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世纪天才医师宁筝穿越by桑小小-桑小小的小说二十一世纪天才医师宁筝穿越

二十一世纪天才医师宁筝穿越

二十一世纪天才医师宁筝穿越

作者:桑小小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0-10-17 19:00:40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自杀未遂 第2章 皇叔要杀人 第3章 五步蛇 第4章 略懂略懂 第5章 谋害皇子 第6章 这药有毒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最近上新的现代好文《二十一世纪天才医师宁筝穿越》正在火爆热推中,讲述了宁筝叶芷芙和萧南巡的感情故事,是作者桑小小创作的著作。主要讲了:宁筝上前查看尸体,尸体开始僵硬,皮肤整个呈暗黑色,身体已经凉透了,看起来至少死了六七个小时,的确是失血过多而亡,且只有手腕处一个伤口,看起来着实是割腕自杀没错。
节选

最近上新的现代好文《二十一世纪天才医师宁筝穿越》正在火爆热推中,讲述了宁筝叶芷芙和萧南巡的感情故事,是作者桑小小创作的著作。主要讲了:宁筝上前查看尸体,尸体开始僵硬,皮肤整个呈暗黑色,身体已经凉透了,看起来至少死了六七个小时,的确是失血过多而亡,且只有手腕处一个伤口,看起来着实是割腕自杀没错。

香冬敲门的手险些敲到宁筝的脸上,她一惊,后退一步,说道,“柳儿死了!”

“什么?怎么死的?”宁筝心下一沉,一边问着便一边往柴房走去。

“今早彩儿来报,说是给她送早饭时便看到了柳儿倒在血泊之中,她用簪子刺破了手腕。”香冬急忙上前扶着宁筝,生怕她摔倒了。

“谁人迫不及待的要她死,徐氏母女......”宁筝眯了眯眸子,眼眸之中暗藏云涌。

“奴婢打听过了,一年前香冬的父母将年仅十一岁的弟弟也送进了府里,听说是家里唯一的男丁了,如今在外院季阳少爷身边当差,想来......二夫人便是以弟弟的性命要挟,柳儿才不敢说出实情。”香冬柳眉也紧蹙着,心中暗惊。

说话间,主仆二人已到了柴房门外,柴房门口为了好些丫鬟婆子,一个个伸长了婆子在看热闹。

“一个个都不用干活吗?除了昨日守门的,都退下!”香冬柳眉一竖,一声冷喝,才惊醒了众人。

丫鬟婆子一脸不服气的瞪了香冬一眼,嘴上嘀嘀咕咕的才退了下去,只剩下两个丫鬟畏畏缩缩的站在门口。

宁筝扫了二人一眼,便兀自进了柴房,香冬急忙跟上。

柴房内的枯草之上被鲜血染红了一片,柳儿面色痛苦的倒在草堆之上,右手握着簪子,左手手腕一片暗红,尸体旁边还有一碗没动过的叶米饭。

宁筝上前查看尸体,尸体开始僵硬,皮肤整个呈暗黑色,身体已经凉透了,看起来至少死了六七个小时,的确是失血过多而亡,且只有手腕处一个伤口,看起来着实是割腕自杀没错。

柳儿虽然一心认罪,但却是有求生欲望的,不大可能自杀,除非......受人胁迫。

香冬面容上冷静自持,心底却是发慌,试问哪个女子见了尸体能这么冷静!除了宁筝!她眼睁睁看着自己主子在还尸体上各种检查,更加是头皮发麻,却半点也不敢表现出来。

宁筝站起身,往门外走去,冷眼扫过门外二人,“昨夜谁人守夜,谁人送饭的?”

“小姐,是,是奴婢守夜!昨夜的饭是月儿送的,今早的饭,但奴婢一进去便看到柳儿死了,奴婢,奴婢不知道柳儿几时死的......”彩儿浑身都轻颤着,似乎极度的恐惧。

‘“小姐,奴婢昨夜是送了饭,可是奴婢什么也不知道啊!”月儿也低着头,诚惶诚恐的模样。

宁筝将两人身体细微的反应悉数收入眼中,视线缓缓的落在其中一人身上,缓缓开口,“月儿,抬起头来。”

月儿身体一抖,颤巍巍的抬起头,“......小姐,奴婢在。”

“你昨夜,对她说了什么?”檀香萦绕的书房,书案后的一个男子正在低头作画,他一身叶袍干净无尘,长发松松垮垮的披在身后,只用一根发带系着,如玉温润的脸却泛着一层淡淡的寒霜。

书案前方有一黑衣男子单膝跪着,面色寒凛。

男子听完禀报,薄唇微动,“倒是和传闻中大相径庭。”

黑衣男子问道,“爷,看来郡主并未因您那一掌受伤,既已能处理家事,向来是无恙,那这药可还送?”

眼前男子,正是那个愤慨之下打了宁筝一掌的萧南巡,他似乎想起什么不快之事,将手中画笔一掷,“不必。”

——

永宁侯府,毓秀院。

宁筝替自己医治了一番,又服了药,才觉得身体好受了些,“这个萧南巡下手也忒狠!说起来,他当时在树下莫非是想救人?”

“小姐,你说什么?”香冬收拾着满桌子的药材,没听清自家小姐说了什么。

毓秀园是宁筝在永宁侯府的独立小院,共配了四个日常起居的丫头,还有四个粗使丫头,两个粗使婆子,另配一个随身服侍的大丫头,一个管事嬷嬷,整个院子便足足有十二个下人伺候,这古代的一个郡主,排场真是不一般。

但院子里这些人,大多是后来徐氏送进来的,仅剩一个香冬和一个汤嬷嬷是宁筝生母身边之人,可这两人都被打发去干粗活了,平日里是没办法在宁筝跟前伺候的,以前的宁筝亦从未想起过二人,今日的宁筝便将人叫到了跟前。

香冬是六七岁的卖身葬母,被心善的叶母带回了府中,因此心存感恩,如今已有十九岁,年长宁筝几岁,也算是看着她长大的了,比之柳儿成熟稳重了许多,只是常年干粗活,看起来有几分憔悴。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