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秋,裴明轩阅读-媳妇儿!我错了~小说

媳妇儿!我错了~

媳妇儿!我错了~

作者:我选择跪榴莲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09-18 19:26:47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 此小孩有问题! 第二章 人小被狗欺 第三章 人妖也是妖 第四章 无奈屈服淫威之下。 第五章 伤我妹妹!活腻歪了吧! 第六章 是小屁屁又痒痒了? 第七章 亲爸卖亲儿?能是亲爹? 第八章 八千斗珠上门了!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裴明轩很自责,很难过,很丧心。一面欺负老爹捡来的问题男孩,一面讨好内边日久生情的高冷小主儿。谁TNN的知道这两其实是一个人!尴尬——难怪媳妇儿的无名火越烧越旺。“媳妇儿,我再也不对你打屁屁、抛高高、当抱枕搂着玩儿了。”弱小又无助的某狗轩。“呵——”——超搞笑式丧心病狂追妻之路。裴明轩?纪灵
节选

七夕谣童事件,一个不过五岁的小男孩被一群高中生因过失致死,引起不小的网络争论。其事件之恶劣,让人唏嘘不已。可是仅仅一个晚上便恢复了宁静,变成五个高中生天黑撞鬼,群体进了精神病院。林秋手抓篮球旋转,像说个玩笑一样说起了这件事:“冤有头债有主,他们这也是活该!不过你说,这小男孩的尸体去哪了?”五岁男孩遗体无端失踪,一夜缟素尽数消失,而亡者的家人对于小儿子的记忆随之消失。网络中溺水而亡的孩童面貌也莫名模糊,他的面貌彻底被遗忘。只是天网恢恢,这段疑案的真凶并没有逃脱他们的罪责,当真是——冤有头,债有主!“我说明轩,你说……是不是内边人干的?指定是这孩子的父母和那边做了交易,这五个人才得了失心疯。”林秋所说的内边是平行于这个世界的另一处天地。据说是三千年前空间紊乱,一种莫名的力量贯穿了平行世界,使得世界与世界间有了多重交界处。这就好比打通了一口井,联通着两端世界。他们管这口可以穿行的井叫界眼。虽说两个世界平行,可也不是人人都可以进的。经研究表明,能看见界眼并自由出入者极可能是双边的灵魂投胎错了位置。对面的投到了这里来,而这边的投到了对面。就使得他们这样的人拥有了可以看到界眼的能力。也正是因为如此,两边世道有点乱。内边的人多是神通广大,神乎其神。可是近三百年来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业务扩建到他们这凡夫俗子的地界来了。尤其总有些蛇鼠混杂其中。这无规矩不成方圆。岂容他们随意嚯嚯!偏巧他们二人就是这类灵魂投错地方的人,新闻他们看了,还都是知情者,自然有一定的方向。但是这件事裴明轩一言不发不想管,也不愿提。因为那五岁的小男孩名叫林梦,正是他身边这位好友林秋最疼爱的小弟!对方很有本事,他们二人都是内边的信史是有些能力的。可对方轻而易举就抹了林秋的记忆,使得他嘻嘻哈哈跟他说起这件怪事时根本不知道自己八卦的正是自己的亲弟弟林梦。与其想这些,他更想见昨夜在内边亘谷见到那不男不女,起手就给了他一巴掌,完全不讲道理的死人妖!其实对方只是长得太过秀气,没有胸那铁定是个男的。可他挫,就身高而言也不过十五六的样子,脾气倒是不小。分明他自己撞进怀里,脑门磕在了他唇上,却硬生生挨了这样一巴掌。此仇不报,裴明轩甚是想念。说白了裴明轩就是记仇。——“我回来了。”“哥,顺手把门口的东西提进来。