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才家的童养媳-秀才家的童养媳小说阅读

秀才家的童养媳

秀才家的童养媳

作者:神豪本豪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10-17 10:07:05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捡来的野丫头 第2章 娶妻只求贤 第3章 能叫你夫君吗?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内容一朝穿越,人气主播史一飙成了年仅七岁的孤女阿狗。史一飙:“青崖哥哥,阿狗这名字好难听啊,能叫我本名吗?”对面肉乎乎的小包子一本正经道:“不行,你本名更不雅。”史一飙红唇轻启,抛了个飞吻:“青崖哥哥,那我能叫你夫君吗?”某包子白皮变红皮:“不能,给我滚去抄书!”前方真香警告,且看某包子如何从高冷军师变成追妻狂魔。
节选

“阿狗,你赶紧下来,不然我告诉婶娘。”一个身穿青袍面如傅粉的少年极力昂着脸朝树上喊到。

“青崖哥哥你个呆瓜,就知道告状。我上树不就为了给你摘杏子么?你夜里有咳嗽,杏子正好可以润喉。”树上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娃冲树下的少年笑笑。

树下的少年脸上一红,他皮肤生得白,脸红时比熟透的杏子还诱人。

阿狗是婶娘年初在流民手里救下的。刚救回来时小丫头烧得迷迷糊糊,嘴里说着胡话,青崖在阿狗身旁守了三个日夜,一直听她嘴里重复着:“乃思,乃思,一百个飞鸡,一百个火煎。”

阿狗昏睡时还喊着这句话,青崖想着她口中的飞鸡和火煎定是非常重要之物。等他长大成人,等天下太平,等朝中庸腐奸佞之辈除尽,他定会带阿狗找回这两样东西。

阿狗顺着弯弯曲曲的树干爬下,树下的青崖那叫一个心急,他张开双臂想接着阿狗,无奈他也只是个刚满十岁的男娃儿,任凭两臂张得再大,在阿狗跳下来时也兜不住。

幸好阿狗身手敏捷,跳下来时稳稳当当地踩在地上,随后拍去手上的灰尘泥土,从怀里掏出杏子:“青崖哥哥,这是你的,这个是婶娘的,这是我的。”

青崖接过杏子,一肚子的狠话没忍心放出,最终只是敲了下阿狗的鼻头:“你啊,下次再敢爬树,我让婶娘把你关起来不让你出门。”

阿狗甜甜一笑:“不会的,婶娘最疼我,她舍不得把我关在家里看我发霉。”

青崖眼里带着宠溺,疼阿狗的何止婶娘,还有他呢。

回去的路上阿狗又忍不住囔囔:“青崖哥哥,以后能别再叫我阿狗吗?我是有名字的。”

青崖眉头微皱:“你原来的名字……不甚雅观,婶娘给你取了个贱名,只是希望你能平安安康。”

阿狗皱起鼻子,她原来的名字怎么了,又酷又帅又顺口,辨析度那叫一个高。阿狗原名史一飙,是斗猫平台的人气主播。某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直播打排位时,一个ID叫带你穿越的观众老爷给她打赏了一百个飞机,一百个火箭,她兴奋地对着麦克风大喊,喊完以后她就穿越了。

等她再次睁眼,身旁只有青崖小哥,桂花婶娘,还有破旧的小茅屋。

据婶娘说,北方战事频繁,民不聊生。百姓流离失所,不少人逃到南方来。

而南方今年失收,自家人都吃不饱,哪有多余的口粮救济流民?为了活下去,不少孩童被流民拐走或卖或杀。而史一飙现在这具身体也差点因此没了。

史一飙无比感激婶娘,若不是婶娘她早就嗝屁了。虽说婶娘救她是别有用心,是为了让史一飙给青崖当媳妇。

史一飙见青崖这小男娃生得粉嫩可爱,小小年纪眉眼间已透着神采英拔,只要不长歪,长大后铁定是个美男子。

正所谓颜值就是正义,青崖这小鬼头长这么帅,别说让史一飙当他媳妇,就算叫他爹史一飙也乐意。

青崖本打算等史一飙身体恢复后和婶娘商量先认史一飙为义妹,嫁娶之事还是等史一飙长大后再说。但转念又想若自己不愿与史一飙定亲,婶娘还会留下史一飙吗?

婶娘独自一人扶养自己已是极不容易。让她认来历不明的史一飙为义女,婶娘怕是不肯。

青崖犹豫几番,此事就此耽搁。只是偶尔还会念着,如果史一飙长大后有喜欢的人,他会放手。

两个少年才到家门,一把尖锐的嗓音在背后响起:“赵梅香快开门!你这断子绝孙的贱人,不要脸的贱婢,一个寡妇家还敢勾汉子。今儿不把你赶出绿廷村,我不姓张。”

喊话的正是孙屠夫家的婆娘张氏。她生得膀大腰粗,说起话来震天响,仗着自己家里有两个银子成天横行乡里。

青崖皱着眉把史一飙推进屋里。史一飙扭过头眨巴着大眼,她想听下去!作为一个关心时事(八卦)的现代人,她自然得到第一现场目睹全程。

青崖比史一飙高一个头位,轻易便能控制住史一飙,他见史一飙眼里尽是不愿,好声劝道:“阿狗听话,青崖哥哥这就去看看,你别出来。”

史一飙挣着圆溜溜的大眼睛卖萌:“可是青崖哥哥,你一个人出去,万一她们伤了你怎么办,若是你有个三长两短,我下半辈子怎么过啊?”

青崖嘴角微抽,这话究竟是谁教这丫头的。横竖不过七八岁的丫头片子,毛还没长出来,何来下半辈子。

把史一飙摁在木板凳上,掩上门,青崖转身向外走。看着纤瘦的青色背影,史一飙春心萌动,护犊子的男人实在太帅了!

赵梅香此时已开了门,她倚靠在门框眼里带着轻蔑。张氏命好嫁了个能干的丈夫,在物质贫乏的年代还能隔三五岔吃上猪肉。只是啊命好又如何,女人最重要的是皮相。这张氏天生一张大黑脸,眼睛跟绿豆似的,那鼻梁又矮又塌,站在长着一副好皮相的赵梅香面前张牙舞爪,活像头黑毛猪。

张氏抡起拳头砸在门框上,顿时稀稀拉拉,不少泥土脱落。

赵梅香到不在意,依旧嘴角含笑:“张氏,今儿什么风把你吹来了,你上回不是说了,我这地方不干不净,路过也会惹一身骚,今回怎么亲自登门了?”

张氏吐了把痰:“我呸,要不是你这妖狐媚子做妖,我哪愿意过来啊!你这贱人知道什么叫先来后到么,凭什么好事都被你们家占着。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里长的侄子在背地里勾勾搭搭,干些见不得人的事。你这个当娘的都不知羞耻,你那闺女铁定早就是破鞋了。哼,搞不好为了那口粮,连自己闺女都舍得送出去了。你这个做娘的真该被天打雷劈!”

张氏这下子彻底惹怒了赵梅香。赵梅香什么都不怕,就怕自家闺女名声坏了。她闺女和她生得一样,一张小脸粉嫩娇俏,一举一动媚态横生。这么美的闺女自然得嫁个大户人家。若是名声坏了,好人家不敢娶她闺女,赵梅香这些年来的苦和累都是白受了。她费尽心思养大的闺女,自然得给她生财。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