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扬州重生皇妃:殿下,请接招!-沈韵,殷逸辰小说无广告弹窗章节试读

重生皇妃:殿下,请接招!

重生皇妃:殿下,请接招!

作者:一梦扬州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10-17 19:25:52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沙场埋恨何时绝 第2章 寒冰不能断流水 第3章 今看花月浑相似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内容前世,她为了心中所爱,毅然嫁入皇宫,抛去了女儿家的矜持,带兵上阵杀敌,只为稳固他想要的江山。怎奈何最后,她最爱的人灭了她满门,更是将她从小护着的“妹妹”,娶入皇宫,成为了六宫之主的皇后。悲愤之下,她饮恨而终,从城楼上跳下,结束了自己兵荒马乱的一生。偶得机缘重生一世,那些人的丑恶嘴脸一一被揭露,她前世万般讨厌、恨不得让他死上千百次的男人,成了她最重要的依靠。疼爱她的男人啊,有这世界上最温柔、最关怀备至的那颗心。斗渣男、虐婊妹,她在报仇雪恨的路上,马不停蹄的往前奔。
节选

宛山下青翠万里,连绵的城郭不绝,护城墙上,沈韵的怀中抱着殷逸辰,哭成了泪人。

身后尸横遍野,铁骑马蹄声随着尘土喧嚣,高高的城墙下,数万铁骑已临城下。

怀中的人儿,容姿依旧非凡,只是脸上血迹斑斑,早已看不清楚他的本来面目,往昔淡然的双眸,满是柔情的盯着她,左手往上探了探,想要去摸她的脸,待看到手上的鲜血,哀叹了一声放了下来。

“殷逸辰,你为何这么傻,既已离开,又何必要再回来!”

沈韵的心早已被扎的千疮百孔,是生是死已不重要了。她的心中怅然,反倒觉得若就此死了,便也解脱了。

可是怎么会料到,原本已经离开的人,竟然又回来送死了呢!

“韵、韵儿,阿言、阿言就要来了,他会送你离开,你别、别怕……”

周边的大火在蔓延,隔着衣服都可以感受得到灼烧的热度,殷逸辰强打起精神,宽慰着她。

他不怕死,可是他怕她会死,他们的计划不就是要他的命么?只要他死了,那么那些人就不会为难她了。

“傻子,你明知这是陷阱,为何还要回来?”

沈韵抱着他,哭的几乎快要昏死过去,从没有哪一刻觉得,这么不愿让他死掉。

“咳,因为你还在啊。”满脸是血的人轻扯出一抹微笑,轻咳了一声,似是要安慰她一般的说,“我……我什么时候,丢下你,先行离开过。”

沈韵闻言哭的不能自已,只能紧紧的抱着殷逸辰逐渐变冷的身体。冰冷的泪水滴在他的脸上,引得后者暖暖一笑,伸出手在自己衣襟上擦了擦,才去擦掉她眼角的泪珠,宽慰道:“韵儿,别哭……”

“你别说话,我带你离开。”沈韵抹了一把脸上的泪,就要把他扶起来,奈何后者重伤在身,不说站起来,就连呼吸都变的微薄。

殷逸辰拽着她的袖子,冲她勉强的摇了摇头,强挤出一抹微笑道:“韵儿,你还欠我一个请求,现在可否答应我?”

“说,你说,只要我能做到,我什么都答应……”

沈韵自从认识他开始,就是一直防备着他的,像这样不假思索答应他的要求的事情,还真的是破天荒头一遭。

殷逸辰脸上的笑容愈加灿烂,一只手拽着沈韵的前襟,强压着心头的呕吐感,咬紧牙说:“离开这里,他想要的只是我的命而已。”

“我不……”沈韵笑着,将他的头揽在自己怀里,下颌抵上他的额头,像是看透了一般凉凉说道:“他想要解决的又何止你一个呢,只要我还活着,就会时刻提醒着他这个皇位是怎么得来的,他怕是恨不得除之而后快的吧。”

看到沈韵脸上的悲凉之意,殷逸辰心上一疼,即便是再不愿,也不得不承认道:“你们终究夫妻一场,他……”

早知道会如此,那年的十里红妆,即便是她会恨自己,也要给它破坏了去。

“夫妻一场又如何,不过是弃子罢了,若是……罢了,多思无益,徒增伤感。倒是你,葬送了大好的前途,你为何就不恨我?”

“我爱你,又怎么舍得恨你。我快要不能陪你了,临死前能不能骗骗我?若是……若是没有他,你可否……多看我两眼?”

这个问题,这一生他试探着问了许多次,每次她的回答都让自己的心凉上半分。

可遗憾的是,直到将死之地,心里记挂的,从始至终也就只有一个她罢了。

悔么?悔!恨么?恨!他后悔当初留有余地,给了他伤害她的机会;他恨自己的无能为力,不能将她救出去!

