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夙卿-(方嬷嬷,柳府-阅读-君莫负初(公子夙卿)

君莫负初

君莫负初

作者:公子夙卿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10-17 09:01:48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 重生 第二章 做戏 第三章 恩怨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内容母亲是安国将军,她又是独女,尊为端王妃。谁知,无情相公伙同狠毒庶妹联手将她害死。天可怜见,让她重生回到八年前。姨娘蠢蠢欲动,庶妹虎视眈眈,亲爹处处心偏。有前世之鉴,她自然要报仇雪恨。偏前世的夫君竟想法设法的要娶她,更有英俊二皇子示爱于她。柳云初轻叹,至恨至爱,其实经历了才能真正感觉。~~~~~~~~~~~~
节选

一声嘤咛,睡梦中的女子缓缓的睁开了双眸。花了些许时间,柳云初混沌的意识才清醒了些。

头上隐约还有些痛楚,柳云初不由得自嘲一声,自己没有死,怕是那两个人心里又得恶心一阵吧。

她从未想过有朝一日,她那“亲爱的妹妹”竟然想要取她性命,只因她占了这端王妃的位子!是呵,她那异母妹妹不知廉耻的勾搭自己姐夫,更是想着害了她性命,而那帮凶竟然是她一心爱慕着的夫君——端王寂疏云。

柳云初稍稍活动了一下身躯,感觉没那么僵硬了,便想着支起身子,逃离这里!既然上天没让阎王收了她的命,那她也不能在这里坐以待毙。

可是柳云初这一起身,就发现了不对劲,方才她沉溺在思绪中,没有仔细观察这周遭的环境,竟然同她闺房一个模样!

不!准确的说,是她出嫁前的闺房!

这下,她可真就感觉到诡异了,自打四年前她嫁入了端王府,这柳府便改为了谷府,而她住的院子也被修咠整顿了一番,早就不是现在这番模样了。

梨木雕花床,云烟轻纱缦,一切都是那么熟悉,也是那般的陌生!突然她的视线落在了床前挂着的香囊上,那是她娘亲送与她的。她娘亲自幼舞刀弄枪的,女红实在不精,但是碍于她的请求,只好做了个香囊,虽然做工粗糙但是她却视如珍宝。

柳云初忍不住将手伸向它,可触目的是一双与记忆中不相符的双手。再怎么迟钝,柳云初也明白了其间必有诡异了!

她下了床,走到梳妆台前,拿着铜镜瞧着,铜镜里的人还是那弯月眉,盈水眸,只是眉宇间带着几分稚气,头上还缠着纱布,赫然就是自己八年前的模样。她清楚的记得,自己幼时伤到头也只有这一次。

八年前,她的母亲去世尚不足一年,她爹爹谷睿就迫不及待的将外室舒凝迎进了门,舒凝对她百般讨好,在爹爹面前又惯做低伏,她也不疑有她。加之生母去世,舒凝更是待她如亲生一般,弥补了她对母爱的渴求,谷睿说要娶舒凝为续弦,她不但没有反对,更是替她扫除了阻碍。

想想那个时候的她真是愚笨至极,舒凝待她不过是作假,她竟然连真心都掏于人家,更是亲自将害死娘亲的罪魁祸首奉为小娘,这是对她娘亲的亵渎。想到那个疼她如命的娘亲,她再度闭上了眼,眼角有泪水划过,双手更是不自主的攥紧了些。

上天既然让她重生到八年前,那就是让她不要再重蹈前世的覆辙!重生一次,她再也不会愚蠢,曾经欺她、辱她、负她之人,她都不会放过。

谷鸢、舒凝、谷睿,还有前世的夫君寂疏云……

一个一个,她都不会放过。

方嬷嬷进屋看见的就是柳云初流泪的一幕,唬得她赶紧将手中的汤药搁在桌上,将她搂入怀中询问一番。

“哎哟,小小姐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又哭了,是不是伤口疼了,赶紧告诉乳娘。”方嬷嬷心疼的絮絮叨叨着。

