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佣兵-铁血佣兵小说阅读

铁血佣兵

铁血佣兵

作者:清波桃花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10-17 09:50:13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001章 怒杀 第002章 怒杀2 第003章 逃亡中的空难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内容孤剑是名职业雇佣兵,他怒杀了一对背叛自己的狗男女之后,逃亡非洲。从此,枪口下求生,刀尖上舔血。一个黄种人,如何在强手如林的国际佣兵界,成就一代佣王,让我们试目以待吧!
节选

大西洋彼岸的M国洛市某海域。

一望无际的海平面上,海风凛冽,浪涛汹涌,浓雾蔽天。

浓雾中,一架小型军用直升机窜了出来,螺旋桨上已是浓烟滚滚,随着一声爆炸,它一头坠入大海里。

漆黑的乌云在天幕中翻滚着,很快,豆大的雨滴倾盆而下,雨滴溅在海平面上,弹起偌大的水珠,叮咚作响。

直升机倾刻间消失在茫茫大海的浪涛中。

洛市,是一座多民族文化的国际性城市,被誉为天使之城。

这里有迪斯尼乐园、环球影院,还有著名的莫尼卡银色海滩。

在莫尼卡银色海滩上,耸立着一座带有欧式风格的公寓楼。

几个小时后暴风雨停了,人们纷纷推开窗户,让室内闷热的空气畅通流动起来。

在第三层最东边公寓房里,卧室的落地窗推开了,窗帘并没有完全拉拢。

但此刻的房间里,却传出了一阵剧烈的喘息和呻吟声,让楼下的住户,忍不住骂骂咧咧的关上刚打开不久的窗户。

实在是污染环境!

不是什么人都有兴趣窥听别人折腾的那点破事,更何况只能听又不能看,那也是一种煎熬。

大约十几分钟后,卧室里的声音渐渐消失了。

过了一会,一名年青男子穿着短裤走到落地窗前面,皮肤被阳光晒得发黑,身材看起来非常的健壮,充满了阳刚之气和爆发力。

他叫野狼,是M国飞豹特种安保公司雇员。

野狼从窗前小桌上,一个木头保湿盒子中拿出一根巴西雪茄,先用雪茄剪剪掉了头部,点着火柴烤了两圈,接着才点燃雪茄吹了两口,而后吸了一口烟雾在口腔略做回旋,慢慢吐掉了,很标准的抽雪茄方式。

一个棕色长发、身无寸缕的年青女人,慢慢走到了他的身后,伸手从男人手里拿过雪茄,放在性感的红唇中吸了一口,脸上的云红还没有完全退下去。

她有一米七左右的身高,肌肤呈现健康的古铜色,前突后翘的身材,勾勒出诱人的曲线,看得让人血脉偾张,是个完全能让男人为她犯罪的人间尤物。

“你能确定他真的死了?这一点很重要,关系到我们的未来!”女人紧紧抱着男人。

“放心吧亲爱的,我在机舱里放了定时炸弹,飞机出发二十分钟后,在海面上就爆炸了,加上这种鬼天气,其生存的可能为零。”

男人捏着女人富有强性的肌肤,很自信的补充道:“就算公司现在动用游艇和直升机在事发区域搜索,也只能发现烧焦的尸体。”

女人似乎长出了一口气,说道:“这样我就放心了,那他在弗利山庄附近的餐馆,海滩的那套别墅和市区的住宅,还有两辆车和几百万美元,就全都是我的了,当然,也是属于你的。”

得到美女又得到了美元,组合起来就叫做‘人财两得’,嘿嘿,尽管是在冒着很大风险,但这笔买卖太划算了。

男人的得意也会展示在别的方面,强烈的成就感,让他把这个外表冷艳、内心火热的美女,直接拖到了落地窗的前面,看着外面如诗如画的海景,继续疯狂。

“等我继承了他的遗产,我们就到西雅市去结婚定居,幸福的过完后半生,再也不用过这种担惊受怕的日子了。”女人眼神迷离的说道。

这时,一抹黑影已悄无声息的摸到敝着门的卧室门口。

“麻痹的,好一对狗男女!一个是和我同睡一张床的未婚妻,一个是和我称兄道弟的战友。好啊,真是好算计,连我也不得不佩服你们!”

一道愤怒而冷酷的声音,偏偏在两人疯狂的时候,突然间从房门口飘入进来,大煞风景。

多么熟悉的声音,让这对狗男女瞬间呆滞懵逼了,身体也变得僵硬,保持着姿势一动不敢动。

他……他不是死了吗?

这是人还是鬼?

又是怎么摸到这里来的?

这一连串的疑问让这一对狗男女,恐怕这辈子搞不明白罗。

门口站立的是一位年轻高大的男子,大约二十五六岁左右,上身穿着一件黑色T恤衫,下身是一条迷彩裤子,脚上穿着一双丹纳军靴,身上没有携带任何枪枝。

他全身湿漉漉的就站在卧室门口,满身散发出一股煞气,脸在痛苦中抽搐,两眼喷火,带着要吃人的愤怒表情。

他叫孤剑,M国飞豹特种安保公司的主管雇员,也是野狼的战友兼哥们。

“孤剑,我……”

野狼刚想说点什么求饶之类的话,但他发现自己根本找不到任何理由。

事情明明白白清清楚楚,这种情况下想狡辩,特么的当人家是眼瞎还是耳聋?

强烈的恐惧让野狼身体不停的颤抖,双腿一软差点跪下来。

可野狼没有心思考虑太多,他知道眼前的危险要是抗不过去,就不可能有以后!

孤剑心思慎密、手段毒辣、战斗力之变态,这个野狼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现在落到孤剑手里,想痛痛快快的死那都是一种奢望。

野狼从来不是束手待毙的类型,狡猾、凶残、胆大是他的性格,在雇佣兵队伍里无人不知。

他眼梢瞥了一眼还在门口的孤剑,一个翻滚来到床边,伸手从枕头下面掏出手枪,打开保险子弹上膛,一连串动作行云流水一般,瞬间完成。

只要对方中弹或在躲避子弹瞬间,他就能撞破窗户玻璃进入花园,那样至少还有一线生机。

至于这个骚女人,谁特么的管她死活。

想的迟,那里快!

他刚把枪口抬起,扳机还没有扣到底。

只听“嗖……”的一道划破空气的声音,野狼倏地倒在了地上,心脏部位插着一把带着刺眼寒光的飞刀。

飞刀深深插入心脏,只落刀柄在外,可见摔刀者的腕力强劲。

一刀毙命,正是孤剑最经典的杀人方式,在战场上向来屡试不爽,百发百中。

野狼到底还是没有赌赢这一把,输得精光。

“为什么要这样?”

孤剑怒视着自己曾经心爱的女人,声嘶力竭的嚎叫。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