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重生之后娘难为-重生之后娘难为在哪里看

重生之后娘难为

重生之后娘难为

作者:夜楠儿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10-17 08:46:33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归来 第二章:留下 第三章:邻里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内容前世她的心里只有青梅竹马的谪仙少爷,却被奸人所害沦落风尘。重生后,这次做了不同的选择,决定与另外一个男人共结良缘。无意间开启空间,带着他的儿子度过一个又一个难关,摆脱那穷困潦倒的生活。这一次,她立志成为贤妻良母。再——为他生一堆孩子。
节选

孟雨萱听着从隔壁传出来的谈话声,浑身乏力的她吃力地坐起来,眼泪如断线的雨滴般滴落在床板上。

真的回来了!她没死!居然回到了十八岁的时候。

听隔壁的声音,应该是安嬷嬷来了。

孟雨萱慢慢地挪向门口,在隔壁房间的窗前停了下来。借着窗口,她看见坐在桌前的老妇人对躺在床上的男子说着什么。

老妇人穿着绫罗绸缎,头戴银饰,手戴金镯,苍老的脸上抹着胭脂水粉。她鄙夷地打量着对面的男人,眼里满是高人一等的优越感。若是不知道此人的身份,还以为是哪个富贵人家的老太太。然而……她只是李家大夫人门下的陪嫁嬷嬷,一个听人使唤的奴才而已。

“这是那丫头的卖身契。上次匆忙,忘了这茬儿,今天特意给上官大爷送来。”房间里,安嬷嬷将一张纸放在旁边的桌子上。

她抬手用绣着梅花的帕子擦了擦嘴唇,继续说道:“我们老爷特意交代,如果爷不满意那丫头,大可以打杀了,左右不过是个奴才。您是我们老爷的救命恩人。府里把那丫头送来,也是看她有几分姿色,指望她好好伺候爷。如今她不但偷偷溜走,还害得爷受了这样的重伤,实在是该死。爷要是不满意这婢子,我们府里再送一个更好的……”

安嬷嬷坐在木凳上,嘴里说着,一双尖锐的眼睛四处瞟着。她嘴里叫着‘爷’,眼里却满是藐视。

这屋子的房梁上到处都是蜘蛛网,即残破又邋遢。虽然房子还算大,有三间卧室,一个大堂,一个厨房。然而这样的乡下地方哪里入得了安嬷嬷的眼?坐了这么一小会儿,她就觉得浑身有虫爬似的,不舒服得很。

安嬷嬷是李家大夫人身边的管事嬷嬷,穿的是绫罗绸缎,吃的是山珍海味。平时出门有马车,家里甚至还有几个丫环婆子,过得比一般的大户人家还要富足。如果不是奉了大夫人的命令来这个破落户的家安抚他,真是一刻都呆不下去。

对面床上的男子受了重伤。男子浓眉大眼,皮肤黝黑。他的右脸有条如同蜈蚣般的伤疤,将本来还算不错的脸显得有几分狰狞。在他不笑的时候,那气势让人喘不过气来。因此,那安嬷嬷越说越心虚,冷汗浸湿了后背,心里也毛毛的,恨不得马上离开。

老大夫刚走,男子包扎了伤口却没有吃药,此时正疼着。然而他面不改色地躺在那里,对那个口若悬河的老婆子视若无睹。

窗外的孟雨萱抹掉脸上的泪水,深吸一口气,缓缓地走进屋里。

安嬷嬷见到孟雨萱,脸上的表情僵了一下。孟雨萱在府里是伺候大少爷的,大少爷又是夫人老爷的命根子。所以,最得大少爷心的孟雨萱在府里颇有地位。如果不是大少爷离府求学,也没有人敢动她。大少爷一走,曾经嫉恨孟雨萱的众人就沉不住气了。

安嬷嬷暗骂自己越老越没用。一个丫头片子而已,有什么好怕的?她现在可是直接被送给了一个猎户。以后别想爬起来了!

“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我们的雨萱姑娘。”安嬷嬷阴阳怪气地说道。

孟雨萱前不久受了惊吓,跟着重病了一场,在昏迷的时候融合了两世的记忆,所以身体还是很虚弱。此时她扛着不舒服的身子进来见一见安嬷嬷,就是想与李家彻底地断个干净。卖身契送来正好,她早就想摆脱这为奴为仆的身份!以后她就是自由身了!

