生活,却又逃脱不得。

手掌上有裂口伤痕,脚上有伤,舌头有缝合。

她的身体变得不堪一击,那么多的伤口疤痕加起来,足以让她失去擅自逃跑的能力。

所以,陆亚伦没有再让医生为她注射任何药物。

她醒过来的时候一言不发,一双眼睛看着天花板,有些空洞洞的神色,却非常清楚自己已经离开了陆家,现在就在医院里。

她也同时就意识到,要想离开控制他的陆亚伦,那就必须在出院之前逃开。

但是,现在这幅模样,让她无法轻而易举的离开。

就算是离开,说不定也会被马上就抓回来。

她一动不动,眼神空茫而安静,就像是一池碧水,平静无波。

陆亚伦已经在病房的沙发上睡着,周围没有护士,她攥了攥手,那手掌上的伤口又换了一次药,大概是上了好药,也止痛,所以已经不太疼了。

崴到的脚伤可大可小,之前在陆家的时候没有打石膏,这次进了医院,被上了石膏固定住了。

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那这石膏至少在三十天之内是没有办法拆下来了。

舌头?

舌头能伤到太好了,至少陆亚伦不会再去吻她。

不然,她快被那种对亚伦的愧疚感而逼疯了。

静静看了一会儿天花板,完全没有注意到旁边的陆亚伦已经在她盯着天花板发呆的时候醒过来。

“你醒了。”他起身,从沙发那边走过来,轻轻去摸她的脸颊。

她偏开头,冷漠的避开他的抚摸。

“不要这样,我只是想要看看你的体温升回来没有。”他微笑,神情温柔,又有点后怕,“昨天早上抱你的时候,你额头很凉,我真怕你就这样死了。”

她没有看他,却觉得自己的心脏加速跳动了一下,然后勾起一个一瞬即逝的冷笑——是担心她就这样死了,会没有办法继续做他的玩偶供他享乐?

这男人还真是有意思。

“瞳瞳,眼睛转过来看看我,好吗?”

洪瞳瞳毫不理会。

“你还在恨我骗了你?”

洪瞳瞳没有回应,不过,绝对不会原谅他。

陆亚伦从来没有这么低声下气哄过一个女人,此时洪瞳瞳对他不理不睬,他竟然没有觉得生气,而是温和的笑笑:“你醒了就好,我去请医生来。”

说完,起身出去。

陆亚伦不会看见在他出门的时候洪瞳瞳转头过来,目无表情的望着他的背影有一丝轻微的动容。

洪瞳瞳也不会看见,在陆亚伦出门的时候,眼里那种对她的耐心因为她的不理不睬而幻化成更加浓郁的阴霾,然后笼罩了整双眼睛。

越是得不到,就越想要征服。

对洪瞳瞳,他的兴致越来越浓。

洪瞳瞳看他出门,眼睛又开始盯着天花板,过了不久,觉得眼睛酸涩,便闭上了眼睛。

而在与她一墙之隔的病房门外,却是一场无声的对峙。

苏理没有亲自过来,苏婉儿对营救洪瞳瞳保持着可有可无的态度,只有赵明敏跟陆亚伦反复交涉。

因为,本来打算悄无声息的带走洪瞳瞳,却没有想到苏婉儿平生不太出错,一出错是出在关键时刻。

没办法,暴露了就只能跟冷着脸的陆亚伦交涉。

“你们是想带走洪瞳瞳?”

“陆先生答应过不会杀她,但是现在她差点就死了,我们AG有义务跟理由来带走她。”

“我没有对她动手,你们不必带走他。”

“如果没有动手,又为什么会进医院?”

“如果我要杀她,就不会把她送来抢救。”陆亚伦冷冷的,看见赵明敏眼里那种势必要带走洪瞳瞳的坚定,微微笑了,“如果你是出于命令来带走洪瞳瞳,那么请转告你的上级,我会信守承诺不杀她,如果你是出于私人因素想要带走她,那么我现在告诉你,没人能带走我的女人!”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