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王,你把媳妇宠坏啦-战王,你把媳妇宠坏啦小说阅读

战王,你把媳妇宠坏啦

战王,你把媳妇宠坏啦

作者:楠树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10-17 10:00:38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狗血命! 第2章 生活废 第3章 人阔胆也肥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内容绝世神偷马失前蹄,一朝身死,竟意外穿成骄横无度,对有妇之夫垂涎三尺的低能郡主。等下,这个传闻不近女色,是个断袖的战王怎么那么像害她穿越的死小子。我是人美心善小白莲。不,你是吃人喝血暗黑玫瑰!南宫亦竹:……我心无旁骛,笑看人生。不,你心毒腹黑,眦睚必报!南宫亦竹:……我生财有道,劫富济贫。不,你上梁入室,施粥藏宝!南宫亦竹:老娘跟你有仇是吧?到处黑我!某男奸佞一笑:没什么大仇,只是不爽你漫山遍野开满烂桃花……而已!南宫亦竹厚脸皮一红:亲爱的,我错了!
节选

夜,深而宁静。

本该祥和归于沉睡的山林,却因“哗哗”扑腾的水声和断断续续的呼救打破了原本的沉静。

南宫亦竹泡在踩不到底的水中,不会游泳是她这个国际女飞贼的超短板。

呛水之际,大脑就像被强行塞进了一部放映机,在她脑子里放了一场只属于她的电影。

可如今这般绝望的境地,她哪儿还有思考力去剖析那些突然冒出来的画面,她只想抓住根救命稻草活下去呀!

谁要是现在救了我,只要是个高富帅,我南宫亦竹就嫁给他!

南宫亦竹刚在心里喊完,一只大手真的附上了她肩头,将她带上了岸。

重新得到呼吸的南宫亦竹,不停咳嗽了好一阵子才舒缓了些。

脑子还处在溺水期的懵逼状态,她愣怔地盯着面前黑黑的山林和泛着月光的湖面,有点搞不清状况。

溺水时钻入脑子的那些画面也更加真实,画面里那些人叫她亦竹郡主,她不就叫南宫亦竹?没错啊!

可郡主是什么鬼?而且那些画面的背景分明就是古装电视剧里面的亭台楼阁轩榭廊坊,每一寸都透着古色古香。

脑子摔坏喽?

“嘶……”

身后突然传来的马叫声吓的南宫亦竹一哆嗦,整个人从地上弹了起来。

回头,又是一吓。

兵团?

五六十名身着银甲的士兵神色肃冷地骑着同样披着银甲的战马。

一幅幅银色盔甲在月光映衬下更显森冷,就连马儿的大眼珠子都透着诡异的黑亮。

站最前头的,是个冷气最盛的男人。

他也穿着一身银甲,高高的马尾束得老高。

只是,其他人都戴着头盔,唯独他,鼻尖之上半张脸戴着雕琢精美的银色面具,外露的,只有两瓣薄唇和轮廓分明的下巴。

南宫亦竹想揉了揉眼想看看自己是不是看错了,手伸出来才发现两只袖子晃晃荡荡的在滴水,一瞧,古装裙子?

她那身方便行动的紧身衣怎么变成戏服了?

猛地,南宫亦竹想起来了,她坠楼了,38层坠下去,活的几率,应当是零吧!

所以这些骑兵是……阴差?

她摔死了,与她一起摔下楼的小子怕是也成了一滩肉泥。

让南宫亦竹到现在还惦念着的,便是在写字楼顶与她缠斗的保镖,至于叫什么,她还真不知道。

南宫亦竹原地一跺脚,不甘心地大骂:“该死的拦路狗,下辈子要让我再碰上他,非得扒了那小子的皮,让他每天跪在我脚下唱《征服》。”

面具男听见南宫亦竹的话,漆黑的眸子愣怔了一瞬,随即一步上前扼住她的下巴,冷声道:“你说什么!”