柳云初听到熟悉的声音,惊喜地睁眼,果然是多年未见的乳娘,愧疚、欣喜两种情感交织,一时间她竟然不知说些什么好。

方嬷嬷看怀中的人儿只拿亮晶晶的眼睛瞅着她,并不说话,唬得她直唤:“琦月,赶紧去请府医过来。老爷保佑、小姐保佑,一定要保佑小小姐平安无事啊!”然后又将柳云初揽得更紧,担忧之色更是溢满脸上。

“乳娘,我并无事,只是看见您感到欣喜罢了,还是将琦月叫回来吧。”柳云初淡笑着安抚乳娘。

“小小姐没事就好,真叫乳娘担心啊!”方嬷嬷一见柳云初并无碍,悬着的心也归于原位了。

前世柳云初将舒凝当作小娘,对她颇为敬重,作为她乳娘的方嬷嬷曾经百般劝阻过,可是柳云初不但不听,更是觉得乳娘是倚老买老,加上舒凝在一旁挑拨,她便寻了个错处将乳娘打发了。除了给了一笔银子作为养老费,她未曾去见过乳娘一面,后来生病离世,她也是在半年后得知的,对于乳娘,她始终是愧疚的。

“小姐,你怎么样了,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门外一名翠色衣裙的少女冲进房,向着柳云初直扑而来。

“你这小蹄子,怎么说话的?小小姐这不是好好的吗?”方嬷嬷一脸严肃道。

“明明是嬷嬷你叫琦月姐姐去叫府医来的,这下怎么又成了奴婢不会说话了?”倚月无奈的撇撇嘴,小声地抱怨道。

柳云初瞧着眼前的倚月,不由的轻笑出声,这倚月果真还是这咋呼的性子,一点都没变啊。谁知柳云初这一笑,竟让倚月看晃神了去。

“小姐这一笑,真像夫人。”倚月原本欢快的声音带上了一丝沉重哽咽。

这话一出口,原本还算轻松欢快的氛围,一下子就变得沉寂了,倚月自知失言,垂首敛眉在一旁自省,等待着方嬷嬷的训斥。果不其然,方嬷嬷原本就起褶的脸上,也带上了三分不悦。

“柳府的规矩,你学到哪里了?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难道不清楚?真仗着小小姐宠爱你,你就能乱说话了?”方嬷嬷怒斥。

倚月不敢言,只能乖巧的听着训,跟方才那精灵古怪的样子判若两人。

柳云初见嬷嬷训斥的差不多了,这才伺机开口道:“乳娘,我想倚月也不是故意的,再说她这话也无碍,乳娘何须生气?”

方嬷嬷见柳云初脸上并无哀伤之色,这才缓了口气,接着又伸手点点倚月的脑袋嗔道:“你个小蹄子,还不赶紧谢过小小姐,只是以后再莫这般咋呼了。”

“多谢小姐。”倚月见危机解除,便耍宝似得回言。

“倚月,这府虽是柳府,可是这府中姓落的也只我一人了:爹爹虽是入赘的,可是我也不能忤逆他,毕竟一个‘孝’字大过天啊!爹爹早就养了外室,更是想将她抬进府中,但凡有我在一日,我定不会让那贱人如愿。我跟你说这些,是因为你性子不如琦月稳沉,怕就怕祸从口出。”柳云初语重心长的交代一番。

“小姐,倚月会记住您的话,那个妄想取代夫人位置的狐狸精,一定会不得好死。”倚月眼中含泪道。

方嬷嬷心疼的看着柳云初,毕竟她家小小姐也才十三岁啊,却要扛起这整个柳府,不仅外有觊觎者,内里他们姑爷也不是个好东西啊。

“小小姐,还有老奴,老奴就是拼了这条命,也不会让她们占了夫人的位置。”方嬷嬷拍拍胸脯保证。

“乳娘,你们只要陪着我就好了,毕竟我的亲人也只剩下你、倚月和琦月了。如果守护这个柳府注定要牺牲你们中的一个,我宁可不要这柳府。”因为前世的悲剧,柳云初重生后格外重视起亲情来。

如此一说,主仆三人抱头痛哭一场,直到琦月将府医请了过来。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