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曦,富察格格帝妃传之孝贤皇后小说-凌曦,富察格格小说叫什么名字

帝妃传之孝贤皇后

帝妃传之孝贤皇后

作者:雪晗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10-17 18:07:22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小荷才露尖尖角 第二章:几家欢喜几家愁 第三章:病树前头万木春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内容从宝亲王福晋,到入主中宫为后,非但不是富察兰昕的终点,反而才为她展开了波澜壮阔的宫廷画卷。本宗富察氏的忽然惨死,襁褓中的庶子遭人喂毒,野心勃勃的近身侍婢图谋不轨,贪恋权势的太后手段阴毒……接踵而至的祸事,哪一样不是冲着她来?而原本温热的眸中不再有缱绻的温度,低下头,才发觉践踏着无数的红颜枯骨。当你不顾疼痛倾尽所有心力,才发现“以夫为天”竟让你万劫不复。富察兰昕,你可曾后悔这一世的拼尽全力……
节选

雍正十三年,夏初,清晨时分。

连续数日,兰昕都醒的特别早。许是惯了王府人进人出的那份热闹,反而不惯这圆明园“宛自天开”的别致与宁静了。

绾了个平整的吉髻,兰昕只用一支轻飘飘的紫色丝绢花簪点缀了妆容,略微清淡,她却觉得正好。只因弘历说过,最喜欢她如常淡雅的样子,特别的纯真清丽。

“福晋,您起身了么?”锦澜端着盥洗的清水,迎着清凉的风,端庄的候在门外,毕恭毕敬的屈着膝。纵然门里的人瞧不见她此时的样子,该有的规矩也分毫不差。

“进来。”兰昕的声音惯常的清肃威严,似乎盖去了她原本的柔顺婉约。在旁人眼里,是否温柔倒在其次,端庄持重才是她作为福晋该有的样子。

侍婢敞开了门,锦澜这才站直了身子,容止优雅的走进来,步伐轻柔却不缓慢,细碎又不见凌乱。手中的鱼洗稳稳的搁下,清水微微的晃动,闪过明晃晃的水光鳞鳞,再看那盆底浮雕的鱼儿,随着水漾而摆动似活了过来。

“王爷出门了么?”兰昕原是想问,昨晚弘历宿在了哪里。可话到了嘴边,倏地变成了这一句。

锦澜绞了帕子,三折,叠成规矩的长方状,双手托好呈于福晋手中。她并非不明白福晋想问什么,只是不愿意拆穿罢了。“圆明园到皇宫总不算近的,王爷在侧福晋那里进了早膳,就出门了。这会儿兴许已经到了。”

“唔。”兰昕浅笑辄止,将柔软的帕子敷于面上,谨慎的掩藏了心底壮阔的波澜。虽然锦澜没有说清楚是哪一位侧福晋,可她心里格外清楚,能这样周到贴心的,必然要属乌喇那拉氏了。虽然高氏也是侧福晋了,可出身搁在那里不是么,终究是跨不过去的。

“福晋请恕奴婢多嘴,富察格格那里,似乎又闹上了……”锦澜双手托着福晋敷面的帕子,小心的搁在鱼洗里,预备一起端下去。只待福晋有明言便可告退了。

兰昕乍一听这话,心里便微微不舒畅。细细来想,却又免不羡慕了富察氏几分,能表露心里的不满,未尝不是一种自在随性呢。只是这样的福气,身为福晋的自己,未必能有。“高侧福晋才得了皇上亲发的上谕,著封为‘王侧福金’,难免富察氏心里会不舒服。”

锦澜心里也明镜似的,那富察格格还是给王爷诞大阿哥的人呢,屈居使女之下,她怎么会肯。只是这样的话,锦澜从不敢宣之于口,也就是搁在心里想想吧!

“富察格格再不济也先后诞育了一子一女,还居在庶福晋的位分,倒让一个尚且无所出侍女蹬头上脸的攀了上来,必然是要好好折腾几回的。福晋,您别理会她就是了,无端的招人烦呢!”说话的女子是少时就伺候在弘历身边的丫头,唤作芷澜。

因芷澜和弘历是一起长大的情分,府里几乎没有人不给她几分薄面。天长日久的骄纵的惯了,难免心头就高些,言语上莽撞无礼也从未有人与她计较。后是兰昕嫁入了王府,弘历怕不周全,才指了这芷澜过来福晋身边伺候。

这样的话锦澜是不敢说的,连听着也觉得心颤。“姐姐快别这么说了,让旁人听去,还当是咱们心里也有怨呢!”清新一笑,锦澜连忙隐去了脸上的担忧,一双眼直愣愣的盯着芷澜手里捧着的红木嵌黄杨木椭圆的托盘:“姐姐这是准备了什么好东西给福晋润喉?”

“陈皮枸杞润喉茶,加了两滴蜂糖,润喉润肺是最好不过了。”芷澜嘻嘻笑着:“福晋尝尝可好么?喝好了再去瞧那富察格格不迟。”

说话的同时,芷澜不痛快的瞥了锦澜一眼:“你放心吧,这话我当着福晋的面儿说,就敢当着旁人的面儿说。即便是四爷问起,也不妨事儿。事实就是事实,还怕她咬我不成么!”

兰昕知道芷澜的心思,也不多说她什么,抿了两口润喉茶,笑赞:“你这心思越发的巧妙了,茶里怕是还搁了些山楂水吧?”