黑色的袋子。今晚吃大闸蟹!”裴明轩低眉一眼,提起递了过去。书包往沙发上一扔,刚松了衣领,眼睛随着饭香转了过去。“六个菜?今天有客人要来么?”“我们到家了。”他话音未落,父亲欢愉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进来。他侧头想看看是谁,但是父亲太大了,发福的身体将来人挡下了。不过就身高而言,那显然是个孩子。“来,进来吧。以后这就是你家了。明明,看我给你捡了个弟弟回来。”弟弟?裴明轩呵笑,给自己倒了杯水并未在意。直到他的亲妹妹将孩子举起那一刻,噗!真的是——非常可爱的男孩子。男孩儿不过五岁大,长得尤其水灵。如果不在衣服上好好挑选,真有可能会让人误以为这是个小女孩。他不爱笑,也不是害怕。小男孩特别的冷静,尤其是他那双眼睛见他妹妹好像在审视一个物件。“快,叫声姐姐。姐姐给你拿糖吃。”“没兴趣。”“嗯?”“……我不吃糖。牙疼。”“牙疼啊?哎,小可怜。啊~让姐姐看看是不是长了蛀牙?啊~”“我恐高。”男孩侧目说。不说别的,就单说这孩子的口气,根本不像个孩子。裴明轩马上提醒:“裴明明你耳聋啊?那是老爹带回来的私生子,你这么高兴!”“私生子?哥!你说什么呢?爸怎么可能是这种人。”他们的父亲裴晋已经进了厨房和老婆恩爱去了,就是这样生活了快二十年的恩爱夫妻,其恩爱值堪称模范,又怎么可能会出轨。裴明明才不把他这个亲哥哥的话当回事呢。尤其小男孩长得还巨符合当下社会对男性的审美。那等小家伙长大,那岂不是祸国殃妹子?他妹妹自然也不例外,喜欢的都是小鲜肉。明星照满屋里都是,一天到晚这个亲亲那个抱抱。这个老公,那个么么。“来,你就坐在姐姐的位置上,姐姐抱你吃饭好不好?”“不必。”然而,小男孩的拒绝声太小,也不晓得他妹妹是不是装听不见。裴明轩直接嚎了一嗓子:“爸!这死孩子你从哪淘来的?!”他爸正端着米饭过来,责备道:“嘿,怎么说话的。什么死孩子,这是我朋友家孩子来咱们家寄住几天。”“就是这死孩子?”裴明轩一把将妹妹怀中的男孩提了出来,运用他的蛮力,这不跟个物件没有区别。就是他这一动作,他手里的孩子没什么反应,就像提线木偶任人摆布。可他爸着实吓着了,着急忙慌的饭碗都砸了,只为了救他手里的小孩。连他妹妹也一个劲的捶打责怪他:“哥!你怎么能对这么可爱的小孩子说出如此难听的话呢!你还是不是我哥!说话阴阳怪气的。”“呵,咱爸养了个私生子,我们做子女还不能过问了?”“哼,私生子我也乐意。这么可爱的弟弟可比你好多了!哼!”“我看你是翅膀硬了,要飞!”裴明轩摇晃着妹妹的小脑袋瓜子。裴明明忙逃离他的魔爪,向端着最后的一个汤出来的妈妈跑去撒娇告状:“妈你看哥哥,他又欺负我。”“明轩,做哥哥就该有哥哥的样子,而且那种话是你这么大的人该说出口的么?不许再说!”“好好,不说。”裴明轩无可奈何的坐下,可视线从未离开过小男孩。他竟然还是那副冷漠的表情,像个小大人不懂遮掩。死小孩!裴明轩心里暗骂。有些话不能挑明,可他心里清楚。所谓父亲的朋友,不正是他发小林秋的父亲林雪松么。而这男孩不是别人正是丧礼失踪了的林秋的弟弟林梦!好像所有人的记忆都被神秘的力量消除了,唯独他不受影响。不过:哼,碰上我,是你点背!裴明轩正想着该怎么找出小男孩的把柄,他妈开口了:“怎么?这是困了。”“……嗯。”“一会儿妈妈给你洗个澡,好好睡一觉!”裴明轩青筋直跳,这亲认得也忒快!他从进来到现在还没一个小时,自己的爸妈成了人家的。就连他妹妹也是极度殷情:“妈,让我来,我来。”“你一丫头给个小男孩洗什么澡,这件事你们不用操心。我来,”裴明轩心怀鬼胎式微笑,“和弟弟亲热亲热。”

最新书籍
更多