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初晨,宋诗雪蚀骨宠婚:顾先生我们离婚吧在线看

蚀骨宠婚:顾先生我们离婚吧

蚀骨宠婚:顾先生我们离婚吧

作者:糖醋排骨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10-17 07:46:06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我捐,只要你娶我 第2章 我答应你,快签 第3章 雪儿,你如此的善良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蚀骨宠婚顾先生我们离婚吧》小说是一本著作,讲述了总裁宠妻故事,书中主要人物是简温暖顾初晨。小说主要讲述了:原本要动手的顾初晨见宋诗雪的情绪如此激动,他小心翼翼的将宋诗雪护在怀中,拍着她的背后,轻声的安慰说道。
节选

《蚀骨宠婚顾先生我们离婚吧》小说是一本著作,讲述了总裁宠妻故事,书中主要人物是简温暖顾初晨。小说主要讲述了:原本要动手的顾初晨见宋诗雪的情绪如此激动,他小心翼翼的将宋诗雪护在怀中,拍着她的背后,轻声的安慰说道。

“初晨,不要为难温暖,她没有恶意的,我想,她肯定是太紧张孩子了才这样的,只是,我没有想到她竟然……”捂着脸,在抽泣着。随后,紧紧的抓着顾初晨的手,低声自责的说道:“初晨,往后你还是要和我保持一些距离吧,我想,这样温暖就不会如此不安的。”

“雪儿,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在为她说话,她就是一个不识好歹的人,她心如蛇蝎,不值得你为她说话,而你更加不用自责。”顾初晨看向怀中宋诗雪的时候,眼中的柔光,那语气温柔的令人心悸,而看向简温暖的时候,只剩下刺骨的寒。

“简温暖,跪下来道歉”顾初晨冷血的说着,浑身散发着骇人的气息,好似简温暖若说不的话,他就会亲自动手一样。

“跪下来道歉?向宋诗雪?”话里满是浓浓的嫌弃,简温暖的目光落在顾初晨的身上,而顾初晨的眼神宛如刀子一般,一刀刀凌迟着她的心脏,血淋淋的,疼的无法呼吸。

“简温暖不要逼我亲自动手。”顾初晨阴鸷的说着。

“呵,凭她也配让我跪下来。”简温暖冷冽的说道:“错的是宋诗雪,该下跪道歉的人应该是她,而不是我。”抬眸,直视着眼前的男人,倔强的说着。

“初晨,我,我没有事情的。”宋诗雪轻咳着,眼眶发红柔弱的说着,脸色发白,那样子好似受尽了委屈一般。

顾初晨的目光再次的落在了宋诗雪的身上,看着那发白的脸色,明明受尽委屈却还要硬撑着,硬要说她没有事情,这样的雪儿,让他更加的心疼和愧疚。

看着脸色苍白的宋诗雪,就算是自己受了委屈,可她依旧还是为简温暖说话,此刻,在顾初晨的眼中简温暖就宛如狼心狗肺的人。

宋诗雪瞥了一样顾初晨,看着他看简温暖那厌恶和嫌弃的眼神,她越发的得意了,她瞥了一眼简温暖,嘴角勾起了挑衅的笑容,和她斗,简温暖你还不够资格。不过,她很快的将自己的情绪收敛了起来。

宋诗雪此刻乖巧的开口说道:“初晨,不要生温暖的气好吗?温暖只是太在乎你了才会如此的,其实温暖说的没有错,我的确是要和你保持距离的,免的被人说闲话了……”低头,泪水就这么流了下来。

“雪儿,你就是太善良了。”顾初晨将人拥在怀中,抚摸着她的发丝轻柔的说着。心疼的越发的紧了,看着宋诗雪那委屈求全的样子,他更加确定了,自己一定要为她讨回公道的。

“简温暖,道歉。”顾初晨冷冽阴鸷的威胁道:“否则,你肚子里的野种马上就会消失掉的。”

简温暖的嘴角带着一丝苦涩的笑容,顾初晨为了宋诗雪给宋诗雪出气,还真的不有余力的折磨她,孩子,她肚子里的孩子可是他的,可他竟然为了宋诗雪用孩子威胁他,而他明明知道,她最在乎的就是肚子里的孩子。

顾初晨一步步的走向简温暖,浑身散发着阴鸷的气息,紧紧的掐着她的脖子,嗜血的说道:“不要试图惹我生气,后果很严重的。”说完,他毫不客气的直接将简温暖甩到了地上,擦拭着自己的手,冷哼了一声,将手帕直接丢弃在简温暖的面前。

她护着自己的肚子,最终,还是妥协了,因为肚子里的孩子经不起这么折腾的,为了孩子,她蹒跚的站了起来“噗通”一声卑微的跪在宋诗雪的面前。

真的是可笑,错的人明明是宋诗雪,而要道歉和下跪的人却是她。

“收起你那恶毒的眼神。”顾初晨眉头紧皱,厌恶的说着。

顾初晨走到宋诗雪的身边,将她护在怀中,脸上满是担忧。

宋诗雪嘴里一直说要与顾初晨保持距离,此刻好似全身没有骨头一般,瘫软在顾初晨的怀中,将头靠在他的胸膛,嘴角勾起了浓浓的笑容,若不是因为有人在,她此时恨不得大笑起来,她很清楚,自己不能。

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加的娇弱,她伸手用力的掐着自己的大腿,腿上传来的疼痛,让她的泪水再次的流了下来,柔弱的说道:“初晨,温暖怀孕了,你应该好好的陪着她的,那样,她才不会觉的没有安全感的,那样,我也能安心的。”她的眼眶越发的红了,几乎是带着哀求说道:“初晨,答应我,好好的照顾温暖……”话还未说完,宋诗雪一脸的痛苦,剧烈的咳嗽着,突然,就吐出了一口血出来,随后,直接晕了过去,脸上毫无血色,好像死了一样。

跪在地上的简温暖清楚的看见,宋诗雪那挑衅得意的眼神,她知道,宋诗雪在演戏。为的就是让顾初晨恨她,折磨她,只有这样,宋诗雪才会高兴。

医生很快的来了,需要检查,所以病房里不能出现无关紧要的人,顾初晨是被医生恭恭敬敬的请出来的,而她确是被顾初晨好像拖着死狗一样,拖出来的。

他直接甩手,没有任何的心疼和迟疑将她丢了出去,而她的额头直接磕到了病房外椅子的尖角处,碰到了额头,血就这么流了下来,那样子看着触目惊心。

在不远处的护理站护士看见了想要过来帮忙她处理伤口的,却因为顾初晨将人拦下,还有他放话出去,谁敢为她清理伤口,就是和他作对,他会让那个人立马滚蛋的,原本要过来帮忙的那些人一个个的全部去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将这里发生的事情直截了当的给无视了。

额头上传来的疼痛让简温暖“冷嗤”了一声,忍着痛站了起来,直接往外走去,此时,她心中唯一的想法就是:将伤口给处理一下。

可就在她转身打算走的时候,手却被人紧紧的抓住了。

“放手。”简温暖挣扎着。她可不觉的,此刻,顾初晨抓住她的手是有什么好事情。

顾初晨将目光落在她的脸上,冷冷的说道:“雪儿被你害的病发,你觉的,你能走的掉吗?”

“顾初晨,宋诗雪发病了与我有什么关系,从头到尾,我什么都没有做。我为什么不能走。”颤颤巍巍的说着,心好像被人抽离了一样,疼的无法呼吸。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