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皮画龙藏小说阅读

人皮画

人皮画

作者:毛豆max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10-17 19:37:01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突然来客 第2章人皮画 第3章龙藏地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内容故事从孟烦收到一张人皮画开始说起,在上面他知道了自己爷爷留下来的遗言中的地点,当孟烦踏上旅程之后,没想到……
节选

我叫孟烦,家里祖祖代代都是积德行善的好人家,怎奈到了我爷爷那一辈,家道中落,不得不干起了有损阴德的丧门事,四处挖坟掘墓,也算是掳获了不少的财物,这才有了我如今丰厚的身家。

不知道为什么,在我还小的时候,爷爷突然弃恶从善,不顾家人的反对,在城后的南山上出家,最终老死在了寺内。

我依稀还记得爷爷走的那天,将我叫到偏房的蒲座上,语重心长的跟我说的那番话。

“月隐龙藏仙降,入阴须弥回望。悬天万法功藏,回首破妄怜殇。”

当时我年纪小,不懂他在说什么,正想要问个清楚,老爷子却已经闭上了自己的眼睛,撒手人寰。

之后的丧事是寺里给办的,听说给老爷子塑了金身,还埋在了一个常人不知道的所在,只是让人觉得有些诡异的事,老爷子下葬后的第三天,寺庙就空了,没有一个人影,几十来号僧众一夜之间凭空消失,给这座寺庙埋上了一层浓厚的阴影。

二十多年来,我一直在琢磨着老爷子给我留下的那句话,却始终一无所获,直到这天……

我在集市里面开了一家书画店,虽然说卖不出去几个钱,但能陶冶身心不是?

这天正闲着没事做,打算取出我的文房四宝来挥洒一番,却见一个粗犷汉子走进了我的小店,怀中似乎还抱着什么东西。

“谁是老板?出来一下!”一进来就站在客厅大吵大嚷,惹得我一阵翻白眼。

“这位先生,本店是清静之地,还希望不要大吵大嚷。”果然我看到在另一边几个正打算一展书法的顾客对他投来了厌恶的目光。

“哦哦,对不起,我就是这个性子,改不了。你就是老板对吧,收不收字画?”

“字画?收,当然收,只要能入得眼,有多少收多少。”我手心一握拳,请着他就来到了书房。

“您能来我们这里,恐怕也知道规矩,现代书法不收,最低限制民国,你可要一试?”

站在桌后,我打量起这个男人来,身上的服装很是朴素,似乎根本就是随意搭配的。平淡无奇的面容,还有那双大的出奇的手,让我对他产生了一种浓厚的兴趣。

“当然要试试,这东西拿到古董店我怕埋汰了,就来你这里看看。”

“哦?先生怎么称呼?”我顿时来了兴趣,眼睛紧紧的盯着他夹在腰间的纸筒,被牛皮纸包了起来,看他如此小心的样子,似乎这东西很不简单。

“我姓赵,别那么多废话了,这东西你先看看,要不要也就是一句话。”

他小心翼翼的将纸筒递给了我,我双手接过。

很沉,有些湿重,我的神态凝重了起来,正常的字画纸张是没有这么重的,除非里面放的是什么竹简或是特殊材料。

之前我倒是也收过类似的,那是一篇《罗织经》,被人写在了牛皮上,用干油一烤就能显现出来,况且年代久远,价值之高让我狠狠的赚了一笔。难道这是同样的物什?

拆开纸筒,我将手伸了进去。当我抓住那片材料的时候,整个人如同中电一般颤抖了一下,发自内心的生气了一丝恶心的感觉,甚至于胳膊上都起了一层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

我的手抓着那物什却不敢放开,抬起头来看了一眼那汉子,他朝我摆了摆手,示意我取出来。

我咽了一下口水,抓着那物什的边角慢慢的抽了出来。

很薄,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缺口,若是不妥善保管的话,很容易撕裂。

颜色呈黑色,似乎是某种皮革,但又不是我见过的任何可以书写的动物皮革。

抽出来之后,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味,起初我还没有在意,几秒之后,整个人都因为这股味道而变得不舒服起来,于是赶忙将自己的身体后退。

缓缓的将之铺开在桌案上,忍者那股怪异的香味,我向上面看去。

物什的里面和外层的颜色完全相反,呈米色,上面似乎依稀可辨有一幅图画。

但是我的注意力却不在那副画上,而是在右下角的三个有些模糊的字迹上,篆体,苍劲而有力。

“龙藏山。”

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了那句话。“月隐龙藏仙降。”这个龙藏山会不会就跟诗里的龙藏有什么关联?

“老板,这东西有什么问题吗?”

我没有搭理他,脑海中一片混沌。我曾经找过很多专家或是古诗词方面的诗人,他们对那句诗的理解全部都是停留在释意上,导致我从一开始追寻的方向就出现了偏差。

既然这‘龙藏’是个地名的话,那我是不是可以顺着这个所谓的线索继续找下去……

那么诗句中的其他词语又代表什么意思呢?我陷入了沉思。

“老板,你给估个价,我这宝贝值多少钱”一张大手在我面前挥了挥,拉回了我的注意力。

“稍等会。”这个时候我才开始认真打量起这件所谓的‘宝物’来。

对着窗外的阳光,我仔细的开始观察起来,上面用一种不知名的液体,简单的勾勒出了一个人形,灭有面孔,却像是在抬头望天,他的身后,蜿蜒盘旋着一条龙。

之所以说它是龙,是因为我看出来此物长蛇状,且生五脚。

我炸了一下眼睛,想要看的更加清楚些,却发现,之前看到的那条龙,已经渐渐的隐去,直至消失不见。

我的手轻抚上龙消失的地方,这也是我第一次真切的接触这张画作。

不像是牛皮,也不像是我已知的任何一种材料,甚至就连上面刻画纹路的材料我都没有分辨出来。

“这个东西,你有什么了解吗?”

我头都没有抬,却是忍不住问道。因为潜意识告诉我,这个人一定知道些什么,不然的话,就对不会像是现在一样那么的淡定。

“你想知道吗?”他压低了声音,慢慢的凑近了我的桌子。

我也微微的低下了自己的头,更加的靠近那张画作。

“这是人皮画。”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