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世青天女状元-再世青天女状元小说阅读

再世青天女状元

再世青天女状元

作者:青海牧羊歌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10-17 08:25:26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 火起青楼 第二章 唉,寺卿大人(1) 第三章 唉,寺卿大人(2)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内容承吉十三年,状元郎桑纪瑶光宗耀祖,皇帝见此小子俊秀明朗,大张旗鼓的让公主下嫁,凤凰配山鸡。可是他还不识好歹,笑呵呵眯着美目:“这可不成,实不相瞒,吾乃断袖。”天子哑口无言,自此避而远之。断袖桑大人一爱破案升官发财,二爱美男峨冠宝带,卿有言:“若有美色朱成碧,三贞九烈算个屁!”大臣皆谓之:“面无四两肉,脸皮八尺厚,此男有疾否?”大理寺卿宋大人冷眼一瞟:“什么?桑大人是男?我看……未必。”
节选

“何其有幸,拒绝了三次左丞相大人诚邀的梁京夙分楼花魁,今日却约宋某人一个三品闲吏春闺一聚,在下着实受宠若惊。”

东旭国都城梁京,商铺林立,车水马龙的最繁华地带,九曲夙分楼莺歌燕舞,贵客马车来往不绝。

楼阁之上一个雅间内,鎏金香炉内丝丝缕缕的香雾晕染了整间屋子。香炉旁边的八角小桌写意的摆了一套白玉茶具。去了白玉茶具看来,整间房子的布置也是别具匠心。四页屏风上绣着梅兰竹菊,闺中美人着一身紫衣,款款而立,微笑不显谄媚,热情不失纯真,不浓不艳难掩秀色。

“哎,宋大人说的哪里的话!紫陌早闻大人无欲于人间俗物,品味极高。而我不过夙分楼一个浮萍无依的卑贱女子,能够请到大人是女子的福分,怎么轮到大人妄自菲薄了呢?”

苏州口音一出,这位五陵年少垂涎不已的美人说话如同唱小曲一般婀娜动听。宋渊山河相间凌厉的眉峰上终于有了一点点松懈的痕迹,微笑缓缓绽开在嘴角。

紫陌姑娘附身拿住酒壶,玉葱手按住瓶颈,一抹银线倾入酒杯。

“传闻宋大人有个雅称,九笑仙。呵呵,大人别见怪,小女子不会说话。人道宋大人的笑十分难得,一笑赞君子,三笑可小人,五笑无异己,七笑可歌赋,九笑赛仙人。”

宋渊目不转睛的盯着美人玩味的笑,“那又如何?”

紫陌半转了身子,柔柔的跌进了八角桌旁宋渊怀中。扭了扭腰肢,她兰花指轻捻杯底,一对含情目勾魂摄魄,美酒喂到他薄唇旁边:“刚刚宋大人,可是对我笑了?”

没有任何男人能够拒绝这样的挑逗。

宋渊勾手握住那柄不盈一握的腰肢,使其贴上自己滚烫的肺腑胸膛。另一只手却生硬的挡住了紫陌手中的酒杯。

“你既然知道我为九笑仙,就应该知道你上面还有八笑才能逼我坦诚相对。而你知道这八笑的代价吗?”宋渊眯起眼睛,“我从不对不清不楚的女人动心思。”

紫陌偏开头,宋大人这棵大树他是非傍不可了,“小女子苏州人士,自幼学艺,自成曲颂。十七得名满天下,不求大富大贵。只求有个相配之人,哪怕是做妾也好,这下子清楚了吗?”

宋渊掩波一横,“姑娘一片冰心,在下清楚了。”话毕没有丝毫犹豫,接住紫陌递来的酒一饮而尽。

仰视他喉结翻滚的时候,紫陌双眸滑过一抹刀刃般的寒光。

啪!白玉酒杯碎了一地。宋渊将怀中的美人搂的更紧,“美酒,美人,不可辜负。”

第一个吻还没有落下,他脸色一变,一声不响的倒在了桌上。

此刻的紫陌笑得十分得意,她缓缓抽身,自腰间抽了一柄精致的小刀。

她熟练的把刀伸向对方的咽喉,欲见血封喉。

“哼,看来九笑仙也难过美人关,不过可惜宋大人如此俊美的脸,再也没有机会看到你笑九次了,谁叫你喝了那杯酒呢?”

本来紧阖的双目倏地睁开,内里棕褐色眼珠冰凉无比。紫陌瞪大双目,玉手一抖,手中的短刀被踢的破门廊而出。

“笑面般若,饮血短刀,姑娘,久仰。”宋渊弯腰双手作揖。

紫陌震惊无比:“你知道我是谁?”

宋渊不咸不淡的坐回桌旁,“我当然知道,江湖上排名第一的赏金猎人,如今怎么接了朝廷的案子?”

“你……你怎么……我不是——”

“你不是在酒里下了毒吗?”宋渊欣赏的看着紫陌慌乱的表情,“曼陀罗对吧?”他指了指桌旁的香炉,“我这香炉里,也有一位毒药,它的解药,好巧不巧,还就是曼陀罗。所以现在中毒的是你!”

紫陌脸色一变!

“哦,对了,忘了告诉姑娘。虽然知道底细,但是我对姑娘还是无半分心思。不错,你对我了解的够详细。附庸风雅之心人皆有之,只可惜我挑食的很,破烂货,不吃。”

“你!”紫陌秀色狰狞,抬起腿一脚想踢在他腹部。

宋渊侧身一躲,她扑了个空。但是他不肯善罢干休,仍然叫嚣着扑上前来。

纠缠几下,宋渊终于不耐烦,动了真气把她抵在墙上:“我奉劝姑娘还是珍惜性命,以你的本事在梁京解这毒并不是难事,何必拼死以命相搏?!”

紫陌呼出一口气,终于停止了反抗,猛一振墙,整间屋子就被黑暗吞噬。

宋渊保身退后三步,才发觉整间屋子已经没了人的气息,冰冷的棕眸穿透黑夜,静静地看着门廊外飘忽不定的烛光。

“大人!”几名大理寺衙役推门而入,在地下齐齐的跪了一排,领头的大理寺狱丞顾随风凑上前来轻声道:“宫里那位说您太仁慈,惊弓之鸟已经派人去追了。”

“嗯。”

“他还说,最近东林狗越来越猖獗了。”

宋渊低头沉思,顾随风忙吩咐人掌灯,将香炉熄了。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