“安嬷嬷专程为雨萱走这一趟,真是辛苦了。”见人三分笑,笑里藏着刀的本事是每个大丫头必修的功课。安嬷嬷会,她也会。

“雨萱姑娘客气了。这是夫人的意思。雨萱姑娘好歹伺候了大少爷一场,李家总不能让你背着一个奴仆的身份出嫁。”安嬷嬷嘲笑道:“雨萱姑娘以后好好相夫教子,可不能再这样任性了。你是跟着大少爷的人,要是再闹出什么,别人会说大少爷管教不当。雨萱姑娘跟着少爷这么久,向来最得少爷的心。总不想听着少爷被别人误解吧?女人啊!嫁了人就要歇了某些不该有的心思。这就是命!”

“嬷嬷说的是。雨萱受教了。在什么位置就应该做什么样的事。雨萱以前是少爷的丫环,一心一意为少爷着想。现在雨萱是这个家的女主人,以后心里脑子里装的只会是这个家。从今以后,以前的雨萱死了,现在的雨萱会过另外一种人生。”孟雨萱沉声说道。

“呵!那就好。”安嬷嬷淡道。“既然雨萱姑娘已经想通了,我回去必向夫人和老爷汇报,让他们放心。”

一直没有说话的男子冷冷地说道:“既然说清楚了,你可以走了。告诉你们老爷,从今往后互不相欠,让他不要派人来了。”

安嬷嬷的眼里闪过恼怒。她暗道:真是不识好歹的破落户儿!

心里这样想着,安嬷嬷还是强扯了几分笑。毕竟夫人再三交代不要招惹此人,送他一个美娇娘已经算是报答他的救命之恩了。

这个男人叫上官焕,是个猎户。他有个四五岁的儿子叫上官溪。父子两人相依为命。

有一天,他在山上打猎的时候遇见一个中年男人被熊瞎子追杀,他顺便救下了那男人。

那男人就是安嬷嬷嘴里的老爷。李老爷是京城的官员,这次是回老家祭祖。上官焕救了出门散心的他。为了感谢救命恩人,在得知恩人家里没有女人时,便把府里的大丫头雨萱送给上官焕做女人。

上官焕平时经常上山打猎,家里的孩子没人照顾。他想了想便没有拒绝李老爷的好意。不曾想那个叫雨萱的女子根本不愿意嫁给一个猎户为妻。她哭了几天后,趁他上山打猎就跑了。然而她运气不好。刚到镇上,她就被镇上的地痞流氓瞧中,被强抢进那地痞的屋里。

村里的村民正好看见那一幕,匆匆赶回来对上官焕说了。上官焕举着打猎的刀冲进地痞流氓的家里,把那女人救了出来。可是那女人还是不愿意跟他回来。在挣扎的时候,那地痞偷袭了上官焕,在他的手臂上砍了一刀。幸好有人报了官,这才没有造成命案。

安嬷嬷低低地阴笑道:“上官大爷说得是,奴才会转达的。”

这也是大夫人的意思。既然这猎户识时务,也免了他们不少事情。如今恩报了,那个麻烦的丫头也被送走了,过几天就可以回京城。

孟雨萱看着安嬷嬷坐着马车离开。

前世她心比天高,总是想着不该想的东西。后来被卖到青楼,整天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她不止一次想过,若是她安心留在这里,与这个男人和睦相处。就算不做真正的夫妻,只等有一天她有了自保之力再离开,是不是就会是另外一种结局?

在这个年代,没有靠山的漂亮女人要么沦为玩物,要么死于非命。

孟雨萱拍了拍发烫的脸颊,忍着昏厥走去厨房。她正在生病。不过,现在不是娇气的时候。

她扛着病痛,努力回想着以前做过的活计。她已经很多年没有下过厨,在青楼做花魁的那段时间她只需要学习琴棋书画。当然,毕竟曾经做过,回想起来还是容易的。她很快就熬好药,吹冷后端进上官焕的屋里。

闭着眼睛假寐的上官焕猛地睁开眼睛,如虎狼般的冷眸在看见孟雨萱的时候又冷了几分。

“出去!”上官焕一幅生人勿近的模样。他右脸上的伤疤跳了跳,仿佛一条随时会反扑过来的蜈蚣。

前世孟雨萱见到这样的上官焕肯定早就吓哭了。现在回想起来,上官焕只是看着凶恶而已,其实根本没有对她做什么。当时她为什么会这么怕他呢?只能说那个时候的她太肤浅,与大多数人一样总是以貌取人。

“我给你熬了药。”孟雨萱深吸一口气,愧疚地看着上官焕。“我知道你很生气。可是再生气也要喝药,不能和自己身体过不去。”

不管怎么样,这个男人为她受伤是真,为了救她从乡下赶到镇上这份恩情是真。哪怕她还是要离开,这次她想先报恩。

上官焕挑眉看着对面的女人。她居然没有被吓哭!前几天她除了哭还是哭,每天吃饭都是端进屋里吃的,根本不敢出来见他。

上官焕指了指对面的桌子,冷淡地说道:“那是你的卖身契,带着它走吧!”

