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南王,北疆王爷站住:戏精公主要强嫁-短片小说阅读

王爷站住:戏精公主要强嫁

王爷站住:戏精公主要强嫁

作者:浮生若梦V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10-17 09:49:30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十三公主 第2章 拜堂成亲 第3章 炸毛的小狼崽子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内容一纸诏书,她远嫁和亲,身陷囹圄。一袭流言,他身败名裂,明珠蒙尘。她脾气火爆,为他百炼成钢亦能绕指柔情。他两袖清风,为她烽烟迭起朝堂覆雨翻云。平南王府,世子爷畏妻之名声传千里,十三公主悍妇之风席卷大地。丫鬟小厮日夜奔忙,书房内外哀嚎不止,“世子爷,公主又又又又离家出走了!”
节选

“公主,前面就是晋城了。”浅香撩起纱帐,看着马车里裹着裘被缩成一团,睡得昏天暗地口水横流的人影。

深吸了口气压下了满肚子的怒火,一把将被子掀了起来,面无表情的道:“前方十里就是楚国的迎亲队伍,你确定要让世子爷看到你这幅模样?”

塞北的冷风灌入了马车,夜朝语被刮的一个激灵,她揉了揉眼睛不耐烦的朝前瞥了一眼,待看清面前是谁后一脚踹了过去。

浅香身子一晃灵活的躲开,凌空一翻落到了车外,“你有一炷香的时间整理仪容,一炷香后,车队抵达晋城,到时候整个大楚都会知道,夜狼国的公主是个什么糟心玩意儿。”

马车里传来一阵粗鲁的低咒,夜朝语拽着车帘愤愤的露出脑袋,瞪着浅香冷笑道:“本公主当初就该撺掇着父王,封你这死丫头为郡主送你来和亲,没等我被那该死的世子爷磋磨死,就得先被你这个烦人精叨叨死。”

说完,她将帘子一摔又缩了回去,车内传来了一阵细碎的衣衫摩擦声和环佩的轻响。

浅香眼底闪过一丝笑意,抬手对四周的侍卫吩咐道:“原地休息,一炷香后启程。”

训练有素的夜狼国士兵直接席地而坐,虽满面风霜却杀气不减,犹如漫漫黄沙里蛰伏的狼群,只等狼王一声令下,便会露出獠牙长驱直入,撕裂一切入侵领地的生灵。

浅香转身向前走了两步,眉心微蹙看着前方晋城的方向,有厚重的马蹄声裹着北风传来,押队的副将立马上前道:“大人,探子回来了。”

说话间,一声嘶鸣迎面落下,卷着一道迅疾的身影跪在了浅香面前,先前被浅香派去探路的前锋冷着脸抬头,气急败坏道:“大人,楚国的迎亲队伍已经在晋城门口等着了,平南王府的喜堂也已经布妥当,只等公主一到就直接成亲。”

浅香一脸的莫名其妙,“入晋城就成亲是王上和楚帝早就说好了的,平南王府如约来迎亲,你这么生气做什么。”

她神色一动,眼底升起一抹杀气,“难道是喜堂布置的简陋,平南王有意怠慢咱们公主?”

“不是!”探子一脸愤愤的站起,赤红着眼睛一把握住了腰刀,“晋城主道十里红妆,楚帝和平南王府摆出了最大的排场,可是……”

探子越发的咬牙切齿,“属下也是到了城里才听说,这平南王世子,他……他是个又聋又哑的残废啊!”

“你说什么!”浅香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身后,几百送亲精兵一瞬间站起,原本守在马车前的几人大步走到浅香身侧,“残废?大人!楚帝这是什么意思!”

几人皆是一脸的怒气,“王上有心和大楚言和,楚帝和特使说的天花乱坠,骗了王上最宠爱的十三公主来和亲,却从未说过这平南王世子是个残废!他以为咱们夜狼国当真怕了楚军,不敢掀了他北疆的城墙么!”

“啧,掀了他北疆,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车帘一动,一人身着艳红的嫁衣,斜斜的靠在车辕上,正是盛装完毕的十三公主夜朝语。

十五年前,大楚明帝继位,立刻便整军北伐,意图降服北疆七国。

明帝本以为能很快统一北疆,却不想北地异族个个骁戾凶残,以夜狼国为首结成了抗楚联军,和楚军僵持了整整十五年。

在战火的摧残下,北疆百姓民不聊生,不论是大楚还是北疆七国,都死伤无数损失惨重。

但楚国毕竟国富兵强,北地异族却经不起漫长的消耗,逐渐是节节退败,眼看着就要兵败如山倒,楚帝竟派了使者来狼都谈和,要夜狼王出面说服北疆七国,与楚国休战和平共处。

夜狼王也早有休战的意思,虽说是楚帝先一步低头,却也不敢得寸进尺,顺着台阶就爬了下来。

两方使者掰扯了数日,最终达成协定,让夜狼王最宠爱的独生女,十三公主夜朝语来楚国和亲。

公主要嫁的,便是晋城平南王的独子,平南王世子祁修。

楚国来使舌灿莲花,将平南王世子夸得天上地下绝无仅有,说什么平南王封地广博世袭罔替,是大楚现今仅存的异姓王,绝不会辱没了十三公主。

夜狼王被哄得心花怒放,大印一盖就允了这门亲事。

谁知道……

浅香扭头看了马车一眼,抬手做了一个手势,“整军回狼都,这亲,咱们不特娘的和了。”

“是!”夜狼侍卫迅速整备,调转马头就要开拔,却听十三公主一声散漫的嗤笑,“慢着。”

一袭艳红的嫁衣迎风落地,夜朝语看了浅香一眼,“只剩十里路就到晋城了,这个时候悔婚回去?你想成为大楚的笑柄?”

“公主!”浅香沉着脸劝道,“是楚帝不仁在前,我们便是真悔婚又如何?他们可从未说过,平南王世子是个残废,我们夜狼公主绝不可能嫁一个残废。”

“啧,父王自己蠢被人坑了也就算了,带累着本公主千里迢迢上京,结果要嫁的却是这么个玩意儿。”夜朝语指尖勾着一把弯刀,似笑非笑的看着前方,“咱们还从未受过这种屈辱吧。”

浅香当即冷笑,“待我们回到狼都禀明王上,我亲自率军来晋城找楚帝算账,若是不屠了他北疆六城,我夜浅香就枉为狼都左将!”

“何必要等到回狼都再兴兵。”夜朝语的眼底闪过一丝兴奋,衬得原本明艳无比的小脸多了丝狰狞,“本公主早就想会会楚国这群软蛋了,要不是父王急着休战,他楚国的崽子们只配拿脑袋给老娘试刀用。”

夜朝语一把扯散了头发,将凤冠一扔腰带上的流苏一卸,挽着长发高高竖起,轻身落到了最前方的马上。

夜浅香脸色一黑,心底笼上了不祥的预感,“你要干嘛。”

夜朝语勾唇一笑猛地一甩马鞭,一声唿哨策马而起,“本公主要亲自踏翻晋城的城门,把祁修那小王八蛋的脑袋掰下来当夜壶用!驾……”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