“什么都瞒不住福晋。”芷澜得了赞誉,脸颊如霞:“知道福晋近来胃口不好,就加了少许。不成想福晋一碰了唇,就咂出味儿来了呢!”

锦澜听着芷澜说话,心里不禁暗暗钦佩,福晋惯常都是正经的脸色,也鲜少和奴婢们说笑,唯有这个芷澜姐姐甚得欢心。当着福晋的面,说话也从来不用避忌。更不如自己这般,凡事谨小慎微,生怕不周全。

话才说到这里,富察格格身边的梅灡来了,只在门外轻轻的福身说话:“福晋万福,奴婢梅灡,求福晋去瞧瞧富察格格。格格这会儿……又哭得晕了过去。”

芷澜不悦的白了门边一眼,代福晋说道:“这一早晨的,怎么这样不让人安生。你且去吧,福晋这里妥了自然就到。”

梅灡一听是芷澜的声音,不由一哆嗦,喏喏应是,匆匆就退了下去。

“所幸是王爷不在园子里,不然顶是要怄气了。”芷澜忽闪的睫毛,灵动的抖了一抖,抹去方才的不悦,取而代之的则是端正与稳重:“福晋,还得劳您走这一遭。再怎么说,身在圆明园不比府中。”

兰昕颔首,眼底尽是赞许之色,之所以弘历指了她来自己身边伺候,皆因她恰到好处的知所进退。懂主子的心思,能为主子分忧,才不至于有过失。

不过兰昕分不清楚的,却是芷澜究竟是懂了自己的心思,亦或是她与弘历的心思呢?当然,更有可能的是她,紧紧只懂了弘历一个人的心思。

兰昕乘着软轿,不一会儿就到了富察格格在圆明园的住处。远远瞧见有人向她走过来。

“福晋,您过来了。”迎上前的人,正是侧福晋乌喇那拉氏盼语。“富察格格她哭得晕了过去,这会儿才醒就又……”

盼语的话还未说清,就听见“咔嚓”一声。像是富察氏砸了个瓷瓶之类的物件儿,落地就碎成了些许的小片,惊得的人头皮发麻。

随即便是梅灡哭腔惊呼:“格格,您伤着自己了,这可怎么是好?您忍忍啊,可别乱动,奴婢这就去请御医来瞧瞧。”

“伤着了算什么,我就死在眼前,又有谁心疼?”富察氏的声音极为突兀刺耳,像是尖利的金属划在厚厚的铁块儿上,吱吱嘎嘎的刺穿耳膜。“不准去请御医,谁都不准去。”

兰昕抵触的叹了口气,总算没有显出嫌恶之色来。对周正而立的盼语说道:“你随我进去瞧瞧她罢。”

“是,福晋。”盼语正点头,眼珠一转,竟然发觉高凌曦也领着宝澜、碧澜来了,心中顿时大为不快。“你怎么也来了?还怕这里不够热闹么?”

兰昕转过身子,瞧见高氏来了,便停下了脚步。

“福晋万福。”高凌曦容止优雅的福了福身子,笑意如春,恰到好处。“热闹也是热闹富察格格的,旁人自然不必争抢。可我总归是放心不下,得知福晋也来了,自得来瞧瞧学学。谁不知道福晋是最娴淑持重的,自当为这哭晕了好几回的可怜人主持公道。”

盼语的心犹如触礁的船只,忽然灌进了冰冷的湖水,迅速的下沉。从前,高氏哪里敢这样与自己说话?她不过是小小的侍女一名罢了,连庶福晋也不及。这会儿却敢瞪着若水的杏目,扬起娇媚动人的面孔与自己叫板。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了。

“福晋端方大雅,岂是你看看就能学会的。我只怕富察格格瞧见你,七窍生烟,心里愈发不舒坦了。凭白的只能帮倒忙添乱子,也不怕搅了福晋的心意。”盼语自觉这话说的已经不轻了,稍微有些羞耻心的人,必然是要远远躲开的。

可似乎,高凌曦并未有这样一文不值的羞耻心。“福晋蕙心兰性,即便学不来精髓,能学到几层皮毛也是极好的。已经让凌曦受益匪浅了。妾身不如盼语妹妹这般聪慧,但胜在勤勉,亦懂得水滴石穿的道理。至于帮不帮得上忙,总要进去了才知道。”

“妹妹?”盼语艰难的说出这两个字,乌溜溜的眸子闪烁着难以置信的冷光。高凌曦竟然敢唤她妹妹!

“侧福晋比我小些,自然要唤你一声妹妹了。总不至于说,面相成熟几分,就唤您做姐姐吧?”高凌曦掩住朱唇,娇媚一笑。“只怕真唤一声姐姐,侧福晋您也未必搭理妾身呢。”

兰昕听不下去了,肃清问道:“你们说够了没有,若是没有,只管在这里说够为止。我现在要进去看富察格格了。别一会儿跟着进来,还喋喋不休的,没点样子。”

二人互剜了对方一眼,默契的垂下眼睑,齐声道:“福晋息怒。”

芷澜扶了福晋的手,稳稳当当的将人送进了厢房之内。“福晋,当心脚下,别让碎瓷片子扎着。”

富察格格闻声,缓缓从床榻上爬起来,披头散发的样子,着实难看的厉害。“福晋……”她才带着委屈软糯的唤了兰昕一声,随即就看见了身后跟着的两位侧福晋,怒火瞬间又顶了起来:“你来干什么,我这里不欢迎,出去。”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