孟雨萱没有把卖身契放在心上。她端着药碗走向上官焕,不顾他难看的黑脸,垂着头一幅知道做错事的样子。

“对不起,请原谅我的任性。就算你想打我,骂我,甚至杀了我,那也得先养好伤势。刚才溪儿一直望着这个房间,就是担心你的伤势。你也不想溪儿为你伤心吧?”孟雨萱用勺子搅拌药汁,放在嘴边吹了吹,盛了一勺递到上官焕的嘴边。

上官焕皱眉,不耐地看着孟雨萱。后者明显哭了很久,眼睛里有许多血丝。然而面对上官焕的冷眼,她毫不退缩。

两人僵持了一会儿。上官焕张开嘴,喝下孟雨萱喂的药水。

孟雨萱扬起甜美的笑容。她的笑容里包含了太多的深意,上官焕愣了愣,复杂地看着她。

其实这丫头长得很不错,称得上万里挑一的美人儿。特别是那双眼睛,温柔中带着倔强,很容易让男人产生征服欲。

不过,他从来不是贪恋美色的人。之所以没有拒绝李老爷,也是想着溪儿需要人照顾。只是没有想到这丫头会这样排斥。早知道如此,他就直接拒绝那个李老爷,也不至于有现在的麻烦。算了!他也想明白了。溪儿还是他亲自照顾,交给别人也不放心。

“不用勺子,我直接喝。”上官焕被这怪异的气氛弄得别扭,只想早点结束两人的相处。

孟雨萱把勺子从碗里取出,将碗沿放在上官焕的嘴边,看着他大口地喝完那些苦药。

“苦吧?我记得厨房有糖,我给你取些。”孟雨萱说着端着碗走出去。刚走几步,上官焕叫住她。

“不用。你出去,我要休息。还有,把卖身契带走。”上官焕冷道:“我这里有二两银子,你拿去!”

孟雨萱转身看着上官焕,抿着红唇,眼里带着伤感。她想说:我不会离开。现在的我就算离开又能去哪里?重蹈覆辙吗?

可是,她刚做了那样的事情,现在就说‘不会离开’这样的话,只怕会引来上官焕更大的反感。

“既然你不用糖,我就不取了。溪儿应该饿坏了,我去弄点吃的。”孟雨萱再次愧疚地道歉道:“真的……对不起。”

上官焕疑惑地看着孟雨萱的身影。这丫头前后变化太大了!难道是救了她,她心生愧疚,所以改变了想法?

呵!他上官焕何时沦落到被一个小小的婢女同情可怜的地步?她大可不必如此!

孟雨萱去了厨房,看着凌乱的锅碗瓢盆,眼里闪过笑意。

虽说君子远庖厨,可是在普通百姓家里,许多男人还是会做饭菜的。然而上官焕是个厨艺白痴,再好的材料落到他的手里,最后出来的绝对是水煮味的。她想要证明自己,让上官焕重新改变印象,第一个机会就摆在面前。

她在李家的时候就是出了名的心灵手巧。无论是刺绣还是厨艺,她总是得心应手。后来去了青楼,各方面的能力得到提升。现在的她还带着未来十几年的见识,做出来的饭菜带着未来的技术,味道可想而知。

只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等她把所有的厨具清洗干净,发现家里只剩点面粉。旁边倒是有只打死的野羊,然而还没有处理,现在处理时间来不及。

那就做点面条吧!

孟雨萱马上揉面做面。以前楼里有个师傅做的拉面很好吃,她每天都要吃一碗。后来那师傅准备回乡,临走之前把拉面的手艺教给了她。现在家里的调味料不多,但是她看见院外的角落里长了几根葱。那就做个清汤的拉面吧!

小半个时辰后,热腾腾的拉面出锅。幸好家里有油有盐,再加上她的手艺,相信不会难吃。

“溪儿,我可以进来吗?”孟雨萱在这里生活了十几天,平时不出门,但是她知道这个叫上官溪的孩子。

记得她刚来的时候,上官溪想要亲近她。当时她觉得厌烦,对上官溪也没有好脸色。那个孩子非常敏感,知道她不喜欢他,再也不在她的面前出现。现在想来,他第一次看见她时眼里满是渴望。那是一个渴望母爱的孩子!然而,她让他伤心了!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