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婆子,张婆子爷,太子妃又在爬墙了-短片小说阅读

爷,太子妃又在爬墙了

爷,太子妃又在爬墙了

作者:石头很疼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10-17 10:14:24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着急怎么吃 第2章 太子的殉葬品 第3章 她不会死吧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内容黎清,上市公司高管,以加班为荣的女强人,在这天深夜竟然被雷劈穿越了。堂堂相府嫡出大小姐,脚踩一众庶女背靠韩国公府,却在十二岁被放养乡下,刁仆欺负,继母下毒,父亲装瞎,看她怎么逆势翻盘。太子:“孤常年卧病在床体虚无力,太子妃要想洞房,劳烦自己动手了。”她怒掀喜被踢他下床,“太子若不服,可诛满门。”她苦心经营逆天改命,半路杀出太子这个程咬金,她只恨天道不公,却不想喜获良缘。太子:“诛你满门何用?你我白头偕老,让他们一家老小天天对你顶礼膜拜!”黎清坐起身:这个可以有!“但是所有人说你病入膏肓命不久矣,解释解释?”
节选

“玉清元始天尊、上清灵宝天尊、太清道德天尊请你们开开眼,一定保佑我们小姐平安醒来,求求你们,求求你们……”

女人祝祷的声音夹杂着磕头的沉重闷响,刺激得黎清耳膜突突的跳。

她努力睁开眼醒过来,就看到顶上木质的屋顶结构很是有些繁复,而室内一切也都是古色古香,门口一个穿着粗布衣裳的胖女人跪伏着,嘴里念念有词,正是她刚刚所听到的内容。

头有些痛,一些不属于她的零碎记忆在她脑子里聚拢,也证实了她的猜测是对的,她穿越了!

穿到历史上并不存在的朝代大景国,穿成跟她同名同姓的丞相府大小姐。

然,她这大小姐现在过的生活其实是连相府丫头都不如的。

“醒了,醒了,王婆子三清真人听到你的请求,真的让大小姐醒过来了。”张婆子看到榻上坐起来的黎清,脸上乐开了花。

王婆子转头来看,肥大的脸上亦是惊喜不已,黎清醒了,她们就都有救了。

“我就知道就知道大小姐你命贱好养活,死不了。”

“王婆子……”张婆子打眼色,这堂堂相府的嫡出大小姐怎会命贱?

王婆子意会的时候,也变了脸色,重重打了自己一巴掌当赔罪,“大小姐,奴婢不会说话,奴婢该死。奴婢其实想说大小姐你吉人自有天相,洪福齐天。”

“呵,洪福?”

黎清勾唇冷笑,苍白小脸染着冰凉气息,犹如看着两个死物一般。

王婆子和张婆子都有些不自在,但是张婆子机警上前了一步,“大小姐您饿不饿,想吃点什么不要,这两天您一直躺在榻上没吃没喝,现在醒了可得好好补补。”

虽然王婆子状似关心,但原主的记忆告诉她这两个人都不是什么好人。

她嗯了声让她们去准备,眼前浮现的是五年前原主因久病不愈被黎家送来这个乡下庄子里调养,身为小姐她本是主她们是奴,可是自从贴身丫鬟巧儿失踪后,这两个人就变了脸,对她这个大小姐非打即骂。

本是养尊处优的千金小姐,哪里受得了这样的虐待,她想过逃,但是根本逃不了,庄子外有的是打手,她被抓回来每天被逼着不停地劳作,五年来身体没养好却是更差了,这不,这次高烧不退,毫无悬念地挂了。

王婆子和张婆子本来裹她尸首的草席都准备好了,可谁知道黎家突然来了消息让她做太子妃,她们这才急忙找了郎中来瞧。

而她一个办公室高管,在风雨交加的深夜,加完班开车回家的时候不幸遭遇了雷劈,醒来来到这里。

“大小姐这庄子上比不得相府,吃食粗陋了些,不过等小姐回去相府,一切都会好的。”张婆子在桌子上摆好饭菜,就主动地要搀扶黎清下床。

这是五年来原主从未有过的待遇呢,但是桌上的饭菜不该是她吃的。

“你们就给我这个未来的太子妃吃这些。”

两个大白馒头,一碗清粥半碟咸菜,就算是张婆子和王婆子平时都不会这样吃。

却是原主五年来算好的了。

黎清缩回要搭上张婆子的小手,轻轻整理衣袖。

瘦,真是太瘦了,皮包骨头,倒是张婆子的手还显得有肉些,眼神不怒而威。

黎清变了个人一样,张婆子突然有些怕,“奴婢该死,实在是这深更半夜的,厨房里没了人在才……”

“哦,那你猜猜看,相府是想要一个活着的大小姐还是活活饿死的大小姐?”

张婆子失色,这当然是要活的,不然他们会连夜遣人去三里外的镇子上找徐郎中来看?

还一直守在她屋子里,王婆子甚至跪下求神明开眼?

这在以前黎清是想都不要想的。

但现在吗,这就是她们的命,只有她好起来,活着嫁去宫里,她们才没有性命之忧。

“大小姐想吃什么,奴婢这就去厨房,亲自给大小姐做来。”

“这才识时务嘛。”

黎清望一眼房门外,夜风吹起的粗布衣袂,王婆子站在外面想进来又没进来,大概是在气恼又忌惮她现在的身份。

她黑白分明的眼睛里尽是冰冷,“就照着你和王婆子平日的下酒菜来。”

张婆子大惊,原来她和王婆子夜里时常吃好的她知道。

此刻也不敢说什么,赶紧去了。

“我们的下酒菜她也真是敢想,都半截埋进黄土里的人了,不着急怎么活下去倒是着急怎么吃……”厨房里,王婆子一边拿出两只猪蹄在水盆里清洗,一边嗤笑。

烧火的张婆子让她少说两句,她还不乐意,“怕什么,这庄子里早就是我们的天下,她跑不了。”

“可你就不怕她出了庄子,首先要对付的就是我们两个?”张婆子是有隐忧的。

“怕?我可是丞相夫人的远房亲戚,这些年我们对黎清做的事情哪件不是她的意思?”

“我说的自然不是夫人那里,而是,而是她真的嫁进皇宫成了太子妃……”张婆子现在想到这件事就夜不能寐。

夫人不是傻的,自然明白他们是跟她一条船上的,但是那太子爷……

“嘿,我当你怕什么,就那病得快死的太子爷,你没听夫人的人说吗,那可是整个太医院都说药石无灵的人了,这死是早晚的,要不然你当夫人傻,会让黎清嫁过去?夫人自己都有两个女儿,堂堂太子妃的名分,怎么着也不可能落到黎清头上。”

黎清在外面听着王婆子和张婆子的对话,才算是明白了所有内情。

她就说嘛,原主在这里整整五年,相府都无人问津,现在突然传来消息,要她进宫当太子妃。

有这便宜不占,相府那群女人除非是傻帽。

但是这笔账,她是记裴轻云头上了。

她转身回去屋子里,环境是很简陋,右手边放着一张四方的桌子,两条长凳,左手边则是个高低柜子,质地皆粗糙,跟农家小院似的还堆着些杂物,想到王张婆子做好饭还需要时间,她就想先躺会儿,到底原主这身子骨,感觉站久了都会头晕。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