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丑女:养个夫君好种田小说-名字是谢家,谢宁

农门丑女:养个夫君好种田

农门丑女:养个夫君好种田

作者:湘君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10-17 09:35:02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穿越就被毁容 第2章 谢家欺负人 第3章 唐氏和离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内容孤儿谢宁穿越成毁容的农家丑女,遇上疼她入骨的奶奶,买了一个同样毁容的奴隶——功夫高强外加大长腿的少年为夫。挽起袖子正准备斗极品赚银子过上好日子,没想捡到被遗弃的小堂妹,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运气爆炸到捡到小公主、小世子……明明是励志的赚钱养崽养老公的画风,却变成古代版孤儿院院长的养儿经,谢宁表示公主养母身份什么的不重要,为啥她家夫君成了她的皇叔?“不是亲的,求别抛弃。”某人的傲骄脸绷不住。“你是我叔,咱们还是分了吧。”谢宁话才落就被某人给强行扛回屋里。
节选

“娘,五丫头已经死了,你这么抱着她也不是个事儿,再说事已至此,文全就算做了错事,他也是谢家的孙子。”

谢家二房媳妇李氏看着正屋地上瘫坐着的婆母,婆母此时怀中抱着大房家的五丫头。

大嫂生五丫头时难产而亡,从小到大是婆母一手拉扯长大,她偏心着大房就算了,如今人死了还抱着不放,难不成要她家儿子陪葬不成?她家小儿子今年已经中了童生,这失手碰了一下姐姐,姐姐掉灶里烧伤了半张脸就这么死了,也怪不得她家小儿子。

这边谢家三儿媳妇赵氏也开了口,“娘,让三虎将人抬走,就往后山送一趟,这孩子福薄。”

赵氏上前要拉开婆母的手,终于唐氏有了反应,此时的她坐在地上,披头散发,一身布衣早已经皱成一团,她含泪的双眼看向两儿媳妇,正要发话,屋外传来声音。

“那个谁,你给老子滚出来,你抱着五丫头也想跟着去死呢?说了她都断气了,你这得多膈应,呆会老子冲进来打死你。”

谢国东的声音传入屋中,声音之大便是悬梁上的灰尘都掉落了一层,若不是两个儿子拉着他,谢国东早已经冲进去打唐氏了,这么些年来也不是没有打过的。

屋里两儿媳妇不说话了。

而地上坐着的唐氏却是身子颤了两颤,原本还想说的话咽了回去,接着抱着怀里的少女,目光呆立的哼起了儿歌:“我的娃娃要睡觉,抱一抱,摇一摇,我的娃娃要睡觉,小花被,盖盖好,两只小手要放好……”

唐氏的声音传来,屋里的两个儿媳妇脸色大变,外头的谢国东听到,一气之下冲了进来,上前一脚踢在唐氏的身上,怒道:“唱什么唱,人都死了,扫把星,晦气。”

唐氏的身形不稳,倒在了一边,可臂弯里却仍旧抱着孙女不放。

两儿子也跟着冲进来了,谢二虎生气的上前责备道:“娘,人死了就埋了,你这唱得多膈应,这是要让谢家不得安宁么?”

谢三虎的性子有些随父亲,脾气有些爆躁,他是打铁匠,力大如牛,上前拽住唐氏的手想夺人,眼看着怀里的少女就要被人夺去了,唐氏慌了。

就在这个时候,原本看着已经断了气的人忽然睁开了眼睛,吓得谢三虎手一抖,连忙松手,他也是连连后退,不小心撞到了二嫂身上,双双绊了一脚差一点儿摔倒。

“活……活了?”

这一下整个谢家都惊住了,谢国东也是后退了一步,看向地上自己爬起来的孙女儿,震惊的问道:“你……你没死?”

谢宁刚才将醒未醒时,她听到了唐氏哼着的小曲,还有这些吵闹的声音,她虽然不明白什么情况,但出于前身的本能上前护在了唐氏的面前,怒目瞪着这些人。

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谢家院外已经有村民围了过来,外头闹哄哄的,有村民翻上矮墙过来一瞧究竟。

谢国东从小在外走南闯北,学了点功夫,回来时还带回来一位美娇娘,听人说是谢国东东家的女儿,这一回来就再没有出过这玉兰村,成了当地一霸,村民都不敢惹他们一家,唯有村长家是不怕的。

这会儿翻墙进院的正是村长家的大儿子谢建勇,他听到里头的声音不对翻进来看看,可别闹出人命。

玉兰村里重男轻女严重,这谢家院里更加厉害,带回来的美娇娘唐氏,这些年在谢家连生十个孩子,最后只剩下三个,其他的全夭亡了,而且留下的三个尽是男儿,遭不少人怀疑。

谢三虎脾气不好,刚才被侄女吓一跳,这会儿与二哥一同朝她围上去,谢宁哪是两个大男人的对手,两人上来就将她按在地上,原本生痛的左边脸这会儿被按在了地上摩擦。

唐氏惊了一跳,连忙朝孙女儿扑过来,没想两儿子学了父亲的样,对这个母亲也不太在意,于是三虎将母亲一把推开,说道:“不吉利,死的人怎么可能还能活下来,快抬山上去,让山神收了她。”

堂前的两儿媳妇一听觉得有道理,于是也上前帮忙。

唐氏彻底急了,不顾儿子儿媳妇出手,硬是将顾宁抱在了怀中,不管谁要动她孙女儿她都不准,除非从她的尸体上踏过去。

从来不反抗,在谢家没有什么存在感的唐氏这一次拼了老劲,她将谢宁护在怀中,背上是儿子们落下的拳头,儿子打母亲,简直是万恶不赦。

好在这个时候谢建勇翻墙进来了,看到这场景,怒不可遏的开口说道:“你们是不想要文生和文全的功名了,儿子打母亲,你们要不要脸。”

顾家两兄弟到这会儿也反应过来,从小到大,谢家男儿在家就是天,就算是母亲也只能顺应着,那是父亲教的,他们从来不觉得什么,但是现在谢家二房出了两个读书郎,他们终于知道要收敛些了。

谢宁初醒,全身无力,左脸又痛,刚才被人按压着摩擦的时候,她感觉自己又死了一回,这会儿被唐氏以死相护的感觉令她心头一热,上一世为孤儿的她第一次感觉到这种无私的爱,她很珍惜。

看着唐氏苍白的脸,她豉着一口劲从地上爬起来,同时也上前将唐氏扶起在长凳上坐下。

前身临死前的怨念与记忆全部涌入她的脑里,她努力压制住快要爆炸的脑袋,来到谢建勇的身边,指着自己的左脸说道:“今日谢文全将我推进灶台烧了我半边脸,我被吓晕过去,奶奶护着我,他们为了毁灭证据,要强行从我奶奶手中将我夺走,将我活埋。”

“今天这件事,我不会善了,我现在就去县城告官,二房两读书郎的功名是绝不可能留下来的,谢文全身为童生要谋害亲堂姐,他不配为读书郎。”

谢宁话音才落,谢二虎就气得上前,一巴掌甩过来,谢宁刚要躲闪,谢建勇便将他的手给捉住了。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