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长荣,陆茗玉重生皇女狠强势小说-凤长荣,陆茗玉小说叫什么名字

重生皇女狠强势

重生皇女狠强势

作者:萌娘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10-17 10:03:20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1背叛 2玖儿,你不傻了 3本宫好怕哦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内容九璃四公主凤玖夕一觉醒来不傻了!有的人可就要倒大霉了!这一世她坚信能动手就绝不哔哔。四皇子是什么玩意儿,打!颜妃又是什么鬼,再打!直到某天夜里,她嚣张的打了一个从天而降的绝世尊神,终是把自己给赔进去了。圣学院一树红梅,明艳缤纷。某君上眸华清漾:“阿夕,什么叫做轻薄?”凤玖夕:“就你刚才的行为!”某君上一点就透:“哦,那本尊下次提前知会你。”凤玖夕:“不必!您老还是哪儿来回哪儿去!”某君上扣住她小腰,扯进自己怀里,眉眼如初:“本尊的命,在你手里……”
节选

深冬十二月,九璃的天气今年格外的冷,凤长荣坐在花轿里,盖头下娇艳的红唇微微弯起藏溢不住的甜蜜,一个女子最幸福的时刻莫过于最美的年华嫁给了最爱的他,外面天寒地冻,朔风呼呼灌入锦绣花轿,她完全沉浸在与那个人未来琴瑟和鸣,长相厮守的纯粹念想中,心里暖融融的。

行程未到一半,轿子突然停下,冬风凛冽掀开锦帘一角,脚下阵阵凉意沁骨,她垂眸看到绣鞋上融化的雪星。

灵敏感觉到外面窒静,隔着锦幕有娇嗔声细碎传近她耳中。

“陌寒,我等了你好久,好冷的。”

她心口顿凉,指间触及冰冷红帘,疾风刮走她的红盖头,暴露出惊艳容颜。

风雪后两道人影,一红一绿,浓情蜜意,绿裙美人眼眸掠到她脸上,秋水眸中满是骄傲挑衅,故意一崴,软软跌进风陌寒宽阔的怀抱中。

深深的刺到了凤长荣。

周围的仪仗队,手持武器,慢慢向她逼进,凤长荣眸光霎凛,她能感知到这些武者身上的中阶玄力,其中几人还是武师级别。

凤长荣摘掉头冠,满头青丝随落雪轻盈飘垂。

武者退后寸许不敢轻举妄动,她面无血色步步朝前移动,只有五米距离,却像是隔了一道天堑。

垂目看到他和陆茗玉十指相扣,唇角轻勾,面对风陌寒,凉彻心扉道:“风陌寒你在成亲的日子,和陆茗玉手拉手,是来存心绿我的。”

陆茗玉俏脸微绷,故意朝风陌寒身边一靠,眉飞色舞,嚣张至极:“陌寒他喜欢的一直是我。”

“啪!”凤长荣反手给她一耳光,目里三分屈辱,两分悲哀。

陆茗玉,妄她还拿她当最好的朋友,如今生生扣了一顶绿帽子在她头上,这算什么。

“茗儿。”风陌寒挺身而出挡在她面前。

自告奋勇:“长荣你要打就打我。”

凤长荣毫不客气对准他面门就是一揍。

风陌寒稳住身形,俊脸上鼻血直冒。

陆茗玉看到他受伤,心疼地不要不要的。

扬手就去打凤长荣,左脸同样的位置又是一记,直接将其扇翻在地。

而后冷勾勾的盯在风陌寒脸上,面目冰冷,朝后退开两步,指着两个人,声如寥风吹过,凉薄哀伤:“风陌寒,陆茗玉,你们这对狗男女,今天是故意来恶心我的。”

风陌寒一改往日温润形象,面貌阴寒,目里迸出杀意,果断下令:“你们还不快动手。”

那些武者如同鹰隼群攻凤长荣。

漫天大雪中,凤长荣乌发高扬,冷面肃杀,摘下发髻上两支金钗为刃,冷目一一掠过那群武者,运转灵核中灵力,却提不上来,关键时候,一个武者提刀斩过来,她灵捷闪开,足下一踹,直将武者踢飞滚到断崖下,颈后玄风劲猛,她返身折腰避开武者指间刃,利用暗劲掐腰,攻他下盘,趁其不稳之际,运足天阶七层玄力端起他下巴,只听脊椎咔嚓一声,彪头大汉一头倒栽进雪地中,凤长荣手中金钗晃眼狠辣插入他喉咙,武者瞪大眼睛,她冷静拔出钗子,鲜血狂飙。

她的身影灵动如血蝶,即便不使用灵力,对付这些凡武境低阶武者也绰绰有余。

陆茗玉眼看那些人不是她对手,鼓足底气叫喝:“凤长荣,你以为你还是穆王府那个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尊贵郡主,知道你为什么提不上灵气,因为我送你的香膏可以抑制它,这个时候穆王和凤世子应该在黄泉等着你,等陌寒得到你的灵核,你就可以和他们团聚。”

凤长荣分神被武师在背后砍下一刀,原来陆茗玉一个月前送她的香膏本是害她的。

风雪骤停,凤长荣嫁衣染血,立在一堆尸体中间,不远处两名武师做势,欲随时进攻。

风陌寒和陆茗玉走过来。

那身红袍刺痛她的眼睛,有气无力:“到底是怎么回事。”

风陌寒低头不敢面对她。

“回答我。”凤长荣眼眶湿红,压抑的声音不容抗拒。

须臾,风陌寒终是抬头看向她,眸中阴阴冷冷的看不到往昔半分温情,声如死水无波:“皇上昨日收到秦阳郡密报,英王及一干叛党准备明日攻打皇城,于昨晚急召穆王进宫,今日带兵前去青溪道截路。”

凤长荣一脸震惊,这些父王都没告诉她。

一切似乎太过巧合,不可置信:“你在骗我,应该是皇上在骗我父王,先不论英王是否会在这时攻打皇城,陆茗玉刚才已经说过了,皇上想截路的人是父王和我哥哥,为什么?”

陆茗玉道:“凤郡主,我送给的花,是很美丽,可惜你还不知道那是九璃禁花,彼岸花。”

先帝自吞并青国后曾严禁九璃不得出现彼岸花,凤长荣自嘲这一世算是白活了,根本不知道那该死的花张什么样,每个人都在欺骗她,背叛她。

她声色冷绝:“以你的低级修为是无法禁锢我的灵力,香膏是谁给你的。”

陆茗玉看到她这幅狼狈的样子,很是痛快,声调微微上提:“就让你死个明白,香膏是国师给我的,凤长荣我原以为你占尽天底下所有幸运,到如今不过一个可怜虫。”

凤长荣啐她:“你算个什么东西,敢对本郡主品头论足,你两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我凤长荣此生瞎了狗眼才遇到你们。”

陆茗玉娇斥:“死到临头还嘴硬,陌寒要不是为了你身上的极品灵核,根本不会接近你。”

“陌寒,她现在灵力全无,你还不动手掏了她的灵核。”她撺掇道。

风陌寒面如死水凝望她一刻,说出令她无比寒心的话:“长荣,对不起,我真的需要你的灵核。”

凤长荣退到崖边,眺望白茫天地,最后将目光放到风陌寒脸上,声音寒沁:“风陌寒你没本事自己修出灵核,还妄想得到我的,白瞎了一张好人皮。”

说完五指成爪猛地扎进自己心脏里,捏爆灵核,纵身跳下悬崖。

这一世自己伤了心,是不是以这种方式就可以回到原来的世界。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