“你是高高在上的王,不可被亵渎,谁敢多看呢。”沈韵噙着泪浅笑道,话落看到他眼底深处的失望,拉上他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风轻云淡的说:“不过也好,这样的一个人,朗月风清、绝代风华的,下辈子也好找一些。”

听明白了她话中的意思,殷逸辰脸上顿时浮现一抹浅笑,喘息道:“韵儿,我……我会当真的。”

说话时,殷逸辰像是一个偷到了糖果的孩子,难掩眉间喜悦之色,像是聚集了全身的力气,捏的沈韵的手生疼。

“若有来生,定当不负。”沈韵双目柔柔的看着怀里的人,承诺道。

他的心意她一直都知道的,只可惜自己所托非人,双目蒙尘,看不到他的好,反而将他一步一步的逼上了绝路。

她这颗棋子,不知那人用的可还顺手?

“那便足矣,你要、记得。”能在她的眼中看到自己的倒影,殷逸辰早已心满意足。唇角噙着一抹微笑,另一只手不知从何处掏出来一只匕首,在沈韵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极其迅速的插在自己的胸口。

“不!”沈韵的声音凄厉又绝望,感受到他身子的抽搐,眼泪簌簌的落下。

大军已临城下,他们二人怎么能逃走?那些人的目的始终是他,若是能以此护她安稳,他便死而无憾了。

至于来世之约,他会在下面等着她的,哪怕会是上百年。

城墙之下,叫嚣声震天撼地,纷纷叫嚷着要将逆贼绳之以法。沈韵稳跪坐在城墙之上,静静的等待着他的尸身慢慢变凉。

细算下来,这辈子不知道欠了他多少,如今已然是要死了,还欠了他一条命。

想要活着回去,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新帝所恨的人,又何止他一个。

揉了揉早已麻木的双腿,沈韵将他放下,缓缓的站起身来,站于城楼之上,居高临下城楼下叫嚣的众人。

若她有幸活下去,算计她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城楼下的将士,看到城楼上的那一抹倩影,不由自主的噤了声。

在他们眼中,那个女子即便是穷途末路,可仍旧不可撼动。

“沈将军,皇上在营帐之中等着您呢,若是事情已然办好,那便随属下回去跟皇上交差了。”

众人沉默之时,城楼下的士兵将领忽然开了口,脸上放肆的笑着,嘴巴几乎咧到了耳边。

沈韵认识他,曾经一起并肩携手的战友,不知何时竟成了那人手上的利刃。

扎的她猝不及防。

沈韵站在城楼之上,俯视着下面的千军万马,心里一片悲凉。他死了,她的用处便也没了,所谓的回去不过是受尽他们囚禁与迫害罢了。

话说自己,还是没有他狠心,少年帝王早已经看清了殷逸辰的命门,让他溃不成军、丢盔弃甲、狼狈而逃,如今还要曝尸荒野。

“沈将军,皇上命属下一定要带着将军平平安安的回去,将军,您不会让属下为难吧。”方才说话的士兵将领许久未曾听到回答,看着城墙之上一动不动的红衣战甲的女子,再次追问道。

“回去?”沈韵冷笑道:“他难道没告诉你,让你将我就地诛杀么?”

“呵呵,将军您误会了,皇上还等着您回去,参加皇后的册封大典呢。”士兵将领嘿嘿的笑着,说出来的话无异于再向她的心上扎了一刀,“皇上说,皇后娘娘的身边只剩您一个亲人了,无论如何都要让您活着回去。”

“皇后”二字生生的将她胸口最为脆弱的那块肉剜了下来,看似稳当的双脚已然站不住,压下心里最深的那股气,沈韵面如死灰的问道:“皇后,又是谁?”

“对了,瞧属下高兴的都忘了告诉将军了,皇后娘娘可是沈将军的熟人,沈府的二小姐,将军,您认识的吧?”士兵将领说了这一句话后还觉得不过瘾,“唉不对,应该是以前的沈府。沈将军出征在外,可能不了解如今的局势。沈大人已被弹劾,贪赃枉法藐视君威,被处以极刑,丞相府已经没了。将军姐妹二人长伴君侧,皇上特意开恩免了株连,不仅如此,沈二小姐独得皇上青睐,就要一步登天了……”

“呵呵,是啊,一步登天。”即便是已经提前知道了这个消息,沈韵仍旧觉得悲凉,“那你就去告诉他,他想册封谁与我无关,沈韵……也已经死了。不过念在相伴这么多年的份儿上,临走之前我就送他几句话吧。”

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古人说的话还真的是一点都没错。

“沈将军!”那个将领顿觉不好,他跟着沈韵几年,差不多摸清楚了她的性子,她想要做什么,他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皇上是让他将她完好无损的带回去的……

然而来不及他有所反应,就看到城楼之上的女子高昂着头,残阳余晖撒在她的身上,有种说不出的威严肃杀。

“作恶太多,是会遭报应的。我祝他百年之后,惨死异乡,尸骨残骸无人收,百姓视他如粪土,皇室视他如弃子,谋算多年成空,终究不得好死!”

一句话说完,还不等他人反应,就看到数丈高的城墙之上,一灰一红两个身影相继落下,凄然又决绝。

你说我这辈子眼中始终看不到你,想来那不过是我有眼无珠。如今你我二人同归一处,我只愿天地为盖,下辈子眼里只有你。

若有来生,定当不负。记得要等着我,如你最初见我的模样。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