弹指一瞬间,面具男眼眸中闪过一丝金色的光亮,这光如流星划过夜幕般转瞬即逝,但他却感受到了一股暖流席遍全身每一个细胞。

南宫亦竹诧异地张大嘴巴,她诧异的不是面具男冷呵呵的话,而是,他的指腹碰到她的脸颊和下颌,竟是温热的?

鬼,有温度吗?

一阵凉风吹过,南宫亦竹这才觉得浑身发冷,“阿嚏……”

一个喷嚏让她差点咬到舌头,可是,打喷嚏就说明她真的还活着呀!

面具男的神色微愣了一下,眉头不自觉紧紧皱了起来。

而后,又突然舒展开,眼眸里展现出异样的色彩,他似乎,能听见她的想法!

呵,这倒是有趣得很。

转瞬,南宫亦竹得出了一个结论,莫非,她不是死了,而是穿了?

溺水时脑子里闪过那些画面,是这身体前主人生前的记忆?而她,死了之后穿过来捡了一副同名同姓的尸体?

南宫亦竹此刻很想把酒问青天,她是谁?她在哪儿?

不过,惆怅也就分分钟就过去了,比起穿越这种亘古未有的事,南宫亦竹更加在意她是不是真的活着。

“本王让你重复一遍刚才说的话!”

冷飕飕的声音闹钟到点儿似地刺激着南宫亦竹的耳蜗,她飘远的思绪这才回来,方才觉得庆幸的小心情顿时拔凉了一半。

面具男扼住她脸的力道加重了,痛感,让她感受到死亡的气息。

想杀她?

上一个想杀她的货,什么下场来着?好像是在医院躺了半年吧!

面具男眼眸划过一闪即逝的寒光,这一次,他倒是没皱眉头,只是嘴角勾起不屑的浅笑。

因为,他已经可以肯定,他是真的能听见这丫头的心声。

南宫亦竹瞧见面具男嘲笑她的表情,眸子顷刻无光,抬膝就要爆面具男的弱点,却不料腿刚有动作,面具男已一个侧滑到她右侧,再顺手将她那抬起的腿给掀起来往前拽去。

南宫亦竹脚下不稳,生生劈了个叉。

眉头刹那皱得更紧了,因为面具男另一只手至始至终就没从她下颌上移开过,且力道越发大。

要死哦,再使劲下巴就该嘎嘣脆了!

不行!得用钢丝废了这货的手指头!

南宫亦竹下意识缩回一只手摸向后腰,摸了几下,这才想起来她穿了,万能小包必然是没有的事。

没武器,南宫亦竹只得服软,“不打了不打了,你放开我,我说就是了。”

面具男满意地勾了勾唇,松开南宫亦竹,用比这夜还黑的眸子盯着她。

南宫亦竹揉了揉被面具男指腹挤得生疼的下巴,快速重复道:“该死的拦路狗,下辈子要让我再碰上他,非得扒了那小子的皮,让他每天跪在我脚下唱《征服》。”

面具男瞳孔一缩,突然又眯缝着眼帘,饶有兴致地问:“征服是什么?你唱一个给本王听听?”

这回,不止南宫亦竹,就连面具男身后的其他人都傻眼了,王爷今日的话,似乎有点儿多啊!

难道是军旅生活枯燥,所以让王爷对这个随手捞上来的女鬼模样的女子也感上了兴趣?

可是,王爷感兴趣的,不是男人么?

也不怪那些骑兵将南宫亦竹看成女鬼,她刚被捞上来那会儿,长发贴脸,淡黄色的纱裙凌乱地贴在身上,看着就像一层层快要被剥落的人皮,咋一眼望过去,就是只溺死的水鬼。

“唱!”又是一声带着命令的呵斥。

南宫亦竹小心肝一颤,下意识开了嗓,“就这样被你征服,切断了所有退路……”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